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五零章 老头不要太伤心(望百里回忆和氏壁打赏加更)

文 / 尤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哎,妹子。”她撞了撞她的手臂,挑了挑眉,“刚多谢你了,你叫什么?做个朋友呗,我叫缨络。”

    她怎么有种被人调戏的良家妇女的感觉?“阿姨,我们不约!”她是直的。

    “啊?”缨络妹子呆了呆。

    祝遥上前几步,捏诀把池子上的阵法恢复成原样,然后掏出一张高阶替身符,一把拉住妹子的手,“借你手用用。”指尖白光一闪,瞬间在她手上划出一条血痕,滴了一滴血在符上。

    “嘶……”妹子吸了口气,却没有反抗,反而一脸好奇的看着她动作。

    祝遥把法符向池中一扔,瞬间启动,只见红光一闪,那符纸瞬间化为了妹子的样子,像之前一样闭眼平躺到了池面上。刚刚断裂的锁链似又活了过来,重重绕上了妹子。

    这个替身符是她早就准备好了的,本就是打算等妹子醒了,用来瞒天过海的。

    “哦~~”(⊙o⊙)

    妹子发出一声惊呼,看着她的动作,双眼都在放光,“不错啊,原来你这么厉害?对了,你到底什么修为?”

    祝遥回头看了她一眼,正打算回答。

    她却又拍了拍她的肩,一脸骄傲的补充道,“哦,对了,我以前是元婴,不过由于魂魄离体太久,现在只有筑基了。”

    “化神。”

    “啊?”

    “我的修为是化神期。”

    妹子一个没站稳,叭叽一下跪了下去。

    ——————————————————————

    “妹子,过来,我们聊聊人生。”祝遥朝她朝了朝手。

    她却瞬间怂了,一脸尴尬的看着她。

    “尊……尊者,多谢尊者相救。”她规矩的朝她行了个礼。

    “行了,你马甲已经掉了。”祝遥嘴角一抽,现在再来跟她规矩是不是晚了点,拉妹子在一旁蹲下,开启知心姐姐模式,“我知道你是封印了魔族的缨络,我只想问你今后有什么打算?”

    “我是遗神殿弟子,自然会回到门派。”妹子一脸理所当然,笑了笑道,“那里毕竟是我的家。”

    “你要回遗神殿我没意见,但是却不能以缨络的身份。”

    “为什么?”她一脸莫明。

    “妹子。”祝遥拍了拍她的肩,语重心长的道,“已经过了九百多年了,你在世人的印象之中,早已经化为封印与那魔族同归于尽了。你现在重新出现,你觉得别人会怎么想?”

    妹子一愣猛的睁大了眼睛,“可是魔族的封印并没有……”

    “我知道封印并没有解开。”祝遥看向她,“但别人会信吗?”

    “……”妹子沉默了,她并不蠢,自然能听懂祝遥说的是什么。

    “要知道,恐惧是一件很可怕的东西。”

    妹子沉默了半会,才深深的叹了口气,“你说得对,我的确不能再回到以前的身份。”抬头看着池中跟自己一模一样的化身,“那尊者觉得,我应该怎么做?”她自然能猜到,这位尊者做的这一切,是为了帮她隐藏身份,只是她不明白对方为什么要帮自己。

    “你用不着怀疑我,我这么做自然有自己的目的。”祝遥掏出那把在幻境岛得到的扇子,展开扇页露了里面隐隐浮动的魔气,“你应该认识这个吧。”

    “这个是!”缨络一惊,这不是封印魔族的法器吗?为什么会在她手里。

    祝遥转头,神情严肃的看着她,“如果我说,我就是神族,你信不信。”她早就想好了借口了。

    她愣了一下,猛的瞪大了眼睛,一脸不可置信的打量了她一眼,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她额头,“尊者,你没病吧!”

    靠!

    “跟你说正经的呢!”她一把拍下她的爪子。

    “尊者我修练少,你别骗我。真正神族,可是会封印之术,您要是会,当初我又何必……”

    她话还说完,祝遥手间一转,一个金色的法印出现在了扇面之前,之前还流动着魔气的扇子,瞬间魔气全消,就连着黑色的扇页也刹时回复成了白色,变回了普通法器的样子。

    “你令堂的,你还真会啊!”缨络整个人都惊住了。

    表扬人能不能把脏话去掉?

