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五二章 你看上他了?

文 / 尤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这剑成精了吧?”缨络妹子道。

    “……”成精的是金灵才对!

    祝遥拿起桌上那把剑,仔细一看,跟其它两件一样,有着魔气涌动,还有封印的法符。

    “三件了!”任务完成度五分之三!

    妹子叹了一声,脸上闪过一阵担忧,“玉遥,你说的一劳永逸的解决魔族的方法到底是什么?”

    “诛魔印。”祝遥沉声道,“这是世间唯一一个可以诛灭魔族的印法。”

    “诛灭?”缨络一愣,“魔族不是不死不灭,只能封印的吗?”

    “相信我!”祝遥拍了拍她的肩,“凡事没有绝对,这法绝对好使。”她可是亲自试过的。

    “……”缨络沉默了半会,终还是叹了一声,笑道,“好吧,竟然已经上了你这条贼船了,我也就只能信你到底了。”

    贼船……

    现在换队友还来得及吗?

    “下一个我们去哪?要不去点阵门?”她突然一脸兴奋的道,“那里离遗神殿较近,我早听闻点阵门有位长老,是难得一见的佳公子,无论是人品,修为,样貌,都是修界中,数一数二的。”

    祝遥斜斜看了妹子一眼,“你看上他了?”

    “啊?”缨络一愣,半会才抓了抓头,呵呵一笑,“呵呵,我以往曾经见过他数次,也不是很……熟!”

    “你看上他了?”

    她脸色一红,“呃……你知道吗?他可是四灵根,却能凭自己的力量结丹,很厉害的。”

    “你看上他了!”

    她脸色红艳如血,“我是五灵根,虽然修行速度也算不错,但也是因为我有着上古血脉的原因。他可是全凭自己领悟。”

    “你看上他了。”

    缨络:“……”

    几秒钟后。

    “对,我看上他了。”她一脸豁出的样子,“老娘就是分分钟想上了他!怎样?”

    “切!早说嘛?”祝遥翻了个白眼,“这事我有经验!”

    “啊啊啊!?”缨络眼前一亮,“啥……啥……啥经验。”

    “这还用说吗?”祝遥白眼翻得越加欢快,还能是啥经验,强上的经验呗。这么多次扑倒师父的经验,可不是白扑的。

    缨络顿时脸色一正,必恭必敬的道,“还请玉遥尊者不吝赐教。”

    “这个好说。”祝遥客气的挥了挥手,给自己倒了杯茶,顺口问道,“先告诉我,那长老叫啥。”

    她脸色又开始泛红,仿佛一瞬间收起了她那浑然天成的糙汉子本质,露出几分娇羞的女儿样来,双眼发亮的道,“他叫,丁春秋。”

    噗~~~~~~~~

    祝遥一口茶喷得她满脸都是!

    你们这些npc,请好好取名字啊喂!

    ——————————————————

    祝遥向文昱打听了一下,点阵门还真有一个叫丁春秋的人,不过他已经不是点阵门的长老,而是掌门了。在缨络妹子被封印的这几百年里,他混得很不错,不单结婴了,而且在修界的名声也是很响亮的。

    就连文昱这个一向对别的门派,有着仇恨情绪的老头,也对其赞赏有佳。的确四灵根想要结婴,简直难如登天,这丁掌门是属于努力的典范。而且这个点阵门在他的带领下,已经稳稳扎根在了一流门派之中。

    点阵门精通阵法,属于中立一派,不参与任何一派的门派纷争,也因为如此,所以很多门派重要场所的阵法,大多都会请点阵门的人,参与布阵和指点。

    点阵门,也是由此而命名。

    听闻下一次的门派大比,就是在点阵门举行的。

    祝遥原本想尽快去找第四把法器,但听文昱这么一说,她又改变了主意。点阵门阵法精奥,如果硬闯,势必有暴露身份的危险,她到是没所谓,缨络妹子就惨了。

    不如等到门派大比的时候,趁着各门各派人多,再混进去。到时也好找法器。

    刚好,下一次门派大比,还有五年左右的时间,她正好让缨络妹子把修为补起来。

    “五年之内,你必须结丹!”

    “啊啊啊!”缨络吃了一惊,“五年,这也太短了吧!”

