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七七章 老子不要原谅他(嗳爱圜子和氏壁打赏加更)

文 / 尤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掌门……”众人齐刷刷把又惊又喜的目光,集中在当家做主的人身上,

    曲江皱了皱眉,挥手道,“先上去看看。”扬手唤出了飞剑,突然又想起了什么,转头看向祝遥道,“那位……老者,你随我等一块去。”

    众人又齐刷刷把目光集中在了祝遥身上。

    老者祝遥:“……”

    掌门手一挥,祝遥整个人就朝着他飞了过去,停在了他飞剑上。

    “掌门,那这些未醒的新弟子……”有人问。

    “现在还管什么弟子!”他一挥袖道,“明日再说。”

    于是带着众位高层领导朝着刚刚解琐的暴发户之峰——天齐峰飞去!

    倾刻之间,十几个领导层加老者一名,已经到了天齐峰那座珠光宝气的宫殿之前。奇异的是,这山峰虽然是从水里升起来的,峰上却半点水迹都没有,清清爽爽干干净净,只不过灵气却格外的充裕。

    宫殿的大门紧闭,门上一个金色的法阵正运转着,无数复杂的符文流动其中,即使他们离得有一段距离,也能感觉得到,那阵法之上无上的威压。让人隐隐有些胸闷气短。

    “师兄,你看这……”众人有些无措的看着那阵法。

    曲江皱了皱眉,转头看向旁边不靠谱师弟曲屈,“屈师弟,你对阵法与符文向来精通,可看得出这是何阵法。”

    曲屈上下打量了几眼门上的阵法,研究了好久才道,“五言混元阵。此阵是一上古阵法,进入的方式说简单也简单,说难也很难。”

    “此话何意?”曲江皱了皱眉。

    “准确的说,需要一个正确的口令。”曲屈继续道,“只有此阵认可的人,说出正确的口令才能进入其中。而且此阵不能解除,若是有人硬闯,比布阵之人修行低者,必会被阵法伤其神识。若是修为高于布阵之人,此阵就会立即发动。整个天齐峰都会毁于一旦。”

    众人面面相觑,进入里面还需要口令,这宫殿都被埋几十万年了,哪还会有人知道……

    如果真有的话,众人一愣,突然想起了什么,齐唰唰看向了祝遥。

    看我干嘛?我也不知道啊喂。

    “这位……”掌门上前一步,态度顿时恭敬多了,向祝遥抱了抱拳,却又实在想不起她叫什么,顿时卡壳了。

    “祝遥!她叫祝遥。”曲屈一脸娇傲的跳了出来,兴奋的道,“这是我小姨子呢!”

    “……”小姨子你妹!

    “天齐峰的迷题是她解开,她一定知道开门的口令。”众人的眼睛顿时雪亮雪亮的,曲屈朝她眨了眨眼,一脸自信的道,“是吧,小姨子?”

    祝遥想踹他一脚!

    是你妹,她知道个屁啊!鬼才知道这开门的密码是什么?

    “祝道友。”掌门终于找到了合适的称呼,“你只管试试无妨。”

    她能拒绝吗?

    瞅了瞅四周那一双双殷切闪亮的大眼睛,拒绝的话,会被打死的吧?

    祝遥只能硬着头皮上前,瞅了瞅那个阵法,口令口令,难道是……

    “芝麻开门?”

    ……

    没有反应。

    好吧,她果然太天真了,这世上叫芝麻的,也就只有那只兽兽了。深吸了一口气,接连试了好几个。

    “阿里巴巴?”

    ……

    “淘宝?”

    ……

    “马云?”

    ……

    “马化腾?”

    ……

    囧!

    ○| ̄|_

    我尽力了。

    众人兴奋的神情顿时凉了下来。

    曲江想了想,建议道,“祝道友,你不如用刚刚解开迷题的那道法诀。”

    刚刚?

    “……”

    祝遥囧了囧,你这不逼我骂脏话吗?你可是旭尧学院的校长也,这样教学生真的好吗?

    没办法,她只好深吸了一口气,大气道:“程清调,卧槽,你个碧池,再见!”

    她接连吼了三次!

    门上的法阵还是没有反应。众人脸上已经有了绝望之色。

    祝遥突然想起,刚刚这座土豪峰升起来的时候,正心门上先后消失的字。

    难道口令是简化版的?最后消失的两行字是……

    “程清调,碧池?”

    话音一落,只见那阵法瞬间射出一道金色的光,直接照在她的手臂之上,祝遥只觉得手上一烫。卷起袖子一看。只见手脖子上,突然多出了一个伞状的图案,还隐隐闪动着金色的光。

    她还来不及吐槽,那扇珠光宝气的门,却轰隆一声打开了。

    擦,刚那句还真的是口令,这宫殿的主人到底跟那个叫程清调的,什么仇什么怨?

