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六一章 太后吉祥(嗳爱圜子和氏壁打赏加更)

文 / 尤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月影突然手间一紧,一掌打到不能反抗的王徐之身上,他身上顿时出现了一个黑色的法印,带着噬魂夺魄的威力,瞬间放大,上面黑色的法纹似是利刃一样,直朝着对方的胸口而去。

    “小屁孩!”祝遥猛的睁大了眼睛,仿佛又回到了当初逍逸说王徐之已经死了的时候,心瞬间停摆,几乎是条件反射一般,直接发动了之前她留在小屁孩神识里的一个术法。

    几乎同时,在那黑色法纹就要穿透小屁孩的瞬间,他的身影一晃,那黑色环绕中的人,刹时变成了祝遥。

    黑色的魔阵,直接打在了她的身上,四肢百骇传来的痛,是她从未有过的。

    “遥姐姐……”月影当场就愣住了。

    “玉遥!”玉言惊呼一声,直接就唤出了自己的剑意,一条白色的巨龙顿时带着漫天的威压,直朝着对面而去。月影一时没有防备,瞬间被打出了好几米。玉言接住重伤的徒弟,连着手心忍不住颤抖起来,“玉遥……”

    她的周身突然出现了各种白色的莹光,一点点的从她体内散发出来,然后消失无形。他朝着她体内输入灵气,却一入体就散了。

    玉言越发的急切,刚刚月影那个黑色的法阵应该是针对灵魂的,他有种预感,仿佛徒弟这回要是去了,就再也回不来了。

    “祝遥姐!”小屁孩拉住她的手,眼泪哗啦一下就涌了出来。移形,她什么时候在自己的神识中留下了这样的法术。

    “师父……”祝遥觉得嘴角在流着血,全身是有什么正在拉扯着,似要被生生撕裂开。“月影?”

    “遥姐姐……”月影就站在三步远的地方,一脸的茫然,仿佛在极力否认着什么,“为什么?他对你就真的那么重要?”让你不惜魂飞魄散也要救他?噬魂,他刚发动的那个法术可以吞噬人的灵魂。

    “你到底对祝遥姐做了什么?”王徐之发狂似往月影走了过去,抓着他的衣领,一拳揍了过去。

    他生生挨了一拳,指间一动,把他定在了原地,突然笑出了声,“噬魂……也好……也好!以后姐姐的灵魂与我合二为一,永远都不分开了。”

    “你……”王徐之愣住,眼里已经透出了绝望之色。

    玉言迅速捏诀,条条法印飞出,制住她身上流转的黑色法符,禁固住她不稳的魂魄。

    祝遥都已经感觉不到这世间的一切了,全身的感观都被痛意覆盖,撑着一口气喊道,“月影……你过来。”

    月影一愣,半会才听话的走近,在她身边停住,眼里却一片死灰,“这样也好……姐姐终于可以永远陪着月影了。”他极力想表达出高兴的样子,眼底却没有半会喜意。

    祝遥紧了紧手,费尽全身所有的气力,扬手挥了过去。

    啪,抽了他一个响亮的巴掌。

    “月影……你该长大了!”

    “遥姐姐……”他愣愣的看着她,眼里有着从未有过的疯狂,“你是为了王徐之打我吗?姐姐的眼里果然只有他,连移形这样要持续耗神识的法术,也会留在他神识里。”

    “移形,你的神识……也有!”

    “……”月影一愣,不敢置信的睁大眼睛,伸手下意识的抚向自己的心口,果然感觉体内有一丝不属于自己的神识,而且……似乎已经呆在那里很久了。应该是在比王徐之更早的时候。

    他眼里顿时闪现出慌乱,有些惊慌失措的看向她。

    她……不是要抛弃自己吗?

    祝遥沉下声,一字一句的道,“你从来都不是一个人,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你都从来不是。没有人抛弃你,真正抛弃你的只有你自己。”

    “姐姐……我只有姐……”

    “你还记得小萝卜吗?”

