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五三章 你不要看上他!

文 / 尤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缨络嘿嘿一笑,指了指前面的水池。只见那边果然出现了一名男子,背对着两人,上衣已褪,露大片古铜色的肌肤,身形颇高,上身呈完美的倒三角。他似乎正在解着裤子,半会才拉出一根裤带。

    明显听到缨络倒吸了一口凉气,祝遥嘴角一抽,默默的递了块手帕过去,“擦擦鼻血!”

    “哦。”缨络机械的接过,却抹了自己一脸的血。

    要这么夸张吗?这不还穿着底裤吗?

    祝遥摇了摇头,有些嫌弃的看着那个身影。

    嗯,身形没师父高。

    肤色没师父白。

    肌肉没师父结实。

    次品,鉴定完毕!

    刚刚的好奇心已经消了大半,到是缨络越来越呼吸急促起来,一脸的痴汉相,卧槽要不要连口水都出来了?好歹你也是个女神级的妹子啊喂。不要走奇怪的痴汉路线啊!

    “他就是你看上的汉子?”祝遥脑中灵光一闪,开口问道。

    缨络愣了一下,直到那背对着她们的汉子,已经没入了池水中只剩下个头,才过回头来,对她不好意思的嘿嘿一笑。

    擦,还真的是那个叫丁春秋的npc啊。

    “他不是点阵门掌门吗?为什么不在前面招呼各派,却在这里?”

    “现在是午时休息的时刻。”缨络一脸认真的道,“这池中灵气充足,他每日午时,都会来这方山泉泡一个时辰的。”

    “你怎么知道?”祝遥上下打量了她一眼,“老实交待,你到底趴在这里暗挫挫的偷窥人家多久了?”

    “呃……”缨络脸色一僵,半会才回道,“呵呵,这种事不重要啦。”

    “……”哪里不重要了?

    “其实也没多久……”她脸色涨红,支支吾吾的道,“也就从他拜入点阵门开始而已。”

    卧槽,从那时候就开始了,已经几百年了吧?你丫还说敢没多久,这明显不是痴汉,是犯罪了喂!

    “那你干嘛不直接追他?”祝遥白了她一眼,她以前是遗神殿宫主,地位仅次于殿主,而且又长着那样一张脸,有理智的男人都很难拒绝吧?

    缨络挠了挠头,“他以前修为低,我……我是怕影响他的声名,现在更……”

    她是不想让他被人说,是靠女人上位的吧?

    祝遥撇了撇,有些不理解这些人的脑回路,在她看来,感情的事很简单,喜欢就是喜欢罗,别人的看法有那么重要吗?又不是跟别人过。如果另一半真的把声名这种虚无飘渺的东西,看得比感情更重要,那也只能证明她瞎哒眼,下次看清就好。何必要畏畏缩缩的,自我折磨。

    “玉遥妹子,我只是想远远的看看他,你就当帮我个忙呗。”缨络一把拍上了她的肩,一脸豪气万丈的道,“大不了,以后你喜欢哪个汉子,我也帮你偷看他!”

    “滚!”祝遥没忍住,一脚踹了过去,老娘的汉子才不要你陪我去看,她早就吃进肚子了好吗!

    “哎呀!”缨络一个没站稳,身形一歪,加上蹲得太久脚有些发麻,没有及时反应过来,脚下一滑,哗啦一声,一头截进了池水里,溅起了大片的水花。

    这么大的声响,她们的隐息符再厉害,也必定暴露了。

    果然听得那边一声清冽的男声。

    “谁?”

    祝遥伸手就想拉着妹子跑路,却见刚还在水中挣扎的妹子,听到问话,被吓得猛的一下站了起来,高声道,“我们没有偷看你洗澡。”

    祝遥:“……”

    丁春秋:“……”

    缨络:“……”

    不知道现在假装不认识她,来不来得及?

    一阵狂风而起,顿时几道风刃就朝着两人攻击了过来。祝遥立马扬手一挥,化出防御的结界,再迅速一把把水里的缨络妹子提了起来。风刃打在水面之上溅起丈高的水花,及时被结界挡下。

    “你们是何人?”刚刚的声音再次响起,水花那边一个明显已经穿带整齐的玄衣男子正踏步而来。

    缨络僵了一下,瞬间嗖的一下,像只老鼠一样躲在了她身后。

    祝遥嘴角一抽,你个怂货!

    那水花落下,露出那一直背对她们的男子真容。祝遥却一愣,猛的睁大了眼睛,直直的看向他。卧槽!

    “你们是何派弟子?”男子看向她们,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眼底居然透出一丝惊讶的神情,半会才道,“不知两位来我点阵门后山之中所为何事?”

