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五九章 奖励支持预支吗(望百里回忆和氏壁打赏加更)

文 / 尤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月影却反手一把拉住了她的手,“姐姐,还会扔下月影吗?”

    祝遥心中一紧,叹了一声,伸手摸了摸他的头,“对不起,不会了!”

    他扬起嘴角,笑得一脸满足,“只要姐姐在,月影就没事。”

    “……”

    “主人,我有事……”芝麻又爬了回来,张开两只前爪,立了起来,“兽兽的身心都受到了伤害,求安抚,求抱抱。”

    祝遥嘴角一抽,“滚!你丫是小孩吗?”只有小孩才求抱好吗?

    “醒了?”门突然吱呀一声打开了,床前顿时出现了一个白衣如雪的身影。

    祝遥觉得心间一暖,满心的委屈源源不断的往外冒,“师父……徒弟的身心都受到了伤害,求抱抱!”

    芝麻:……

    月影:……

    玉言刚要帮她把脉的手一顿,冷得似冰的眼神,上下扫视了她一眼,似是涛天的怒火就要暴发出来,一字一句的道,“为何要擅自导入怨气入体?”

    “呃……”这兴师问罪的节奏不对啊!说好的别后重逢,抱头痛哭,压轴船戏呢?

    玉言平生第一次,觉得心火旺盛得让他想揍人,转头看向旁边两只碍事的。

    芝麻:“主人,我突然想起白源大人找我有事,我先走了。”

    月影,“遥姐姐,我一会再来看你。”

    两人嗖的一下就跑没影了。

    靠,没义气!

    “师父……”祝遥声音一软,隐隐还带上了哭音,决定自救一下。扬手又举了举,学着刚刚芝麻的样,可怜兮兮的瞅着他……瞅着他……着他……他!

    某人的怒气在她专注眼神里渐渐消散,刚还似千年寒冰一样的脸,顿时寸寸开裂,终是叹了一声,伸手拉住她递过来的手,顺势拉进怀里。那纷乱的心绪才算落了地。

    祝遥用力的抱了抱,直到鼻间都是他身上带凉意的气息,用力的蹭了蹭,心底一点点的暖了起来,“师父,我想你。”

    他呆了呆,半会才揉揉了她的发丝,轻应了一句,“嗯。”

    “……”嗯一句就完了?祝遥抬起头来,有些不满的看了看,他没有任何情绪的脸,转手圈住他的脖子,靠近叭叽亲了一口。

    玉言一愣,没有反抗,也没有回应。

    她干脆叭叽叭叽亲了个够,把分开这么多时间的份都亲了回来。

    他那张万年冰山脸,才浮现出了一丝不一样的颜色,搂住她越压越近的身子,一脸严肃的道,“玉遥!”

    “师父。”

    他义正严词,“你才刚醒。”

    “啊?”

    他一本正经,“身体刚刚恢复。”

    “……”然后呢?

    他循循善诱,“上次你都晕倒了。”

    “虾米?”什么晕倒?

    “现在不宜双修。”

    “……”他不会是以为……

    “以后别再做这种冒险的事。”

    “……”原来,吃肉是一种冒险的事情吗?不对,她只是亲他一下而已,没想滚床单啊!师父,请问你的脑洞开到哪里去了?快回来啊喂,还我纯洁善良的师父啊!

    ————————————————

    据可靠消息,祝遥整整昏迷了一个月,才醒过来。而且她从小屁孩身上引出的怨气,突然就自己消失了。月影和芝麻是在她昏迷的时候,来到灵界的。芝麻与她有契约,找到她的位置并不奇怪。可是月影有办法直接从凡界穿到灵界,却让她吓了一跳。不过想想他当初能去到仙界,现在能来灵界也不意外。

    “祝遥姐,你实在是太乱来了。”王徐之一脸后怕的道,“怎么可以把怨气引到自己身上。”

    “这不是为了更深入的了解怨气嘛,我不是解决了。”她拍了拍他的头。

    “话虽如此。”他皱了皱眉,“可是若有个万一,你都不知道,太师祖醒来后,差点没把师父拆了。”

    “呃……”其实她知道,她的同伙紫暮被某人拍进了墙里,想必抠了很久才抠下来吧,现在老头看到她,都还像见了鬼一样,跑得比兔子还快。

    没义气,好歹也救了你女儿的前世。

    “祝遥姐,接下来有什么打算?”王徐之问。

    “不知道。”她摇了摇头,怨气消除的办法她已经找到了,界灵没有把她送到另外一个任务地点,而是直接送回来。应该不会是让她接下来把剩下的怨气也解决吧?想想忘川河里那一河的怨气,那她就算几辈子都消不完吧。“难得有空闲,或许先跟师父回仙界逛逛再说。”

