第二四四章 调整的时间线

文 / 尤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文昱一直觉得自己是个合格的好殿主,而且还是一个积极向上的殿主。虽然他接手的遗神殿是个烂摊子,但他还是不抛弃不放弃,努力想带着门派奔小康,不对,是奔向富豪的康庄大道。

    无奈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虽然遗神殿,有着上古神族后裔这个高大上,**炸天的品牌,但也顶不住岁月的磋砣。原本靠着附加神力,这个近乎外挂的属性,一直屹立于修界领头羊位置不倒的遗神殿,近年来却由于血脉淡薄,属性加持越来越弱。到如今除了殿主还存在那么一丝丝他自己都感觉不到,没有什么卵用的神力外,其它嫡系弟子,基本全都只挂着一个神族后裔牌子。

    往届殿主为了留住加持的神力,不可避免的采取了一些排外的措施,这造成了非常恶劣的影响。最直接的体现就是,外部人才无法引进,内部腐化,门派的整体素质直线下降,到现在基本没几个可以拿得出手的弟子。

    当他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开始想要接受外面优秀的弟子时,已经来不及了。莫说资质好的弟子极难寻得,就算有,也早被各门各派抢去了,哪还轮得到他们。

    特别是经过上次那场波及整个修界的大战,遗神殿更是损失惨重,几乎所有可以撑场面的修士,都陨落在这一战之中。十几位元婴修士,只剩了五位。遗神殿的实力,再次一落千丈,几乎要在众派面前抬不起来。

    文昱愁得日日纠心,夜不能寐。偏偏众派还在这个关键时刻,在他心口上扎刀子,邀请门中金丹弟子参加门派大比。美其名曰门派切磋,文昱却知道,这其实是一场各派实力的打探盛会。

    这一比就比出了问题,遗神殿派出去的十个金丹弟子,被*成了狗。没得到名次就算了,竟没有一名弟子进入前十名。甚至不如一般的一流仙门。

    文昱几乎是吐着血回来的。经此一比,别说是领头羊了,估计连一流仙门的位置都保不住,从此将彻底失去话语权。文昱想死的心都有了,正当无计可族,无法可想,无可奈何的时候。奇迹出现了!

    后山的归天林中突然降下化神灵光,整个遗神殿被劫云笼罩,轰隆隆的劫雷居然整整劈了十天。紧接着里面某一间石室里透出了化神的威压。

    化神修者,后山归天林中,居然有一位化神尊者!那一战后,整个修界再找不出一位化神了,他这里却又有了一位,活的!

    文昱瞬间激动得胡子都亮了,聚集在石室之外,亲自迎接这位尊者出关。有了化神修士坐镇,哪个门派还敢欺上门来。

    文昱越想就越美,越想就越激动,越想就越觉得石室里的那位尊者顺眼,来得太是时候了,你就是那天边最美的云彩,斟满美酒把你留下来……咦,哪来怪怪的?

    可是当那位尊者走出石室的时候,他却傻了眼。这……谁啊?脸看起来好陌生啊。

    后山的归天林,是派中闭生死关的地方,进去的无一不是寿元将近,拼死突破的修士,只是大多弟子都一去不返,出来的也都是九死一生,是个容易让人遗忘的存在。

    可这位是化神尊者,也就是说她进去之前起码是元婴,可是为什么连他都没见过。

    文昱一咬牙,不管了,门派不能少了这位尊者,就当是老天送过来的吧。

    所以他一做二不休,叭哒一下跪了下去,高喊了一声,“弟子,拜见老祖宗。”

    于是,芳华正貌,还刚刚交男朋友不久的妙龄少女祝遥,就这么被祖宗了。

    ————————————————————

    “老祖宗,不知您老人家属意哪一处福地,做为您的洞府呢?”文昱乐呵呵的迎了上去,笑得见眉不见眼的。

    老人家祝遥:“……”

    求你别叫我祖宗行吗?她还得嫁人呢!“你直接叫我名字就行了。”

    “万万不可。”文昱神情一凛,一脸正色的道,“长幼尊卑有序,弟子身为遗神殿殿主,更该以身做则。请老祖宗,切勿推辞。”他一脸你是在践踏我做为晚辈尊严的样子。

    祝遥嘴角一抽,默默的忍了。要不是看在你一把年纪份上!

