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八八章 豆豆与兽兽与师父

文 / 尤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豆子越来越亮,半会那层白光从球体上浮了起来,慢慢凝聚成形,不到半会,一个白衣如雪的身影就出现在地洞之中。

    他浑身冒着冷意,看到地上只余一口气的人时,身上的寒意似是要化成实质,就连整个地洞之中都开始凝聚上了白霜。

    “豆~”地上的豆子突然叫了一声,弱弱滚开了一点。

    玉言身上濒临暴发的怒气,才生生的压了下去。要不是时间有限,加上担心徒弟的伤,他真想回去跟某人好好算算账。深吸了一口气,上前扶起自家的蠢徒弟,曲指扣在她的手腕之上,开始查看起伤势来。越看眉头就皱得越深,身上的寒气越重,越想出去把刚那人抽一顿。经脉碎了,金丹碎了,丹田碎了,她浑身上下就没有一处是完整的。

    不得不说徒弟能挺着一口气没有换马甲,都算是个奇迹了。要不是他即时赶到,恐怖她连这口气都留不住。

    玉言的脸色更沉了,盘腿在她身后坐下,深吸了一口气,顿时一条白龙便从他体内飞了出来,开始缠绕上身前的徒弟,每过一处,祝遥体内的伤就开始自动修复,先是经脉,再是丹田,再是内腑。即将助她重聚金丹时,灵气却开始自发的运转压缩,有了结丹之兆。

    玉言惊讶的开了眼睛,徒弟的身体居然可以自行结丹!他皱了皱,收回了那条白龙,扬手布下了几个阵法。转头看向旁边的安静呆着的绿球。

    “灵泉水。”

    豆豆立马啊呜一下,吐出了一个瓶子。

    扶着徒弟喝了半瓶,催动灵力化解她体内的泉水。顿时五行灵气,直接引入了结丹之处。像是会自行运转一样,开始压缩结丹,不到一会新的金丹就凝聚成形了。

    仔细查看了一下徒弟的伤势,发现已无大碍,这才松了口气。只是蠢徒弟仍是没有醒过来。

    玉言上下打量了一番昏迷不醒的徒弟,瞅到那身染血的长裙,不禁皱了皱眉。做为一个有洁癖的好师父。绝对不能容忍徒弟脏成这样。顺手就给她施了个去尘诀。长裙立马恢复成了原本的墨绿色。

    再看一眼,好像还是觉得那里不对。

    于是,再顺手把徒弟的凌乱的发髻重梳了一遍。

    再看一眼。还是觉得怪怪的。

    于是,再再顺手把那只满是灰的鞋子换了。

    最后再看一眼,还是觉得别扭。嗯,绝对是那身墨绿衣服的错。徒弟以前都穿白色或粉色的。

    要不,换一身?

    于是。重伤昏睡了三个时辰的祝遥,睁开眼睛的时候,不单发现自己伤好了,丹复了;还看到自家那如雪山圣莲的师父。正对她一本正经的耍流/氓。

    “师父……”

    “嗯?”

    “我是个老人。”

    “为师知道。”

    “那你这么认真的在干嘛?”

    “脱衣服。”他唰的一下就拉开了她的腰带,动作那叫一气呵成,训练有素。一看就是她教导有方!

    “师父!”祝遥惊呼了一声。虽然很高兴,但也等我重塑了身体。变回少女再说呀。现在这样也太重口了吧!做为一只吃嫩草的老牛,我压力很大好不好?

    某师父在徒弟囧囧有神,又惊慌失措的神情下,三两下就扒光了衣服,然后拿起豆豆刚吐出来的白色衣衫,给她徒弟穿了回去。还仔细的扶平了她衣角的每一条折皱,这才满意的放开了她。全程目不斜视,眼里没有半点异常。

    祝遥这才回了神,哦,原来是看不惯她这件破烂法布。早说嘛,害她以为师父突然有了什么特殊的癖好。

    就说嘛,师父怎么可能会喜欢一个老太婆……

    等等,为什么更加不爽了呢?

    ——————————————

    “师父你怎么来了?”她明明记得,当初灵界是把他传送回了雷神殿的,“你是怎么下界的?”

    “你可记得当初你放在为师身上的那颗珠子?”

