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九二章 别人家的三角恋

文 / 尤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祝遥继续装她的高冷,反正她的作用,就是个门派吉祥物,就算有人想上前来跟她客气几句,也被曲江这位好保姆不着痕迹的挡了回去。一副我们家小师叔神圣不可侵犯,轻易不搭理你们这些凡人的样子。

    祝遥全程只管冷着脸,看着大家你来我往的耍太极。心底默默盘算着,这个门派吉祥物展示会,到底什么时候结束。冷不妨对面一道哀怨的视线,直直的扫了过来。

    蝈蝈?!

    祝遥皱了皱眉,老娘还没跟你算夜擎苍的账,你这一脸控诉的眼神是什么鬼?

    立马就传音了过去。

    “你干嘛?”这样看着很渗人好不好?

    曲屈愣了一下,半会才传音了回来,“小姨子……你怎么变成这样了?”

    “我变哪样了?”

    “你那性感的砣背,**的皱纹呢?以前的你是多么清新脱俗,魂牵梦萦,怎么一结丹就变成这样了?”

    祝遥脸色一黑,“滚!”奇葩请远离我的世界。

    “唉……”他一副被打碎了心中幻想的忧伤样,“我都不能坦然的叫你小姨子了。”

    谁是你家小姨子!

    祝遥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懒得理这个审美观需要重新生成的人,转移话题道,“老实说,你为什么收了夜擎苍为徒?”

    “苍儿?”他脸上闪过一丝莫名,反问道,“不是你交待的吗?”

    “我什么时候让你收他为徒了?”

    “五年前啊!”他振振有词的道,“你闭关前不是说让我照顾他点吗?”

    “呃……”好像她还真说过。但当时她只是为了防止他在外门被欺负得太惨,黑化了而已。没说让你收徒,你这照顾也执行得太彻底了吧?

    敢情她是搬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啊!

    抬头看向他的身后。夜擎苍正站在后面,侧头跟旁边一个粉色长裙的妹子说着话。好像谈到什么开心的话题,妹子时不时露出一个笑容,倒是夜擎苍一直一脸认真的表情。

    似是察觉到她的视线,夜擎苍抬头看了过来,朝她轻笑了一下,点头打了声招呼。祝遥条件反射的回了个笑。却收获了粉衣妹子一道探究打量的眼神。

    这个妹子……

    祝遥皱了皱眉。瞬间想起了她是谁,立马转头看向曲江身后的小霸王,果然只见他正直直的看着妹子。眉头紧皱隐隐透着几分愁绪。

    靠,原来妹子就是女主,曲艺。

    怎么有种狗血三角恋,就要轰轰烈烈上演的趋势。小霸王这是拣到了男配剧本了吗?

    —————————————

    祝遥闭关了五年。而天齐峰继承者的话题,就整整传了五年。各门各派觊觎里面珍宝的人数不胜数。但旭尧派的所谓传人却一直没有露面,一时间谣言四起,更是有人怀疑根本不存在什么天齐峰传人,珍宝被旭尧派独吞的传言。曲江这次把祝遥拉出来晒晒。其实也是为了堵住众人的嘴。之前是怕她筑基修为太低不安全,现在她却意外的顿悟结丹了,加上之前那瓶结婴丹。他完全有信心助小师叔结婴,自然也没了顾忌。

    看谁还敢说天齐峰不是他旭尧派的。曲江满脸都是春风得意的笑容,全程乐呵呵的,只差没在脸上写上“显摆”两个字,跟各门各派的聊得那叫一个热情,我们旭尧派运气就是这么好,有种来打我呀?

    各派心里各种羡慕嫉妒恨,却还不得不好声好气的说着恭喜。

    这种单方面打脸的“和谐”场面,却在一个魂引堂弟子神色匆匆的闯进来时打破了。

    “掌……掌门……”一名弟子狂奔了过来,脸色苍白,还没站定就扑通一下跪了下去。

    “何事这么慌张?”已经化身为炫“叔”狂魔的曲江,不满的皱了皱眉,他还没得瑟完呢。

    “魂……魂灯……”弟子的脸色更加白了,“曲靖真人的魂灯……灭了!”

