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四九章 妹子复活

文 / 尤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岛上所有的食人花草一瞬间化为了焦土,毒气尽散,那只罪魁祸首兽发出了一阵阵烤肉味。

    振元被劈的四脚朝天,翻出了白肚皮。巨大的身形也以肉眼所见的速度缩了水,不到半会,已经只有普通小狗的大小了。祝遥那一击根本没有留情,直接击碎了它的内丹,修为倒退是必定的。

    祝遥走了过去,他四只爪子一抽抽,翻了过来,战战兢兢的趴在了地上求饶,“大仙,大仙饶命。小兽兽知道错了,以后再也不敢了。”

    祝遥皱了皱眉,冷声道,“你错在哪了?”

    “错……错在……”他身形一抖,“小兽有眼不识泰山,得罪了大仙。大仙您宏福齐天,请不要与小兽计较。饶了小兽吧。”

    他哭得稀哩哗啦的,小身子更是抖得跟风中落-优-优-小-说-更-新-最-快-叶一样,好不可怜,祝遥叹了口气,“我不杀你。”

    振元一喜,抬起两只葡萄一样的黑眼晴,一脸的欣喜。

    “可是我也不能放过你!”祝遥话风一转,振元脸色惨白。

    “振元,你连自己做错了什么都不知道,你凭什么觉得自己的所作所为能得到饶恕。”

    “不,我……我真的知道错了。我悔过了。”他极力的解释着。

    祝遥冷笑一声,“你唯一后悔的,只是因为遇到的人是我而已。你后悔的只是被我抓到,后悔的只是惹上了我。却并不认为你囚禁这些修士的魂魄有什么错。”

    “……”振元愣住。

    “若你是真心悔过,今日便不会向我求饶。”祝遥一字一句的道,“所以我不能饶你。不杀你,只是因为我没有决定一个人生死的权力,你是九阶妖兽,而且已经修成了人形。你入世,学尽了为人之道。却忘了最纯粹的本心。为了修为以凡人生气为食。你真正祈求原谅的不是我,而是这岛上被你吸食生气而死的人。如果今天我饶了你,那么杀死这些人的罪孽,也会算上我一份。我亦是纵容你的凶手。”

    祝遥神情一冷,瞬间捏出一个法印,巨大的阵法,瞬间笼罩住整个岛,缓声道,“振元,我不杀你。但我会永远把你禁固在这个岛上,你再也看不到任何人,接触不到任何人。就像你禁固的那些魂魄一样。待到你真心悔过的那一天,才能得以超脱。”

    “不……”他瞬间激动起来,想挣扎朝她爬过来,看不到任何人,接触不到任何人这跟鬼魂有何区别?“你不可以这么对我,我真的知道错了,你……你身上明明有着兽类都喜欢的气息,你不应该守护我吗?为什么……”

    “竟然有犯错的勇气,就要有接受惩罚的迫力?”

    “惩罚,为什么只有我有惩罚。”他开始嘶声力竭起来,“我能在这里上千年,那些修界的人修,又怎么可能没有察觉,这是他们放任我,自找的,根本不是我一人之过……”

    祝遥没有废话,阵法直接而下,振元瞬间消失在了地上,空中只飘浮着各种法符文字,不到半刻就消失无踪。

    祝遥叹了一口气,心底升起一股辩不清明的情绪,闷闷的有些难受。或许她之前见过的妖兽,都太过简单,对她要么善意到底,要不对她凶狠到边。

    不是一见面就想吃她,就是一见面就想粘着她。所以在她心里,妖兽都是单纯直接的。不会有这么多弯弯绕绕。

    可是振元却不同,论起妖兽来,他的想法与作为,更像一个人。她一直觉得奇怪,为什么它一只妖兽,却对人修的法器法宝有兴趣,一开始也只是想夺她的法器,而且还以这些为噱头,引人上当。

    细一想。

    它的身后,不乏人修的影子。甚至有可能牵涉到各门各派,谁都知道这片海域危险,可是这个聚宝阁显然在修界存在已久,不单这里,想必其它地方也有分店。振元只是夺宝,然后再转让给其它的修士,他吸食了生气,而修界却可以见到各种奇灵异宝。

