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五六章 熟悉的上古遗迹

文 / 尤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锁实铃是一件可以视破任何伪装的神器,而且能屏蔽气息。”缨络回头看向她,一脸的愧疚之色,“那原本是我的武器。”

    “然后你送给了丁春秋?”祝遥接口道。

    她低下了头,“那神器与我有共生之契,本来我一死就不能再用。我早该想起,随着我的复活,那神器自然也激活了。想必当初我们第一次见他的时候,他就已经识破我的身份了。”她带着点自嘲的道,“当初我赠他神器,只是为了护他不被奸人所害。没想到,他会反过来,用这个对付我。”

    “我早说过。”那丫不是什么好人,祝遥冷哼一声。

    缨络苦涩一笑,“你说的对,自我们相遇开始,你所说的每一件事,都应验了。无论是世人的反应,还是……”她的声音突然沉得不可思异,像是完全失去了活力,双眼放空,似是喃喃自语一般,“可是我总是不相信……也不愿信,幼时被人欺凌,修仙受人排挤,好不容易找到了家,又被长姐所不喜。那时我还可以告诉自己,自己问心无愧就行。人活在这世上,一开始都是孤单的,也终将孤单而去。所以即使要以命相拼,封印魔族,我也从不后悔。可是……我不明白,明明是我救了这世间。我不奢望别人对我心存感激,但为何却反而会引来仇恨。他们甚至连解释的机会都不给我,就直接定了我的罪。那我这样做……到底是对,还是错?我只求问心无愧,为何其它人,明明做了愧心之事,却还能安然自若。我到底又是为何到这世间走一遭?”

    她突然没了声音,眼神慢慢渗出些绝望的情绪。

    “缨络。”祝遥一把按住她的手,“你还有我,我信你。”

    她一愣,呆了半会,才缓缓的笑开,重重的点了点头,“对,还有你!”

    良久……

    “玉遥。”

    “啊?”

    “你果然是觊觎我的美色吧?”

    “滚!”

    “哎呀,你就老实承认了吧!虽然这有违天伦,但你看,我们都变成了过街的两只老鼠了,要不凑合凑合?我不会嫌弃你的!”

    “老子嫌弃你好吗?你丫当初投胎的时候,鼠标太抖,选错性别了吧?”

    “鼠标?那是什么?真的,你不选我,要孤独终身的。”

    “老子有男人了,你滚!”

    “啊啊啊啊!这不可能,你都没胸。”

    你才没胸,你quan家都没胸。

    “缨络!”

    “嗯?”

    “前殿主,你姐姐不喜欢你,难道是因为你对她有什么非份之想?”

    “……”

    ————————————————

    祝遥调息了一会,静下心打坐开始修复起丹田来,深吸一口气,缓缓放出自己的剑意。一只白色的凤凰瞬间从她体内缓缓飞出,张开巨大的羽翼紧紧护住了她全身。

    体内的灵力顿时安静下来,她这才引导着一点一滴汇聚在丹田的位置,然后慢慢的开始修补起来,把残破的地方用灵气一遍遍填补磨平。好不容易构成了一个雏形,她这才引着灵气进入其中。

    可是灵气一进去,刚修补好的丹田,像是易碎的鸡蛋一样,哗啦一下再次裂碎开来。好不容易积攒的灵气,瞬间失控,在体内各种乱窜。

    噗……

    祝遥张口就吐出了一口血。

    “玉遥!”缨络一惊,从入定中醒了过来,她受伤也不轻,此时却已经顾不得疗伤,一脸担心的看向她,“怎么了?”

    “这不可能!”祝遥被自己的情况吓住了,她的方法没错啊?完全按照师父教的运行的,而且又不是第一次补了。不可能修补不起来。可为什么她身上的灵气反而流失得更快,灵气一入体就散了。

    她又重新打坐,试了两次,却发现,还是同样的情况。丹田完全修补不起来。

    祝遥有些懵圈。

    “我的丹田修补不了了……”

    这不仙法,难道是因为那神器的原因,可是她明明没有感觉到体内有任何异常的地方。

    缨络皱了皱眉,一时也想不到方法,“别担心慢慢来,这里很安全。你先休息一下。”

    祝遥点头,又偿试了几次,却还是同样的情况。再这样下去,她的灵气,只会越来越少。现在只能速战速决了,她捏诀封住几处经脉,使灵气流失得不是太快。

    “妹子,你的伤好了没?”

