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九零章 下线之前刷个怪

文 / 尤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祝遥只觉得心底燃着一团火,烧得她想毁灭一切。就连她原本白色的雷光凤凰,也开始慢慢变换成了红色的雷电。而那个仙法怪人,显然没把她放在眼里,虽然刚刚几个人突然消失,让他有些惊讶,却也只是略停顿了一下,就开始放动了攻击。

    化神期的威压瞬间释放了出来,企图把祝遥压制在地。

    可是……

    完全没用!

    祝遥还好好的站着。

    “这怎么可能?”他一脸的不可置信,区区一个金丹,居然可以反抗化神修士的威压。

    所谓威压,其实是修士体内灵力产生的一个气场,所以修为越高,威压就越大。而修士的修为提升都需要吸收灵气,所以本能的对灵气更浓郁的一方产生畏惧心理,从而被制。根本上来说,除了灵气多少的压制以外,更多的是人心潜意识的恐惧。

    但现在的祝遥满心都是愤怒,除了想把眼前的人,往死里揍以外,根本没有其它任何的想法,她怕个屁!

    已经变成红色的雷光凤凰,长啼一声,再次向着对面冲了过去。

    男子一愣,放弃了给对方施加威压,唤回了自己剑意化成的那条黑蛇,也迎了上去。两股剑意相挡,一时间飞沙走石,整个浮峰都山摇地动起来,有碎石从头顶哗啦啦掉下,投下上空斑驳的光影。

    男子皱眉,本来以为可以轻松解决对方,让他意外的是,对方不惧他威压就算了,就连剑意居然也带着如此大的威能。

    这座浮峰。内部本来就是空心的,这么大的动静之下,己经出现了坍塌的现象。男子脸上划过一丝担忧,他的本体在血池之中,如果这山塌了必会对他产生影响。他不得不分心照顾了一下身侧的血池。

    这一分心,就少了对剑意的掌握,居然跟对方拼了个不相上下。一凤一蛇在空中撕斗了半晌。却仍没能制服对方。每一次他将那雷光拍散。下一刻它又会重新凝聚成形。

    祝遥虽然已经催动了所有的灵气,但必竟修为差了对方两个大境界,她现在是靠着心中的一股气在死撑。灵力已经近枯竭了。用不了多久,她必定会死在对方的剑意之下。

    她被怒火燃烧的理智这才一点一滴的回笼,张口就吐出一口血来,红色的剑意闪了一下。似有崩塌的预兆。

    男子冷笑一声,眼里闪过一丝讥讽。区区一个金丹修士,也敢单独挑战他,真是不自量力。

    祝遥的处境越来越艰难,用不了半刻钟。她灵力就会耗尽。

    后悔吗?

    并不!

    她不会后悔一个人留下来!她家小八,凤族最小的宝贝疙瘩,在她心里。他还只是个孩子,却被这个变态生生囚禁在这里这么多年。走得那么凄惨。她无论如何,都无法原谅这个凶手。

    如果在现代,她会报警,让法律还小八一个公道。但这是在仙侠世界,强者为尊,对方还是下界至尊的化神修为,没人治得了他。那么就她来,世间还不了小八公道,她还!

    是她来得太晚,救不了小八。唯一能做的,就是由她亲手罚惩这个凶手。

    小八,你看着!七姐一定会让这个坏蛋付出代价。

    杀人者!偿命!

    修为不够,那她就升!灵力不足,那她就引入灵力!祝遥心下一沉,一边加大了灵力的输出传送剑意之中,一边凝神静气,引气入体。

    瞬间那只已经被黑蛇环绕上的雷光凤凰,猛的赠大了一倍,反向一爪,把黑蛇拍向了地面。

    男子退了一步,一脸惊骇看向祝遥,“你要干什么?”却发现四周的灵气开始异动,并且向着祝遥涌了过去,“引气入体……你这是找死吗?”