    祝遥没有说话,只是盯着他的脸,眨也不眨。

    丁春秋不禁有些不悦的皱紧了眉头。

    “我……”或许是缨络都察觉到了祝遥的失常,在后面推了推她,见她仍是没反应,一着急就打算招认,“我……我们不是故意……偷……”

    “我们是遗神殿弟子,迷路了。”祝遥突然反应过来,开始睁眼说瞎话,她来这之前,早变化了容貌,隐藏了修为。别人看来,她们只是两个金丹弟子而已。“转着转着就转到这里了,打扰了丁掌门,还请前辈见谅。”

    丁春秋再次看了两人一眼,半会脸上浮现出一丝客气的笑容,似是接受了两人的说词,“原来是遗神殿门人,说起来我与遗神殿也算是颇有渊源,贵派前宫主与我……可惜!”他眼神突然放空,似是回忆到了什么,叹息了一声。

    祝遥明显感觉背后的妹子,抓着她衣衫的手,紧了一下。

    “竟然两位不识这峰中地形,便随我来吧。”说着,他转身做了个请的手势,就在前方带路。玄色的衣衫之上,还带着些许温意,发间还有滴落的水珠,却说不出的亲和温润。

    缨络却已经忍不住,传音给她,在她脑海里疯狂的刷起屏来,“玉遥妹子,他记得我,他居然记得我也!”

    “闭嘴!”祝遥回头瞪了她一眼,顺手给她施了个法诀,把这只落烫鸡烘干,才拉着她跟上了前面的人。

    心底却翻江倒海的闷得难受,看着缨络还一脸痴痴的表情,无端的开始升上股股怒气。

    那丁春秋把她们引到了前殿,指了指遗神殿这次大比,各门派弟子所住的地方,就告辞走了,半点没提刚刚她们两人失礼偷窥的事,一副君子端方的样子。

    缨络眼神一直看着他直到消失,脸上的红昏也没有退去。

    祝遥终是忍不住,上前一步,按着她的肩,把她拉了回来,“缨络,如果……如果我说让你死了这条心,忘了他,离他远点。你听不听?”

    “啊?”缨络一愣,上下打量了她一眼,见她丝毫没有开玩笑的意思,心底一沉,慌乱的道,“玉遥妹子,你……你不会也看上他了吧?”

    “扯蛋!”祝遥瞪了她一眼,“老娘怎么可能会看上他!就你这傻丫才会把他当成宝。”送她一打,她都不稀罕好吗?

    “那你为什么……”

    “不管怎么样,反正你们两个绝对不能在一起。”

    “玉遥妹子……”她直直的看着她,突然似是想到了什么,眼睛越睁越大,一脸惊骇的道,“你……看上的不会是我吧?”

    祝遥抬腿就朝她踹了过去,“滚犊子!”

    “可到底为什么啊?”缨络揉了揉被踹痛的屁股,一脸莫名,“你总得给我个理由吧?”

    “……”祝遥沉默了,心底的暴躁却越来越盛,良久才缓声道,“你总有一天会被他害死。”

    是真的害死,因为在那个剧情里,她曾经清清楚楚的看见,刚刚那个男子,带着众派围攻妹子,并且一剑刺入了妹子的胸口。祝遥当时那种凄凉与绝望就连她都能感觉到。

    如果说世人的背叛是妹子产生怨气的原因,那个丁春秋就是引发一切的导火线。

    之前她不明白,为什么妹子给她的剧情之中,虽然可以看懂一切事,但所有人的面目都是不清晰的,除了那个丁春秋。只有他的脸,在剧情之中是清清楚楚的。现在看来,并不是因为那人给了她致命的一击,而是因为这个人在她的人生中,占了至关重要的位置。

    ——————————————

    缨络妹子,没有答应她,意料之中。任谁听到一句,类似于你暗恋的男神是个渣的大白话,都会想把对方吊起来打吧。她该庆幸缨络没有跟她绝交,而是开始语重心长的跟她聊起了往事。

    “玉遥,你不知道,我们与其它的修士不同。”

    “玉遥,你不知道,我以往的日子并不好过,他其实跟我一样。我们是一类人。”

    “玉遥,你不知道,他拜入仙门的第一天起,我就决定尽我所能帮他。”

    “玉遥,你不知道,一个人没有指望的活着,有多难……”

    祝遥的确不知道,但她却知道,将来这个傻孩子,为了这份信任付出了多大的代价。

    “缨络,那我问你,如果有一天。他反对你寻找法器,极力阻止你解决那只魔族。你会如何选择。”祝遥只问了这一个问题。

    “那不一样,这是世间大事,无论如何,魔族之事必需解决。”她一脸的坚定,一字一句的道。

    祝遥松了口气,她依旧是那个三观端正的好妹子。r1152

    ...  (..) ( 我家徒弟又挂了 /38/3837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必赢亚洲766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