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九五章 小霸王的资质

文 / 尤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某师父皱了皱眉,转头看向她举起的手,然后死盯!

    祝遥抬头一看手里的东西。

    靠!

    扬手就把瓶子扔了出去,“真真的!”

    他的脸色这才缓和了不少。

    唉!有个跟丹药誓不两立的师父,还真是心累啊。

    祝遥松了口气,玉言却突然上前一步,把她拉进了怀里。

    她还没反应过来,眼前却一道阴影袭来,双唇重重被压上了,熟悉的气息顿时充斥鼻间。

    啊咧!

    怎么突然就发福利了?

    “师……”

    她刚一开口,某人却已经熟门熟路的闯了进来,温柔缠绵。不得不说,某人这方面虽然不开窍,但学习能力挺强的。

    虽然不知道师父为什么反常,但反抗不了,那就享受吧!

    (*╯3╰)

    让福利来得更猛烈些吧。

    窝在头顶全程围观的小八:“……”

    他不是应该退散一下?

    ——————————————

    祝遥觉得一整天都有些心神不灵,总觉得有什么事发生,连拐骗……啊呸!寻找小萝卜的工作都有些沉不下心。直到感觉到派内灵气的异动,这种第六感才坐实了。那边灵气异动得不是很明显,要不是她神识强大都感觉不到,真正让她担心的是,那是小霸王的灵气波动。

    她只觉得心间一抖,转身就飞回了旭尧派,赶到小霸王闭关的洞府时,那里已经聚集了七八个人了。

    掌门曲江与三位元婴长老,就连吾浮尊者都在其中。

    “唉。可惜了!”远远就听到曲江叹了一声。

    祝遥直接挤了进去,“小白怎么了?”

    只见小白脸色苍白的坐在中间,身上灵气相当的混乱,而且隐有溃散的驱势。而一位长老正坐在他的身后,正在替他疗伤。

    “见过师叔!”曲江与几位长老,齐齐向她行了个礼。

    “怎么回事?”祝遥看向曲江。

    他脸色变了变,一脸可惜的道。“致远他……筑基失败。还好发现及时。不至于有损根基。”

    “失败!”祝遥愣了一下,有些不敢置信,“小白资质不错啊。为什么会失败呢?”

    “这……弟子就不知了。”曲江也有同样的疑问,按说这孩子根基一向打得好,就连闭关筑基都是他建议,却还是失败了。不过还好。只是筑基而已,就算是失败。有他看着顶多就掉落两层修为,重新再修就是。

    噗……

    突然小霸王张口喷出一口血,刚刚还混乱的灵气,一瞬间散得干干净净。脸色更加的苍白了。修为更是从练气大圆满,直接跌落回了练气三层。

    “小白!”祝遥上前一步,扶住快要倒下去的小霸王。手指状似随意的搭上了他的脉门,还好。经脉虽然有破损,丹田还算是完整。

    “姥姥……”小霸王抬头看了她一眼,脸色有些茫然。

    祝遥正想安慰他几句,坐在后面的长老,却一脸惊讶的站了起来,“这……这怎么可能?!”

    “曲迎师弟,到底怎么回事?”曲江皱了皱眉,按说他一个元婴修士,只是压下筑基的灵气混乱应该轻而易举才是,怎么可能失败?

    曲迎长老脸上顿时浮现巨大的怒气,指着小白道,“他……他不是双灵根弟子!”

    这话一出,所有人都一脸莫名的看向他。

    “师弟,你这话是何意?”曲江隐隐有了猜测却还是不死心的开口问。

    曲迎冷哼一声,似是受到了什么莫大的愚弄一样,气得发抖的瞪了地上的小白一眼,“哼,我刚刚帮他疏导后才发现,他体内混杂少量其它灵气,不如双灵根的纯粹,我心下怀疑,就探了一下他的灵根,却发现他体内还封存了三条灵根,只是因为这回筑基不行,才显露出来。”

    “三条!那他岂不是……”五行废灵根?

    “这不可能?”小霸王也一脸的不可置信,不顾自己重伤身子反驳道,“我明明是金火双灵根,怎么会变成五灵根。”

    “这可要问你了。”曲迎火气更大了,“明明是五行废灵根,却要装成是双灵根,意喻何为?”

