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八零章 开刷男主副本

文 / 尤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对这种生活虽然有些不满,但夜擎苍却没有放弃想要变强的希望。一次偶然的机会。内门中的弟子,接到一个制服四级妖兽的任务。那妖兽极为狡猾,藏在一处岩洞之中,而且极善于隐藏,需要有人将其引诱出来。这些弟子虽然都已经筑基,但谁都不愿意做这个诱饵,于是许下了好处,就找上了外门弟子。

    四阶妖兽相当于金丹初期修为,对普遍是练气层的外门弟子来说,实在是太危险,外门虽然资源少,但敢以命拼的人却很少,谁都不愿做这个炮灰。但夜擎苍接了。

    他把一切都压在了这次任务之上,拼死引出了那只妖兽,并助那些内门弟子成功完成了任务。但事后,他却没有要那几人许下的好处。什么都没拿就回去了。

    不得不说夜擎苍是一个很会做投资的人,他什么都没拿,却让几人无端欠了他一个人情。对他好感大增,平时有事没事,见到也会与之打个招呼什么的。

    而外门又是一群惯会见风使舵的人,见他与内门之人熟识,就再也没人敢欺压他,所做的杂事也少了。他终于可以认真开始修练。

    他花了两年的时间,从练气一层到了练气五层,这时修行的瓶颈也来了,修为再也提不上去。需要三品丹药,上品聚灵丹才能突破。

    可是外门连一品丹药都很少,别说是三品。

    可就是这么巧,一次意外,他得到了丹宗的传承,成为丹方百科全书不说,还友情附赠了一个练丹神器。他靠着这些失传的丹方。白手起家,走上了练丹大师之路。有了神器在手,他练丹容易的跟捏泥丸似的,每天把丹药当糖豆啃。

    修为也直接从练气五层升到练气九层。

    然后他再次卡住了,筑基丹虽然早已经准备好了,但他却迟迟没等到突破的机会。也明白这是自己的资质问题,没有任何一种修行功法。可以突破灵根的限制。

    可是做为主角光环加身的人。怎么可能轻易认输?竟然世间没有这样的功法,那他就创造出来。于是夜擎苍同学,在久久不能突破的时候。开始了新功法的研究偿试,还真就让他研究成功了,突破了灵根的限制,让他可以快速的吸收五行灵气。即使是五灵根。也能像天灵根一样修行。

    他的修为也开始了质的飞跃,仅仅十年的时间。他就筑基成功,进入了内门。

    后来门内大比,更是一举拿下了筑基期组弟子第一名。并在大比之中领悟剑意,从此走入剑修之道。这样闪瞎眼的逆袭。也得到了门派一位化神尊者的青睐收为门下弟子。

    从此他的人生就像开了挂一样,一路翻升。斗邪修,闯秘镜。收跟宠。更是收服了一条上古恶蛟,做为座骑。只花了两千年的时间就突破了化神。从此站在了人生巅峰。

    他为人恩怨分明,对仇人邪修毫不留情,信奉你敬我一尺,我还你一丈。你犯我一分,我斩草除根。对门派却是极为照顾,虽然微时受了很多苦,但也明白是修仙界的常态,并没有怨恨,反而一直守护旭尧派,正到寿尽轮回。

    没错,他没有飞升,即使他后期达到了化神大满圆。却一直没有等到突破飞升的时机,也没有强行引下飞升雷劫。

    而且他也不像逍逸,是个处处留情的种马男。他对自己的双修伴侣一心一意,从来不看别的女人一眼。更别说是养炉鼎什么的没节操行为了。这点祝遥默默给他点了个赞。

    他妻子是同门派一位元婴修士的入室弟子,叫曲艺。没错,就是小白心心念念着的那个曲艺师妹,蛐蛐的徒弟!她最后是男主的女人。

    而小白,也是剧情中的一位人物,可他不是男配,更不是男二三四五六,连炮灰都算不上一个,他就是个背景板。剧情里他连出场机会都没有,唯一出现的一次,还是在曲艺回首往事的时候,顺带提了一句:“幼时有一位小白师兄,对我极为照顾,可惜最后却因闯入静幽谷,再没能回来。”这点明显跟她剧情里不一定了,或者是因为她的出现起了变化。

