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五七章 你做我师父吧(MIRRORのKIRA 和氏壁打赏加更3)

文 / 尤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那似是一方精心培育的土地,四处都种着各种果树,而地上却是一片的花海。花海的正中间,飘浮着一个男子,一身白衣如雪,容颜绝色,嘴角含着笑意,仿佛一眼看去,就让人觉得温暖如春。此时却紧紧的闭着双眼,仿佛已经陷入了沉睡。

    祝遥一步步走了进去,每走一步,心底就沉一分,有细细密密的痛传递了全身。张了几次口,才找回自己的声音,未出声先叹息,“韶白……”

    不知怎的,就起了风,微风过境,满天的花瓣飞扬,在那满天落花之中,男子的身影,似是被吹散一般,慢慢的消失不见。

    她怎么都想不到,这个遗迹的主人居然会是韶白。他当初穿过跨界之门后,应该就到了这个世界,然后建了这么一个地方。

    外面屋里的那些东西,必也是为了她准备的。可惜,她来得有点晚。东西还在,他却已经不在了。他当初穿过跨界之门时受的伤,想必很严重吧。原本她将他送进去,是为了救他一命,却没想到,事与愿违。

    “玉遥妹子……”缨络有些小心翼翼的看了她一眼,犹豫的道,“你……认识刚刚那个上古神?”

    祝遥深吸了一口气,才压下心底的伤感,重重的点头道,“嗯,那是我哥。”

    “啊?”上古神是你哥,一定是她的收听方法有误。

    “行了,我们出去吧。”祝遥挥了挥手,韶白就是月影,他早就已经不在了。

    直接穿过了眼前的花丛,依韶白的习惯,“传送阵应该就在那边不远处。”

    果然不到一会,她们就在一块大石旁边,找到了一个传送阵法。

    缨络都惊呆了,上下看了祝遥一眼,“玉遥,我现在有点相信你是神族了。在这上古之神的遗迹一点危险没遇到不说,连传送阵在哪都知道。”

    “不是上古神。”祝遥纠正。

    “什么?”

    “这个遗迹的主人是神族凤凰。”

    “……”

    祝遥先一步跨进那阵法,转身道,“现在法器已经有四件了,等五件聚齐,解决了魔族你就不用跟着我到处躲了。”

    她嘿嘿一笑,跟了上来,“但愿吧。”

    但愿明天真的能如想法一般美好。

    ——————————————

    听人说过,梦想总要是有的,因为不能实现的事,只能做梦想想!

    祝遥真没想到,人一倒霉起来,真的是喝水都会塞牙。

    那传送法阵,非常给力,而且传送阵范围又快又远又准,直接把她们传送到了,各门各派的包围圈里。

    几十个元婴修士,n个金丹,把两人里三层外三层的圈了起来。

    ……

    领头的,正是那个一直说要报恩的丁春秋。

    所以说,叫这个名字的,都不是什么好人了。

    “她们从遗迹里出来了,果然只有魔族才……”

    “丁掌门说的没错,她们是被魔族盅惑了心志。”

    “魔族会不会也复活了?”

    “缨络不会一开始就是魔族的奸细吧。”

    “不能让魔族为祸世间。”

    “她们已经成魔了!”

    人群一阵的慌乱,却个个都唤出了武器,一副打算拼死一博的样子。

    “我们不是魔族!”缨络大声道,“魔族的封印也没有破除,我们找齐五件法器只是为了一劳永逸的解决魔族而已。”

    “竟然魔族封印没有破除,再找五件法器岂不是多此一举?”丁春秋站了出来,看了两人一眼,沉声道,“缨络宫主,你说你不是魔族,那么敢问你是怎么复活的?常人魂散为五,就算能够重新汇聚,也不可能得以复生。这世上除了魔族,还有何人有这种力量,可以死而复生。”

    缨络皱了皱眉,似是有些诧异的看向丁春秋,“丁掌门,我是不是魔族,有铜铃的你,应该比我更清楚。”那神器铜铃与她有共生之契,若是她成魔,做为神器的铜铃又怎么可能激活。

    丁春秋脸色一变,却立马又恢复,带些怒意的道,“一派胡言,我怎么会知道你的事。”

    “丁掌门,不是一直说缨宫主对你有大恩吗?”祝遥冷笑一声道,“你就是这样报恩的?”