    振元说得没错,修界的人修,并不是不知道这一切,只是放任而已。一切都是因为一个利字,振元有错,其它利用甚至放任它的修士,也一样有错。

    祝遥突然觉得有些悲凉,明明这些所谓的修者,跟普通人也没有什么区别,或为名或为利或为修为,争得你死我活,却因为有了修仙这个高大上的名义,把一切都似变得合理化,心安理得的干着坏事,却还能步步高升,飞升上界,得道永生。

    这究竟是一个什么世界?所谓的道,又是走的什么道?为什么她看不到半点正能量的东西,只看到了丑陋与毁灭。在这样畸形的道之下,会产生怨气这种东西,想来也非常正常了。

    祝遥深吸了一口气,压下心底隐隐升起的,对这个世间的厌烦情绪。催动灵气结印,念起了往生诀。

    不一会,大形的法阵出现在了岛的上空,发出万丈金光,不到一刻,地面上慢慢升起了一道道白色的光,开始向着天际而去。这些都是振元千年来困在这里的魂魄,虽然振元被封印,再不能禁固它们,但大多魂魄被困得太久,早已经不能进入冥界。所以她只能送它们一程。

    那白色的光越来越多,像是在白天下起了一场流星雨一样,缓缓的飞向了天空,最后消失不见。整个岛都被这白光笼罩,整整花了半小时,最后一道光才升起消失了。可见囚禁在这里的魂魄数量之众。

    祝遥深吸了一口气,这才收回了阵法,往生诀是个很简单的术法,消耗的灵气也不多。但顶不住一开开半小时啊,加上刚刚对付振元消耗了大半灵气。

    振元是九阶妖兽,半步就要入十阶了,要不是她仗着天生克制妖兽的雷灵根,还真没有多少胜算。送完这些魂魄,她已经累得手脚有些发软了,正打算坐着调息一下。

    她手里的那把封印了魔族的法器,却突然亮了一下,有什么白色的东西从上面浮了出来,然后一闪就消失了踪影。祝遥只觉得手背凉了一下,电光火石之间,居然看到了一个女子的身影。

    为什么这扇子上会出现女子的影子?

    卧槽!

    是那个悲催妹子。

    祝遥一惊,顾不得休息了,直接御剑就朝着遗神殿的方向而去。

    ————————————————————

    按照原定剧情,妹子是在几十年以后才魂魄归位,苏醒过来的。但现在多了祝遥这只蝴蝶,她不确定会不会发生变故?不对,是绝对已经发生变故了。

    她突然想起来,振元在那岛上布下囚禁魂魄的阵法,在囚禁其它魂魄的同时,是不是也顺带困住了妹子这五分之一。所以妹子才迟迟没有醒过来。至于之后,有可能那把武器最后出了那座岛,或是振元飞升,少了禁固魂魄的力量才回去。

    没错,刚刚那白影,就是妹子五分之一的魂魄,而它消失的方向,也正好是遗神殿的方向,此时应该已经回到妹子的体内。

    祝遥越发的着急,疯狂的催动灵气,飞回去。

    刚到遗神殿,她就察觉到了后山的方向有着明显的灵气异动。就算她离得远,也已经感觉到了,祝遥心下一紧,来不及了,若是让遗神殿的人发觉,到时妹子醒来的事,整个修界都会知道,到时又到了不死不休的死剧。

    怎么办?

    祝遥想着对策,视线转到旁边那座寻剑峰。有了!

    “金灵!”她把袋子里那块石头掏了出来。

    “叽~”金灵在她手里蹭了蹭。

    “你能不能让寻剑峰的那些剑,再暴动一次?”

    “叽?”

    “把动静闹大点,夸张一些就行了。”

    “叽叽叽。”它往前滚了滚,做出个点头的样子。

    “好,那你去剑峰。”祝遥点了点石头,“等事情完了,我再去接你。切记,不可伤人。”

    “叽!”

