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六三章 师父答应我好吗?(MIRRORのKIRA 和氏壁打赏加更)

文 / 尤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此人,就是那个让你无数次重生之人?”玉言冷冷的盯着界灵两个字,眼里似是要凝出冰,手间似有法诀成形。

    “别别别,师父!”祝遥一把拉住了他的手,认真的道,“这只是对方发给我的传音符,并不是他本人。”

    师父,不要冲动!

    他这才放下了手,只是下意识的搂得她更紧了一些。

    “你可查得出,此传音符发自何处?”

    “还能是何处,当然是另外一个q……”等等!祝遥一惊,突然想到就算是qq也会有登陆地址的,只要找到对方的ip……

    “师父,我知道怎么找他了!”

    她点开同事群技术组,里面一片灰色,由于是周末,根本没有一只q是活的。她直接掏出手机,找了一个同事的号码,拔了出去。

    电话整整响了十几声,却仍是没有人接起。

    哟,这群小样,造反了呀!

    她直接噼哩啪啦编辑了条短信过去:限一分钟之内,给我回电话!否则,永久取消年假资格。

    短信一发送,不到五秒手机就响了起来。

    就知道这丫装死!

    “喂,耗子!”

    “老大……”那传来一阵哭音,“要不要这么没人性,今天是可是周末,求放过啊?我要是现在回去加班,我女朋友会杀了我的。为我的终身幸福,老大你高抬贵手啊!”

    “闭嘴,什么跟什么啊?”祝遥脸色一黑,她有这么没人性吗?以前一个月顶多叫他加过,二……三……四……五次班嘛,嗯。一点都不严重,“我找你是想你帮我个忙,不是加班。”

    “啊咧!”耗子一惊,顿时就精神了,“老大您说,只要不是加班。耗子为你上刀山下火海,绝无二话。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你附近有电脑吗?”

    “有!”

    “帮我查个qq。最近登陆的ip,查清楚这个ip具体位置是在哪里。”祝遥报了一遍界灵的qq。

    “就这事啊!”耗子一副轻松的口气,“您放心。给我五分钟,麻利的就给你黑……呃不对,查出来。要不要友情附赠,黑了对方的电脑。种个几百种病毒之类的。”

    “……”这报仇的语气是怎么回事?

    那边传来一阵啪啪啪啪敲打声。

    “这个ip……”他声音沉了沉,“阳光小区。11栋,老大,这是你家的地址吧。”

    阳光小区,她之前住的果果那个小区?怎么可能是那里!她背后突然升起一股凉意。不会这么邪门吧?

    “咦,这些地址怎么是……”耗子突然惊呼了一声,声音顿时带了些埋怨的意味。“老大,你不会是在耍我吧?我查了一下这个qq的登记记录。基本登陆地址,都在两个地方。其中一个是你租的那个小区,还有一个,是公司的地址。”

    “……”!!!

    “照这个时间来看,跟老大您的作息时间都吻合。这不会就是你自己的小号吧?”耗子欲哭无泪的道,“老大,我理解你这种单身大龄女青年的心情,但我只是和女朋友出去旅游而已,你不要这么打击情侣吧。情人节还早呢!”

    “滚!”祝遥声音一沉,老娘已经脱团了好吗?“把ip资料传给我,然后,你可以跪安了。”

    “喳!”

    耗子挂了电话,不到一会qq抖动了几下,传过来一个图片资料。

    果然像耗子说的,大部分都是她家和公司的ip。连登陆时间都一模一样,怎么觉得有些可怕呢?

    “此处的数字,可是日期?”玉言突然指着最后一条记录出声问道。

    “嗯,这是年月日……等等!”祝遥猛的睁大了眼睛,“7月19号?那不就是今天,23点14……”

    祝遥转头看了一下电脑下方的时间,愣住了,那不就是现在!