    “你随便选个地方吧,能住就行。”她对住的地方到是没什么要求,反正她的目标是那几件法宝。

    文昱一听,到也没有再带着她瞎逛,直接去了一处青山绿水的峰顶。

    不知道是不是巧合,那是所有的浮峰之中,最高的一座。旁边就是主峰,而在右侧是一片森林,只是几里之外却有一座浑身漆黑的山峰。山上没有一草一木,也没有灵气涌现,却仍稳稳的升在空中。

    祝遥有些好奇,“那是什么?”

    “那是寻剑峰。”文昱解释道,突然像是想到什么道,“再过一阵子,就是众派寻剑之日了,到时还忘老祖宗多多护佑我派。”

    “寻剑?那是什么?”祝遥顺口问。

    文昱一愣,有些诧异的看向她,“寻剑自然是为了寻找与自身契合的武器,或是铸造的材料。”老祖宗到底闭关了多久,连这种事也不知道。“这寻剑峰是几千年前自地下升起的,里面有无数法器铸造的材料,只是由于此峰生于我派灵脉之上,用这里的材料铸造的武器天生就有灵性,会自己择主。在未找到适合主人之前,就算武器铸成,也会回到这里,等待有缘之人。所以本派每十年会举办一次寻剑大会。”

    这么牛?那其它门派,岂不是眼红死了?毕竟人家十年才来一次,你们就在家门口。

    不过这么一说,祝遥到是有些期待起来,或许她可以趁着这个寻剑大会,了解一下那五件法宝的下落,再顺便借过来用用。就算人家不愿意借,她还可以抢嘛!

    祝遥在峰顶住了五天,旁敲侧击的从一些前来服待的弟子口中,打听这个世界的现状。不听不知道,一听整个人都不好了。

    原本她还以为,界灵又给她整了一个自带剧情的马甲,却并不是,这派中完全没人知道她这号人。只是由于她出现的位置正好在人家后山的石室,那个殿主就顺理成章的把她划成了派中人。

    难怪那老头死活不肯叫她名字,原来不是不叫,他压根不知道。又怕得罪一位化神修士,只能老祖宗老祖宗的捧着。果然能做掌门的,都是千年老狐狸。这明显就是坑了她。

    知道真相后,祝遥直接就去向文昱说明,自己并不想待在这个门派。

    文昱却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拦住了,一边哭一边说着他的心酸史,从门派的建立,哭到了门派辉煌,又一路哭到了如今尴尬的现状,死活抱着她的大腿不肯放手。

    一个年过半百,一头白发的老头,哭着喊着求留下,求征服的场景,做为一个五讲四美的好少女,她实没忍心踹开。最终还是点了头。

    文昱瞬间整个人都精神了,腰也不酸了,脚也不疼了,大腿也不抱了,鼻涕眼泪收放自如,“还未请问,尊者道号是?”

    祝遥嘴角一抽,“玉遥。”变脸绝对是掌门必备技能。

    “原来是玉遥尊者。”老头恭敬的行了个礼,“尊者能在我派渡化神之劫,并选择留在派中,也算是与我派有缘,遗神殿绝对不会忘记尊者的大恩大德的。”

    祝遥回了他两个字呵呵。

    遗神殿,如果她没记错,这应该就是缨络妹子的本家,那个上古神后裔大本营的门派吧!在剧情里不是很厉害吗?怎么现在惨成这样,派中一个化神尊者都没有。

    似是看出她的疑惑,文昱老头主动解释道,“尊者有所不知,几百年前那一战,我派陨落十几名元婴修士,伤了根基,所以才会沦落到如此境地。”

    “几百年前?”祝遥一愣,什么大战可以死这么多元婴?“十几个元婴联手也敌不过吗?”