    他仍是一脸正义的道,“就是因为大恩,我才不愿她走入魔道。”

    “魔道?”祝遥继续道,“她身为神族后裔,复活在圣池之中。魂魄也是因为圣池有上古阵法的原故,才转为生魂醒过来。莫非丁掌门认为,遗神殿百万年的传承的,都是魔道?”

    话音一落,众派有些面面相觑起来。

    丁春秋脸上闪过一丝慌乱,讨伐缨络是他提出来的,若是这时众人被说服,到时点阵门的声誉,必将一落千丈,现在是剑在弦上不得不发,无论怎么样,这两人都必须死在这里。

    “就算你们不是魔族,但你们闯入点阵门,收集五件法器,定也是居心不良。无论如何,为了天下苍生,我等定不能饶你二人。”

    缨络顿时火了,“哼,说什么天下苍生,说到底,你们也只是看不惯我活过来而已。”

    “缨络宫主复生,我等自然欢喜。”丁春秋眼中杀意闪现,“但那也得是真正的宫主,众派景仰的是那个救世牺牲的宫主,可惜她已经永远不可能再回来。而你只是被魔族盅惑的魔女。”

    祝遥冷笑了一声,言下之义,他只认死的,不认活人。

    “放屁!”缨络气得浑身颤抖,“若说要入魔,丁春秋你才是真正的魔头。”

    “各位,无需与她们多言。”丁春秋转身向后面的各派道,“为了天下苍生,今天定不能让这两人离开这里,不然到时魔族破封而出,将更加不可收拾。”

    说着,他已经执剑冲了过来。

    有人起了头,其它人自然也唤出了灵剑,攻向了两人。

    缨络带着祝遥连忙闪身退了好几步,祝遥结印布下了防御结界。可是她们一个重伤丹田裂碎灵气不稳,另一个半残,只废了一半的灵力,一波人海战术下来,也只有躲闪的份。

    “怎么办?”缨络挡住一个元婴修者的攻击,传音道。

    祝遥一咬牙,“现在没有办法了,缨络那四件法器,在你身上吗?”

    “在!”

    “先解开封印,然后你逃得越远越好。”

    缨络一愣,猛的睁大眼睛,“你是说……”

    “没错,以丁春秋的为人,想必他不会相信任何人。最后一件法器,绝对在他身上。”祝遥沉声道,“一会我会制住他,你趁此机会,打开封印。”

    她沉默半会,才点了点头。

    一元婴修士,化出了万千灵剑,朝着二人攻击了过来。祝遥一把把缨络推开,深吸了一口声,一时间化神的威压全开,瞬间所有的修士都停下了动作,有的更是直接从空中掉了下去,张口吐出血来,趴在地上不能动弹。

    “化……化神期修士。”众人眼里纷纷都是惊骇的表情。

    祝遥却有些撑不住了,即使只是放出威压,体内的暴动,已经让她痛得无法呼吸,经脉似是被寸寸割开一样,她却不得不咬牙坚持着,沉声道,“妹子,趁现在!”

    缨络已经开始捏诀施法,金色的封印法阵,从指尖升起,眼看封印就要解开的时候。

    她的身后,却突然出现一个玄色的身影,一剑直劈而下,“还得多谢你送我的神器。”

    卧槽,那个贱男!

    “缨络!”祝遥惊呼一声,也想不了那么多了,直接调动全身的灵气,唤出剑意,以最快的速度朝着妹子的方向攻击了过去。

    在千钧一发之际,直接把偷袭的贱男打了出去,倒地吐出一口血来,身上叮的一声滚出一串铜铃,裂碎开来。显然他刚刚就是用这个铜铃躲开她的威压的。

    噗……

    祝遥再也撑不住,嘴角的血不要钱的往外冒,化神的威压也顿时消失了,灵力体力双重透支,修为正极速的倒退。

    “玉遥!”缨络脸色苍白。

    眼里闪过一丝茫然,看看只剩一口气的祝遥,再转头看向地上的丁春秋,还有其他已经开始爬起来,却一脸恨不得把两人碎尸万段的各派众人。

    她指间一转,加快了灵气的运转,封印顿时解封,储物袋的四件法器,同时飞出,而丁春秋身边也飞出一件,五件法器飞至上空,转了两周。只听得嚓咔几声。

    五件法器同时折断。

    魔气冲天而起,成漩涡状盘踞在空中,天色瞬间暗了下来,阵阵阴风吹起,冷得直入骨髓。四周的树木也在一瞬间枯萎凋零。一阵阵尖锐刺耳的恐怖叫声,满布了整天地。

    “魔族,魔族复活了。”