    “珠子?”祝遥想了想,“你是说忘川给我的那颗?”

    “嗯。”

    “这跟师父你下界有什么关系?”

    玉言手间一转,一颗白色的珠子的影像就出现在了他手心,“那你有没有觉得这白珠有些熟悉?”

    祝遥有些莫名的看了看,眼睛猛的睁大,师父不说她还没印象,现在仔细一看才发现这珠子太眼熟了,眼熟到她见过一堆,“这个……不是白源的内丹吗?”这珠子跟白源硬塞给她的内丹一模一样。

    等等!界灵曾经说过,这珠子是最纯净的源水忘川,可溶合洗净一切事物,而白源,就是忘川之源。靠,难怪它一吐可以吐出那么多内丹来。

    “忘川河连接三界,引渡所有灵魂,白源自然也有穿越各界之能。”玉言道,“你我都有它的内丹,我自然能感知到你的情况。只不过就算有此物,我也只能分出一线神识下界。”

    祝遥仔细看了看,师父的身形的确没有之前那么凝实,师父的本体还在仙界,“那师父现在的神识是寄居在白源的内丹里?”

    “嗯。”

    “我记得我把白源内丹放在神识……不对啊,我现在根本不能修练神识。那内丹在……”

    “豆……”豆子突然飞了起来,向以前一样想扑进她的怀里,却被玉言中途截糊,一把拽住了。好不容易才整干净的徒弟,不能被莫明其妙的东西蹭脏了,豆子也不行。

    “师父,它只是颗豆子。”再捏就碎了!原来那么一颗珠圆玉润的豆,现在……等等!珠圆?这个形状怎么那么像……

    “白源?!”

    “豆!”

    祝遥嘴角一抽:“师父,这不会就是……”

    “白源送你的内丹。”

    “……”

    靠!豆子就是白源的内丹!那它到底是怎么跑到豆荚里去的,还染了一身颜色回来?

    问题来了:白源内丹等于豆子,师父一直附在豆子身上。那么师父等于……

    “……”

    “你伤已无大碍了,走吧!”玉言拉起徒弟的手,就走了出去。

    “等等!”祝遥一头的黑线,“师父,你能先解释一下,肚兜的事吗?”

    玉言愣了一下,一脸严肃的道。“你的。”

    “胡说!老娘从来不穿……啊呸。我穿的是**。”为了维持她本来就不大的包子形状,她从来不穿这种,不能保质保形的肚兜。

    玉言皱了皱眉。叹了一声,一副打算长谈的样子。

    “那日我回雷神殿后,刚巧遇到师尊出关。”

    “啊?”这是要转移话题吗?

    “我将你我双/修之事禀告了师尊。”

    “哦。”这跟肚兜有什么关系?

    “师尊说,若是要双/修。需得明媒正娶。”

    “然后……”

    “师尊说,为师为你准备的嫁衣里。缺了肚兜。”

    “……”师祖你也查得太仔细了吧?

    “师尊说女子都要穿这个。所以我就赶制了一些。”

    “呃……”赶制了一打吗?原来那一堆颜色各异的肚兜还是她的嫁妆!

    玉言叹了口气,接着道,“唉,为师也不知。为何你的衣物,要比我多一件?明明长得都一样。”

    “……”

    长……得……都……一……样!

    唰唰五把钢刀直入胸口!

    掀桌!哪里一样了,小笼包也是胸啊喂!

    敢情以前从来没给做过肚兜。是因为认为她用不上吗!!!

    ———————————————

    祝遥后来才知道,她并没有离开那座浮峰。而是进入了浮峰里面。整座浮峰里,居然是中空的。她们只是转了一个弯,走出了那个地洞,眼前却是一片空旷的房间。

    师父现在只是一丝神识,不能维持人形太久,只能又回到了白源的内丹中。可能是因为进入过豆荚的原故,内丹本身也拥有了白源的意识,也就是说现在的豆子其实就是白源。

    师父说这个地方,并不是当初她在的世界,估计是一处秘境,或是一方芥子空间。当初白源把她们吞进来的时候,其实是划破了虚空,刚好把她们传送过来了。

    也就是说,如果想要回去,除非找到秘境的出口,或是让白源再吞她们一次。

    她本来打算去找小霸王和夜擎苍的,但师父却告诉,那两人的气息,就在浮峰里面。祝遥心底一紧,忍不住担心,那两小只,不会是被那个仙法怪人给抓了吧?

