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七二章 催涨的修为

文 / 尤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姥姥……”他鼻子一吸,眼泪哗啦啦的就流了出来,弱弱的伸出了两只小胖爪爪,只见手心躺着一只已经被折成两截的木簪。正是昨天送他的那支。

    祝遥眉头拧了起来。

    “师妹说,除了静幽谷的法器,她什么都不要。”他擦了擦眼泪,一脸的委屈,“曲师叔还折断了……”

    “乖,别哭了。”祝遥的心顿时软了。

    小霸王却越加委屈,一把扑进她的怀里,哇啊一声哭了起来,“姥姥,小白弄坏了你的木簪,你是不是以后都不喜欢小白了。”

    傻孩子,原来是担心这个。

    “不会,木簪断了就断了,我不生气。”

    “真的?”他抬起头,泪眼汪汪。

    “真的。”

    他这才放心了,吸了吸鼻子止住眼泪,用告状的语气道,“师叔说,我找不到法器,以后都不让我见曲艺师妹了。”

    又是那个法器,她这已经是第三次听到小霸王提起那个了。不得不让她怀疑那个曲师叔的用心,或许从一开始,他们就在利用这个小孩。

    “那个法器,一开始是你师叔让你找的?”

    “嗯。”他点头。

    祝遥眉头皱得更深,“那为什么你师叔自己不来找?”反而逼迫一个小孩。

    “因为师叔进不来啊!”他理所当然的道。

    “什么进不来?”

    小霸王上前两步,指了指天上,“上面挡着,除了小白,其它人都进不来。”

    档着?结界?她怎么不知道!

    “小白,你的飞行法器借我用一下。”

    “哦。”他乖乖的掏出了那个羽毛。

    祝遥带着他一起飞身而起,飘到半空之中,这才发现,她所在的地方是一处很大的狭谷,有上百里宽,而整个地界,都被笼罩在结界之中。仔细观察了一下,这结界应该是某种限制,似乎专业用来限制人修。

    只是不知为何,小霸王却可以自由出入。

    祝遥回到了地面。那结界明显就是为了保护里面精怪的。

    这么看来,那位什么曲师叔,肯定是知道了小白可以进出,所以才几次三番让他进来找东西,还借着那个师妹的名义。

    居然利用小朋友纯洁的友谊,太可恶了。对曲姓师叔好感度-100。

    可是小霸王所说的那个法器到底是什么?

    “小霸……小白,你知不知道,你师叔让你找的法器到底是什么?”

    “是伞,好大好大的伞。”

    “什么样的伞?你知道吗?”

    “知道。”他点了点头,低头从身侧的储物袋里掏出一个卷轴,“师叔怕我忘记,所以给我画下来了。”

    准备得还挺齐全。

    祝遥接过展开一看,只见上面画着大大的一片,栩栩如生,色彩柔和的……轻纱。

    这哪是伞,这分明是纹帐嘛!

    咦,怎么觉得这纹帐有点眼熟?

    k,这不就是挂在她屋里的那匹吗?

    他师叔要她的纹帐干嘛?难怪有啥特殊的僻号?

    “小白,你师叔多大年纪了?”

    “啊?”他一愣,掰着手指数了起来,“一百……二百……三百……”

    臭表脸!虽然觊觎老太婆的纹帐。

    “你跟我来。”祝遥拉起小霸王的手,走向自己的房子,转身进入了卧室,她得仔细看看。

    小霸王一见到床边的轻纱,眼睛顿时一亮,“雨伞!”

    “那是纹帐!”

    他蹬蹬蹬的跑了过去,“姥姥,原来雨伞是你的。”

    “是纹帐。”

    “姥姥,为什么要把雨伞挂在床上?晚上会下雨吗?”

    “都说了那是纹帐了。”他怎么就忘不了伞的事呢?算了,伞就伞吧,祝遥把手里的画卷还给他,“你看看,这是你要找的法器吗?”

    小霸王仔细看了看画卷,又看了看那彩色的轻纱,重重的点了点头,“是,就是这个。”

    祝遥细一看那轻纱,发现上面隐隐有了灵气的波动,虽然很小,但的确是灵气。而且以前看着是彩色的,这会却变成了淡淡的绿色。

    她伸手摸了上去,发现质感q弹,还点粘性。这触感……怎么那么像外面那层结界呢。

    “小霸王,我们再上去看看。”

    “姥姥,我叫小白……”

    “哎呀,不要在意这种细节。”祝遥收起纹帐,拉着小霸王走了出去,拿起他手心的羽毛,往空中一抛,再次飞了上去。

    祝遥仔细打量了一遍上面的结界,果然跟自己手中的纱帐一模一样,区别只在于结界是透明的,而她的纹帐却是淡绿色的。而且结界之上也有灵气浮动,只是看不出属性。

    她深吸了一口气,小心翼翼的伸手想按上那结界,却直接从那上面穿了过去,一时间大量的灵气疯狂的传入她体内。刚刚还空空如也的丹田,瞬间爆满,撑得她几乎要维持不住身形。脑海中传来叭哒叭哒有什么突破的声音,修为瞬间暴涨。她想要收回手,却根本无法动弹。