    小霸王更加的急切的解释,“装?不,我没有!”

    可惜在场的人都不相信,双灵根与五灵根的差异傻子都知道,门派会花大量资源培养双灵根,可不会培养一个五灵根。

    一时间人人脸上都对白致远露出或失望或恼怒的眼神。

    “那啥……”祝遥摁住乱动的小白,出声道,“我能问一句吗?到底要在什么情况下,才能隐藏住自己的灵根,让测灵石都测不出来呢?”

    曲迎回答道,“在引气入体前封住灵根,或是修为达到金丹……”

    他话说到一半,又停住。众人这才反应过来不对劲的地方。白致远只是个练气,自己隐藏灵根当然不行。还有一种方法就是在还没修练之前就封住灵根,白致远从小在门派长大,三岁前就测过灵根。再天才的孩子,也不可能在三岁前就有这么大的心机吧?

    “不是他自己做的又怎么样?”曲迎仍是不依不挠,他也是金火双灵根,所以刚刚才会帮灵根同相的小白压制混乱的灵气,谁知一动手才发现,对方五灵根,加上没做好心理准备,一不小心他自己修为都会有损。他会这么愤怒也是因为这个原因,觉得受到了愚弄。“封住他灵根的人,就算不是他,也与他有着莫大的关系。我就不信,他事先会一点都不知道。这样狼子野心的弟子,绝不能估息!”

    “师叔……”小白脸色苍白得已经没了一点血气,眼里都是受到了莫大打击的痛苦,却还是极力的想向众人解释,转头看向曲江。“掌门,您相信我,弟子绝对无隐瞒之心,我真的不知道我会是……五灵根。”

    “致远……”曲江是相信他的,毕竟这个孩子是他看着长大的。

    “掌门师兄!”曲迎继续道,“此风不可长!不然,我旭尧派威信何在?各派会怎么看我们?试想。要是人人都如他这般。那我旭尧派今后如何在修界之中立足?这次他是因为只修行了两种灵气,营造出练气大圆满的假像,又强行筑基才会被发现。若别人五行灵气同修。谁能察觉?岂不白白浪费派中资源?不管他事先知不知道,都不能就此算了。”

    小白身形微微有些颤抖,紧了紧身侧的手,半会才满是苦涩的道。“师叔放心!弟子自请退出内门……”

    “哼!”曲迎冷哼一声,转过头。

    曲江也是一脸的为难。曲迎说得没错,隐藏灵根一般都是修界各门派的大忌,他身为掌门,责任在身确实不能当没看到。叹了一声。上前一步道,“致远,待会你就收拾离开主峰吧!”

    “那就入我门下。去天齐峰吧!”祝遥接口道。

    众人纷纷转头傻子一样看着她。曲迎更是反应激烈,“如果去天齐峰。哪还是惩罚?他一个五灵根弟子,哪有资格进入天齐峰?”

    “可我也是五灵根!”祝遥无辜的指了指鼻子,嫌弃别人之前,先考虑一下躺枪的人好不好?

    “这……”曲迎被堵了个严实,气得脸都红了。

    小白也转过头,眼眶唰的一下就红了,“姥姥……”

    “乖!”祝遥摸了摸他的头,姥姥罩着你。

    “小师叔,您……您怎可如此胡闹?”曲迎气吹了胡子,却又不敢当面跟她吵起来,四下看了一圈,求助的看向旁边唯一化神尊者,“吾浮师叔,您看这事?”

    吾浮也皱了皱眉,有些不赞同祝遥这明显护短的行为,叹了口气,开口道,“祝师妹,收他入天齐峰之事,确实不妥。天齐峰乃我旭尧老祖所留,只为惠及有吾性的后人。而此子,以此次之事,就算现在杀了他,也不为过。收入天齐峰,不单不是罚,而是奖了。”

    “我到不这样觉得!”祝遥拍了拍小白的头,再看向吾浮道,“你们要罚他的过失!前提也是他犯了错。可是灵根被封之事,他根本就不知情。不然他就算是再蠢,也不会这么多年,只引入两种灵气,还找死的筑基。所谓不知者无罪,他就算是有错,也只是错在没有及时发现自己灵根有问题。如果是这样……你们身为他师长,经历比他更丰富,知道的也比他更多,连你们都没发现,又凭什么怪他。若是错,你们也一样有错。”

    众人面面相觑,特别是曲江脸上更是闪过一丝愧疚。

    “再者……”祝遥继续道,“你们说他五灵根不配进入天齐峰,我想请问吾浮尊者和各种长老,是不是我记性不好?旭尧派门规之中,弟子加入哪一峰哪一堂,有灵根限制的明文规定吗?”

