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九四章 清扫萝卜行动

文 / 尤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也不是!”祝遥摇了摇头,“我只是隐隐觉得,就算没有夜擎苍,也会有别人。那个bug的意思,不止如此。”

    玉言皱了皱眉。

    “放心吧,师父!”祝遥拍胸保证,“我已经想到了完美的解决方案了,绝对安全环保无公害,还很有效哦。”

    玉言低头看向她,示意她说。

    祝遥嘿嘿一笑,“很简单,夜擎苍之所以是bug,是因为他为世人树立了一个错误的,或者是说有错误导向的榜样。别人都向他学,而且越学越坏,最终把世间引向了毁灭,如果想要一劳永逸的解决。那为世人树立一个更好的榜样不就行了?比他修为好,比他运气好,比他更有声望,比他更主流,最好可以直接飞升的那种。珠玉在前,他就算再逆天,世人一比较,自然就不会学他了。”

    玉言思索了半会,才点了点头,这的确是个办法,看向徒弟一脸兴奋的样子。

    “你打算做这个……新的榜样?”如果以徒弟逆天都逆到天际去的气运,的确很容易做到。

    “我不行!”祝遥摇了摇头,“榜样嘛,一定要接地气。那么多人效防夜擎苍是因为他原本只是个五灵根,而且还是从一个外门弟子起家。一步步爬上了顶峰,只有这样最艰难的逆袭,才能引起大家的共鸣。别人会认为,他一个五灵根都能做到,那自己也可以做到。如果要树立一个新的榜样,最少也要跟他一样是五灵根。最好比他还惨。我虽然是五灵根,但谁都知道,我现在是天齐峰的传人。”

    玉言脸色一冷。更正道,“你是我玉林峰的传人!”

    “呃……”师父你用得着跟我纠结这些小细节吗?“我是说太高,大家会觉得我不接地气啦,而且我是个蒲公英精啊!都不是一个种族,都不会产生共鸣,在别人眼里我充量是个白富美。”怎么这样一想,还有点暗爽呢?“现在的我是不行的。”

    “所以?”

    “所以我得找个三观正的草根少年扶起来。”凭她修补bug这么多年的经验。而且还有小萝卜这个成功的案例。再教一个积极向上的好少年出来,应该不会是太难的事吧?再说,还有师父呢。

    玉言眉头皱得更深了。一想到今后徒弟身边会时常跟着一个碍眼的臭小子,他就感觉十分不爽。果然当初在徒弟那个世界时,就应该拆了那台天书(笔记本电脑)这样徒弟就不用管这些破事了。

    “你心中可有人选?”

    祝遥脸瞬间塌了下来,“没有!”有她就不会这么纠结了。她一直觉得萝卜要从小种起。才能养成正确的三观,门派这么多弟子总能找到合适的。实在不行。就下山。世界那么大,总有一颗适合种的萝卜。

    ————————————

    n个月后。

    “小朋友,几岁了?我给你测测灵根好不好?有没有师父啊?愿不愿意跟阿姨走啊?”祝遥和善的看着还在啃着糖葫芦的小朋友。

    小萝卜头一愣,手里糖葫芦抖了抖。水汪汪的大眼睛里,开始堆积起了水气,哇啊一声。哭得那叫一个惊天动地,“啊~~~~娘。这里有个怪阿姨。”

    祝遥一僵,开始手忙脚忙的安慰起来,“喂喂喂,你哭什么?我又没打你?”

    “哇啊,娘……怪阿姨要打我!”

    “……”我什么时候打你了喂?

    “别哭了啊喂!”

    “哇啊……娘,她还凶我……哇啊!”

    “……”

    “是谁在欺负我家二狗!?”一个农妇举着锄头就冲了出来。

    祝遥只觉得心底咯噔一下,拔脚就跑。一路逛奔了几里才摆脱那个凶残的农妇。

    她惊魂未定的喘了好几口长气,师父,人类好可怕,我想回去做棵安静的蒲公英。

    自从决定了要培养一个好榜样后,祝遥就开始了苦逼的寻找养成对象之旅,原本打算就在旭尧派外门挑一只就行了,总有一只三观正的。结果逛了一圈才知道,门派十年选一次徒。上一次还是在五年前,先前的小萝卜,早已经成熟为大萝卜了。而下一批萝卜要五年后,才会进货。

    没办法,她只好下山,去旭尧派周边凡人的村子里碰碰运气。

    原本以为会很容易,毕竟这些凡人虽然不是修士,但多年来受仙门的熏陶,对修仙之事也是清楚的,不像一些完全不知有修士存在的凡人。

    可是她满满的自信,却被现识啪啪打脸。

    “大姐,我看你儿子骨骼精奇,是块修仙的好材料,不如随我踏入大道?”