    翻出界灵的qq一看,还是显示的灰色,顿时一股火气蹭蹭蹭的冒了出来。

    直接就发了信息过去。

    祝遥:界灵,你丫给我滚出来,我知道你在!居然给我玩隐身的这一套。

    对面没有回应。

    祝遥:限你三分钟之内回复,不然我就把电脑砸了。

    能与她同时同一处ip,而且时间还分秒不差,这只有可能,界灵并不是在藏某个地方,而是就在这电脑里面。

    祝遥:三……

    祝遥:二……

    界灵:说好的三分钟呢?怎么变成三秒了?

    祝遥一笑,终于出来了吗?

    界灵:少女,你太不厚道了,居然欺骗我幼小的心灵。

    祝遥:幼小妹啊!老实交待这都是怎么回事?

    界灵:唉,还不是为了我们纯洁的友谊。你被噬魂所伤,不送你回来,你就要魂飞魄散了,即使是我,也不能让一个异界的灵魂消散后再复活。

    原来之前她的处境这么危险。

    祝遥回头看了旁边的师父一眼,直接点开了语音通语。那边停顿了一下,不到一会就接通了。

    “少女。”界灵的声音从电脑里传了出来,隐隐还带着点电流的声音,“你不知道,送你回来,有多困难。嘤嘤嘤嘤嘤……”

    “那我师父怎么回事?”祝遥问道,“为什么他也过来了?”

    “呃……”他的声音停顿了一下,瞬间又换成了贱兮兮的风格,“哎呀,不要在意这种细节嘛。这空间打开的时间有限,有点小失误是完全可以理解的,你就当买一送一嘛。”

    “……”怎么有种被当成货物的感觉,“那你的意思是说,我们还是要回去的?”

    “当然啦,少女,这只是暂时假期。等你的灵魂彻底稳固了,拯救世界的重任,还等着你呢!难道少女不想回去吗?”

    祝遥沉默了,她还真的不知道。她本来就不是什么有大志的人,从不觉得应该做一番翻天覆地的大事,除去感情以外。她还真找不出,那个修仙的世界有比她本来的世界更好的地方。

    虽然这边的人也自私。也有各种各样的毛病。甚至也有杀人放火,丧心病狂的人。但同样也有各种各样的好人。做为根正苗红,生长在红旗下的人来说。她会相信,这个世界还是好人多的。不像修仙界……

    “少女,不要这样,你说过帮我忙的。”

    “这次只是一个意外。大不了,我给你交一份两千字的检讨。三千也行?”

    “不要放弃啊亲,白洞和白色的明天在等着你。”

    “就算你不回去,你师父也要回去的嘛。”

    祝遥一愣,回头看向身后神色自若的人。“师父……”

    玉言紧了紧环在她腰间的手,下额抵上她头顶,“不必担心。若你不想走,为师陪你。”

    她顿时一阵感动。胸间满满的情感,似要冲出来,果然是国民好男友,求蹭蹭,求抱抱。

    “少女……你不能有异性,没人性啊!”界灵一阵哀号,“我的世界不能没有你啊!”

    “滚!”老子才不想活在你的世界。

    “我说的是真的啊,你也看到了。那些世界,全都濒临崩溃。”他一向脱线的声音里,有着从未有过的沉重,“再这样下去,世界会一个个瓦解的,最后只能迎来毁灭而已,只有你可以帮我。”

    “并不是我不想帮你。而是你也看到了,无论是哪个世界,到处是杀戮与阴谋。甚至所有的修者都视杀人夺宝为正常的事,仿佛只要能提升自己的修为飞升,所有一切都是正确的一样。”她深深的叹了一口气,认真的道,“界灵,我早就想问你了。那个世界所谓的修仙,修的到底是什么。天道,走的又是什么道?为什么那些杀人无数的人,可以安享长生。而像缨络妹子那样的好人,最后却不得善终,甚至要累及下世?”

    “难道所谓的天道,就是杀戮之道吗?我无法理解!在我生存的世界里,没有什么是比生命更可贵的东西。杀人对于我们来说,那是一件极其可怕,并且不能原谅与饶恕的事。可是在那边的世界,大部分修士的眼中,这却已经变成了日常。同样都是生命,为什么这边重于一切,那边却如此轻贱?”