    “你都结过一次丹了,怕什么?”祝遥白了她一眼,又不是从头修练,她的经脉早已经是元婴的程度,别说是五年,三年就差不多了,“加油,你不是看上了那个姓丁的吗?修为越高胜算越大啊。”

    “说得也是!”她顿时有了动力,盘脚就开始打坐起来。

    祝遥向文昱知会了一声,放出要闭关的消息,就封锁了整个峰顶,分别在缨络妹子身边布下了,五系灵气的五个引灵阵法。只要她入定,峰顶灵气就会比平常浓上十倍。也不知道是不是金灵在的原因,金灵气尤为浓厚。

    其实妹子的修为提升很容易,由于之前练过一遍的原因,从筑基初期到大满圆,根本没有任何瓶颈,缺少的只是灵气而已。灵气一补充,自然提升得很快,不到三年的时间,就已经到了大圆满。

    接下来是结丹了,这就靠妹子自己的领悟。在她闭关的第四年,祝遥才隐隐察觉到了灵气的异动,她要结丹了。

    她重新加强了一下四周的引灵阵法,并把金灵放了出来,保持灵气的充足。缨络的脸色却越来越差,头上大滴的汗珠滴落,似是忍受着极大的痛苦,灵气都有些狂乱起来。

    祝遥守在旁边没有动,原以为没有问题,却见她脸色越来越差,灵气居然溃散得更加厉害,好似一入她体内就散开了。她的眉头深深的纠在一起,隐隐还浮现出几丝死气。

    怎么回事,这和剧本写的不一样啊。

    “缨络妹子!”她着急喊了两句,这情况,明显就是她心神不宁的结果,“抱元守一,凝神静心。专心结丹,不要胡思想!”

    关键时刻,在乱想什么呢?

    她的情况却越来越糟,连着嘴角已经渗出了血迹,她体内的灵气已经乱了。

    “卧槽!”她可是来救她的,不是来提前结束她的啊。深吸了一口气,祝遥也管不了被反噬,直接化出一丝神识,强行进入她的经脉之中。引导那些狂乱的灵气运行。然后顺便进入她结丹的位置,却发现那里灵气更加混乱。

    她一进去,那些狂乱的灵气好似找到了攻击目标一样,开始朝着她的神识疯狂的攻击起来。祝遥痛得快吐血了,却不得不咬牙坚持,这妹子要死了,她就白来了。

    咬咬牙,尽全力控制住那些暴躁的灵气,然后按照自己的结丹方法,引异灵气朝着一个方向旋转,连成一个漩涡,一开始非常的艰难,由于不是自己的身体,灵气根本控制不住,反噬就越加的严重。好不容易运行了几次之后,才慢慢有了条理,不需要她强行引导。

    而灵气的中心,已经隐隐有了一个五彩的小点,而且慢慢凝实变大。

    祝遥这才收回自己的神识,却张嘴吐出一口血来,刚刚还不觉得多痛,现在一收回来,那痛意瞬间就传递了全身,有种灵魂被人咬了好几口的感觉。

    只好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打坐入定,调动灵气慢慢的温养着神识。太tm痛了,感觉死了一回。比当初化神的时候,还要痛。

    整整坐了一天,祝遥才缓过气来。而一旁的缨络,也刚巧结丹完成,睁开了眼。

    她转头看了过来,似是呆了呆,眼神沉了沉,似是有水光闪动,“玉遥……我……谢谢。”

    祝遥挥了挥手,“你没事就好。真是的,结个丹也不让人省心,突然间你走什么神啊。”

    她脸色变了变,半会才认真道,“下次不会了。”

    “还有下次!”祝遥白了她一眼,“你以为谁像你,结两次丹。”当然她除外。

    “说的也是。”她咧嘴一笑,特汉子的拍了她一下,“我哪有那么倒霉。”

    祝遥被她一拍之下,张口噗的一声,又吐出一口血,“注意一下伤残人士啊喂!”

    “对不住,对不住!”她连连道歉,一脸的愧疚。

    “算了算了。”那血本来也想吐的,“你确定已经丹成了?”