    众人:“……”

    这回连吾浮都说不出话来,的确虽然各派向来把灵根看重,但还真没有这样的规定。一时间大家都有些犹豫了起来。

    到是一旁的曲迎急了,他本来脾气就火爆,最见不得欺瞒,性格又固执,也管不得身份不身份,直接就冲过来道,“简直就是强词夺理,不管怎么说,我看这白致远犯的错,根本就是罪无可赎,必须逐出旭尧派。我绝不同意天齐峰的资源落在他这样的人身上。”

    他这话一出,其他们也像是醒悟过来,纷纷犹豫了起来。

    祝遥脸色瞬间就冷了,说到底,还是舍不得天齐峰的那些东西,怕她私下用在小霸王身上吧?

    “掌门,你说呢?”

    “这……”曲江也是一脸的纠结。

    “姥姥。”小霸王拉了拉她的衣角,一脸绝望的摇了摇头,“算了。”转身朝着曲江重重的拜了下去,“感谢掌门多年的教导之恩,弟子……致远,这就离开旭尧派。”

    说着,他重重的嗑了三个头,挣扎着要站起来。

    “等等!”祝遥一阵心疼,一把拉住他,“要走一起走。”

    他猛的睁大眼睛,“姥姥!”

    “我都说要收你入门下,自然说话就算数,即刻生效。你竟然是我的弟子,那你犯的错,我也有责任。不如我们一块被逐出去吧。”

    “小师叔!”这下连曲江都急了,伸手就拦住了她,“您怎么可以走呢?”

    “祝师妹,切不可冲动啊!”吾浮也劝道。

    “您走了,天齐峰怎么办?”曲迎脱口而出。

    好吧,果然,她就是个门卫,祝遥叹了口气,看了一圈众人道,“如果我说,天齐峰的那个阵法已经解了呢?”。

    “就算是解了,您也不……什么?!”曲江猛的睁大了眼睛,一脸的不可置信,“你你你……你是说天齐峰现在……”。

    “可以随意进出。”

    现场安静两秒,所有人的眼里都迸发出了激动兴奋的光,甚至已经有人迫不及待的转头往天齐峰的方向看了。

    阵法解开了,那就是说天齐峰内的那些珍宝随时可以拿出来。那可是飞升老祖留下的,止不定有多少呢?

    “师叔,天齐峰的阵法,真的解开了?您是怎么解开的?”曲迎上前一步,再次确认道。

    “我在整理里面功法的时候,看到了关于阵法的描述,本想试试,没想到真的解开了。我今天来就是想将此事告诉你们的。”祝遥看了难掩兴奋的众人一眼,随口瞎掰,“竟然阵法已解,天齐峰我就还给你们了。这样,我离开旭尧派应该就没问题了吧?”

    “姥姥……”到是小白急了,想是要说什么?祝遥摇了摇头,示意他别说话。

    曲迎哪还顾得反驳她,满脑子都在想着里面到底有些什么?到是一旁的曲江恢复了些冷静,上前一步道,“小师叔能解开阵法,那更是证明了天齐峰与您有缘,提何归还?”

    “师兄,这话就不对了。”祝遥还没来得及开口,却被旁边另一位长老打断,“这天齐峰本来就是老祖留于本派,而不是个人的。当初放出谁能解开迷题,就能得得到天齐峰,也是后人妄自揣测得出的结论。祝师叔虽然解阵有功,但也只是做了该做的事而已。况且……她以五灵根资质,能在五年内结丹,也算是天大的机缘了。”言下之意就是说,她占着天齐峰五年,而且到了结丹,已经算是待她不薄了。现在还回来是应该的。(未完待续)

    ...  (..) ( 我家徒弟又挂了 /38/3837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必赢亚洲766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