    文昱叹了口气,“魔族又岂是那么容易对付的。”

    “魔族?”祝遥眼睛大睁,心中有一个念头划过,隐隐觉得这次重生有哪里不对。

    “尊者也想不到,魔族还会现世吧?”文昱一脸沉痛的摇了摇头,“若不是前殿主的亲妹妹,缨络宫主拼着性命封印魔族,哪还有这太平的世间?没到了才短短几百年,各派就开始打我遗神殿的主意了。”

    “等等!”祝遥有些混乱,认真的看向老头,“你说缨络在几百年前,封印了魔族?”

    “是啊!”文昱点了点头,低头思索了一下,“我想想几百年了……大概有九百多年了吧?”

    “靠!”她总算知道哪里不对了,缨络妹子生出怨气是在封印魔族一千年后,而界灵居然把她送到了缨络还没有复活之前。她不单是来到了妹子的世界,而且还穿越了时间,回到了过去。

    “老头,那你知不知道,妹子……不对,那位缨络宫主的躯体在哪里?”

    “当然是在神祭台上。”他一脸理所当然的道,“只有以身做祭才能降下上古封印之术的。”

    “那地方在哪?”

    文昱指向南方的一处,“就在我遗神殿后方的圣池……咦?”他一回头,身前哪还有祝遥的身影,只有一道飞往南方的白影。

    看来尊者对那位救世主很好奇啊,看来短时间之类不会离开了,他顿时放了心。

    祝遥直接到了文昱所指的位置,前面是一方清晰见底的池水,四周都是流转的法阵,而池水之上正躺着一名蓝衫少女。身上附着着一条条灵气组成的锁链。

    果然是剧情中的那个妹子,她还没复活。

    终于明白界灵说的那个细微调整是什么了?他调整的是时间线!

    当初她说要从源头上解决问题,没想到界灵还真就把她送回了源头。妹子还没有被世人背叛的源头。

    靠,看来她所有计划都要调整了。

    原本以为主要任务是收集那几件法宝,放出妹子的魂魄,然后对妹子进行一场,成功率不高的心理辅导,让她放下怨气,好好投胎。

    这样看来,她主要任务变成怎么阻止世人负她,扭转她悲剧的一生了。

    顿时觉得一大波麻烦,正在袭来。

    ————————————————

    祝瑶现在不留在遗神殿都不行了,缨络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醒,她必需得赶在众派发现之前,提前救下才行。不然凭她一个修为尽失的软妹子,只有让人捏的份。还有那五件法宝,她也必须尽快拿到才行。

    那五件东西,也是她悲催的一部分。

    异界心理辅异之旅,瞬间变成:拯救那个悲催的软妹子。这酸爽,简直让人不敢相信!

    而文昱说的寻剑大会,也在五天后,如火如荼的开幕了。各门各派的修士,都齐聚到了遗神殿。文昱心里虽然埋怨这几个门派的做风,表面上却是客客气气的迎了进来。

    只是这次来的人格外的多,里面不乏众多带队的元婴真人,说是带弟子来寻剑,到不如说是来示威的,明显醉翁之意不在酒。

    文昱到是沉得住气,也没立即跑上峰向祝遥求救,仍是热情的迎着各派的弟子。直到修界所有叫得出名号的仙门都到齐了,各派领头修士都就坐了,才走回了殿内。

    众派明显已经等得不耐,一名修士直接拦下文昱,开口就说出了目的,“文殿主,遗神殿守护寻剑峰这么多年,实在是劳苦功高,每十年一次的弟子寻剑也着实麻烦至极。所以众派商议,不如今后这寻剑峰由其它仙门掌管,也解了殿主之忧。”

    文昱回头看了他一眼,寻剑峰本就是属于遗神殿的东西,每十年一次,也只是因为峰内的法器有择主之能,不愿埋没,所以才邀众派进入。他们明明就是上门来抢东西,却还要搬出为遗神殿解忧的借口。

    文昱冷笑了一声,朝着殿上的主座而去,却突然眼神一转,并没有坐上主位,而挥了挥手,让弟子在下首的位置加了一个位子坐下,看了在场的人一圈,想想峰上的某位,瞬间腰杆挺得直直的。

    扬眉吐气的时候到了!r1152

    ...  (..) ( 我家徒弟又挂了 /38/3837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必赢亚洲766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