    “当然!”她点点头,“我完全没事了。”

    “那就好,我要离你远点。”祝遥爬开。

    “等等!”缨络一把又把她拖了回来,“你都受伤了,去哪?赶紧打坐调养才是。”

    “我不能坐在这里。”

    “为什么?”

    “因为……”

    轰隆——

    一道结丹劫雷,自缨络的头顶直劈而下,却在要落地的瞬间,拐了个弯,落在了旁边人的身上。

    旁边被劈得焦黑的祝遥:……

    噗~

    吐出一口黑烟,死鱼眼看向缨络,“这就是原因!”

    缨络:“……”

    紧接着第二道劫雷,又轰隆一声劈了下来,眼看着就要劈到祝遥了,她抬头一瞪眼,“有完没空?”

    吱咯!

    劫雷停在了半空中,要上不上,要下不下的。

    还真劈她劈上瘾了是吧?“到底谁结丹啊?”

    那劫雷似是纠结万分,一会吱咯扭到了缨络头顶,一会又吱咯转到了祝遥头顶,来来回回跳舞一样转了好几次。

    半会像是终于找到了折中的办法,突然化成了细细的一小条看不清的闪光。

    朝着她脸上,叭叽了一口。

    然后满意的消失了。

    之后的劫雷如法炮至,整整九九八十一道之后,才平静了。

    祝遥:“……”这劫雷绝逼跟我有仇,这都不放过我。

    缨络:“……”这就是雷灵根,好神奇哦。

    ——————————————————

    缨络妹子结丹了,挨劈的还是她!

    距离下一次门派大比,还有三百六十五天。

    祝遥利用这个时间,帮她改良了一些功法,加强了一下剑术。遗憾的是,妹子并没有领悟剑意。想想剑意这东西,也看脸。想当初,她也是生死一线之际才领悟到的。

    当然为了以防万一,祝遥也教了她一些封印之术。

    “用灵气强行启动封印,对自身伤害很大,不到万一得以,不要轻意使用。”

    “知道了,妹子。”缨络拍了拍胸口。“对了,诛魔印也是吗?”

    “诛魔印与别的不同。”祝遥沉声交待,“这个封印,就算是神族,一生也只能用一次。我们要是用了,直接就完了。”

    “这么厉害?”缨络一愣,点了点头,“我办事你放心。”

    为啥她更加不放心了呢?

    ————————————————————

    一年后,门派大比。

    “缨络,这里是点阵门。”

    “是呀,点阵门后山。”

    “你知道法器在哪?”

    “不知道啊,不过一般法器都在灵器库。”

    “那灵器库呢?”

    “我说玉遥妹子,堂堂一个一流仙门,法器法宝自然无数,想找到,哪有这么简单。你要有耐心。”

    “耐心是有,但是你能解释一下,找法器跟我们趴在这里偷看别人洗澡,有毛线关系吗?”

    “……”

    缨络嘴角一抽,闪过一丝尴尬,呵呵笑了笑道,“玉遥妹子,我这不是顺路嘛。现成的眼福饱一下,也是极好的。”

    祝遥看了她一眼,扬手指向相反的方向,“可我们打听的灵器库在那边。”

    “呃……”她脸色一僵,挥了挥,“不要在意这种细节啦。”

    很难不在意好不好?!tmd,老娘在这澡池旁边蹲了半个时辰了,你丫一开始就没打算找法器,纯粹为了来偷看别人洗澡的吧。

    “我走了!”要痴汉你去,请不要贱踏我做为一个纯洁妹子的尊严。

    “哎,别别别……你走了我铁定会被发现的,你就当帮我个忙呗,玉遥妹子,玉遥姐,玉遥尊者,玉遥阿姨……”

    阿姨你妹啊!必须不能忍啊!祝遥越走越快。

    “玉遥……”妹子还在做垂死挣扎,突然一愣,“咦,来人了。”

    哼,她才不想看呢。

    “呀,脱衣服了!”

    哼哼,她对男人的**才没兴趣呢。

    “呀,连裤子也脱了!”

    哼哼哼……

    “在哪?身材怎么样?有没有八块腹肌?”祝遥像阵风一样刮了回去,蹲在了缨络旁边。

    “……”r1152

    ...  (..) ( 我家徒弟又挂了 /38/3837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必赢亚洲766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