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五一章 打不过可以跑嘛

文 / 尤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百里之外的遗神殿。

    啊啾!

    文昱狠狠打了个喷嚏!难道是他那早逝的老婆子又想他了?唉,他们缘份太浅了,一转眼就一百多年了。还好他还留了一件念想。伸手往身侧一摸,却掏了个空。

    咦,他的储物袋,好像……

    老祖宗,你快回来!!!!

    ————————————————

    这片天空的大陆,非常的大,两人直走了两个时辰,才隐隐看到了人影。不对,是鸟影。这里的人,人人都长着一双巨大的翅膀,那翅膀有白有黑,还有黄红等颜色,每一只都不同。飞在天上,像一只只巨大的……鸟人,只是一落地,那翅膀便会消失不见。

    以防暴露,她们只有一路走了过去。

    越往里面走,鸟人就越多,隐隐已经能看到一座城池了。那城池很大,来来往往的鸟人络绎不绝,十分的热闹。一进城两人就分头打听了起来,可是整整问了一下午也没有哪个鸟人知道。

    “玉遥,我看这也太大了,看来一时半会找不到了。”缨络急喘了几口气,当年封印的时候她只感觉到,其中一件法器掉落在这附近,但时隔这么多年,具体在哪她还真不好说,“这太难找了。”

    祝遥停在城门口,“妹子,你还记得那五件法器的样子吗?”

    “当然记得!”那可是她亲手封印的。

    “那其中一个是不是块玉牌?”

    她点头,“是啊!你怎么知道?”

    “那玉牌上,是不是还刻着青城两个字?”

    缨络一惊,“你见过。”

    祝遥嘴角抽了抽,伸手指向城门,“以前没有,现在见到了。”

    只见城门之上,高高悬挂着一块浑身漆黑的牌匾,里面有着黑气涌动,玉牌之上青城两个红色字体,十分的醒目。在玉牌周围还隐隐有金色的封印字符闪过。

    第二件法器!

    妈蛋,为啥每个封印法器都这么大刺刺的放在醒目位置,这真的不是在鄙视寻找之人的智商吗?

    “怎么办?”缨络压低声音,这法器明显就是被这城里的鸟人,用来做城门铭牌了,看来这城就叫青城,“要不,直接挖出来?”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挖出来,会被打死的吧!

    正愁不知道如何是好,突然城内响起一声巨大鸣响,似是号角的声音。低沉沉重的声音顿时传遍了整个市集。

    一时间所有的鸟人朝着市集四散而去,个个一脸急切的进了屋,还关上了门窗,不到半会街上已经看不到几个鸟影。

    那是宵禁的声音吗?祝遥抬头看看天,的确已经暗了下来。

    “有办法!”缨络朝她挤挤眼睛,“文昱的储物袋里,不是还有几张隐身符吗?我们隐身先上城楼,等人走*了,再动手。”

    “靠谱吗?”祝遥表示怀疑。

    她拍了拍她的波涛汹涌,“我办事,你放心。”

    祝遥点头,先拉她到一个无人的小巷,贴上了隐身符。又回到了城门前,此时街上已经没有半个人影了,家家户户都亮起了烛光。两人一起上了城楼,惊喜的发现,上面居然没有人值守。

    祝遥正要御剑飞去取法器却被缨络一把拉住。

    “等等!这墙面有阵法。”那城墙之上,浮动着一行浅黄色的法符,若不仔细看还发现不了,“这玉牌不能往外拿。只能往里推。”

    “往里?”里面就是墙了,要往哪推啊。

    祝遥仔细看了一圈城墙,“这里有个门。”

    城墙的右下角,有个木门,推门进去才发现这城墙与其它的有些不同,城墙非常的高,墙内居然还有空间,像是夹层一样,里面还有一个小楼梯,直向着顶上而去。而最上面居然有个大的平台,也不知道做什么用的。

    平台的前方,就是那件法器。

    “终于找到了,快拿下来。”缨络着急的催促。

    “你确定可以拿下来了?”总觉得这事有点顺利过头了。

    “放心,妥妥的。”

    祝遥上前一步,轻捏了一个诀,只见那块巨大的玉牌慢慢变小,变成玉佩的大小,飞入她的掌心。而原本放着玉牌的城墙上,空出了一个半人高的空洞,透过洞口,还能看到月朗星稀的城楼之下,成片成片密密麻麻的……鸟人们。而且还个个手上还端着类似祭品一样的物品。

    祝遥:……

    缨络:……

    鸟人们直直看着两人。

    两人直直的看着人群。

    一片寂静。

    “她们偷了城牌,抓住她们!”