    “天啊,这个世界要完了。”

    “怎么办?怎么办?我们都会死,都会死的……”

    人群顿时一片惊恐慌乱,哪还记得要捉她们两个,甚至有好些人已经御剑往远方逃窜而去了。

    祝遥深吸了一口气,强迫自己不要晕过去。

    已经到最后一步了,只要用诛魔印消灭这魔族就行了,这次无论怎样都不能失败。

    “妹子,离开这里,不要回头。”

    缨络一愣,回头看了她一眼。

    “愣着干嘛,快走啊!”

    “去哪?”她突然问。

    “哪都好,你好好活着。魔族交给我。”

    她呆了呆,又问道,“玉遥,消灭了魔族,我真的可以过回以前的生活吗?”

    “……”

    她一笑,似是已经得到了答案,“你看,魔族都没出来,他们就已经容不得我了。就算这次我们解决了。指不定,他们会把下一只,下下只的罪名安在我头上。玉遥,真正的魔不在这里,而是在众人的心里。”

    “你……可以走。躲得远远的,只要活着就有希望。”

    “活?”她却仍是动也不动,眼神越来越迷茫,突然开口道,“活着又能如何。玉遥,我真不明白,我到底做错了什么?我从来没有负过这世间半分,可为何世人却要如此对我?”

    她突然上前一步,手间再次亮起了金色的法印。

    “你不要做傻事啊!”祝遥一急,张口连吐了几口血,眼前已经越来越模糊了。

    她却突然笑了,笑得很是开心,本来就是绝色,一笑之下仿佛万物都失去了颜色,“玉遥,我这一生,从来不知道什么叫希望?因为从来没有过。是你教会了我……谢谢,在全世界都背叛了我的时候,还有你坚定不移的站在我身边。可是……我太累了,不想继续下去了。我做事从来无愧于心,今后也不想活在阴谋之下。”

    她手间的速度加快,已经隐隐有了诛魔印的亮光,祝遥心底一紧,她这是想拼命。她想捏诀阻止她结印,刚一站起,却听得耳边传来:

    “叮!”的一声。

    瞬间发现自己动不了了,整个人宛如被定住一般,身体好像都不是自己的。

    卧槽!妹子快停下。

    她想大声的喊她,却好像失去了身体的控制权,张不了口。

    我靠,界灵你搞什么鬼?

    祝遥急得火烧火燎,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妹子手间越来越亮,边笑边说出一句似感激,似遗憾的话。

    “玉遥,谢谢你,如果可以,我真想叫你一声师父。”

    下一刻,刺眼的白光,向四周扩散而出,像是冲击波一样漫延至整个世间,所到之处,那郁结的魔气,瞬间消散不见踪影。

    ————————————

    眼前的画面越来越晃乎,画布一样不真实起来,就好像灵魂从里面抽离开来一样,突然一阵扭曲。

    画面一转,她又回到了剧情之中那片花海,那个浑身怨气,披头散发,长相狰狞的女子又出现在了她的面前。她身上布满了,似是被生生割开的伤痕。

    仍是一遍遍似凄凉似绝望的问着同一句话,“为什么……为什么……”

    祝遥只觉得心中一痛,没了之前的害怕,不由得就上前一步,拉住了那女子的手,眼泪忍不住掉了下来。

    “妹子。”

    刚刚还咆哮不止的女子,突然一愣,身上的怨气也刹时一涉,缓缓的抬起头来,那浑浊一片的眼里,慢慢的有了焦距。

    “玉遥?”

    她重重的点头。

    女子身上的怨气,突然开始消失,不到片刻已经不见了踪影,连着她身上的伤痕也一并消失不见了。又变回了那个惊艳绝色的女子,她展颜一笑,四周的花海,一瞬间开放,她轻喃一声,“师父……”

    下一刻,她的身影,越来越淡,最后消失不见,连着整个花海,也不见了踪影,四周变成了一片熟悉的昏暗。r1152

    ...  (..)(我家徒弟又挂了../21/21166/)-- ( 我家徒弟又挂了 /38/3837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必赢亚洲766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