    曲江一愣,脸上闪过一丝错愕,立马转头看向身后的白致远。

    小霸王的脸色瞬间苍白如雪,“师父……”转身拔脚就冲了出去。

    现场瞬间安静了下来。

    魂灯是门派每个弟子入门后,用精血为引点起的一盏灯,生命不熄魂灯不灭,若是灭了,那只证明灯的主人已然寿尽归天。而曲靖真人……正是小霸王那个闭关多年的师父。

    “没想到曲靖师兄终还是未勘破化神。”曲江神色复杂摇了摇头,心中升起几分惆怅,到是在场的其余众人有些幸灾乐祸起来。少了一个元婴真人,旭尧派的实力自然就减了,这正是他们乐意见到的。可惜他们没高兴多久,曲江话音一转,“我派痛失一位元婴修士确为不幸,也就不留各位真人了,待过些时日,我派另外五名师弟结婴大典之时,还请各位赏脸光临。”

    五位!在场之人都惊住了?

    结婴本来就不易,曲江为什么这么肯定会有五位同时结丹?难道是有结婴丹?!

    大家面面相觑,片刻都从对方的眼神之中,猜出了曲江话中的意思,刚刚还幸灾乐祸的神色,顿时都不好看起来。

    好不容易走了一个元婴,又多了五个,逗他们呢?老天爷也对旭尧派太好了吧?

    祝遥到是不在意他们之间的明争暗斗,只是隐隐有些担心刚刚冲出去的小霸王。这边失恋的事他还没搞清楚,立马又没了师父。这运气也太差了点,还不定这会伤心成什么样?

    越想她就越担心,等众人一散,她向曲江打了声招呼,没有回去天齐峰,而是放开神识在旭尧派找了一圈,才在符灵峰一处洞府的门口发现了小霸王的身影。

    祝遥立马御剑赶了过去,却见小霸王正愣愣的站在门口。一动不动,像是傻了一样,眼神空洞而茫然。

    “小霸……小白。”祝遥改一个称唤,叫了他一声。

    他却没有反应。

    祝遥叹了一声,不得不上前一步,拽着他转了个身。

    “姥姥?”他好似这才看到了她,喃喃的叫了一声。脸上的神情分不清是伤心难过。还是茫然无措。

    她忍不住伸手揉了揉他的头,“想哭就哭吧。”

    小白僵了一下,扯开嘴角似是想笑。却半点笑意都没有,有些欲盖弥彰的道,“姥姥你说什么呢?我已经不是小孩了,怎么会哭?师父寿尽自然会走。没什么好伤心的。再说……再说我虽然是他的弟子,却也只见过他一面而已。这么多年,他都在闭关……从没出来过,我怎么……怎么可能……会……哭?真如此,岂不是让人……笑话。”

    他越说声音就越低。说到最后自己都有说不下去了。

    祝遥也不拆穿他,扬手在四周设下了隐藏的阵法,“放心。现在任何人都看不到你了,你要是难过。姥姥的肩膀暂时借你。”说完,她也背过了身去,不看他的样子。

    半晌。

    她才听到他靠近的声音,一个毛绒绒的脑袋靠了过来,她肩头慢慢染上了湿意。

    唉!

    祝遥长长的舒了口气,哭出来就好。这个傻孩子,明明就很难过,还说什么不伤心。他的师父虽然常年闭关,但对他却是极好。不然曲江也不会经常把他带在身边。他虽然遗憾,但对那个不能见面的师父也是极为敬重向往的,不然也不会每次跟她说到自己师父的时候,都是一副神彩飞扬的样子。

    半会……

    祝遥觉得肩膀有些僵了,他才吸了吸鼻子,带着浓浓的鼻音开口。

    “姥姥……”

    “嗯?”

    “师父……是最好的师父。”

    “我相信。”

    “姥姥。”

    “嗯?”

    “你也是最好的姥姥。”

    “……哦。”

    “你能不能再陪陪小白?”

    “好。”

    ——————————————

    小白情绪整整低落了一个晚上,做为一个好“长辈”,祝遥也只好在旁边友情陪了一晚上,到天方露白的时候,祝遥早已经被淋了一身的露水了。

    唉,果然人气太旺也不是什么好事啊?幸好小白的心情已经平伏了,朝他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祝遥还想再多说几句鼓励的话,上空却飞来了一只仙鹤,像鸭子一样,嘎嘎嘎的叫了起来,“吃饭……嘎嘎……回家,嘎……回家。”

    “这只仙鹤居然会说话?”小白一脸新奇的盯着那只鸟,“也不知道它叫谁回家吃饭呢?”

