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五八章 历史不能改变

文 / 尤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叮!

    一个qq对话框跳了出来。

    只听到哗啦啦一阵,整个界面开始放起了烟花。

    界灵:恭喜少女,成功消除怨气x1,你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哦。

    祝遥心里闷得难受,极力压抑的火气噌噌噌的冒了出来,“刚刚到底怎么回事?我明明可以救她的。为什么突然不能动了?丹田为什么不能修复?别以为我不知道是你搞的鬼,我听到提示音了。”

    界灵:呃……少女,你要知道,这次由于时间紧凑,质量有瑕疵,也可以理解的嘛,你可能把它看成是一次性马甲,不能修复很正常嘛!

    祝遥瞪了她一眼,“别拿这种理由糊弄我,说实话。”

    界灵:少女,过去的事是不能改变的。

    “过去的事?”祝遥一愣,“什么意思?”

    界灵:少女,怨气是真实存在的,历史之所以是历史,是因为不能更改。你要知道,你虽然已经回到了过去,但可以更改的东西却很有限,有因就会有果,你能改的是过程,而不是结果。缨络注定会在那个时候死去,这是历史。如果这一切改变,所产生的蝴蝶效应,不可估量。

    “那之前呢?”祝遥继续问,“之前的时空紊乱,不也是没有出现问题吗?”她之前重生为玄武的时候,不是也刷了一次前置剧情吗?

    界灵:那你又如何确定,你所经历过的一切不是蝴蝶效应的结果?

    “……”祝遥一愣,她突然想到了韶白,还有月影。

    界灵:朋友,你看不出来,只是因为先经历了果,再找到了因。就是因为有前面你开启了跨界之门,救了神族,才有后面你所遇到的那些人事。

    “你的意思是说,如果从时间线上来讲,我其实做的第一个任务,是神族那次?”

    界灵:撒花~~给你点32个赞。

    她心底有些闷闷的难受,虽然相处的时间不多,但她是真的把缨络妹子,当成了好闺蜜。她原本一直以为自己可以救她,自己去那边的任务也是为此,却没想到,界灵却告诉她,从一开始她的死亡就是注定了的,不能更改。

    “那你为何,又要让我走这一趟。”先给希望,却又全盘否诀,这也太残忍了。

    屏幕沉静了半会,界灵才出现了下一行字。

    界灵:因为我相信你能解决怨气,拯救三界。

    界灵:遥遥,你何不从另一个方面想想。因为你的出现,缨络才收获了一段友情,成为她悲剧人生之中唯一光亮,甚至因为这点光亮,她死之后,不必只剩下绝望,滋生怨气。怨气本就是由人生前的怨恨,不甘等情绪而生,因为期望所以失望终至绝望,所以怨气不消不灭。我一直找不到消除的方法,但你却找到了。

    界灵:人性本就是不甘于平凡的,对绝望给予希望,就是消除怨气的办法。遥遥,是你帮我找到的这个方法。要知道怨气生于人,与人的灵魂本就是一体的,就算被忘川压制住,强行离开魂体,说到底也还是灵魂的一部分。这也就是怨气不消不灭的原因,灵魂不灭,怨气不消。被压制住怨气的魂体,本就是不完整的,就算投胎转世,单薄的魂体,自然气运薄弱。大多也只是炮灰的命而已。

    界灵:从另一意义上来讲,你消了缨络的怨气,却也从侧面补全了她的灵体,下世她就不再只是炮灰。

    “可是,说到底我还是能没救她。下世又如何?下世下下世,那都不再是缨络了。”她不明白,好人不应该有好报吗?为什么妹子这样的人,最终却成了bug的存在。她明明什么都没做错,而那些恶贯满盈的人,却可以扶摇直上,得道成仙。

    “少女……”一道低沉的男音突然响起,还隐隐含着一声叹息,界灵终于舍弃了对话框开口了,“你要知道,这其实也是缨络妹子自己的选择。在那样的情况下,就算她活下来,也不一定活得比来世更好。”

    “可是被压制了怨气的灵魂投胎,不是气运薄弱,只能做炮灰吗?”祝遥瞪了它一眼,“她的来世又能好得到哪去?”