    直接引入的灵气十分凌乱,如果不专心的引导进入丹田,会持续在经脉之中暴动。她居然枉想一边与他相斗,一边引入缺失的灵气,这简直就是找死。

    “原以为你是个聪明的,原来如此愚蠢,居然自寻死路。”男子冷笑一声,手一转剑意再次冲向祝遥而去,“这样下去,你也活不了。”

    祝遥没有回答,只是控制着剑意,不要命的向着对方逼近,雷凤身上的电光,劈得周围啪啦做响,山体坍塌得更加严重,甚至有石块砸向了血池,却被外面的阵法挡下。

    男子心神一松,隐隐有让雷凤压过黑蛇一头的趋势。

    他脸上闪过一丝恼怒,皱眉冷声道,“哼!你这样乱来,自己也别想活着离开。”

    “别说我要活着离开!?”祝遥直接瞪了回去,“我留下来,本来就没想过还能竖着,我的目的只想让你,永远爬不起来而已。”俗话说的得好,软的怕硬的,硬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她现在就是那个不要命的!

    男子一愣,脸上神情变换了好几次,半会才定了定神,沉声道,“就算你不怕死又怎么样?你以为临时引气入体会有用吗?你根本来不及!”吸收灵气真的那么快速的话,就不可能有人花了几千年,还是不能飞升了,“你引灵气的速度,根本赶不上你消耗……”

    他话还没说完,顿时整个空间的气息全变了,似是突然刮起了一阵灵气风暴,四周蓬勃的灵气,突然就暴动起来,像是受到什么牵引一样,开始疯狂的朝着对面涌了过去。

    各类灵气形成了一条灵力漩涡,冲天而起,直接冲塌了山顶。未待阳光洒下,山顶的洞口却被各种灵气流占领,整个浮峰瞬间变成了一座活火山形状。

    只是火山是往外喷发岩浆,而此时的灵气却是往里面涌入。

    灵气暴动!而且还是五行全灵气暴动!

    “这……这怎么可能?”单单只是引气入体,为什么会引来这么多的灵气。

    男子一愣,脸上神情变换了好几次,顿时升起了一种。她真能杀了自己的感觉。

    不行!他谋划了这么多年,逆天改命。不惜冒犯神族,并抓了那么多的妖兽,做了这么久的试验,只差一步就可以成功,只要得到神族的内丹,他就能飞升上界。怎么可以在此时功亏一篑。

    心下一慌。眼里满满都是狠戾。趁灵气还没有完全吸收,扬手就化出了千万条冰凌,铺天盖地的攻击了过去。他好歹是化神修为。又怎么可能真打不过一名金丹期的弟子,之前没有直接下杀手,也只是为了得到取出内丹的方法。现在明显已经留不得此人。

    密密满满的冰凌飞了过来,根本避无可避!

    竟然避不了。那她就不避,祝直接捏了个诀。一掌打入地下,顿时千万条的雷光,轰隆隆冲天而起,早已经被灵气撑爆的山体顿时塌了一半。

    被一直钉在山体上小八的躯体也轰隆一身倒在了地上。

    祝遥心下一疼。却立马在疯狂涌入的各种灵气冲击中疼得麻木。灵气占领了她身上每一寸经脉,疯狂的破坏着她刚刚修复不久的身体,每一处都在皮开肉绽。每一处都疼不欲生。

    久违的灵气暴动!自从她成全系灵根后,引气入体再没有发生过灵气暴动。当初她以为自己只对雷灵气亲和。所以五灵根引灵气的时候,才不会出现暴动这种情况。后来她才慢慢发现,灵气的亲和根本就不分何种灵气。只是以往她引气入体之时,会下意识的注意其中某一种属性。而不是五行灵气一起引。

    现在她放开了缚束,来者不拒,果然还是会发生灵气暴动的现象,而这种现象,正是她期待的。

    五行相克,灵气疯狂的破坏着她的身体,祝遥却完全没有余力去安抚控制这些暴乱的灵气,直接调用。

    只见刚刚还是一片红光的剑意,已经慢慢的染上了各种灵气的颜色,不到片刻就暴涨了十几倍。对方那黑蛇的剑意,再也无法压制住它。反爪直接压了下去,一声长啼。那黑蛇就消失在了空气中。

    噗……

    男子张口就吐出了一口血。剑意反噬的威力,就算是化神也不可能全然无事。他的脸色顿时黑如锅底,看着已经被暴动灵气包围,变成了一个血人的祝遥,一个金丹,他修行多年,居然会败在一个金丹修士手里!