    不知道是谁吼了一声,瞬间唰唰唰的飞起了一排排鸟人,向她们扑了过来。

    “跑呀!”一把拎起缨络,御剑朝着来的方向狂飞而去。

    卧槽,说好的妥妥的呢?

    缨络囧囧的辩解着,“只听说,羽族向来有夜祭的习俗,没想到就是今天啊,我说怎么一天黑人都不见了。失误,这绝对是失误。”

    “失误你妹,你能不能靠谱点。”被丫害死了。

    “呃……”她一脸的尴尬。

    为毛她到哪都能遇到猪一样的队友啊!

    “她们是人修,杀了她们!”后面追着鸟人们见她们御剑而行,越加的愤怒了,用力挥动翅膀,只见瞬间飞射出道道羽毛,转瞬间之间,那些羽毛有的化成了火焰,有的化成了冰凌,还有的化成了利剑,铺天盖地的向着两人攻击了过来。

    “玉遥,后面后面!”缨络吓得脸色都白了。

    祝遥催动灵气,扬手一甩,一道寒风朝着后方狂扫而去,瞬间空中寸寸结冰,不到一会就把后面的攻击全都冰住了。

    祝遥没有停留,越加催动着脚下的灵剑,眼看着她们进来的结界就快到了。

    后面却又转来一声号角声,前方刚刚还安静的密林里,顿时窜出了五六个鸟人,挡在了前面。

    “捉住那两个人修!”其中一人高喊了一声,就朝着她扑了过来。

    “卧槽!”祝遥侧身一躲,差点把身后的缨络妹子甩出去。

    “姐……玉遥姐,悠着点悠着点。”

    祝遥回头瞪了她一眼,眼看着其它四人也冲了上来,一咬牙,直接唤出一道天雷,轰隆一声擦着四人直劈而下。一时间五六个鸟人脸色发白,似是被这突然的天雷吓到了。

    “快走!”祝遥趁机一路狂飞到了结界,那红色的小肚兜,已经在热情的向她们招手了。

    祝遥直接飞了下去,催动灵气,传入那件肚兜的防御法器里。

    后面五鸟人已经追过来了,翅膀一挥,又是一条条冰凌直朝着两人射了过来。

    “哎哟!我的屁股!”站在后面的缨络,正中耙心,屁股上多了两根指粗的冰柱。

    “别管屁股了,快走!”那肚兜已经发动,出口已经出来了,祝遥一把拉住缨络,快步滚了出去。顺手一掌打入地上,一时间万千电光从地底钻出,形成一道雷光的墙。

    祝遥趁机御剑,带着菊花受伤的猪队友,狂飞了几百里。

    “哎哟,痛死我了。”妹子捏出一个火系法术化了那冰凌,揉着屁股一阵哀嚎。

    “有那么痛吗?”不是连血都没出吗?伸手把了把她的脉门。

    “唉……”缨络忧伤了的看了她一眼,“知道屁股对女人有多重要吗?俗话说得好,屁股大的女人好生养。我要是这重点部位受伤了,没准我就嫁不出去了……你不懂!”

    “……”这什么歪理,还有为啥我不懂啊?老娘也是女人啊喂。你竟然想嫁人,还修个毛线的仙啊!“放心吧,这点伤,影响不到你女性天职功能,下个月还能正常来大姨妈!”

    “大姨妈?那是什么?”她一脸的求知欲。

    祝遥嘴角一抽,“月事。”

    “哦~~~”她晃然大悟,半会又脸色一白,一脸忐忑的道,“尊者,可是……我已经几百年没来大姨妈了,这个……有影响吗?”

    “……”

    想把她从剑踹下去肿么办?

    ————————————

    两人最终还是回到了遗神殿,到是不担心天羽族会追出来,毕竟这边是人修的地盘,为了一块牌匾还不至于挑起纷争。

    文昱有些目瞪口呆的看着风尘仆仆的两人。

    “老祖宗,你们……这么快就历练回来了?”这才过了一天一夜吧?

