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六二章 门口有个怪人

文 / 尤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遥遥……”祝家太后从厨房里伸出个头来,扬了扬自己手里的瓶子道,“家里酱油没了,你去楼下买一瓶。”

    “哦!”祝遥应了一声,领命换鞋出了门。

    “这不是遥遥吗?”刚走到梯楼口就迎面走来一位大妈。

    “陈姨。”她家在一个比较老旧的小区,四周住的都是几十年的老邻居,十分的熟悉。

    大妈点了点头,笑着问道,“遥遥,什么时候回来的?放几天假啊?有男朋友了没?打算什么时候结婚?”

    “呃……”祝遥一脸的尴尬,转移话题道,“陈姨,我妈炒菜等着我买酱油呢,我回来再跟你聊啊。”

    “哦。”她这才点了点头,让开了一步,突然想起了什么,交待道,“哦对了,遥遥,你出门可以小心点哦,我刚听说小区门口来了怪人,穿着奇奇怪怪的,在那站了一天了。”

    “谢谢陈姨,我就在到楼下的杂质店,不会有事的。”祝遥回了一句,麻利的下楼了,就怕陈阿姨再叫住她谈心什么的。

    隐隐后面传来陈姨一句感叹,“唉,现在的青年人哟!不学好,非要搞些奇怪的东西……”

    祝遥也没在意,直奔着楼下的杂质店而去,正是午饭的时间,店里却意外的人聚着一群人。她低头找到酱油,付了钱,却听到门口的几个人正热闹的讨论着什么。

    “那人不会是什么坏人吧,听说现在有那种经常在外砍人的疯子呢。”

    “长成那样,怎么可能是坏人嘛,虽然穿得奇怪了点!”

    “那可不一定,人不可貌相。长得好看也有可能是坏人啊。”

    “这是个看脸的社会,只要有颜,什么都可以原谅。”

    “那人穿着古装,也不说话,就在那傻站着,不会是哑巴吧?”

    “应该不是,门卫小李不是说了。那人是来找人。只是没有门禁卡。又不知道人家住在哪栋,才站门口的。”

    “哦?那他找的是谁。”

    “好像姓玉……叫玉……玉什么来着?”

    祝遥心下一颤,猛的回头看向几人。“你们说的那个人在哪?”

    那几个莫名的看了她一眼,指了指右侧,“就在小区门口啊。”

    祝遥拔脚就冲了出去,往小区门口狂奔。远远的看到那边聚集了大群的人,大家都指着中间议论纷纷。还有人拿出手机,在拍着照。

    而人群中央,一身白衣的男子正冷冷看着这一切,脸上的冰寒神色。硬是生生把周身隔出个三米远的真空地带。

    祝遥手上的酱油叭叽一声掉在了地上,简直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师父……”

    “祝小姐,你回来了。”门卫小李朝她招了招手。顺着她的眼光看了过去,“怎么。你认识那个怪人。”

    祝遥眼圈一红,重重的点了点头,加大声音喊了一声,“师父!”

    “师傅?什么师傅?”出租车师傅,小李一愣,穿古装载客,现在司机蛮拼的啊!

    小李正要问清楚,祝遥却已经一头冲进了人群,闯进那片真空地代,一把搂住了那个白衣如雪。

    “师父。”

    身前的人愣了一下,瞬间紧紧回抱住了她,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带着丝叹息和松口气感觉,“玉遥,找到你了。”

    她做梦都没有想到,师父也来到了现代,她现在都有些不相信这一切是真的,仔细拉了拉他的手,摸了摸他的脸,再拉了拉,再揉了揉,再……

    “玉遥。”玉言拉下她做怪的手,“是我。”

    “师父……”她简直惊喜的想哭好吗?她在qq上找了界灵整整一天,可是不知道为什么,那个qq号再也没有亮起过,一直显示不在线。要不是还有着qq聊天的记录,她都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认识过这么一个网友,经历过那些事匪夷所思的事了。