    “本来是,但少女你已经消除了她的怨气啊。这样她的灵魂就已经完整了。”

    “啥意思。”不懂。

    对话框叮的一声,突然弹出了一个视频界面。

    画面之上,一个温婉的女修正抱着一个女婴低声的哄着,那个女婴自然就是缨络的转世,而抱着她的那名女子,有点眼熟。一时想不起来在哪见过。

    “夫人,辛苦了。”突然门被人推开,一个白衣身影快步走了进来,“让我看看孩子。”说着抱起了那个女婴,回身抬起头,露出一张熟悉的中年面孔。

    “紫暮!”祝遥睁大眼睛,上前一步,她说怎么那妇人那么熟悉,原来就是紫暮的妻子,那怀里的那个女婴是……

    “小萝卜就是缨络!”

    “恭喜你答对了!”

    “这……这怎么可能。”祝遥有些转不过弯来。

    “少女,你忘了,缨络死前跟你说过什么?”

    祝遥一愣,“她说……想叫我一声……”卧槽,她还真当了她师父。

    “祝遥,这就是我说历史不能改变的原因。若是缨络没死,那么她就不能投胎为小萝卜,你们之前自然也就没有一段师徒之谊。”

    祝遥皱了皱眉,却还是有些没法接受,“也就是说,小萝卜的灵魂一开始是不完整的?”

    “对,原来她气运低,会在二十岁那年被夺舍。但由于你收了她为徒,才避免的。”

    细一想,小萝卜原本还真的是个炮灰命。

    “所以,你不要再内疚没有救到缨络,这都是她自己的选择。就算你做得再好,她最终也还是会做出同样的选择。你若执意想救她的,结果不一定会更好,甚至可能连玉萝也会消失。”

    祝遥深深的叹了口气,心底的郁结这才消了一些,抬头看向那个不再更新的对话框,笑道,“你终于舍得出声了?”

    “哎呀,人家这不都是为了你嘛。”他贱贱的回了一句,“怕少女一时想不开什么的,唉,为了你我真是搞碎了心啊。”

    祝遥脸一黑,翻了个白眼,才道,“别耍贱了,这一切还不都是你害的。说到底,我现在还不知道你长啥样呢?”

    “少女想见我?”他的声音一扬。

    祝遥惊了一下,“咦!可以吗!”

    “想见就你说嘛,早就知道少女一直觊觎我的美貌。”

    觊觎你妹啊!

    “好吧!竟然你这么诚心诚意的要求了,我出来让你见一下又何妨。”

    “你玩真的!”祝遥一惊。

    那个一直没有更新的qq对话框却一闪,顿时消失了。空中突然出现了一团影子,圆圆滚滚的样子,祝遥想着对方是不是个胖子的时候,那影子却越来越清楚,露出一个肚皮洁白如雪,背后是黑如墨汁,四肢短小几乎不可见,嘴巴突起呈黄色,脖子上还围着一个红色围脖的巨大——qq企鹅。

    祝遥:“……”

    为毛会是只企鹅啊喂,你是有多爱腾讯啊!

    “少女,怎么样?”那只企鹅朝她眨了眨眼,一脸得意的道,“我的形象有没有很清爽?”

    “清爽你妹啊!”从哪看出清爽了?“你变成这个鬼样子干嘛?”

    “哎呀,人家不是觉得这样比较亲切嘛。”它一脸羞涩的抓了抓企鹅头。

    “……”哪里亲切了,这样比较像见鬼好不好?

    “你难道没有想给我充q币的冲动吗?”

    “滚!”

    “不喜欢吗?”它撑着脑袋想了想,突然不知道从哪掏出一个红色的蝴蝶结,粘在了头,“这样呢?变成女版后,有没有想充q币?”他连声音都自动切换到了女音。

    “……”

    祝遥嘴角一抽,手上青筋条条绽出,死死的握了一下拳头,深呼吸了好几次,咬牙朝它招了招手,“你过来。”

    “啊?”企鹅笨重的往她走近,“少女,q币……啊!”

    它话还没说完,祝遥已经举起拳头,朝它圆滚滚的身上,一顿胖揍,什么地方明显朝哪下拳,使用全身的力气,一拳接一拳。

    “啊啊啊……少女,等等等,暴力是不对的……哎呀!”