    “……”他愣住。

    她虽然救了月影,但从小照顾他到大,照顾他教导他法术,教会他所有一切的,却是小萝卜。他一直说自己是被放弃的,不想再被人抛弃,他不想一个人。可是他又把小萝卜至于何地。不是没有人真心对过他,只是他完全看不到而已。自己把自己关在设定的圈里面,就算别人主动走了九十九步,他也不愿意走出那一步。

    他这样只肯跟着自己,一离开就发狂的样子,与离不开父母的小孩又有什么区别?

    “月影……为什么你总不肯长大?”祝遥沉声道,“别再把自己关住……不然,我永生永世都不会再见你……”

    月影愣住,终是忍不住伸手抓住她的衣角,似是哀求的道,“别……遥姐姐,我错了,我知道错了。”

    祝遥眼前已经越来越模糊了,这回不同于以往,她有种一切都归于无的寂静,耳边的话,都似是虚幻的一样。

    “玉遥!”玉言脸色一白,祝遥身上的黑色法符已经越来越深,连着阻止的几个法符,也被那黑色字符所覆盖,向着她的胸口漫延而去。

    “停下法阵,立刻!”他回头瞪向旁边的月影。

    他却一脸的呆滞,喃喃的道,“停不下……这个阵法根本停不下来。”

    玉言反手一掌,就击向了他的胸口,白色的雷龙从月影身上穿体而过,他出的是杀招,丝毫没有留情,可即使是这样,也只是把月影身上的魔气劈得干净了一些,让他重伤而已。

    他现在非常想,立刻就取了他性命,可是徒弟的情况却越来越槽,不得不咬着牙,将所有的法术都试过了,法术,仙术,封印之术,甚至想要抽离她的灵魂,以后换个身体也好。

    可是根本没有用,徒弟身上散出的莹光越来越多,每散一点,她的灵魂就薄弱一分,最后连他抱住的这个身体,都开始一点一滴的透明。

    他双目赤红,有钻心的痛从心底暴发开来,他的徒弟,他一直捧在手心里的唯一弟子。他甚至还有好多好多东西都没有教她,怎么可以就这么消失了。

    “玉遥,玉遥……”醒醒,别消失,应师父一声。

    她身上的光却越来越盛,眼看着那黑色的法印,就要汇聚到了胸口。

    突然,那两道笔直的接引天光,像是探照灯一样,瞬间转向,朝着祝遥方向照射而去,刚刚还不断散乱的莹光,疯狂的涌入了祝遥的体内。

    叮!

    有红色字体浮现。

    “对象遭遇不可抗力损伤,强制遣返!”

    转瞬之间祝遥整个身体发出强烈的紫色光芒,遍布了整个世间。一道浑厚的声音似是从九天之外传来。

    “遥遥,朋友,对不起!”

    语落那紫光猛的一收,连同紫光中的人一块消失在了原地,就仿佛从来没有存在过一般。

    ——————————————————

    “遥遥,醒醒,醒醒!”一道平淡没有什么起伏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祝遥感觉肩膀被人推了推,睁开眼睛看到一张熟悉清秀的脸。

    “果果?”祝遥坐了起来,却觉得全身一阵酸痛,她忍不住倒吸了口气,“哎哟,我的腰……疼疼疼疼……”

    “趴在桌上睡,能不疼吗?”封果果叹了一声,顺手递了杯白开水给她,“你怎么又躲在我这里来了?你家太后又怎么你了?”

    “我家太后?”祝遥觉得有些懵,脑子里乱七八糟的,肿得她有些痛。喝了杯水,缓了缓,才慢慢回想起一切。

    月影,小屁孩,师父……

    猛的一下站了起来,四下一看,“我怎么回来了?”这发展不对啊,就算她死了,顶多也是换个马甲,界灵怎么直接把她送回来了。

    “我怎么知道?”果果有些莫明的看了她一眼。

    “不是,我本来是在灵界的啊,要飞升,结果……”她脱口解释。

    果果却伸手摸了摸她的头,语带关切的道,“你没发烧吧?都说了让你辞了那种没日没夜的工作了。”

    “……”祝遥愣了愣,难道那些事只是一场梦?

    转身去看自己的电脑,只见上面是她写到一半的游戏活动策划,旁边还挂着她的qq,她正想翻出界灵的qq问个清楚,手一伸,“我鼠标和键盘怎么不见了?”