    对于能不能再见到师父,她也越来越不确定了。

    可是一转眼,他就好端端的站在自己面前。

    四周的议论声越来越大了,满是好奇的打量了两人,祝遥这才回过神来,突然想起师父在这边,逼绝是个黑户。为免明天,新闻上出现一条,**小区门口惊现异装僻的新闻。

    她到口疑问立马改了口,“你怎么拍完戏就赶过来了呢?吓我一跳,先进去吧。”

    围观群众才这晃然大悟,原来是个演员啊,不过这剧组也太有钱了吧,那发型,那服装,简直是业界良心。

    祝遥趁机拉着他一路狂奔回了自个家里,重重的关上了门。

    “怎么这么慢?”太后从厨房走了出来,手里拿着一颗土豆,却在抬头的一瞬间,叭叽一声掉在了地上。

    惨了,忘了家里还有两尊大佛了。

    太后倒吸了一口气,转头就朝客厅大吼了一声,“她爹,快来,遥遥带了个男人回来!”

    “什么!”客厅响起一声惊呼,转眼一个中年人,就拿着一柄扫帚杀气腾腾的冲了出来。

    祝遥:“……”

    “老爸……”这是要干架吗?

    “干什么呢?”扬太后已经一把夺过了他手里的扫帚,橫了他一眼,“遥遥28年才带了一个男人回来,吓跑了怎么办?”说着一脸春暖花开的看了女儿一眼,“遥遥,你怎么出门一趟,就开窍了,这位是?”

    “呃……”祝遥嘴角一抽,“打酱油,送的!”

    “胡说什么呢?”太后扬手就朝她后脑勺拍了一巴掌,低头看向她的手“酱油呢!”

    刚掉了!

    “算了,赶紧进来坐。”太后朝两人招了招手,一脸热情迎着两人进去,顺手还捡起了地上的土豆。

    不知道现在跑出去,还来不来得及?

    不知道是不是所有的妹子。带男朋友回家,都会经历一次,三堂会审。一顿饭,杨女士恨不得把人家祖宗十八代的信息给问了出来。关键是某师父是个不怎么开窍的性子,对见父母这种事,完全没有任何经验。只是从进门的那时开始,猜出眼前的两个人。是自家徒弟的父母。

    至于要怎么跟徒弟的父母相处。师尊没教过啊。

    “这位先生,叫什么啊?”太后笑得一脸和蔼可亲。

    “玉言。”玉言回答。

    “姓玉啊,这个姓很少见。在哪工作呀?”太后继续问。

    玉言脱口而出。“我是玉林峰……”

    “玉林峰……业集团!”祝遥立马插嘴补坑,“妈,他从事的是与大自然有关的工作。”

    “哦!”杨女士点了点头,“那你是干什么的啊。”

    玉言一本正经的回答:“我修行的是雷……”

    “雷……电能源的收集与利用。”祝遥一头的冷汗。“呵呵,妈。是关于新能源事业的研究,你没听过。”

    “哦……”杨妈妈果然一脸茫然,听起来挺高大上的,“那你现在在公司是什么职位啊?”

    “职位?”玉言沉思了半会。说的可是修为,“我现在是上……”

    “上……层领导!”祝遥继续打断,“妈。他很厉害的,在他们公司。除了老板,没人比他职位高了。”

    “我问他又没问你!”杨妈妈瞪了她一眼,对她插嘴的行为表示不满。

    祝遥欲哭无泪,她能不插嘴嘛,以师父这种天然呆,自然萌,从不知道说谎为何物的人来说,要是实话说下去,不被人当成神经病才怪。

    于是一顿晚餐,就在你问我答,祝遥适当强势插入中结束了。

    杨妈妈也从一开始的问工作,问家庭,一路追问到了打算什么结婚,生几小孩之类的。祝遥只要借口公司还有很多工作要做,就拉着自家师父回到了a市。

    这回她不得不搬到自己早已经装修好的新家了。

    封果果同学,对她这个赖了一年的客房,突然想通的行为,发来了贺电,还特认真的问了一句,“你确定不要上医院做个全身检查,挂个脑科什么的?”

    简直分分钟友尽的节奏。

    忙活了整整一天,她才把自家师父拖回窝……呸,是带回了家。想想从此工作,老公,热被窝,简直就是人生巅峰。呃,哪里不对?

