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九三章 你是个好人

文 / 尤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小白师兄……”曲艺皱了皱眉,脸上闪过一丝纠结,上前一步似是想拉他。

    祝遥横开一步,插了过去,挡住了她的视线。

    “你……”曲艺有些恼怒看了她一眼,有些不满被拦住。

    “我说这位师侄孙啊。”祝遥对着她嘿嘿一笑,看了旁边的夜擎苍一眼,“做人呢?不能太贪心。有些东西不能给,最好说清楚。不要模棱两可的吊着,我的家乡对这种人有一种特定的称呼,名字可不好听,你一定不会喜欢。”那叫绿茶婊,希望你不是,“所以给不起承诺,至少放他自由。不喜欢,也不要毁了他,好吗?那毕竟是你十几年感情的师兄。”这种不清不楚,似是喜欢,又不喜欢的态度,才是最伤人的。

    “我……”曲艺脸色有些发白,似是明白了些什么,缓缓低下了头,“我会说清楚。”

    “嗯。”还不算无药可救。

    “太师叔……”夜擎苍有些着急,上前一步,“您别误会,我跟……”

    “打住!”祝遥抬起手做了个暂停的手势,阻止他到口的解释,“你用不着跟我说,你该跟小白说。随便你们怎么决定,都与我无关。不过……你最好跟他说清楚,要是拖得太久,害小白哭了的话……”她话风一转,声音冷了下去,“我会揍你哦!”

    说完也不管两人什么表情,转身跟着还在天空盘旋的笨仙鹤回去了。

    曲艺注定是夜擎苍的妹子,就算剧情发生了改变,他们两个还是走到了一起。所以小白注定会成为炮灰,他们年纪都还小,感情也才刚刚萌芽。与其将来痛苦,不如趁着感情还不是太深,抽身出来,长痛不如短痛嘛。

    这种事,她又不好直接插手,只能适当的提醒一下。而曲艺妹子的心里,一眼就可以看穿。一方面舍不得与小白青梅竹马的感情。一方面又对夜擎苍动了心。她自己都有些迷茫,又两边都不想放手。原本想一直这样拖着,直到她自己能下决定为止。只是那时。只怕必会有一个人会被伤得彻底。所以她才会激了她一下。

    想来曲艺妹子也不是天生的坏人,听得懂她的话。

    ———————————————

    “七姐,抓住它!”祝遥刚刚回到天齐峰,迎面却扑来一颗绿球。

    她扬手接手。

    “豆豆?”

    “豆……”豆子叫了一声。拼命往她怀里蹭,一边豆豆豆的叫。还一边哗啦啦的开始冒水,淋了她一身。

    这是……在哭吗?

    “怎么了,这是?”

    屋里冲出一只短爪的小凤凰,一身红通通的绒毛。双眼发光的看着她手里的豆豆,小翅膀使劲往肥嘟嘟的身上,搓啊搓啊。好不容易火光一闪,冒出了拳头大小的一团火。立马挥着翅膀向她扇了过来,“七姐,你抓好了。我要烤了它吃。”

    “豆……”豆子抖了抖,身上的水哗啦啦的冒得更多了,直接把她淋成了落烫鸡。

    “……”

    祝遥直接打了个响指,灭了小八好不容易搓出来的火花,板着脸看了他一眼,“小八,别闹了。”

    “七姐,你偏心!”小八一鸟头的控诉,指着她手里的豆子道,“连颗豆子都不让我吃,你这是虐待未成年小动物。”

    祝遥曲指往它脑门一弹,小八顿时像只愤怒的小鸟一样被弹了出去,嗯,还是红色的那只。

    “行了,豆豆刚刚觉醒灵智不久,智商有限。你别老一天到晚吓唬它。”

    小八滚了好几圈才爬了起来,愤愤不平的看了她手里哗啦啦流水的豆子一眼,冷哼一声扭过了头,却也没有不依不挠的追过来。

    “今天就放过你!”他一脸我这是给我七姐面子的拽样。

    祝遥觉得有些头痛,这小八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平时看着还好好的,按他两世的情况来说,不算成年,也算是只少年凤凰了,却一见到豆豆就抽风,想尽各种办法吓得它上窜下跳的。一开始还好,它就巴掌大一只,想啃也啃不动,豆子也就懒得理它。这几天它整整大了一圈,神力也恢复了点,就开始动歪心思了。

    “七姐。”小八迈着小短爪子又蹭了过来,神秘兮兮的道,“你说越古上神,什么时候会从这蠢豆子里出来啊?”