    “已经好了五成。”她沉声道。

    “好,那我们先找最后一件法器吧。”

    “可是,你的伤……”

    “找到再说。”祝遥起身朝着遗迹的深处走去,想了想又掏出金灵,让它感应了一下法器的具体位置。

    这回金灵到是叭答一下跳到了地上,然后朝着一个方向滚了过去。

    “叽……”

    “它找到地方了。”祝遥向缨络使了个眼色,赶紧跟了过去。

    四周的火盆开始突突突的亮了起来,把整个宫殿照得一片亮堂。不远处出现了一扇石门,高得看不到头。

    “玉遥,这遗迹甚是凶险。”缨络神情严肃的道,“这门之后的地方更是危险万分,阵法会把人传到各种恐怖的地界。想当初我便是被传入一处暗林,里面凶兽无数。”

    这么可怕,祝遥心里也不禁打突突。

    “叽叽叽……”金灵似是等得急了,原地跳了几次。

    “不管怎么说,先去看看。”祝遥上前一步,伸手碰了一下门,果然下一刻门边传送阵法大亮。

    缨络还在喋喋不休的告诫,祝遥直接把她拉进了阵法里,眼前景致变换。

    “这遗迹里错综复杂,虽然有金灵引路,但要找到那法器,一定没有那么容……咦咦咦!”

    她突然睁大眼睛盯着前方桌面上,一把黑漆漆的匕首,顿时找不到语言。

    这怎么可能,为啥以前她进来都九死一生,这回啥事没有不说,还一进来就看到法器了呀?

    “玉遥,我没看错吧?”

    祝遥也没想到,这么简单就找到了法器,直接一传送,就传到了匕首面前,简直不要太惊喜,“或许是因为有金灵带路吧。”

    她指了指那颗已经跳上了桌面,正打算把匕首挤下桌面的某石头。

    缨络勉强的接受了这个答案。

    “叽……”金灵突然叫了一声,那把黑色的匕首就飞了起来。祝遥顺手拉开了储袋带,那匕首却顿了顿,转向飞到了缨络面前。

    呃……不会吧,金灵这么快就移情别恋了。

    “叽……”它突然又叫了一声,她的储物袋里顿时飞出了三件法器,也朝着缨络飞去。

    “叽叽叽叽……”金灵这才滚了回来,似是遇到什么值开心的事,欢快的围着她叽叽叽的叫个不停。

    叽叽,主人是我的了,叽叽,你们这些法器滚开,叽叽……

    祝遥:“……”

    被法器埋住的缨络:“……”

    “妹子……这四件法器,还是你拿着吧。”总觉得放在自己身上总有一天会被金灵砸掉。

    缨络点了点头,这才收了起来。

    四下打量了一圈,发现这是一室石室,中间只有一张书桌和一把椅子,看起来像一个书房。桌上隐隐刻着凤凰的图样。只是神奇的是,这里居然没有一本书。

    祝遥摸着桌上那个图样,总觉得在哪见过。

    “玉遥,那个传送阵已经消失了,我们要怎么回去?”缨络道。

    “竟然有传送进来的阵法,自然也有出去的。”这间石室并没有上锁,她们直接就走了出去,找出路。外面是一个通道,两边有几间同样的石室,“先四处看看,小心点。”

    这里毕竟是上古的遗迹,不能掉以轻心,祝遥直接让缨络妹子布下了防御结界,这才推开了下一间石室的门。

    “哇,好多衣服。”缨络惊呼一声,走了进去,只见入目的全是五颜六色的衣衫,堆了整整一屋子,有的整齐的叠在柜子里,也有些散乱得四处都是。“看来这个遗迹的主人,是位女子。”

    祝遥点头,随手拿起一件,仔细的端详起来。衣服是纷色的,身形与她差不多,袖口之上同样绣着熟悉的凤凰图案,相比与其它衣衫来说,衣袖却特别小,袖口贴着手腕。这种设计到是有些像她的习惯。她总觉得古装的袖子太碍事了,不如现代直筒袖方便,所以师父每回给她的衣服,都会收缩袖口。

