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九一章 重塑肉身美美哒

文 / 尤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坏人领便当了,不单出发队伍全身而退,她还收获了一只傲娇牌的小凤凰,不得不说是妥妥的d!如果不是要面对,那只似乎要冻结整个旭尧派的某师父的话。

    祝遥从来没见过自家师父气成那个样子,隐约都可以看到他眼里劈哩啪啦的电光,要不是她觉悟高,认错态度良好,发誓永不再犯。他还真有可能一气之下,把整个旭尧派劈成一块平地。

    叫你们带坏我徒弟!

    当然,死罪可免,活罪难逃。为了让蠢徒弟长长记性,某师父表示惩罚是必须的。对此,祝遥默默的认了怂,弱弱的提了一个要求。

    别打脸,行吗?

    玉言答应了,还真就没有打脸,转而攻击向她的屁股。

    想她堂堂旭尧派太师叔,身份何其酷炫,关键是一把年纪了,却被自家师父,摁在腿上,像是小孩一样,啪啪啪的打屁股。不打脸,也丢尽了!偏偏他还封了她的灵力,下手半点都没留情,打得那叫一个响亮。

    幸好他天齐峰没什么人来,不然她真想去死一死。

    小八那个没义气的,发现她师父跟越古上神长得一模一样后,居然坚定的站到了师父那边,在她遭受如此惨无人道的刑罚时,默默的转开了头。

    叛徒!

    于是,毫无意外的,第二天她悲剧的爬不起来了。

    谁都不懂,一个老人家还被打肿屁股的悲哀。

    “醒了?”玉言推门进来,看了还趴在床上的徒弟一眼,脸色虽然还是冷冰冰的,只是少了昨天那股暴怒。看来气消了不少。

    “师父……”祝遥立马顺杆爬上去,眼泪汪汪瞅着他,满满的都是委屈,师父你居然对我家暴,“好痛……”

    玉言脚步顿了一下,看着徒弟那委屈的眼神,满心的火气一瞬间消失得干干净净。终是叹了一声。走到了床前,伸手把蠢徒弟抱了起来,手间白光闪过。慢慢抚过她受伤某处,一边替她治疗一边道,“下次,可还这么自做主张?”

    一想到那么危急的情况下。她却把他强行传出了秘境,自己一个人面对。他就想再揍她一顿。

    “没有下次。”祝遥立马举手表忠心,“我保证。”

    这种蠢事她做一次就够了,哪还有下一次。现在回头想想,明明有师父在。碾压boss妥妥的,她却非要一个人留下来作死。绝逼智商下线不解释啊!

    “玉遥,你记住……”玉言抱得紧了紧。低头抵上她的额头,突然直直的看进她的眼底。一字一句的道,“再大的事,也还有为师。”别一个人抗着。

    祝遥愣了一下,心底顿时有什么暖暖的东西浮了上来,回抱了过去,重重的点了点头。

    “嗯。”

    玉言这才满意,曲指点向她的额心。祝遥只觉得一股气息进入了她的神识之中,解开了她灵力封印的同时,还调动她体内的灵气,改造调整起她身体的状态来。

    “师父?”

    “别动,我助你重塑身躯。”

    果然,下一刻,她明显觉得自己的身形起了变化,腰不酸了,脚不弯了,肌肤更有弹性了,脸上的皱纹也都消失了,就连头发也比以前乌黑亮丽了。不到一刻钟,五十多岁的老太婆,瞬间变成了十八岁少女了。

    祝遥喜欢的化出水镜一看……

    ==!

    更正,是变成二十八岁少女。

    尼妈,这不就是她在现代的样子吗?这种重塑身体,也太没技术含量了吧。

    “师父……老实说,你是不是嫌弃我老的样子?”快说爱我,补偿一下我受伤的心灵。

    玉言愣了一下,然后认真的答道,“是。”

    “……”啊咧!

    祝遥一下傻了眼,这节奏不对啊,你不应该趁机表白,告诉我,你爱了有多深吗?不应该月亮代表你的心吗?

    是,他居然回答是。

    人家好不容易骄情一回,你配合点行不行?

    祝遥只觉得一颗纯纯的少女叭叽一下,摔得粉碎粉碎的。

    “师父……”你无情,你无义,你无理取闹!