    “我这是闺女。”

    “……”

    ***

    “这位大哥,我看你家中小儿,聪明伶俐,双目有神,定是悟性极佳。不如随我修仙?”

    “他是个痴儿。”

    “……”

    ***

    “大爷,你这孙子小小年纪就如此懂事,看来是有大气运之人,不如入我门中修仙如何?”

    “这是我儿子,今年三十了。”

    “……”

    ***

    “这位婆婆,你家里这小儿可有灵根?我是旭尧派太师叔,专程来收徒的!”

    “有病!”

    “……”

    ***

    “这位大嫂,家里可有十岁左右的小儿?我帮他测测灵根可好?”

    “大家快出来,那个骗子又来了。”

    “……”

    ***

    “那位大婶……”

    “打死这个人贩子!”

    “……”

    半个月时间,她把周边的村落都走遍了,一个徒弟没收着不说,还被所有的人当成了重点防范的人贩子。无论是哪个村民一看到她,二话不说。举着板砖,菜刀就追了出来。偏偏她又不能对凡人动手。

    想想她就憋屈,堂堂一个金丹,不对,化神修士,亲自跑来收徒,容易嘛她。结果人人都当她是变态。这些不识货的凡人!

    “都说你丑了。看。吓坏人家小朋友了吧?”趴在她头上的小八,一脸幸灾乐祸的说着风凉话。

    祝遥顿时火了,直接把它拎了下来。“你行,你去啊!”

    “去就去!”小八鸟脸拽拽的,扑通从她头上跳了下来。明明飞不起来,却还扑腾着小翅膀一路向着前方一户人家而去。

    那是一户农家。院子围着只有腰际高的篱笆,小八扑腾趴了上去。轻咳了一声,对着院里玩着泥巴的小孩,特别牛气的道,“凡人。吾乃神族凤凰,有意收你为……”

    “鸟!”没等他说过完,小孩顿时眼里一亮。一脸兴奋的看着小八。

    小八有些不高兴,“我是凤凰!别说得我好像是那种低级羽族一样。我是……”

    “鸟……有鸟!”小屁孩扬着粘满泥巴的手,一脸兴奋的奔了过来,双手一扑,抓住了它的翅膀,顺便糊了它一身泥。

    小八顿时傻了,开始挣扎了起来,“啊,放开我!你这个愚蠢的凡人……啊!我的羽毛!……不要拔我的毛!”

    祝遥嘴角一抽,叹了一口气,不得不把某只已经快被熊孩子玩死的蠢凤凰解救出来,“小朋友,欺负小动物是不对的!”

    “鸟……”小孩有些不甘心到手的小鸟被人抢走,伸着小爪子想要抢回,一抬头愣了一下,盯着她的头发,冲口就道,“窝!”

    “……”你才是窝,你全家都是鸟窝。

    “鸟窝,掏鸟窝……”小孩一脸兴奋的伸向她的头发。

    “你干嘛?喂……别扯我头发啊喂!放开……哎呀,疼疼疼疼……我动手了!我真的动手了!哎呀……”

    十分钟后……

    好不容易逃出来的两人。

    “七姐……”

    “嗯。”

    “凡人好可怕。”

    “嗯嗯嗯嗯嗯!”狂点头。

    小八:我的羽毛……(┭┮﹏┭┮)

    祝遥:我的头发……(┭┮﹏┭┮)

    ————————————————

    出师未捷身先残的祝遥,决定把领养小萝卜的事情暂缓,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了旭尧派,心好累。感觉这辈子都不想看到熊孩子了。

    “听说符灵峰的那个五灵根筑基了。”

    “啊?是五年前曲屈真人收的那个弟子吗?”

    “是呀,这才五年呢!连双灵根都没这么快的?”

