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六零章 突然发飙的问题儿童

文 / 尤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第二天。

    当祝遥朝着正飞过来的王徐之招手时,他一个没站稳,差点从剑上摔下来。

    “祝遥姐……你,你的修为?!”一定是他眼花了,明明几天前还是筑基,怎么突然就化神大圆满了啊。

    “唉,小屁孩,人生就是这么无常啊!”她拍了拍他的肩膀。

    王徐之一脸纠结,半会才叹声道,“那祝遥姐打算什么时候飞升上界?”

    “就明天,怕夜长梦多,所以先告诉你一声。”祝遥四下看了看,“对了,你看到白源没?”好几天没看到那只兽兽了,以前还会跑她窗口献些花什么的,这几天却完全断了片。

    “我亦不知,白源尊上向来行踪不定。”王徐之沉思了会,“不过,最近芝麻到与它在一处。”

    芝麻什么时候对别的兽兽这么友好了。

    正要去找找芝麻,月影却迎面走了过来,“遥姐姐,你出关了。”

    “月影,来得正好。”祝遥朝他招了招手,把自己明天要飞升的事告诉了他。

    月影脸色顿时黑了,直直的看着她的眼睛,紧了紧身侧的手,似是在压抑什么,良久才道,“遥姐姐,又要扔下月影吗?”

    祝遥一愣,伸手摸了摸他的头,“说什么傻话,我只是飞升而已,你不是也可以去仙界吗?”

    “仙界……”他突然抬头,咧开嘴笑了笑,笑意却不达眼底,“遥姐姐,如果我说,我去不了仙界呢?”

    “啊?”啥意思,祝遥一时没明白。

    王徐之却皱了皱眉,突然上前一步道,转移话题,“月影,你可知芝麻去了哪里?”

    月影没有回答,只是看着祝遥,像个固执的的小孩,拉住她的衣角,非要一个答案不可。

    “月影?”祝遥隐隐觉得他哪里有些不对,却又说不上来,叹了一声解释道,“师父不能待在下界太久,他之前就昏迷过,所以我才要赶紧回到上界去。你乖乖的,我在上界等你。”

    他眉头皱了皱,似是小孩一样闹起了脾气,“遥姐姐答应过,不会再扔下我的。他要回去,自己回去就好。”

    “月影,别胡闹!”祝遥有些火大,拉开他的手,转头看向小屁孩,“我们先去找芝麻吧!”

    “嗯!”王徐之点了点头,随着她一起御剑飞起。回头看了还在原地的月影一眼,却发现对方正直直的看着自己。没由来的心下一惊,连着御剑都有些不稳。

    “小屁孩!”祝遥顺手扶了他一把,“你干嘛。”

    “没事……”他笑了笑,犹豫的开口,“祝遥姐,在你来灵界之前,我是不是在哪见过月影?”

    “为什么这么问?”这一脸怀念的表情不对啊,突然想到什么,“你不会真的对我家月影……”

    “祝遥姐!”他顿时炸毛。

    “我啥都没说。”

    王徐之叹了口气,沉思了半会,才道,“我只是觉得对他有种特别熟悉的感觉,好像……好像上辈子见过。”

    “小屁孩!”祝遥瞅了他一眼道,“什么命中注定,都是骗人的。不要什么都相信书上说的。找个妹子才是王道。”

    “……”

    ————————————

    祝遥找了整整一天,都没找到那两只兽的影子。祝遥一咬牙,直接用契约把芝麻给强行召唤了过来,本来只打算问问它白源的行踪,结果买一送一,契约之力直接把两只兽兽都给拉了过来。

    叭叽一下砸在了她的面前,白源在上,芝麻在下,两只兽一反一正叠加着掉了下来。

    这态势……

    有点暧昧啊!

    不对!

    白源可是只公兽,两只公兽你们干了什么羞羞的事情呢!

    “主人……”芝麻一见她,噌的一下爬了起来,闪电一样的躲在了她的后面,一脸委屈的道,“白源大人太过份了,非要把那东西留在我的身体里,兽兽都快要被撑暴了!”

    她听到了什么,你们到底做了什么不能描写的事情啊喂!

    “什么!”她一把拽住了它的尾巴,咆哮道,“那你的菊花还在吗?”

    白源:……

    王徐之:……

    芝麻:主人刚刚是不是说了什么掉节操的话,为啥它会感觉菊花一紧?