    “呵呵呵……”祝遥一头黑线,师父你老人家的传信工具能换一种吗?

    “谁知道呢?那个……时间也不早了。”

    “现在天才亮。”

    “……好吧,时间很早了,早上露水重,我们先回去。”她施了一个去尘诀,把两人身上的露水都烘干净了,拍了拍他的肩,“别想太多,回去好好睡一觉,起来就什么事都没有了。”

    他乖巧了点了点头,“放心吧,姥姥,我就是……现在已经没事了。”

    祝遥细细打量了他一番,发现他真的没什么事,才放了心。正打算把他送曲校长那里去,刚要解开四周的隐藏阵法,却看到前面一前一后的跑过来两个人。

    “夜师弟,你等等我。”后面的妹子急声唤道,居然是曲艺。

    祝遥手间一顿,细一看,急步走在前面居然是夜擎苍。

    “夜师弟……夜师弟!”曲艺气喘吁吁拽住了夜擎苍,带些埋怨的道,“你走那么快干嘛?”

    “我怎么能够不快?”夜擎苍眉头紧皱,终是不忍心的扶了曲艺一把,“曲师姐,曲靖真人是白师兄亲传师父的事,你怎能现在才告诉我呢?现下掌门说他一夜未归,要是出了事怎么办?”

    “他能有什么事啊?”曲艺嘟了嘟嘴,“靖师叔虽然是他师父,但一直在闭关,小白师兄就见过他一面,你放心,他不会在意的。才不会因为靖师叔的事,想不开呢?”

    祝遥皱了皱眉,回头看了小霸王一眼,果然他神色也不好看,隐隐还带着一丝失望。

    “曲艺师姐!”夜擎苍也皱起了眉,带些怒气看了曲艺一眼,“你怎么可以这么说?您与白师兄从小一起长大,他的为人你最清楚。曲靖真人毕竟是白师兄的亲传师父,对于修仙之人来说,亲传师父有多重要,你不知道吗?白师兄又怎么可能会不在意?”从上次的秘境之中出来后,他与白师兄,也算是生死之交,他都能看出那是一个重情重义之人,曲师姐又怎么可以这么说?

    曲艺眼圈一红,有些委屈看着夜擎苍,“夜师弟,我……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看你都找了半天了,担心你才……”

    夜擎苍一愣,脸色这才回暖,带些愧疚的道,“师姐……对不起,是我不对,我不该迁怒于你。”

    他不安慰还好,这一安慰,曲艺更加委屈,眼泪哗的一下就掉了出来,转身扑进了他的怀里嘤嘤的哭了起来。

    祝遥嘴角一抽,转头看了看小白,再瞅了瞅前面的两个人,怎么觉得气氛怪怪的,有种撞破奸情的赶脚。一时解开阵法也不是,不解开也不是。

    “师……师姐!”夜擎苍到是很有礼貌的推开了曲艺,“我们如此……不妥。若是让白师兄看到,会误会的。”

    曲艺脸色僵了一下,皱了皱眉,“这跟小白师兄有什么关系?”

    “你……你们不是?”夜擎苍一脸惊讶。

    “我们只是从小一起长大而已。”曲艺脸上闪过一丝什么,转瞬即逝,没有过多解释,反而泪光莹莹的看着夜擎苍,“夜师弟你是讨厌我吗?”

    “当然不是!”夜擎苍反弹性的摇头,一时间也有些为难起来。

    眼看着两人还要说什么,一直站在旁边的小白突然拉了祝遥一下,“姥姥,我们回去吧。”

    他神色不明,视线却终始没有看那边一眼。

    祝遥叹了一声,点头,“嗯。”

    扬手就解开了隐藏的阵法,出现在了夜曲两人的表白现场。

    对面突然冒出两个人,吓了两人一跳。

    “你……你们!”

    “婆婆,白师兄!”

    两人立马像是触电一样的分开了,脸上都闪过了一丝尴尬的神情。

    小白上前一步,沉声交道,“我没事,你们不用担心。”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未完待续)(我家徒弟又挂了../21/21166/)-- ( 我家徒弟又挂了 /38/3837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必赢亚洲766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