    一时间,整个空间反复响着某人不停歇的惨叫声。

    直到祝遥累得再也没有挥拳头的力气,才停了下来。界灵已经完全被揍得肿成一个黑白相间的圆球了。

    “少……女……”它抖抖的抬起了小翅膀,说好的友谊呢?它觉得身心受到了伤害。

    祝遥一甩头,“嗯,这回清爽了。”

    界灵:“……”企鹅头一歪,顿时没了声息。

    “行了,别装死了,赶紧送我回去。”祝遥踢了踢还在地上挺尸的企鹅,这么容易受伤,它就不是界灵了。

    果然下一刻,它蹭的一下就跳了起来,身上的伤痕也全消,一脸狗腿的道,“亲对刚刚的死亡方法还满意吗?如果觉得不解恨,还可以再来一次哦。本灵友情提供各种死法,你可以选择,用剑戳死我,用石头砸死我,用脚踢死我。质量保证,童叟无欺,现在预定还赠送超值重生大礼包一份。”

    “……”你tm是有多想死啊?“滚!”

    “别这么无情嘛亲!现在购买好评返现哦。”

    “3……”

    “超值服务,明智选择,走过路过,不要错过!”

    “2……”

    “少女来一打吧?现在预订送假期哦。”

    “1!”

    “一路顺风!”它挥了挥小手绢。

    祝遥眼前读条一闪,顿时消失在了昏暗的地界之中。

    那只巨大的企鹅,站在原地久久不动,不一会它像是电影画面一样晃动了一下,就消失了。

    一排排红色的字体在空中,似是数据刷新一样,若隐若现。

    “对象,再次出现重大情绪问题。是否产采紧急补救措施。”

    “操作已取消。”

    “对象继续投放中。”

    “开启,被动应急模式。”

    “主体修复进程,80”

    “副本修复度,10”

    “扩射影响减少度,150”

    “对象正确。”

    “设定对象优先级。”

    “……”

    ————————————————————

    祝遥再次睁开眼的时候,看到的是一张满含笑意的绝色容颜,眼里的温柔似是化成了实质。

    “韶白!”她一惊,细一看又改了口,“月影。你怎么会在这?”

    “遥姐姐……”他拉了拉她的手,“你终于醒了。我醒来找不到你,好不容易找到了,你又一直不醒。”

    “呃……”祝遥一愣,这才想起,自己好像把月影种在院后,就忘了。天啊,都多久了,不会长坏了吧!连忙一把抓过仔细看了看,还好还好,看起来挺正常的。

    “月影,对不起,我……”她刚要解释,突然一个黑色不明物体朝着她怀里冲了过来。

    “主人……”

    她只觉得胸口一沉,痛得几欲吐血。条件反射的一巴掌拍了出去。卧槽,本来就不大,要不要这么陷害她,用力揉了揉,还好没有扁。

    “主人……”被拍出去的黑球又爬了回来,两只前爪紧紧的趴住她的衣角,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兽兽终于找到你了,嘤嘤嘤……你肿么可以抛弃你家可爱的兽兽。人家生是你的兽,死是你的死兽啦。”

    “芝麻!”祝遥拎起那颗黑球,它怎么也来了,“你变这么小干嘛?”

    芝麻一愣,突然像是被说中了伤心事,哭得越加的稀哩哗啦,“人家是因为受伤才不得不变小的。”

    “受伤?”她怎么没看出来。

    “为了找主人,我们强行穿过永尽之渊,导致修为倒退。”它满是委屈的看了她一眼,“主人,芝麻好可怜。”

    “你不还是十阶兽吗?”当她眼瞎啊,修为哪里倒退了?

    “那是因为有白源大人的缘故,我才恢复的。”

    “那就是没事了?”

    “呃……”

    祝遥顺手扔下,再从芝麻爪里抢回自己的衣角,转头看向旁边的人,“月影,你过来点。”

    伸手扣住月影的手腕,“你怎么样?没受伤吧。”永尽之渊是冥界和灵界的分界,小屁孩说过必须要有白源带着,才能过来。r1152

    ...  (..)(我家徒弟又挂了../21/21166/)-- ( 我家徒弟又挂了 /38/3837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必赢亚洲766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