    看着突然就低气压的徒弟,玉言有些莫名,他只是不习惯多记一张脸而已,为什么徒弟看起来这么伤心的样子?要不……他努力记一下。

    “你要真喜欢刚那样子,为师助你再变回去?”

    “……”你都嫌弃了,谁要变回去了啊!“我要跟你分手啦!”

    “胡闹!”玉言皱了皱眉,虽然不知道啥叫分手,但他本能的不喜欢,安抚道,“唉,要不……为师陪你?”

    啥意思?

    下一刻只见他身形开始变化,身高矮了,皮肤松驰了,头发变白了。从一个丰神俊朗的帅哥,变成了一个丰神俊朗的帅老头。

    祝遥:“……”这是要老成一窝的节奏吗?

    不得不说,有些人天生底子好,就算变老也是风彩依旧。

    咦,怎么感觉有种输得连底裤都不剩的错觉,更不开心了肿么办?

    “七姐。”一只毛绒绒的红色小鸟,从门外爬了进来,两只小鸡一样的翅膀正奋力抱着一颗跟它身形差不多的绿色豆子,一边迈着小爪子,一边扬声道,“你不能把这豆子给我变小点,我啃不……”

    它话还没说完,看到床边陌生的两人,愣了一下,“你俩……谁啊?”

    ————————————

    关于体内特殊的透明灵气,玉言帮徒弟查看过,得出的结论是,这估计就是传说中的混元灵气。同时具备所有属性的灵气,也就是说无论是什么系的法术,都不需要经过转换,直接调用混元灵气。更因为她体内都是这种灵气,不用像以前施术时只能调用单独一种。单从施订速度上来说,理论上她就加了两倍数。

    至于其它功能,待开发。但总得来说,挺牛逼的。不然她也不会直接就冲上了化神期。

    关于已经化神的事,祝遥并没有上报给门派知道。虽然她闭关了五年,但五年从筑基直接到了化神,这感动修界的神速。太吓人了。以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万能师父玉言帮徒弟隐藏了修为,除非修为比玉言更高的,在别人眼里。她都只有金丹初期。

    但就算是如此,五年内成功结丹,也惊呆了旭尧学院校长曲江同志。得知消息后,笑得那叫一个春风得意。甚至激动朝天拜了一拜,感谢天。感谢地,感谢明月让师叔与天齐峰相遇啊!师叔结丹了,天齐峰的宝藏保住了,仙生简直棒棒哒!

    本想亲自前去祝贺。但由于祝遥这几天被自家师父思想教育中,一直待在天齐峰没出来。曲江校长,只好退而求其次。代表旭尧派所有师资人员,整体发来了贺电。

    ——师叔啊。听说你结丹了,出来请个客呗!没事,我买单!

    并慎重派了小霸王和夜擎苍,这两个与她关系较好的亲友,三番四次来请人。

    好歹还要在旭尧派混,祝遥觉得应该给屈江点面子。前提是,师父你啥时候下课啊?

    自从上次作死没成功后,她言简意赅的好师父,好像开启了什么不得了的属性,每天给她上各种思想教育课,企图把她从一去不回头的作死道路上拉回来。

    她突然有些后悔回到天齐峰了,由于门口那个阵法,连进来个打断的人都没有。她不得不每天硬着头皮听下去。在这她就不得不批评一下妄上同学了,说好的那个阵法狂赢酷炫**炸天,只有她可以进得来呢?为什么师父轻轻松松就把阵法解了,为什么连小八也知道破阵之法?为什么师父在破阵之后,还布了一个不单进不来,连出都出不去的阵法啊!

    妄上同学,你太让我失望了!

    至于小八,他最近迷上了白源,那颗豆豆。可能是由于鸟类的本性,变身为豆子的白源,被小八坚定的认为是可食用品,每天琢磨着怎么把它吃掉。祝遥拦都拦不住,一不留情,他就抱着豆子啃起来了。

    果然就算是重生,这丫也还是个吃货。

    玉言整整教育了她五天,在祝遥一再保证以后做死绝对会带上他之后,他勉强接受,放行了。

    出狱的那一刻,啊呸,出天齐峰的那一刻,祝遥有种重见天日的感觉。

    “唉……”

    “姥姥,发生了什么事?为何如此忧伤?”小霸王好奇的问。

    祝遥重重的拍了拍他的肩,“唉,这是有家室人的烦恼,你不懂。”

    单身狗小白:“……”怎么觉得被鄙视了?