    “这便是你生活的世界?”玉言本着学术研究的认真态度,打量了一下徒弟这个小窝,却发现了很多,他从未见过的法器。神奇的是他完全没有感应到灵气的运转。

    “师父……”

    “嗯?”

    “你再拆,那个闹钟就挂了。”

    她话还没说完,玉言手里的闹钟,就啪的一声,四分五裂,一个个的齿轮从上面掉了下来,滚了一地。

    玉言:“……”从未见过如此脆弱的法器。

    祝遥:“……”好吧一个闹铃她还赔得起,只要不拆……

    “师父,你干嘛,快放开那个电视机!”那可是上万块的50寸液晶最近款啊。

    那白色的身影一愣,慢慢的收回了手,他只是好奇,徒弟为什么要在墙上嵌块黑漆漆的石头,而且看来如此的光滑,难道,“这可是琉璃石?”

    “不,那是电视机?”

    “何为电视机?”

    “电视就是一个信息接收终端,从卫星接收到的信号,传输过来后,还原成图像和声音。”

    “信息又是何物?卫星又是什么?”

    “呃……这个事情很复杂。反正人们先把表演,或是发生的事,先拍摄记录下来。然后转换成各种消号,再通过卫星传播到这样的机器当中,让千家万户都可以看到。”

    “拍摄又是什么?”

    “呃……”你是十万个为什么吗?

    祝遥干脆按了一个控制器,电视顿时一亮,正放演着最新一期的《逗比去哪儿》。

    玉言盯了半晌,才一脸了然的点头,“原来是音留石。”

    “……”怎么感觉上万块的电视,瞬间档次就掉下来了呢!

    “能记录声音与影像,不是音留石是什么?”

    呃……好吧,音留石,就音留石吧。

    然后他又走向了右侧,“这是何物?”

    “冰箱……不对,是一个大型冰系法器,一阶的那种。”

    “这个呢?”

    “这是个炎火石,三阶的。”——电磁炉。

    “旁边这个是?”

    “这是溶合了水系去尘诀的二阶法器。”——洗衣机。

    “你手边的?”

    “这是多功能的传音符。”——手机。

    玉言这才点了点头,“这个世界的法术,都这么低阶?”

    “呃……对。”一但学会了破罐子破摔,发现世界都突然开朗了呢!

    “桌上的是?”

    “这个厉害了,这是一本天书,里面记录着这个世界大部分的知识。”——笔记本电脑。“当然娱乐信息更多,只要你想了解,都可以从里面查得到。”

    “嗯。”玉言好奇完毕,转身走了回来,坐在了她旁边的沙发上,或许是觉得太软,有些不适应的挪动了一下,拉起了她的手十指相扣,用力的握了握,“你回来之后可有何异常?”

    祝遥摇了摇头,“没有,对了,师父你是如何到这边来的?”

    “我亦不知。”他皱了皱眉,“当日你被月影的噬魂魔阵所伤,为师用尽方式,都锁不住你快要散尽的魂魄。”他的手突然紧了紧,眉心闪现了几分怒意。

    “师父……”

    祝遥叫了他一声,他才反应过来,伸手摸了摸徒弟的头,顺势把她拉进怀里,那翻滚不休的心境才慢慢回复了平静,“后来,接引天光偏离了原位,打在你的身上。为师只记得,似有一股力量破开了虚空,我俩一起被卷入其中。之后我在那栋楼前,感应到了你的气息……”

    祝遥当时早已经昏过去了,根本没有见到师父说的情况,有意识的时候,她已经在果果那里了,像穿越之前一样坐在电脑前了。

    “玉遥……”他似是想起了什么,皱了皱眉提醒道,“进入此间之前,我似有听到有人向你道歉的声音。那声音之中,似乎隐含天道之力……”

    道歉?难道是界灵?他为什么向她歉意?

    祝遥立刻把笔记本搬了过来,打开连上网络,调出界灵的qq对话框,只是他还是显示的灰色,界灵并没有在线。(未完待续)(我家徒弟又挂了../21/21166/)-- ( 我家徒弟又挂了 /38/3837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必赢亚洲766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