    “反而所谓的善良,宽容这些却被世人所不耻。界灵,你不觉得这样的世界很有问题吗?逍逸也好,益灵也好,他们的想法即便再偏激,归根结底也是受那个世界的影响。若是世界如此,那今后同样会有另一个毁灭世界的bug存在。缨络妹子没有说错,真正的魔不是魔族,而是在所有修士的心里。”

    “界灵,如果要说bug,真正的bug是那造成并纵容这一切的天道。如果把三界看成是一款游戏,出问题是主引擎,所有副加的程序复修的再好,也阻止不了整个游戏崩塌的脚步。界灵,你让我去修什么?天道吗?”

    “……”他沉默了半晌,声音突然沉了沉,一字一句的道,“如果……天道是可以修改的呢?”

    “……”

    ——————————————————————————

    界灵说天道是可以修改的,祝遥表示怀疑,还真以为是游戏啊,可以重新编程的!最终她还是没有答应界灵,但对方好像也不急的样子。

    “少女,你可以慢慢考虑嘛,兴许哪天闲得慌,想过来看看呢?”

    当穿越是旅游吗?想过去就过去啊。祝遥没有理他,直接关了电脑,但隐隐看出了点门路。好似她不答应,界灵是不能强迫她回去的。

    关于韶白的事,她也问过了界灵,王徐之的确是韶白的一部分。当初韶白进入跨界之门,被一分为二。一部分就是月影,而另一部分就是王徐之。

    只不过属于月影的那部分,只是魂体,在冥界游荡了很多年才有能力轮回。而另一部分,却由于凤凰本体的原故,并没有逝去。所以才有了缨络那个世界的遗迹。韶白在发现她打开跨界之门的那一刻,便已经入了魔。但由于魂魄被一分为二的关系,魔性大减,恢复了理智。于是就把体内的魔性全都逼了出来,封印在那遗迹之中。

    可以说缨络妹子最后消灭的那只魔族,其实是被韶白封印的部分魔性。这也就是为什么王徐之不是魔族,而月影是的原因。

    祝遥心口有些闷闷的,怎么都没法把王徐之和月影看做是一个人。虽然两人同属于一个灵魂,却是截然不同的两部分。就像她永远都没法,把他们两人当成是韶白一样。王徐之正直开朗,就像是邻家弟弟;月影偏激执固,像个自闭症小孩。

    她虽然对两人都有牵挂,但的确没有做好再次回到那个世界的准备,那台笔记本,她也没有再继续用的准备,重新买了一台新的。

    自从回来后,她就向公司请半个月的长假,利用这段时间,好好给师父恶补了一下这个世界的知识。

    到是师父,不愧是个天才,学什么都快得跟坐了火箭一样,加上本就对这个世界的一切,抱着十二万分的热情,虽然仍是万年不变的冰山脸,但只要看到新事物,那双眼睛亮得跟灯泡似的,一脸求知欲。问题已经从,这是个什么,上升到具体的运行原理了。

    鬼知道冰箱是怎么制冷的,电视是怎么显象的啊。

    她家师父绝对是个技术控吧!

    于是,一周后,她决定先去公司销假,临行反复交待一番,将所有危险隐患都排除了,才依依不舍的出了门。刚踏出门口,又忍不住回头,一把拉住了师父的手,情真意切的道,“师父答应我,就像尔康答应紫微那样,在我回来之前,不要把家里的电视机拆了好吗?”

    玉言愣了愣,回头看了一眼家里的那块名叫电视机的音留石,手尖动了动,叹了一声,点了头。这音留石好像对徒弟很重要的样子,那就留着吧。

    送了徒弟到了那个,连低阶下下品都算不上的传送阵里(电梯),才回到了屋,目光定在了那个冰系法器上,嗯,徒弟好像没说这个不能动。(未完待续)

    ps:感谢新人mirrorのkira的和氏壁打赏,加更奉上。(我家徒弟又挂了../21/21166/)-- ( 我家徒弟又挂了 /38/3837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必赢亚洲766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