    而夜擎苍最终成了修仙界的至尊,无论谁说到他,都得竖起大拇指称一句,真英雄!而且由于他的铁腕政策,修仙界出现了空前团结的时期,基本让坏事做尽的邪修无处躲藏。修界和平了万载。

    祝遥越看到后面,越不明白了,照这么看来。这人哪算得上是bug?撑死也只能算得上是一个性情中人吧!完全没有半点报复社会的迹象。世界不单没有崩溃,反而更加稳定了呀。

    那个bug印记,不会是长错地方了吧?

    祝遥正疑惑,画面一转,居然到了夜擎苍死后几百年。此时的修界一片混乱,到处都是杀戮血腥,人人都像打了鸡血一样,为了一句话,居然可以拼个你死我活。

    祝遥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还是那个稳定的修仙界吗?隐隐还听到几声,跟夜擎苍一样的话,你敬我一尺,我还你一丈。你犯我一分,我斩草除根,之类的话。

    这是偶象效应?

    总算知道夜擎苍为什么是bug了,因为他的道。他曾受尽压迫,然后奋起反抗,所以他是以杀入道。对于邪修或是犯禁的妖类,道貌岸然的修士从不手软,必会杀之。虽然道心稳固,但杀孽却是其它人的十倍不止。

    估计这也是他最后不能飞升的原因。

    但名人是有榜样效应的,后世很多人学习他,想以杀入道。杀孽一多,身上煞气就重,初期可能会给人一种厉害的错觉,从而沉沦于杀戮之中。有些像战场之上那些杀红眼的人一样。可是这些人,与夜擎苍又不同。他是心中有着衡量,杀的都是他认为该杀之人。目的在于以杀止杀。从不轻易挑起争端。而其它人,却是为杀而杀。

    甚至到是后期,人人都以为只要杀得人多,就可以得道。夜擎苍凭着一已之力,用一手烂牌打出了一个好结局,但却无意之中,把世人引上了一条魔道。

    祝遥看到后面。已经不忍心看下去。修界的人是有限的,这么杀下去,不过几百年。修士已经没几个。但却还有人记着以杀入道这话,甚至开始把手伸到了凡人界。

    以修士对上手无寸铁的凡人,想都不用想,最后的结果是什么。毁灭世界分分钟的事情。

    ——————————————

    祝遥从入定中醒了过来,一头的冷汗。被最后那如人间地狱般的场景给吓到了。深吸了几口气才缓了下来,细一想这次的bug整个人都不好了。

    这种全民bug怎么补?这次的bug完全不是夜擎苍一个人的原因啊!说到底,他三观正常,点毛病都没有啊。最后之所以世界毁灭也是因为那些后人。自己作死的吧。

    难道她要跑去跟夜擎苍聊聊真善美,让他别以杀入道,以爱入道怎么样?

    人家不把她当神经病才怪吧。

    而且道法三千。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道,这是按照个人的经历和领悟来决定的。她根本插不了手啊。以剧情的强大性来看,最后夜擎苍还是会走上同样的道。

    怎么办?

    这种谁都没有错的bug,压根不知道怎么修啊。界灵给她的任务,要不要一个比一个难啊喂!

    她觉得人生受到前所未有的考验!

    就单从这个剧情来看,她完全看不出来夜擎苍这个人,有半点问题。她根本找不到下手的点。

    对于想不通的事,祝遥就只能……先放着!