    “行了,别工作了!你用得着这么拼吗?丢了就再买一个就是。”

    不对!那些都是真的,她记得自己穿越过去的时候,手里拿着的就是鼠标,它不是丢了,而是带到了修仙界。

    封果果的手机突然响了,“喂,阿姨好!”

    “嗯,我是果果。”

    “对,我旅游回来了。”

    “遥遥啊,她不在,可能上班去了吧……呃,她经常周六加班的。”

    她转头看向祝遥,对她比了一个嘘的手势,“你家太后的电话。”我帮你打掩护。

    她话没说完,祝遥却破天荒的抢过她的手机,“妈……”

    一时间,思念,委屈,心酸铺天盖地砸了过来,让她十分想见到电话那边的人,声音不由得就哽咽了。

    “死丫头,终于接我电话了。”电话那头传来熟悉的声音,“我告诉你,再不回家,仔细你的皮。”

    “妈。”心底的酸水哗哗的往外冒,“妈,我想你了。”

    “……”电话那边顿了一下,似是有些意外,半会才软下声道,“怎么了?是不是工作受委屈了?这么大人了,还跟你妈撒娇。”

    “没……没事,就是想你。”

    “唉,算了,你要真不想相亲,妈也不逼你。有空就回家来吧。”

    “嗯嗯,我马上就回来。”

    “好!”

    祝遥继续聊了几句,才依依不舍的挂了电话,她已经好久没有听到家人的声音了。

    果果有些奇怪的看了祝遥一眼,“你妈喊你回家吃饭?”

    “嗯!”

    “你怎么突然不怕你家太后了?”

    “她是我妈。”祝遥嘴角一抽,那些久远的记忆,瞬间回到了脑海里,明亮清晰起来。她老妈是典型的闲散老太太,退休后没事,就爱催催儿女的终身大事,只不过,她家好似天生没有什么异性缘,她哥和她,一个到了而立之年,一个二十八,都还是单身一人。祝遥已经可想象这回回去,等着自己的那一堆青年才俊了。

    “好吧,你自己想通就好,你也是时候找个对象了。”果果一脸为她着想的表情,语重心长的道,“年纪也不小了,你老赖在我这,我都不好再找合租!”

    “……”你丫就是想赶我走吧,老娘又不是没付你房租!交友不慎啊!

    “话说……你还比我大一岁吧?”有什么资格说我啊喂。

    “我跟你不一样。”

    祝遥上前一步,“哪不一样了?”除了胸哪里不一样了?

    “我有钱!”

    “……”穷逼——中枪!

    说起损失封果果,整个人生就是个传奇,她们从小学开始就是同学,一路的好闺蜜,只不过她是个孤儿,靠着政策读到了大学,成年后才被家人……的律师找到。那时候她的亲属已经挂了好多年了,什么都没留下,只留下了钱!

    听说银行卡上,存款上面的零,能数到手抽筋。

    她租的这套房子就是她的!

    祝遥也是有自己的房子的,只是刚装修好,需要晾一段时间,而且由于太后无孔不入的相亲安排,让她更不想搬了。

    “算了,不跟你比钱。”反正也比不过,“对了,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不是说要去半个月吗?”看了看电脑上的时间,这才过了一周吧。

    果果脸上闪过一丝怪异,似是想到什么不能理解的事,突然莫明其妙的问了一句,“遥遥,你相信这个世上有美人鱼吗?”

    “啊!?”祝遥一愣,伸手摸了摸她额头,“你不会也穿越了吧?”

    她一把拍下她的爪子,“说的好像你穿越过一样!”

    “……”她是真的穿过啊。

    “算了,你还是想想,上哪找个汉子拐回家去向你家太后交代吧。”说完就走出了房间。

    屋里顿时安静了下来。

    祝遥倒在了床上,在异世的那些事像走马灯一样闪过眼前,心口一阵阵抽得痛。

    “师父……”她还能再见到他吗?

    不行,她得赶紧把键盘和鼠标买回来,问题清楚界灵。老娘第一次谈恋爱,绝对不能这么不明不白的,就被迫分手了。r1152

    ...  (..)(我家徒弟又挂了../21/21166/)-- ( 我家徒弟又挂了 /38/3837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必赢亚洲766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