    祝遥手一扬,捏了个诀,金灵就化为一道白光,飞向了寻剑峰。不到半会,整个寻剑峰就炸开了锅,无数灵剑飞出,开始狂乱的在空中各种飞舞,发了疯似的,切石的切石,砍树的砍树,闹得哪个叫一个“动静”。

    祝遥嘴角一抽,默默的擦了擦汗,这也太夸张了,整一个在建工程一样。

    不过不得不说,她松了一口气。圣池与这寻剑峰在一个方位,相差不过两里。这样一闹,遗神殿只怕以为这山又暴动了,而不会注意到池圣里,妹子的复活。

    转身飞了过去,只见圣池之上的阵法已经开始崩溃了,原本捆绑着的锁链已经断裂开来,池水开始翻涌,而妹子正缓缓往上升起。阵法大亮,只是上面的法阵却出现了条条裂缝,一个跟妹子一模一样的虚影,正在与她的躯体重合,想必这就是从那法器之中脱离来的五分之一魂魄,而照这池里的情况来说,魂魄一回到体内,妹子就要醒了。

    祝遥立马在周围布下重重隐藏的阵法,防止别人发现这边的异动,然后捏诀在不完全破坏阵法的情况下,帮助妹子的身体从那水池之中脱离出来。

    半个时辰过去了,那个虚影终于完全与身躯重合,而池上的阵法裂痕也消失了,妹子缓缓升了起来。发丝无风自动,衣诀翻飞,那绝美容颜之上开始有了生气,透出几丝红晕,更加美得惊心动魄,半会她缓缓张开了眼睛,嘴角轻扬,浅浅淡淡的一笑,就让天地为之失色。

    就算是同性,祝遥也看得呆住了,就算用宛如嫡仙来形容,也无法诠释,这感天动地的美。让她一时间忘了时间与环镜,只余整腔悸动,看着那不似真人的姑娘缓步而来,只见她轻启朱唇,如黄莺如谷的声音流淌而出。

    “你令堂的,哪个王八蛋龟孙子,把老娘扔在这水里。”

    叭嗒……

    她感觉听到了梦想破裂的声音。

    妹子却还一手提着裙角,一边一脸嫌弃的看着满池的水,“大爷的,老娘最讨厌弄湿裙子了,要让老娘知道是谁放我在这的,我诅咒他一辈子都不举,全家都不举!”

    “……”这画风反差得让人无言以对。

    “咦,原来这有活人啊!”妹子终于发现了池边的祝遥,上下打量了她一眼,“就是长得丑了点。”

    祝遥:“……”

    这妹子前半生的悲剧,是嘴欠造成的吧,绝对是的吧。

    “哟,兄台。”妹子扬手朝她打了声招呼,朝她这边跑了过来,刚踏出一步,却突然脚下一绊,叭叽一声,从阵法中心掉了下来,一头栽进了水里。开始慌乱的在水里各种神挥手。“救……救命……我不会……水……”

    祝遥嘴角一抽,扬手一挥,一道清风而过,直接把落汤鸡妹子给拉了出来。

    她一脸的惊吓,哪还有什么高贵冷艳的仙子形象,整一个**青年,浑身散发的都是浓烈的**丝味。

    “谢谢啊。”她噗的一声吐出一口水,大口喘着气在地上挺尸,一副一时半会还缓不过的样子。足足喘了五分钟,才转头看向她,一脸庆幸的样子,“多亏你了,大兄弟,要不老娘非得淹死在这里不可,没想到这池子不大,喵的水这么深。”

    大兄弟是什么鬼?“我是女的。”

    “啊?”她坐了起来,上下扫视了她一眼,然后视线停在了她的胸部,一脸你别逗了的表情。

    卧槽,胸小也是胸啊!

    “我、是、女、的!”咬牙切齿ing。

    她突然蹭的一下站了起来,突然伸出两只爪子,叭叽一下,按在了她胸口的软肉上,一阵揉搓。

    “……”生平第一次被人袭胸,还tm是女的!

    祝遥嘴角一抽,想想怎么都挺吃亏的,这必须不能忍啊。于是头脑一热,伸爪就朝着对方的胸口也按了上去,却摸到一阵波涛汹涌。

    她输了。○| ̄|_

    不对,她们两个干嘛要在这里互相袭胸啊?

    妹子终于松了手,揉了揉自己被按疼的胸口,怀疑的出声,“你这么平!你确定是女的?”

    “有意见啊!”祝遥瞪了她一眼,“要不要脱裤子给你看啊。”

    “好啊!”

    “好你妹。”做为一个妹子,你这么糙汉,真的行吗?r1152

    ...  (..) ( 我家徒弟又挂了 /38/3837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必赢亚洲766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