    “我只是修复完善了一下这扇上的封印而已。”祝遥继续忽悠道,“实话跟你说了吧,我帮你,完全是为了找齐那五件法器,我有办法可以一劳永逸的解决这只魔族。只要解决了魔族,你就能光明正大的出现在众人面前。”

    她看了看那扇页,再瞅了瞅了祝遥,想了良久,才咬牙一巴掌拍上她的肩,“行,姐。老娘跟你干!”

    怎么有种成立了黑帮的即视感。这一定是错觉。

    “法器我自己去找,你只要小心自己别被人发现就行了。”

    妹子笑了笑,“此事毕竟与我有关,怎能让你一人去,不用劝我,我无论如何都要出份力的。”

    “……”怎么有种被逗比粘上了的感觉。

    ——————————————————————

    祝遥给妹子贴了道隐身符,顺路去寻剑峰找了点材料,接回了金灵,阻止了一下那些灵剑的暴动。才大摇大摆的回到了遗神殿,一头扎进了练器室,倒腾了三天才练出一个可以隐藏妹子本来面目的手镯。

    一带上她立马就奔到了水池旁边,水里是一个二十上下的女子,没之前那样美得惊心动魄,却也还算是清秀可人,身高也比之前矮了一些,她一路看下来,直到视线停在那丝毫没有变化的胸,然后猛的抬头看了看祝遥的。这才满意的收回了视线。

    妈蛋,为毛她感觉这么不爽呢?

    刚一出练器室的门,迎面就撞上了一脸激动的文昱,“老祖宗,您回来了。”

    “马上要出去了。”

    他的脸立马就跨了下来,“老祖宗,新一批的弟子马上就要上山了,不如收个徒弟玩玩,再走吧。”

    玩玩是什么鬼?祝遥一把拉过旁边的缨络当挡箭牌,“我已经收到弟子了。”

    “啊啊!?”文昱一脸呆滞,上下打量了缨络一眼,“她……她是……”

    “我叫缨……”自来熟妹子上前一步,正要开口,祝遥一把就捂住了她的嘴,到口的话瞬间变成了,“缨缨缨……”

    “老祖宗?”文昱来回的看着两人,一时不明白什么情况。

    “没错,她就叫嘤嘤嘤。”

    “……”文昱嘴角一抽,殷因英?好奇怪的名字。

    “文昱啊!”祝遥一把拍上了他的肩,语重心长的道,“我这个徒弟呢,是我好不容易选回来的,资源好得没话说。想来今后升级化神,是半点问题都没有的。”文昱顿时眼神都亮了,“我决定要精心培养起来。”

    “老祖宗说得是。”他连连点头,一脸兴奋的样子。原来老祖宗上次出门,是为本派选拨弟子,好感动,肿么办?

    “你也知道我以前是个散修,这修练之法与别不同,所以,为了培养出一个好徒弟,我需要带她出去历练一番。”祝遥继续忽悠。

    文昱立马就退开了一步,也不拦着她们了,恨不得她立马出去,然后回来两个化神,“老祖宗,一路顺风。”

    祝遥这回到是不急着走了,一脸为难的道,“这修行之事素来艰难,机遇资质气运缺一不可,想必这路上一定会遇到众多的艰难。我之前又是一散修,身家嘛……怕是多有不便。”你给支点工资呗?

    文昱二话没说,掏出自己身侧的储物袋塞给她,“老祖宗仅管去,门派一切有我。”

    “交给你了,文殿主。”她一脸的郑重。

    “嗯!”文昱重重的点头。

    祝遥一把拉过缨络妹子,御剑跑了。

    ————————————————

    她们一路往西而去,祝遥一边御剑,一边掏出一把灵剑递了过去,“拿着,这是练你那个手镯时,顺便练的。”

    缨络愣了一下,似是这才回过神,接了过去。

    祝遥转头看了她一眼,推了推,“你怎么了?”怎么突然安静了,她还真不习惯。

    “文昱,是遗神殿殿主?”她突然问。

    “当然是啦。”

    “那……前殿主呢?”