    “……”王徐之嘴角一抽,说的好像仙界是你家后院一样。

    “师父不能在下界待太久,还是早点上去为好。”师父强行下界,本就有违天道。所以之前才会动不动变成小孩,陷入昏迷。虽然有忘川送的那颗珠子,但她还是不放心。谁知道那东西有没有保持期的,要是突然失效了怎么办?

    “太师祖本来就是仙身,要上界应该很容易。”王徐之建议道,“只要向白源大人说一声,打开跨界之门,到时自会降下飞升的雷劫。”

    祝遥呵呵一声,“师父要是肯上界就好了。”他要是放心让她一个人呆在下界,也不会人都已经上去了,又跑下来了。这次说什么都会把她拎上去的。

    长叹了一声,一把拍上了小屁孩的肩,语重心长的道,“唉,小屁孩,这就是有对象的烦恼,你这种单身汉是不懂的。”

    “……”王徐之嘴角一抽,怎么感觉自己被嘲讽了?还有“对象”是什么法器,很了不起吗?

    “我现在能做的,也是赶紧麻利的修练,一起努力,夫妻双双把家还了。”祝遥再次叹了一声,“不说了,小屁孩,我要去修练了。不要想我,我会活在你们心里的。”

    “……”是有多不喜欢修练啊!

    “哦,对了,帮我跟月影那孩子说一声。芝麻就算了,不要打忧它跟白源搅基了。”

    “呃……好。”王徐之点了点头,突然又像是想起了什么,急声叫住她道,“祝遥姐!”

    “啥?”

    “月影他……”他犹豫了一下,半会才道,“他真的是祝遥姐认的弟弟吗?我总觉得他有些……我总觉得……对他有种特别的感觉,似乎……”

    “什么!”祝遥一惊,像阵风一样的刮了回来,一把抓住小屁孩的肩膀,重重的摇了几下,“你不是吧,小屁孩。你不会看上我家月影了吧?千万不要啊!他还是个孩子!”

    “……”王徐之嘴角间隔性抽风起来,以前怎么不觉得祝遥这么不正常呢?“祝遥姐,我也是男的!”

    “男的才可怕,男的才危险啊。”祝遥歇斯底里又晃了几次,“虽然你分不清姐弟之情,但好歹要区分一下男女之情啊。我是绝对不会同意你们搅基的。”

    搅基是什么意思?“我不是喜欢他!”

    “你确定?”

    “确、定!”

    “哦,那我就放心了。”祝遥松了口气。

    王徐之觉得肝疼,“我的意思是……唉,算了,祝遥姐,你去闭关吧。”

    “哦。”祝遥怀疑的扫了他一眼,一脸忧心的走开了。

    做为一个合格的好姐姐,还不忘反复回头交待。

    “小屁孩,天下的妹子千千万,不要放弃治疗啊。”

    “搅基是不符合人类繁衍发展的基本原则滴。”

    “向前看,你会发现bg组成的cp,才是最美的。”

    “小屁孩你要是弯了,我无颜面对父母。”

    “祝、遥、姐!”发飙……

    “我走了。”

    ————————————————————

    祝遥是深深的忧桑了,王徐之的话,把她吓得心惊肉跳的。一手带大的两只弟弟,居然要相亲相爱,一定是她的教育方法有问题。她觉得有必要深入仔细的帮两人分析分析,最好把苗头掐死在萌芽状态。

    她还准备了一大堆资料,打算多层次,多角度的分析验证。论男女cp的重要性,论社会对非异性恋的看法,论人类的分展史,论弟弟不可以搅基的一百种理由等等。而且她还想到了,如果他们坚决不听,她还可以从最听话的月影开始突破,让他坚决不能轻易从了小屁孩。

    嗯,这是个伟大的计划,想想还有点小激动呢。

    可惜她的计划还没来得及实施,就胎死腹中了。

    某放养型的杰出代表,玉言尊上,突然醒悟,徒弟敢这么花样做死,与他如*光拂面般,和蔼可亲的教育方法(大雾),有不可分割的关系。

    嗯,他太和蔼了!

    严以修身,松以养忧。他得严起来!