    一想起那人曾经想把他们炼成那种混合兽,她就一阵恶寒。

    “他们并未被抓。”玉言的声音从豆子里传了出来,之前那人被他所伤,不可能这么快恢复,更别说是抓人了,“他二人的位置一直在移动,应该也是来寻你的。”

    靠,这两小鬼,胆子也太大了吧,这也敢回来?她叹了口气,朝着师父指引的方向走了过去。

    “玉……遥!这里阵法诡异,我亦无法完全探知危险,多加小心。”

    祝遥脚下一顿,“师父也认不出是什么阵法吗?”

    “嗯!”他声音沉了沉,“那些阵法为师也从未见过,而且灵力运转十分特殊,似是……有一种特殊的力量在里面。”

    特殊的力量?“那是什么?”

    “不是仙气,亦不是灵气,为师也分辩不出来,你小心为上。”

    师父的声音越来越弱,直到后面完全消失了。她喊了几声,却没有回应。师父只是一丝神识,出现的时间十分有限。下一次出来也不知道要什么时候。

    祝遥不免多了几分紧张,提前布下了防御结界,这才朝着深处走去。

    这浮峰的内部十分的大,原本以为里面会是一座宫殿,但意外的是,房间却十分的简陋。好像就是随便挖出来的。虽然地方很大,并没有什么规则的形状。

    空气中飘散着几股难闻的气味,有些像是之前那个尸堆的味道。越往里面走,空间就越大,都快要看不见顶了。四周越来越暗,阴森森的,要是有点光就好了。

    她正这样想着,突然四周闪过一道阵法的光,不到一会,整个墙面,像是突然布了一条条会发光的电线一样,到处是一条条纵横交错的红线。瞬间整个空间就亮了起来,四周像是燃起了一片红云,那光线直冲而上,细一看里面还有约色流光闪过,像是向上延伸生长的一样。

    祝遥抬头看着这奇异的景像,有些发愣,怎么感觉这红光形状有点像一颗树呢?只不过是倒着生长的。

    突然有什么破空而来。

    祝遥刚一回神,十几柄灵剑就迎面朝她飞了过来。她立马化出一道道风刃挡了过去,纵身向后急退了出去,“谁?”

    那边似是顿了一下,立马响起了惊喜的声音。

    “姥姥!”

    “婆婆!”

    两个身影从红光后跑了出来,是小霸王和夜擎苍。

    “你们没事吧?”没想到这么快就遇到他们俩,打量了两个少年,还好!没缺胳膊少腿的。

    “没事。”小霸王重重的松了口气,“姥姥你呢?我们偷偷回到那个炼兽的地方,找不到你。还以为……还好你没事。”

    “好个屁!你们回来干嘛?”祝遥瞪了他们一眼,“好不容易争取时间让你们逃命,还跑回来找死?”

    小霸王眉了眉皱,满脸都是不赞同的神色,咬咬牙坚定的道,“反正……我不能扔下姥姥,就算是死也一样。”

    哟,还挺有义气的!

    “你傻啊你!”祝遥扬手就敲了他一下,翻了个白眼,“谁说让你扔下我啦,你走了可以回去找救兵,好歹还可以有线生机。这一回来,得!一死死一窝。”

    “我……”小霸王脸色一僵,正义的表情塌了个彻底,“我……没想这么多!”

    “所以说你傻啊!”祝遥懒得教训这种脑残儿童,直接道,“行了,别废话了,赶紧走吧趁着还没被发现。”她还真怕那个仙法狂人又从哪蹦出来。

    师父又没了反应,要是那人再出现,基本属于团灭状态。祝遥心下一想,立马麻利的带着两小只,就往来的方向而去。刚走出一步,突然眼前一片昏暗。

    “咦,这红光怎么不见了?”她随问问了一句。

    两小只一愣,“什么红光?”

    “……”(未完待续)

    ps:一会再来改错字(我家徒弟又挂了../21/21166/)-- ( 我家徒弟又挂了 /38/3837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必赢亚洲766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