    白源羞答答看了祝遥一眼,小小向她走了一路,原本白白的兽,整只开始粉红起来。

    这羞涩的小眼神,这暖昧的反应,绝逼是有了什么啊!祝遥觉得整个人都风中凌乱了,一把抱住芝麻的兽头,满心愧疚的道,“对不起,主人没有守护好你的菊花。”

    白源:……

    王徐之:……

    芝麻:……

    “嗷~~”白源突然呲了呲,朝着芝麻吼了一声。见芝麻害怕的从祝遥怀里退出来,才啊呜一声,从嘴里吐出一颗珠子来。

    那珠子起码有拳头大小,圆圆滚滚的,是纯白色的,周身还散发着淡淡的银光,似是会发光一样,有温暖清新的气息从里面隐隐的透出来,十分漂亮,如果上面不是还滴着它口水的话。

    “内丹!”小屁孩一脸吃惊的盯着白源,“尊上,您……”

    “喵……”它用头推着那珠子,往她滚了滚,一脸希望她捡起来的样子。

    “给我?”

    白源用力的点头。

    “你疯了!”祝遥瞪了它一眼,“内丹能随便给人的吗?”内丹是它修为的结晶,这么随便吐出来是会死的吧。

    “嘤嘤嘤嘤嘤……”芝麻借机哭诉,“刚刚白源大人,非要让我带着它的内丹,随你上界。我不肯,他还咬我……”

    呃……原来刚刚你们不是妖精打架事后吗?

    “快收起来!”祝遥伸手摸了摸它的兽头,看来它早知道自己要飞升了,“我要你的内丹没用!”

    “嗷~~嗷嗷嗷~~”它甩了甩头。

    芝麻当起了现时翻译,“大人说,你带着它的内丹,它才能随时去找你玩。”

    “……”谁要跟你玩了,“妖兽没有内丹会死的!”

    “嗷嗷嗷~~”

    “他说,这个它有很多,你随便玩。”

    “啊!”开玩笑吧。

    下一刻,白源啊呜一口,哗啦啦的吐出一连串一模一样的白色珠子,堆了一堆。

    祝遥嘴角一抽,回头看了小屁孩一眼,“你确定……这些都是它的内丹?”逗我呢?谁家的内丹,一长一大堆的。你以为自己是豌豆射手啊!

    王徐之:“……”

    ————————————

    白源要送她内丹,一开始她是拒绝,但顶不住对方撒泼打滚,嗷嗷嗷的叫得好不凄凉,哪还有半点护守兽的尊严。最后连芝麻都看不下去了,一把抱住了她的大腿。

    “主人,您就答应了吧!不然我都想打滚了。放心吧,白源大人不是普通的兽兽,不会有事的。我以我的菊花保证!”

    “……”

    你的菊花早就跟节操一起扔掉了好吗?

    她随手捡了一颗,回去给师父一鉴定,那一长一大堆的,还真的是内丹。祝遥觉得自己的常识需要恶补。

    转瞬一想,白源明显是忘川养的妖兽,忘川又与界灵认识,能有这种能力也很正常。

    等等!

    白源,白源……

    它不会就是忘川之源吧?

    为啥这个世界的npc,取名字都这么随便啊!

    师父让她把白源的内丹放在神识之中温养,这样可不损耗白源的灵力。

    第二天,她就已经准备好飞升了。

    白源来得很早,只是啊呜叫了一声,整个天空似是被揭开了什么一样,一层层褪去。祝遥和师父一起放出了化神期圆满的灵压,那破开的天空之上,不到一会就已经劫雷滚滚。

    九九八十一,乘以二,道的九重天雷,辟哩叭啦的劈了下来。

    没错,全落在了她的身上!

    当九九八十一乘以二,加一道,就要落下来的时候。

    祝遥瞪了那明显已经劈high了的劫雷一眼,“喂,你够了喂!”会不会数数啊!

    那雷光,才闪着白色的小尾巴,叭叽一下,灭了!