    什么时候?当然是她叫师父的时候。祝遥上下打量了一下小八,“你问这个干嘛?”

    他微微转开了头,有些慌乱的道,“我……我就有些事,想……问问他而已。他是上神,一定什么都知道。”

    祝遥皱了皱眉,“小八,他不是越古上神。”

    “啊!啊?”小八愣了愣,有些着急的道,“他明明就是上神,而且七姐你也叫他师父,怎么可能不是?”

    “他的确是我师父。”祝遥叹了口气,解释道,“却不是师尊,他是我师父玉言,不是上神越古。师尊他……”她话音顿一顿,半会才缓缓道,“师尊……已经不在了。”

    小八失望的低下了头,整只鸟都有些焉焉的,轻声嘀咕,“上神都不在了,那我要问谁?”

    “你到底要问什么?”祝遥顺了顺他的绒毛,“告诉七姐,或许我知道呢?”

    小八抬头看了她一眼,立马又转开了,继续嘀咕,“切,我这么俊俏的凤都不知道。你这么丑怎么会知道。”

    祝遥扬手就朝往它鸟头上拍了过去,怎么说话的,这是!

    “哎呀!”小八两只翅膀抱住了头,蹦出几步远,一脸控拆,“七姐,长得丑你也不能怪我啊?”

    哎,我这暴脾气!

    “有种你别跑!”

    小红鸟跐溜一下,立马跑没影了。

    别让我再抓住你!

    祝遥瞪了它逃走的方向一眼,看向手中的豆豆。正想叫师父出来商量点事。神识却无意间扫到门外来了一个人,而且还是个熟人。

    “太师叔,弟子夜擎苍有要事求见。”

    bug同学怎么来了?刚不是才分开吗?

    祝遥满心的疑惑,把豆子收了起来,走了出去。

    夜擎苍正候在门外,只是眉头紧皱,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不会是为了曲艺妹子的事吧?难道曲艺妹子抛弃他选择小白了?这不剧情啊!

    “太师叔!”见她出来夜擎苍眉头舒展了一些。向她恭敬的行了个礼,

    “你找我有事?”说吧说吧,有什么不开心的。说出来让她开心一下,最擅长安慰失恋的少年了。

    夜擎苍犹豫半会,一脸的纠结,“弟子有一事心中总是摇摆不得。还望太师叔,可以帮我指点迷津。”

    “什么事?”

    他眉头皱得更紧了。有些紧张的看了看四周,似是有些忌惮什么?

    祝遥扬手布下了一个阵法,隔壁了两人的气息与身形,默默在心里摇了摇头。现在这些好面子的青年人哟!也不想想,又不是大明星,谁会对你的感情生活感兴趣啊?

    “现在可以说了?”

    夜擎苍咬了咬牙。似是这才下定了决心,从怀里掏出了一个圆圆的杯子般的法器。

    “咦!?”跟曲妹子的定情信物吗?怎么感觉有点眼熟呢?

    “婆婆。实不相瞒,当日在那个秘境之中,我和小白师兄与您走散后。我意外拾到了此物。”

    祝遥一愣,猛的瞪向那个杯子状的法器,“药王鼎!”卧槽,这不是男主的练丹神器吗?

    “婆婆识得此物?”夜擎苍一脸的惊讶。

    “嗯。”她何止是认识,在剧情里已经见过无数遍了好吗?“药王鼎可以提高三成成丹的机率,算是一件仙器。你能把它变这么小,估计你已经跟它结过血契,可以存放于你神识之中了吧。”

    夜擎苍愣了一下,似是没想到她会知道得这么清楚。

    “这件东西是你在秘境里拾到的,那样一个地方……”祝遥看了他一眼,继续道,“你是想问我?与它结了血契,会不会对你有什么影响吧?”