    祝遥拍了拍他的肩膀,“人生就是这么无常啊。”

    文昱还想问点什么,祝遥默默掏出了那件肚兜,塞回给他,“文昱啊,下次这种私下的爱好呢?就不要到处宣扬了,让其它门派的人知道了,影响多不好。”

    “……”文昱瞬间石化,反应过来时,那师徒俩已经不见了。

    什么叫私下的爱好?不对!老祖宗,你听我解释!

    *

    “累死了!”

    一进门,缨络就摊在了床上,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

    祝遥嘴角一抽,你累个屁啊,打架御剑的,可都是她啊喂。

    “对了,赶紧把那件法器收起来。”她蹭的一下又坐了起来,拿起祝遥扔在桌上的储物袋,“玉牌呢?”

    “给!”祝遥递了过去。

    缨络直接装了进去,正要拉紧带绳,玉牌却叭叽一下掉了出来。

    “咦?”她一愣,再次把玉牌扔了进去,下一刻那玉牌又掉了出来,再扔,再继续掉,“怎么回事?”

    缨络伸手掏了掏袋子,却突然惊叫了一声,“哎呀,好烫!玉遥,你在里面放了什么?”

    祝遥接过袋子一看,“你拿错了,不是这个。”直接把袋里的金灵掏了出来。

    “叽……叽……”金灵委屈的叫了两声,在她手里滚了滚,祝遥叹了口气,抓起另一个储物袋扔给缨络,“玉牌你放这里吧,这家伙不喜欢跟别的法器呆一块。”

    “那是什么?长得挺好看的。”缨络好奇看了看她手心,“蛋吗?是什么蛋?”

    “叽!”金灵发出抗议的声音。

    “鸡蛋?”

    “叽叽叽叽叽……”金灵顿时急了,跳了起来往她脸上撞了过去,缨络躲闪不及,被砸了个正着。

    “哟,还挺嚣张啊!今天就煮了你。”缨络做势要抓。

    金灵身形一闪,顿时全身发出了金色的光,“叽——”

    一时间她俩人身上所有的法器,全飞了出来,浮在了空中,每一件都杀气腾腾的对准了缨络。

    缨络顿时傻了眼。

    “行了行了。”祝遥赶紧灭火,把金灵装回了袋子,那些法器落了地,“你别惹它,它脾气不好。”

    “哇!”缨络拍了拍胸口,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到底是?”

    “金灵。”

    “金灵?”她一脸莫名,“你这只鸡好厉害,居然可以控制法器!”

    都说了不是鸡了!

    不过,控制?祝遥一愣,金灵是金灵气化灵而成,而大部分法器,的确是属于金系的。金灵能控制很正常,这样说来,如果那五件法器也是……

    “我知道怎么找剩下的了。”祝遥猛的站了起来。“缨络,剩下的三件法器,分别在哪里?”

    “一件点阵门,一件在魔族出现的那个上古遗迹之中,还有一件就在寻剑峰中。”

    “寻剑峰?”祝遥一愣,“是外面那个寻剑峰吗?”

    缨络点头。

    祝遥心下一喜,拿出金灵,认真的道,“金灵,寻剑峰中有没有一把封印着魔族的法器?”

    “叽?”手心的石头歪了歪。

    祝遥只好拿出那块玉牌和扇子,“就是跟这两件气息差不多的法器。”

    “叽……”它发出一个长音,似是在思考,半会滚了滚,“叽叽叽!”

    “有?”

    “叽!”

    “在哪?你能不能带我去拿。”

    金灵在她手里蹭了蹭,然后整个石头又开始发出金色的光,突然发出一声长长的叽音:“叽……”

    那声音越转越远,似要召唤什么一样。

    两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突然门口却转来了三声敲门声。

    “叩叩叩!”不轻不重。

    祝遥手一扬,打开了门,却见一柄,通体黑色的剑飞了进来,乖乖落在了桌上。

    “叽!”金灵顿时发出一声不满的声音。

    那剑又飞回了门口,用剑柄顶着把打开的门一扇扇的关上,才飞回了桌上。

    这剑还挺有礼貌!r1152

    ...  (..) ( 我家徒弟又挂了 /38/3837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必赢亚洲766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