    然后一道金色的光柱破云而出,接引之光,瞬间打在了两人的身上,祝遥感觉身体一轻,正要往上升,身边却一紧。

    “遥姐姐!”月影突然伸手抓住了她的衣角,眼色朦胧的看着她,“你说过,不扔下月影的。”

    祝遥心中一酸,摸了摸他的头,“你乖乖的,芝麻会陪着你,等到你可以上界的时候,它自然会带你来找我。”

    他僵了一下,手却越抓越紧,突然笑了起来,不是似往温润和询的笑容,反而带着几丝痴狂,“遥姐姐……你又骗我,为什么连你也要扔下我……”

    她心中一紧,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想要伸手去拉他,“月影……”。

    “姐姐,我一直想问你。月影对你来说,到底是什么?你说我是你的弟弟,你的亲人。可你可以为了玉言拼命,可以为了王徐之而死,为何从来不回头看一下我。”

    “月影,我……”

    “你说不喜欢月影杀人,月影就不杀人。你说让月影先学怎么做人,月影就拼命修练人修的法术。可是为什么,你还是要扔下我……”

    “上次,是为了王徐之,这次是为了玉言,下次又是为了什么?月影是不是从来都是被你放弃的。”

    “不是!不是!”祝遥有些慌乱,上前拉住他的手,这孩子自私喜欢钻牛角尖呢,突然有些后悔为什么不多花点时间跟他解释一下,明明知道月影是个有多敏感的孩子。“你听我说,我不是扔下你……”

    “我不信了!”月影对她笑,笑得仿佛天地都失去了颜色,“遥姐姐每次都说你会回来,可每次都扔下了月影。我再也不要相信你了,我只信自己!”

    他声音一沉,突然身上的魔气瞬间暴发开来,大地一片震荡,飞沙走石天地无光。他一向温润如玉的脸上满是戾气,一条条明显的黑色印记正爬上他的脸,周身那阴冷的气息,令她发寒,他抓住她的手,倾身靠近,“遥姐姐,你知道我为什么去不了上界吗?”

    祝遥心下一沉,这样的月影,她从没见过。

    “玉遥!”玉言飞身而至,一把拉住徒弟,身形一转已经退出了好几丈之外,警惕的看着已经被魔气包围的月影。

    小屁孩与紫暮也一脸的惊讶,目瞪口呆的看向月影,“祝遥姐,他……他是魔族?”

    “月影,你冷静一点。”祝遥心底一片混乱,这孩子自私说暴走就暴走啊。

    月影笑得越加的放肆了,冷冷的看了玉言一眼,突然缓步向她们走来,每走一步,他身上的魔气就重一分,周围的花草树木,瞬间枯萎凋零。

    他笑意瞬间轻敛,身形一闪,突然出现在了王徐之的身后,单手掐住了他的脖子抬了起来,小屁孩瞬间就没了还手之力,周身被魔气笼罩,“遥姐姐,是不是我杀了这些碍事的,你就看见我了……”

    “月影住手!”祝遥心都提了起来,想要飞过去,却被背后的玉言一把拉住了,只能高声喊,“你不要冲动,快放开小屁孩。”

    “放开?”他愣了一下,突然像是想起什么,“遥姐姐,有没有想过,我为什么不能去仙界了?”

    祝遥一惊,不明白他为什么突然问题这个。

    “仙界是凡人飞升的场所,我是魔族,除非开启跨界之门,不然我根本到不了仙界。我研究了好久,才找打开跨界之门的方法,找到了姐姐。可是我却发现一个问题,我不能再次打开跨界之门了,因为我的灵魂不全。”他像是闲聊一样说出这些话,可是身上的魔气却越来越浓厚,几乎要化成了实质,“以前我不知道这是为什么?可是我现在知道了。小妹……”

    祝遥心中一颤,猛的睁大了眼睛,“韶白!”

    “现在还不是,等我杀了他,缺失的魂魄回到我体内才是。”

    “遥姐姐,你不是希望我赶紧上界与你团聚吗?”他突然一脸认真的道,“我只是灵魂不齐,而他正是我缺失的那部分的灵魂。杀了他,我就可以开启跨界之门找到姐姐了。”

    徐之是月影缺失的灵魂?祝遥一惊,突然想起界灵给她看的那个画面,韶白从神族界出来时,那两团一分为二的光。

    “月影,咱们有事好好说行吗?没有事情是不能说清楚的,你先放小屁孩,姐姐答应你。先不上界。”

    月影呆了呆,突然朝着她摇了摇头,“太迟了!”r1152

    ...  (..)(我家徒弟又挂了../21/21166/)-- ( 我家徒弟又挂了 /38/3837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必赢亚洲766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