    夜擎苍脸色一白,立马解释道,“婆婆……我不是故意瞒着不说,只是一开始我也没搞清楚这是什么,我的血无意洒到它的身上,最近我才发现它在我神识之中。”

    “你别紧张!”祝遥有些好笑,“你又没有义务要事事都禀告我,我不会怪你的。”

    “婆婆……”他一脸的纠结,似是不知道说什么好。

    “好了!”祝遥拍了拍他的肩,这本来就是属于他的东西,兜了一圈却还是被他捡到了,“放心吧,秘境那个变态……呃,我是说那个练兽的邪修,虽然不是什么好人。但这却是个好东西,你就安心的收着。这上面又没有什么不好的气息,想必不会对你有什么影响的。将来要好好成为一个丹药大师哦。”

    夜擎苍愣了愣,似是想不到她会这么轻描淡写就解开了他担心了这么久的事。其实从绑定这个鼎开始,就隐隐感觉它是个不凡的东西,但又怕真对他的身体有损,所以他一直犹豫要不要把这件事,说出去。会不会引起别人的觊觎之类的,他身边又没有什么可信之人。犹豫来犹豫去,发现只能请教在秘境里一路护着他的婆婆。

    他以为说出来,她就算不会起心思,至少对他隐瞒的行为也会有几分怒气。没想到她压根不在意,这么轻描淡写的就揭过了,眼里连一丝丝的渴望都没有。好像他捡到再逆天的东西,都跟她无关一样,顿时心里又是欣喜,又隐隐泛上一丝说不出的失落。

    “婆婆……其实除了这个鼎以外,我还捡到了点别的东西。”他不由得就把本来打死也不准备说的话,冲口而出。

    “别的?”不会是那个丹宗的传承吧?

    他又拿出一个小小的玉牌,“里面是关于练丹方法,和一些丹方。”

    “哦。”果然是那个传承啊,“好好努力啊少年!”

    夜擎苍一愣,有些不敢置信,“就这样?”

    祝遥莫名的打量了他一眼,你还想怎样?不会是让她资助吧?是了,好歹人家也叫她一声婆婆。

    咬咬牙,默默的掏出一块灵石板砖,她好不容易从大殿上的地板里抠出来的,塞给他,语重心长的道,“少年,我只能支援你到这里了?去买点升级的药材吧?”

    “……”他傻了一样的看着她。

    难道还不够,喂,要学会知足啊少年!

    “我真没了!”还要回去抠地板,很麻烦的啊!

    夜擎苍目瞪口呆的看了她半晌,突然扑噗一笑,越笑就越大声,最后笑得都快弯下腰去了。

    祝遥一头黑线,怎么有种不爽的感觉。

    “喂,少年,你够了。”给长辈留点面子,笑成这样算是怎么回事。

    “婆婆,婆婆你……”他好不容易才止住了笑,摇了摇头,带着些了然,又带着些自嘲的道,“婆婆你真是让擎苍……无地自容,自惭形秽……”

    他之前居然还担心她会觊觎自己东西,担心被杀人夺宝。现在看来却是可笑之极。或者只有自己心里阴暗的人,才会觉得别人也跟自己一样吧?

    “你还有事吗?”祝遥有些不爽的瞪了他一眼。

    他深吸了一口气,正了正脸色,恭恭敬敬的向她行了个礼,“多谢婆婆教诲。”

    “啊咧?”我教了什么了?

    “弟子告辞了。”他却不打算再说什么,转身就下山去了。

    留下一脸莫名的祝遥,这丫到底来干嘛的?特意显摆他的金手指吗?

    了不起啊!

    bug果然很讨厌。

    ——————————————————

    “这次……你有何打算?”一道白色的身影出现在祝遥身边。

    玉言看了那离开的人影一眼,伸手顺了顺徒弟的头发,刚要松手,想了想顺势握住了她身侧的手,十指相扣。

    “师父……”祝遥转身扑了过去,心累的靠在他的肩头,她需要吸取点动力,“唉,现在的少年越来越难搞了。”

    “为什么?”

    祝遥憋憋嘴,“他是个好人。”

    “因为不算是个坏人,所以你动不了手?”玉言叹了口气,就算是个坏人,没触到她底线的之前,他这蠢徒弟也下不了手吧?再次转头看了那离开的少年一眼,皱了皱眉,刚刚那小子看徒弟的眼神,他很不喜欢。(未完待续)(我家徒弟又挂了../21/21166/)-- ( 我家徒弟又挂了 /38/3837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必赢亚洲766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