    于是,祝遥被严格的看管起来了,被管得死死的,就连闭关打坐入定,某师父也亲自在旁边盯着。一有分心,某人就开始不满的放寒气,直到她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为止。

    呜呜呜……

    师父好可怕。

    对此,某师父也做了一个长期计划,他的目标:五年之内结丹,二十年之内结婴,百年之内化神,再过几年,就可以收获一个成仙的徒弟。这样就可以随时随地的防止她花样做死了。

    想想,还是挺简单的嘛。

    “不要啊,师父!”祝遥一把抱住某人的腰,嗷嗷大哭,“臣妾做不到啊!”

    “无需担心。”玉言习惯性的伸手揉乱自家徒弟的头发,沉声道,“无论如何,师父都会陪着你的。”

    “……”更担心了好吗?“要不师父你先飞升?”

    玉言脸色一黑,冷冷的看了她一眼,说出来话似是要结冰,“上次,就是我先飞升。”结果一转眼,你就在作死。

    “呃……”我错了!○| ̄|_

    徒弟信誉值为零什么的,太悲催了。

    祝遥只好闭上眼睛,打坐调养灵气,心底恨不得把界灵拖出来再扁一顿,都会修复自己的马甲了,为啥不干嘛提升一下修为啊。

    叮!

    突然脑海里响起了一声熟悉的提示音。祝遥吓了一跳,睁开眼睛一看,前方突然出现了一个熟悉的对话框,上面大段如广告词一样的字体出现在眼前。

    祝遥嘴角一抽,弱弱的看了旁边盯梢的某师父一眼,“师父……”

    “嗯?”

    “可能用不了百年,我现在就能化神了。”

    “……”

    只见那对话框上写着——

    “亲,你还在为碌碌无为而苦恼吗?还因为修为低而羞惭吗?《铿叠》牌新手大礼包,解决你的后顾之忧,让你享受秒升的快感。无论是从练气到化神,还是从地仙到上仙,只需一键,一键达成你的精英梦。全程无痛,即点即升,保送仙界,全程vip待遇。**丝到女神,不再是梦,不是梦!来吧,现在就拿起电话……啊呸,现在就举起的小爪点击确认吧!《铿叠》牌新手大礼包,你明智的选择!本礼包最终解释权,归界灵所有。若有雷同,是你眼瞎。”

    请选择——

    套餐a:练气至化神,附赠特效,九重天雷萌萌哒!

    套餐b:地仙至上仙,附赠特效,九转雷劫棒棒哒!

    套餐c:上仙至成神,附赠特效,雷雷雷雷雷成炭!

    套餐d:随机至随机,附赠特效……还没想好,随机吧。

    ps:一经选择终身绑定,概不退货哦。

    祝遥:“……”

    《铿叠》?念出来明显就是坑爹吧!

    界灵老实说,你的节操多少钱一斤买的?

    长长叹了一口气,虽然对话框是贱了一点,不过不得不说来得还挺及时的。怨气解决了,估计界灵也是想让她换地图打怪了吧。犹豫了一下,她还是点了那个a。

    下一刻,玉言就看到自己明明气运逆天,却老是作死的蠢徒弟,修为正以诡异的方式急速变化着。首先是从筑基降到了炼气,再从炼气回到筑基,然后又极速到了金丹,元婴,化神,地仙,最后又压制回化神大圆满。

    如此诡异的修为提升,周围却一点灵气异动都没有,更别说是降下劫雷了。

    某师父表示,这种事,看着看着,也就习惯了。

    “师父,臣妾做到了!”祝遥一把拉住师父的手,情真意切的道。

    玉言转手扣住了蠢徒弟的手腕,把了半会脉,再伸指点在她的额头,探入他的神识,确定了全无异样,才松了口气,“明日我们便回上界。”

    “好的,大王!”

    “通知白源一声。”

    “没问题,大王!”

    “也知会一下其它人。”

    “遵命,大王!”

    “……”

    “大王!”

    “嗯。”

    “提前完成任务,有什么奖励咩?”求奖励,求表扬,求发小红花。

    玉言沉默了半会,突然低头,印上徒弟正喋喋不休的唇。

    “……”

    *

    良久……

    “大王。”

    “嗯?”

    “奖励支持预支吗?”千山万水总是情,再来一份行不行?

    “……”r1152

    ...  (..)(我家徒弟又挂了../21/21166/)-- ( 我家徒弟又挂了 /38/3837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必赢亚洲766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