    心底闪过一丝怪异,没想到除了自己,还有其它人也有这种习惯。

    “玉遥妹子,快来快来!”缨络从另一个石室里伸出头来,一脸兴奋的朝她招了招手。

    “怎么了?”她走了过去。

    妹子把她往里一推,“快看,这里好多各种颜色的东西。”

    祝遥一看,只见屋内放了十几个大箱子,里面满满都是各类的干果,许是箱子之上还有保鲜之类的阵法,所以这么多年,干果一点没有受影响,仍散发着诱人的芳香味。

    “好香。”缨络抹了一把口水,“不知道是什么?”

    “干果。”祝遥回答。

    “干果!”缨络眼中一亮,“那就是可以吃的?”说着她拿起一个紫色的干果,张口咬了上去,却发出一阵惨叫,“哎呀。”

    那干果突然燃起了紫色的火焰,她手一抖扔了下去,半个衣袖都被烧没了。

    妹子一脸的欲哭无泪,“说好的可以吃呢?”

    “你方法不对。”祝遥叹了一声,上前同样捡起一颗,用力一捏,那紫色的壳就碎了,露出里面深紫色的一个果仁,递了过去。“这干果的外壳遇水就燃,里面的仁才能吃。”

    缨络好奇的接过,“居然有这么神奇的干果,叫什么?”

    “紫焰果。”祝遥道。

    “那这个呢?”她指了指旁边一箱洁白如雪的干果。

    “雪意。”

    她又拿起一个红色的,“这个呢?”

    “红茹。”

    “哇哦……”她一脸的惊讶,“玉遥妹子,你好厉害,怎么都知道。这些干果我见都没见过。”

    “怎么可能。别逗了,这些不是凤族经常备着的……”她话到一半又停住,猛的睁大了眼睛,心底突然冒出一个大胆的猜想,让她顿时心慌意乱了起来。

    “咦,中间有个特别大的箱子。”缨络一手撑住一只箱子,纵身一跃,一边靠近一边道,“这箱子这么大,不知道里面放的是什么?”

    祝遥抬头看去,果然那箱子之上也刻着一只展翅欲飞的凤凰,只是漂亮的凤身上却少了尾羽。一时间心底的答案乎之欲出。

    缨络已经一把掀开了箱盖,顿时里面散出一阵金光,一颗颗大小均等,颗烂饱满的金色种子,满满装了一整箱。

    “瓜子,是金色的!”缨络惊呼出声。

    祝遥只觉得呼吸一紧,双脚有些无力的倒退了两步,凤凰的图样,特殊袖口的衣服,还有这各种各样的干果,种种线索顿时连在了一起。

    这个遗迹……

    “玉遥妹子,你怎么了?”见她突然脸色惨白,缨络一惊立马又爬了出来,“伤势加重了吗?”

    “我知道这遗迹的主人是谁了。”

    “啊啊啊?”缨络有些傻眼,“是谁?”

    祝遥没有回答,转身就出了门,朝着那通道的尽头而去。

    “唉唉唉……玉遥,等等,等一下。”缨络追出。

    她却越跑越急,心底一阵阵的心酸冒了出来,带着有些压抑不住的慌乱。那些东西,那些房里的东西,她太熟悉了,熟悉的到一看到就猜出来,都是为她准备的。而做这些的人,只有一个。

    她足足跑了半刻钟,才跑到了宫殿的最深处,眼前是一扇几十丈高的石门,而石门之上,刻画着一棵巨大的树,根触地、叶顶天,仿佛连贯着整个天地之间。

    梧桐,凤族栖息的地方。

    “玉遥。”缨络追了上来,“没路了?”她仔细看了看那门,“这门上好像有言咒,要特定的咒语才能打开。”

    祝遥抬头看着那种棵树,又是熟悉,又是陌生。深深的叹了一口气,轻声喊了一句,“韶白。”

    语落,突然轰隆一声,那门缓缓的打开,一片纷香迎面扑来,露出里面一方鸟语花香的天地来。r1152

    ...  (..)(我家徒弟又挂了../21/21166/)-- ( 我家徒弟又挂了 /38/3837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必赢亚洲766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