    他神情越来越阴森,眼神越来越怨毒,满满全都是入骨的恨意。闪身躲避着那些无处不在的雷电,眼看着那只已经长大到,快与地上那只死去凤凰一样大的雷光凤凰,带着毁天灭地之势,直冲了过来。他咬了咬牙,瞬间化出万千的剑阵,挡住自己的面前。

    他不能死!怎么可以死?他是从阴曹地府爬回来的人,怎么可以死在一个金丹修士手里。竟然他已经逆天了一次,自然也可以逆天第二次。

    男子身上顿时冒出了阵阵黑色的气息,慢慢爬上了他的脸侧,显得格外的狰狞。他扬手捏了个诀,血池之中的血,似是受到牵引一样,汇聚到了他的手间,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红色血阵,直朝着空中的雷光凤凰而去。

    那血阵一接触到剑意,雷光凤凰就发出了一阵凄厉的鸣叫。

    祝遥觉得五脏六腑都在燃烧,似是有什么在生生切割着她的灵魂。她用尽了所有的意志才忍住没有痛晕过去。

    妈的,老娘和你拼了!

    她直接加快了灵气的引入,任自己的经脉碎成了渣,反正她已经感觉不到痛了。

    剑意瞬间疯涨,抑天长啼一声,一爪就冲破了那个血阵。呼啸着直接从变态修士身上穿体而过。

    男子只觉得神识,顿时被冲散,嘴角的血不要钱似的往外喷了一地。满脸都是不敢置信。

    他居然真的被一个金丹……

    不对!

    他猛的睁大了眼睛,满脸震惊看着已经完全看不出人样的祝遥。

    元婴……元婴初期……元婴中期……元婴后期……化神……

    修为还在疯涨!

    他眼里闪过一丝慌乱,飞身朝着山顶逃窜而去。

    这样疯涨的灵气,那老太婆坚持不了多久,只要他拖下去,她就能自取灭亡。他只要暂时离开这里,只要飞出这个山口。

    突然他脚下一紧,一条雷电的锁链缠上了他的脚,猛的一拉,就把他整个人直接拽了回来。

    轰的一声砸到了地上,旁边正是一只巨大的凤头,火红的双眼正好对着它。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他居然看出那双眼里,透出的全是刻骨的恨意,仿佛下一刻就要把他吞噬掉。

    他吓得立马爬开了几步,哪还有之前的嚣张,全是将死的恐惧。

    空中的雷凤啼鸣了一声,一道紫色闪电直接劈了下来,打得他皮开肉绽,他只觉丹田一散,灵气再不能凝聚,“不……不要杀我。”

    眼看着剑意再次朝他扑了过来,却在接触他的一瞬间消失在了空中。

    祝遥再也支持不住,脚下一软倒在了地上,刚刚还暴乱的灵气,也一瞬间消散在了空气中。

    现场一时间安静了下来。

    男子先是一愣,突然又像是明白了什么,开始狂喜大笑了起来,“哈哈哈哈……这是天意!连神族都要栽在我手里,你再厉害又怎么样?还不是斗不过我。”

    他丹田已毁不能用灵气,只好拿起旁边掉落的飞剑,拖着不比祝遥好多少的身子,一瘸一拐的走了过来,笑得极为嚣张,“你不是要给那只蠢凤凰报仇吗?我到要看看,到底是谁……噗……”

    他话还没说完,顿时体内刺出数条血色的冰凌,直接刺穿了他的身体,他眼睛大睁瞪圆,似是完全没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带着满心的不甘与怨恨彻底的没了生息。

    祝遥松开手里的最后一个法诀,水系术法,当初她教给小萝卜保命的法术,却没想到,会用在这里。

    她赌赢了!为小八报了仇,还了他公道。

    祝遥松了一口气,全身已经没了一点力气,连意识都有些飘离起来。

    是要下线了吧?

    突然,地下一片晃动,血池之中像是沸腾了一样,开始冒着血红的泡泡。而刚刚还在她眼前,已经变成了血刺猬的男子,瞬间消失在了空气中。

    下一刻,那个仙法变态又从血池之中缓缓的升了起来。

    阴森邪气的笑声顿时回响在整个山底,“呵呵呵呵……你真以为这样就可以杀死我?”

    祝遥心底只浮现了两个字。

    卧槽!(未完待续)(我家徒弟又挂了../21/21166/)-- ( 我家徒弟又挂了 /38/3837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必赢亚洲766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