    “筑基了又怎么样?一个五灵根而已,这辈子也就止步筑基了。”

    “这可不一定,听说曲屈真人对他十分重视呢!”

    “唉,曲屈真人的性子,门派谁人不知道?兴许只是一时的兴趣罢了。他运气好才能进入内门。”

    “哈哈哈哈……说得也是!不过听说白师兄也闭关筑基了。”

    “内门弟子就是命好啊!”

    两个弟子的声音渐行渐远,对话却一句不漏的传入耳里。祝遥脚步一顿,愣了愣,夜擎苍筑基了?

    上次见他还是练气八层,这才几个月?也太快了吧?

    足足比剧情里快了五年啊!还有小白,他居然也是去闭关筑基了。还以为这么天没看到他,是因为曲艺跟他说清楚了,失恋了心情不好,不想出门呢!不过以他现在的心境筑基真的好吗?

    为什么她有种不详的预感呢?

    “婆婆,你回来了。”刚回到天齐峰,就看到等在门口的夜擎苍,正笑得一脸灿烂的向她打招呼。

    “哟,小苍同学!”祝遥回了个笑容,朝他挥了挥手,仔细打量了一下,他的确已经筑基成功了,身上的灵气也浓郁了不少。“恭喜你筑基了。”

    他有些不好意思的抓了抓头,“还得多亏婆婆当初那番话,令擎苍茅塞顿开,找回本心。我才能这么快的筑基成功。”

    “啊啊啊?!我又说什么了?”她怎么不知道啊喂?别吓我啊亲,你这样说,会让她觉得bug是自己一手养成的好不好?

    夜擎苍笑了笑,好似不想多过的解释,只是看她的眼神到是多了一丝孺慕之情,抓了抓头,有些不好意思的道,“婆婆,不知道弟子能不能经常来找你说说话?”

    “……”可以拒绝吗?“我很忙的!”

    “没关系,那我就在婆婆不忙的时候再来?”

    喂,你这缠上我的口气是回事?

    他双眼都在发光,“总觉得婆婆懂得很多……很重要的东西。擎苍也想变成跟婆婆一样的人。”

    跟她一样的人,那你得先去趟泰国。

    “咳咳,你找我就为了谢我吗?”

    他一愣,好似这才想起正事,从身侧的储物袋里掏出了一个红色的瓶子,递给她,“婆婆,这丹药是我最近新练出来的,虽然不怎么稀奇,但也聊表心意。”

    “这是什么?”从来不嗑药的人,表示不认识啊。

    “破障丹。”

    祝遥一愣,看向他一脸坦然的样子,破障丹!三品丹药!他这才学练丹几天啊,这么快就能练三品丹药了。“不错嘛,小伙子,有前途!”

    他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婆婆要是喜欢,我以后会练更多的丹药给您。”

    “你不用那么客气,其实我……哎呀!”祝遥刚接过丹药,正想仔细看了看,突然觉得胸口一寒,像是揣了块冰渣,那叫一个透心凉,心飞扬!冰得她都弯下了腰。

    “婆婆,你怎么了?”

    “没……没事!”祝遥立马挺直,师父,你搞什么?为啥突然把豆豆变得这么冰啊?“呵呵呵……多谢你的丹!哎呀……”烫烫烫烫烫!怎么突然又变烫了?

    “婆婆……”真的没事吗?

    “没事!”祝遥咬牙死撑,扬着有些扭曲的笑容,“呵呵呵!那个……我突然想起,家里煤气没关!我先回去了,再见!”拔脚就冲进了殿内。

    留下一脸莫名的夜擎苍,煤气是什么?

    ——————————————

    祝遥一进屋,立马就把怀里的豆豆掏了出来,豆子还在持续散发着热量,像个刚出炉的烤土豆。

    “师父……我没打算嗑药。”祝遥欲哭无泪的解释,自家师父到底是有多恨丹药啊?

    豆子白光一闪,终于降了温,一个白衣如雪,却一脸寒冰的人就出现在身前,满脸都写着:我不开心!

    她举起一只手,做发誓状,“我从来没背着你嗑过一颗丹药,真的!”(未完待续)

    ...  (..) ( 我家徒弟又挂了 /38/3837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必赢亚洲766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