    “姥姥!”小霸王也吓了一跳,接过了飞行法器的控制,慌乱的拉了她一把,结果却拉不动,情急之下,顺手一推直接带着她穿过了结界,到了外面。

    灵气的涌入停止了,但体力的暴动,仍在加剧。无数凌乱的灵气,充斥着她全身。身上已经出现了各种血痕,不到一刻就成了个血人。

    “姥姥……姥姥你怎么样……”小霸王急哭了,兴许第一次见到这么恐怖的血人,担心,害怕之下,眼泪叭哒叭哒的往外掉。

    祝遥拼了老命压制体内的灵气,咬牙挤出几个字,“带我……回……安全的地方。”她需要打坐入定,消化好体内的灵气。

    “安全的地方……安全……”小霸王慌乱的想了想,然后重重的点了点头,“好!”

    然后乘着羽毛带着她往远处的浮峰而去。

    等等,你往哪去呢?她的意思是带她回去啊喂,你往外跑是什么意思?

    可惜她已经没有反抗的力气了,原本就是把老骨头,还被各种混乱的灵气横冲直撞,她都快要喘不过气来了。

    小霸王一路疾飞,以最快的速度把她带进了,一处小院内。

    祝遥痛得快要失去意识了,用尽了全部的气力,才盘腿坐下,强行入定。

    这不看不知道,一看吓死本宝宝了。

    她体内一片色彩斑斓,红的蓝的金的黄的绿的,什么灵气都有,都快凑成一顿火锅了。而且这些灵气散乱得到处都是,正暴戾的冲击着她的经脉。

    这是要搞个大扫除的节奏啊!祝遥深吸了口气,沉下心,先细细的把每一股的灵气分开,按颜色区分开来。然后再把相同颜色的各www.bwin3099.com灵气分类归置,排排站好。再引导进入丹田之内。

    金木水火土风雷冰……咦?

    那个透明的是什么鬼?为啥还有透明的灵气啊喂。

    这不是增加游戏难度吗?

    祝遥咬咬牙,不管了,也归成一组吧,不然她真的要被经脉里的灵气,撑到暴体而亡了。

    一边把五行灵气与变异灵气引导入丹田之内,一边细细的分出那特殊的透明色的灵气。却发现,那透明的灵气,非常的少。少到只有其它灵气的百分之一左右。她也不敢轻易就把这不知明的灵气引入丹田,谁知道会不会造成过敏什么的?只能暂时存留在经脉里面。

    她大部分的心力都用于把灵气分开,五行相克,原本暴戾的灵气,一分散立马就安静老实了。稍加引导就可按次序进入丹田。

    丹田内也没有任何异样的反应,并没有引起反噬,这只能证明,她这回的老年马甲,是个废材五灵根。

    哦不对,还有冰雷风,是全系八灵根。这可是她从龙族之后,碰到的第二个全系马甲。

    分开灵气,是一件非常耗时耗力的工作,她甚至感觉不到时间的流失。大部分灵气已经被她分开了,可是新的问题又来了。丹田满了。

    她又吃撑了。

    这是要筑基的节奏啊!可是一边是撑暴的丹田,一边是混杂各灵气的经脉。如果现在筑基,丹田暴涨的同时,里面的灵气也会产生暴动。

    两边同时暴*,想要压下,臣妾做不到啊!

    可是要是不筑基,要么被狂乱的灵气冲碎经脉而死,要么就是丹田碎裂而死。横竖都是挂的节奏!

    靠,界灵乌龟你个王八,给她什么破马甲。

    怎么样都是死,丫的,拼了。

    祝遥定了定神,直接筑基,把分开的灵气以十倍的速度引入了丹田。巨大的疼痛,顿时席卷了全身,丹田开始往外扩张,而里面饱满的灵气也开始躁动起来。连着外面的灵气,也像是打了鸡血一样开始疯狂的往里面挤。

    而经脉中的杂乱灵气,失了撑控更加狂乱的在经脉里横冲直撞了起来。半刻之后,她已经感觉不到一条完整的经脉了。这不单是折损了,简直就是粉碎性骨折了。

    这还不算完,田丹迟迟没有突破,里面本来已经分开的灵气,又开始有复杂的区势。无边的痛意席卷到了全身,痛得连意识都开始模糊了起来。

    祝遥都想哭了,界灵这丫是故意的吧,给她这么一个破马甲,老成了这样,就是为了让她入土的吧。r1152

    ...  (..) ( 我家徒弟又挂了 /38/3837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必赢亚洲766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