    “你这不废话吗?”祝遥白了她一眼,“自然不是飞升就是死了。”

    “死了……”缨络皱了皱眉,良久才深深的叹了口气,“原来她已经死了。”

    祝遥一愣,看她一脸释然的样子,突然想起剧情里,她好像是遗神殿主的亲妹子,虽然说修仙之人亲情缘一向浅薄,但谁让她是个根正苗红的好少女呢。好不容易醒来,唯一的亲人却已经逝去,会感叹也说得过去。

    “你知不知道,下一个法器在什么地方?”祝遥转移话题,她只打听出是在西方的位置,但具体位置她却不清楚。

    妹子没有低落多久,就恢复了过来,“若是没有猜错,应该是在天羽族中。”

    “天羽族?”那是啥米?

    “天羽族生活在西边大陆的结界之中。传闻它们一族是神兽凤凰的后代,天生有羽,可翱翔于九天之中。”

    凤凰的后代,这个世界怎么谁都有后代啊?这么乱来真的好吗?

    “天羽族向来脾气暴烈,与人修不合,我们这样闯进去,一定会被群起而攻之。”

    “你怎么不早说!”做点准备也好啊。

    “你也没问啊!”

    “……”可以把这二货退回圣池吗?

    “到了!”她突然出声。

    只见空中突然出现了一大片的陆地,一眼望不到头,似是天空之城一样悬浮着。她们直接登上那片大陆,还未走出几步,就被一片透明的墙给堵住了,再不能寸进。

    祝遥沿着旁边来来回回走了好几趟,也没有看出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阵法。两人一时没了办法。

    “怎么办?”

    “若是强行突破,一定会让人察觉。”妹子想了想,建议道,“不如直接在用防御类的法器,在这结界上溶合一重防御阵法,可以利用阵法链接的空闲,直接冲进去。”

    “你是说,利用法器溶合的机会,强行给这结界添加一个阵眼?”

    妹子点头,“若只是防御类的法器,不是攻击类的话,就不会被人所察觉。”

    “好办法?”祝遥伸出大拇指点了个赞,“但是……我没有防御法器。”

    “你刚刚不是从文昱那拿了个储物袋吗?”

    对哦,都忘了她的工资了。连忙把那袋子拿了出来,一件件往外掏。

    灵石——嗯,这个暂时用不上。

    丹药——嗯,这个可以给妹子保命用。

    法符——中阶法符,作用不太,也给妹子。

    四阶飞行法器——灵剑,次品。

    五阶防御法器——肚兜!!!

    祝遥:“……”

    缨络:“……”

    文昱这口味,略重啊!

    “咳……”缨络妹子接过那片红艳艳的布,一本正经的道,“这应该不是他的,你看这肚兜上绣的并不是遗神殿的标记,绝对是其它的女修……”她解释到一半又停住,脸色更加囧了。

    不是更严重好吗?不是他的会是谁?别的女修送的?还是从别人那抢来的?这种贴身衣物,怎么抢的?具体操作方法又是怎么样的?

    肿么办?脑洞太大,堵都堵不住了。

    没想到文昱一把年纪了,还挺时尚的嘛!

    “要不,再看看里面还有什么?”祝遥道。

    “好啊!”妹子双眼顿时亮成了八卦模式。

    两人一脸兴奋的把储物袋翻了个底朝天,可惜除了几把低阶灵剑,和几套男式法衣以外,再没有任何不明物体。

    唉……

    两人双双叹了口气,好可惜。(文昱:……)

    “就用这个吧。”祝遥拿起那件肚兜,放在一侧,催动灵气,激发上面的防御法阵,然后再引导法阵向着结界而去。只见亮光一闪,那透明的结界,突然出现了一个人高的圆形淡影。

    “趁现在!”祝遥喊了一声,连同缨络一起冲了进去。

    片刻之后,结界已经恢复了正常,只是透明的结界之上,多了一件红色肚兜正在迎风招展。

    祝遥:……

    缨络:……

    嗯,希望文昱不要太心疼。r1152

    ...  (..) ( 我家徒弟又挂了 /38/3837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必赢亚洲766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