    那门没有完全打开,只是打开了一条一人通过的小缝,下一刻,那个阵法再次发出金光,祝遥只觉得身形一轻,白光一闪整个人消失在原地。门也轰的一声关上了。

    只留下了一脸茫然的众人。

    祝遥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站在一个大殿的中央了。

    这大殿极为奢华,就连地板之上,都是白色的灵石铺就的,四周石柱也是练器的材料,就连殿里挂的轻纱也是……姨妈巾!

    不对,是曾经师父给她做姨妈巾的材料,绡纱。

    祝遥顿时觉得无法直视那纱帐了。

    小心翼翼的朝中间走去,刚刚站定大殿中央,突然一个半透明的影子出现在了半空中,那是一个相貌清俊的男子,一脸的严肃。祝遥猜测这人应该就是这峰的主人。

    只不过那只是一个影像,并没有实体,应该是男子飞升前所留。

    果然,下一刻,浑厚庄重的男音就在殿中响起。

    “吾乃妄上道人,寻道数万载,终得以窥天道,修得无上圆满。特留此殿于世,忘汝有缘得之者,惠及旭尧后人。此殿有吾毕生所习之功法,术法三千,丹药……”

    紧接着是一大堆的天齐峰地形地貌与各物品作用介绍。祝遥听得有些打嗑睡,总结了大概意思就是,这个叫妄上道人的,生前是个有钱的暴发户,搜集了世上的各种奇珍异宝,后来要飞升了,这些管不上用了,所以全放这里。又怕被别人抢了,就封印了起来,等选个有缘人,再传下去。

    希望来的人好好利用,之类的。

    听到这里,祝遥都觉得他很正常,因为一般剧情里,大能修士都是这么干的。

    本以为就是这些修仙文惯用剧情,没啥新意的时候,那影像中的男子,却话风一转。语气开始气愤激烈起来。

    “凡入此殿者,须谨记一件事。不得与御风门人交好,见此门中人,必诛之。想我妄上修行数万载,纵横修界,唯遭御风门主程清调所蒙蔽。此人奸诈狡猾,猪狗不如……”

    咦,程清调不是口令上的人吗?有戏啊!祝遥神情一震,八卦模式顿时开启。

    “想当初,我金丹时期与其相识,见她性情柔弱,顿生怜惜之心。护她数千年之久,对她一心一意,从未有过二心。无论她是在秘境遇险,还是修行困难,或是被邪修所难,我火里火里来,水里水里去的护着她。生怕他受半点欺负与委屈。”

    哟,原来还是个情感故事,看来这程清调妹子,最后负了他呀。

    “为了她,我宁愿拒绝了青梅竹马的师妹,被师父厌弃,也要与她在一起。在外面整整流浪了两百年,不得回门派,也从未有过怨言。而且为了光明正大的与她在一起,更是险些生了心魔。”

    看来还是个痴情种啊。

    “九死一生结婴成功,才得师父原谅回到门中。为讨她欢心,更是四处收集各种法器丹药,只盼着她能对我展颜欢笑。数千年不离不弃的守着她。为了她一句话,更是从未收过一个徒弟,甚至连个传人都未曾有。”

    男子的声音更加的尖刻起来。

    “更是因为她不喜别人知道我两的关系,一直隐瞒世人。奋力修行至了化神。以化神尊者的身份,带着最高诚意向她求亲……”

    祝遥心一沉,隐隐猜到了结局,这丫一定是被拒绝了吧?然后由爱生恨什么的?

    果然,妄上道人的声音越加的大了,甚至已经到了咆哮的地步。

    “老子还以为她不想让别人知道,是因为怕连累我。谁知道,老子欢天喜地的去求亲。连裤子都脱了,他tm居然告诉我,他是个男的!妈蛋,他居然是个男的!”

    “呃……”

    “靠,你能理解吗?老子心心念念了几千年的人,居然tmd是个男的!老子的心碎你们谁能理解?人与人之间最基本的信任在哪里?老子觉得受到了全世界的愚弄,程清调你tm就是个碧池,老子一辈子都不要原谅你,化成灰我都要吹了你,贱人,碧池,王八蛋……(以下省略三千字)”

    祝遥目瞪口呆的听着那暴跳如雷的咒骂,整个人都斯巴达了。

    这么看来……这丫设下那些脏话一样的咒语,完全可以理解啊。

    祝遥整整听那影像骂了一个时辰,其中居然没有一词是重复的?祝遥都要感叹他语文学得好了!难怪连进门的口令都设得这么清新脱俗。

    好不容易那影像骂得爽了,刚刚那超尘脱俗的气质已经荡然无存了,只余一个插着腰大喘气的泼“夫”的影像,毫无形象可言的在空中扬了扬手道,“等会,我喘口气。”

    祝遥:“……”r1152

    ...  (..) ( 我家徒弟又挂了 /38/3837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必赢亚洲766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