    不管怎么说,先提升修为,到时跟男主交个朋友,再适时的帮帮他,看看能不能让他从杀道上拐回来。剧情也是从男主面对那只四阶妖兽开始的,一切都来得及,算算时间,还有五年。

    她得趁这个机会,赶紧把修为提上去。只有自己有了实力,才有帮助别人的能力。

    祝遥开始专心的修练,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体内多了那条透明灵气的原因,她的修行速度跟当初单系雷灵根的时候差不了多少,而且她发现体内无论哪一系的灵气,对那透明灵气都特别亲近,完全没有其它五行灵气水火不相溶的情况。

    她默默猜测,这个透明灵气,是不是也是像以前的世界好感度一样,是界灵塞给她的金手指?一想到这点,她就有一种以后会被坑的错觉。

    五年后,她的修为升到了筑基中期,还没等她去找人。

    刚从入定中醒来,腰侧突然亮了亮,闪出一道白光。她拉开储物袋,掏出一看,是一道眼熟的传音符,一个熟悉的男音就从里面传了出来。

    “玉遥,我是兼尚,你到哪去了?听到速回,有大生意!”

    奸商?

    她突然想起,自己当初入门到达第三关时,奸商是塞了一道传音符给她。

    于是回传了丝灵气进去,回应到。

    “是我,何事?”

    传音几乎立马就再亮了起来,奸商争切的问道,“玉道友……你总算回我话了,我都找了你两年了。你到底到哪去了?”

    “呃……”她能说早忘了他的事吗?“我闭关了,这才出来。”

    “难怪……”他松了口气,“对了,你最后入了旭尧派哪一峰?”

    祝遥想了想,还是没有说实话,“符灵峰。”

    “啊!符灵峰,是不说好不让你入那里吗?你……唉算了。”他一副宛惜的语气。“有一笔大生意,你来不来?”

    “什么生意?”

    他神秘兮兮的道,“我一个师兄接了个任务,报酬有四百块中品灵石,只需要降服密匙森林附近的一只四阶妖兽就行了。刚好你精通御兽之术,有你在,这个任务一定手到擒来。”

    四级妖兽!密匙森林,不会这么巧吧。这不是男主第一次出山的时候吗?

    “玉道友,怎么样?加上你一共才六个人,能赚几十块中品灵石呢。”

    “行,我去!”

    “好,我们已经在山门这里了。你赶紧来!”

    “嗯。”

    正愁不知道怎么接近男主,没想到奸商刚好是那批做任务的人之一。

    她出了天齐峰,直接就走到了山门,远远的就看到了那里聚集了几个人,最旁边站着的就是奸商。他显然也看到了她,朝她激动的挥了挥手。祝遥正要打招呼,一道惊讶的声音却从旁边响起。

    “姥姥!”只见前方,一身青衫的少年,刚从剑上下来,一副刚刚从外面做任务回来的样子,他年纪大概十五六岁,身形很高,脸看着有点眼熟。

    “小霸王!”祝遥惊了一下,五年没见,他这个头长得也太快了。

    “姥姥,您怎么出关了,掌门……”祝遥一把就捂住了他嘴,阻止了他接下来的话。她虽然被赶鸭子,成了曲江的师叔。但真正见过她的弟子没几个,她还想跟男主混混脸熟呢。

    “玉师妹,这位是?”奸商刚好过来,疑惑的看着两人。

    “呵呵……”祝遥一笑,绝对不能让小霸王暴她的马甲,不然就出不去了,“这是我……一个远房亲戚。”祝遥朝小白眨了眨眼睛,才放下了手。

    小白皱了皱眉,一脸的不认同,却还是配合的回道,“白致远。”

    “原来是白师弟!”奸商看向祝遥道,“他也是一块去任务的吗?”

    她正要反驳,小白却抢先道,“是,我跟姥姥一块去。”说完还给了她一个,不让我去我就去跟校长打小报告的眼神。

    祝遥只好咬牙忍了,熊孩子长大了,翅膀硬了啊!

    奸商有些犹豫,小白却道,“我不去,姥姥也不会去的。”

    他们才勉强点了头。

    “兼师弟,你说的人来了没?”那边一直等候的四人也围了过来,两男两女。一个似是领头的筑基女修,带些怀疑的打量了祝遥一眼,“你说的就是她?”

    “没错!”奸商点了点头。(未完待续)(我家徒弟又挂了../21/21166/)-- ( 我家徒弟又挂了 /38/3837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必赢亚洲766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