    “婆……太师叔。”夜擎苍原本想叫她婆婆,看着她的新形象,又临时改了口,“您的伤?”

    “早好了!”祝遥摆了摆手。

    两小只都松了口气,这才必恭必敬的说明来意,“还请太师叔前往主峰正殿。”

    “知道了知道了。”不就是开个庆功宴暗爽一下嘛,她懂!只是……

    “你们两怎么一块上来了?”小霸王上来请她可以理解。但夜擎苍是外门弟子,这种事应该不会叫他才是啊。

    “是师父和掌门叫我俩前来的。”夜擎苍回答。

    祝遥猛的睁大了眼睛,“你有师父了?”这不科学,他不是五年后大比,才拜了化神尊者为师吗?

    他愣了一下,却还是老实的回答,“太师叔,擎苍五年前就已经拜入师门了。”

    五年前,那岂不是他刚入门的时候?

    “你的师父是?”

    “符灵峰,曲屈。”

    “……”怎么是那只蝈蝈,他不是恋老僻吗?什么时候改僻好了?

    也就是说他一直是内门弟子?

    祝遥嘴角一抽,你们都不按剧本演真的好吗?

    “太师叔?”

    “算了,走吧。”剧情歪就歪吧。

    祝遥叹了口气,走向下山的阵法。

    关于在那个空间的事,她没有过多的向两小只解释,加上当时比较混乱,所以他们也并不知道小八是神族,更没看到师父。只当是误进了一处秘境,然后逃生了出来。反而那天她一身血的回来时,到是吓得他们不轻。

    两人一路引着祝遥到正殿,原本以为屈江同学,只是简单庆祝她结丹,却没想到,他只是为了显摆。大殿里居然齐聚了各门各派的元婴领导了,她一进去,数几十个元婴齐唰唰的扫了过来,她差点条件反射的用暴出化神威压,还好及时忍住了。

    但被几十道神识锁定的感觉,还真不是什么的体验。

    “祝师妹来了。”坐在上首旭尧派的两位化神尊者之一的吾浮尊者一开口,顿时她身上探究的神识,纷纷都收了回去。

    祝遥立马大步跨了进去,朝着上座的两人打了声招呼,“吾浮师兄,吾华师兄。”

    见两人点头回应,祝遥也没管其它人,转身就在曲江的旁边坐下。

    她这毫不客气的做派,明显引起了其它元婴修士的不满,眼里纷纷带上了一丝不满的情绪。

    到是曲江满意的不断点头,只差没当面喊出来,小师叔,干得好!

    她虽然修为只有金丹,但身份不同,如果主动向各派的元婴打招呼,反而掉了价。这种时候,就应该端着。原本他还担心,想私下提醒她一下。

    没想到小师叔,这么通透,早就看得真真的。心底顿时升起一股自豪感,我们小师叔,就是这么狂霸酷炫拽。

    只是为了省事,却无意戳中红心的祝遥,继续面无表情的坐着,装高冷什么的,师门传承,她贼专业。

    “各位!”大家长曲江站了起来,代表官方发言,“感谢大家不远万里,前来祝贺我派小师叔结丹之喜。我旭尧派向来与众派同气连枝,共求长生大道,至今已数百万载。幸得老祖庇佑,留天齐峰于世,惠及我派众人。如今小师叔执掌天齐峰,又成功结丹,实在是我派之福。”

    他话音一落,语带暗示的扫了一圈众人。瞬间刚刚还对祝遥有些异议的人,纷纷收起了心中的不满,脸色有些发白起来。他们怎么忘了,这小姑娘虽然只是个金丹,但却是天齐峰的传人,轻易得罪不得,谁知道旭尧派老祖留了些什么逆天的东西下来。

    众人脸色一变,再没了之前的轻视,纷纷开始客道的道起喜来,只不过是真心,还是试探就不得而知了。(未完待续)(我家徒弟又挂了../21/21166/)-- ( 我家徒弟又挂了 /38/3837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必赢亚洲766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