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九六章 物归原主

文 / 尤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师弟!”曲江有点恼了,这不是卸磨杀驴吗?

    “掌门师侄。”吾浮尊者也突然开口道,“现在阵法已解,必定会遭多方觊觎。祝师妹又只是金丹,若还在天齐峰更是不妥。”

    曲江一愣到口的反驳又咽了下去,的确,阵法已解。那之前只有师叔一人可以进殿的借口就没用了。这消息一传出去,必定会被各门各派眼红,到时会不会出什么事,谁也说不清。纵使他有心,也不能让祝遥继续担着天齐峰之主的名了。

    转头看了仍是一脸淡定的祝遥一眼,他顿时升起满心的愧疚。一开始认下她师叔的身份,其实多半只是权宜之计,派中之人,包括他自己心底都是不承认的。

    可是这么些年来,他是真心喜欢这个小师叔了。这么些年,无论是门内也好,对外也好,她都实实在在做到了一个师叔的本分,而且做得更好,从未向他提过一个要求,但对他所提之事,就是照单全收。甚至他都有种,她天生就适合这个身份的感觉。

    曲江一时纠结得要死,到是其它人满心兴奋讨论起天齐峰的事情来,并要求祝遥带他们前去一看。

    祝遥趁着他们讨论的时候,已经帮小霸王缓解了一下伤势,听到这样的要求,也没有拒绝,带着一群人,浩浩荡荡的就回去了。

    所有人脸上都是掩不住的兴奋,脚步都快飞起来了,祝遥突然有种过年时,领着小区的熊孩子出门放鞭炮的错觉。

    可是刚到门口,众人却又傻了。

    “祝师叔。这阵法……”阵法明明就在门上,哪解开了?

    “呃……”

    靠,怎么把师父布下的阵法忘了。

    祝遥嘴角抽抽了一下,立马传音怀里的豆豆,“师父,这阵法怎么解啊?”

    “五行玄雷阵法。”师父清冷的声音在心底响起,顿时有什么影像直接出现在了脑海里。包括解阵的法咒。推演后的阵形,还有具体的布阵方法等。

    祝遥细细看了一遍,立马就看懂了。这样教学方式。简直棒棒达。

    “这是后来新加上的阵法。”祝遥上前一步,按照师父教的方法,轻松就把阵法解开了,回头看向曲江。“好了,现在天齐峰正式交给你们了。”

    在场的人顿时双眼放光。迫不及待的往里走去,只剩下一脸愁容的曲江。

    “小师叔……”

    “你便秘啊?”脸都扭成一团了。

    曲江嘴角一抽,叹了口气道,“请师叔见谅。这天齐峰……”

    “没事。”祝遥挥了挥手,一脸不在意的道,“本来就是妄上留给你们的。我也只是暂时帮你们看了几年而已。放心吧,里面的东西都在。我没动一砖……呃,好吧,我就只抠了一块砖。”而且还送人了,“那个我没法还回去了,就算我这五年来的工资吧。”

    “……”满屋子的珍宝她没动,却只抠了地板砖?“唉!师叔解开了这阵法,若是真想收致远为徒,到时我……”

    “不用了,我打算带他走。”

    曲江顿时急了,“师叔当真要离开旭尧派?”

    “离开更好。”祝遥拍了拍他的肩,语重心长的道,“唉,今天这事,小白也是受害者。就算最后你不追究,尽全力保住了他。但隐藏灵根这顶帽子,势必要压在他的头上。今后他在派中的日子,估计比那些本来就是五灵根的弟子,更加难过。你我虽然可以照看点,但不可能时时刻刻盯着。”舆论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东西,“我不希望他因此走上歪路。”

    她本来就想找个五灵根的徒弟,培养成比夜擎苍更励志的榜样,知道小霸王是五灵根后,简直就是天上掉下的馅饼嘛。无论如何,她都要把他打造成全民偶象。

    她只是在偶象成长之前,给他转个学而已。

    曲江沉默,师叔说得对,从双灵根天才,到五灵根的废材,致远算是毁了。与其在派中受人排挤过一辈子,不如出去寻找一下机缘,没准老天爷就眼瞎了呢?

    于是,曲江也没再劝,跟着众人一块进了殿内。回头看了还站在外面挥手向他告别的祝遥一眼,心底顿时有种怪异的感觉。

    一路进了殿内,看了各个房间老祖留下的奇珍异宝,高兴是高兴,但总觉得没有预想中的兴奋。来到正殿,一地用灵石铺就的地面,就只有最中央的位置,缺了一个正方形的坑洞,特别显眼。他又想起了祝师叔说,里面的东西什么都没动,只抠了块砖。现在看来是真的。可为什么,他有种捡了芝麻丢了西瓜的心塞感呢?

    这种心塞在他出来,已经看不到祝遥和白致远时达到了极点,可是立马又被接下一堆的杂事夺去了心神。

    旭尧派真正意义上得到了天齐峰,这么多好东西,当然是要用的,但是给谁用,怎么用?又成了难题,无论怎么分,都有人有意见,曲江这个大家长一个头两个大。内部矛盾就算了,偏偏还有外因。这么多东西分下去,总会让人看出点眉目,众派的眼睛又不是瞎的。一时间天齐峰觊觎的人,空前的多起来了。

    这样一来,他们更不敢把祝遥已经离开的消息放出去。对小白的事也没有过多追究,再加上曲江有意放水,除了当天的几个人高层领导之事,小白灵根的事,并没有传出去。只是派中少了一个弟子,一个名义上的师叔,日子与以往没有多大的区别。

    但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一开始还好。久了,总会有破绽,山门外时时有各种前来打探的闲人,也有其它门派,打着各种名义来拜访,旭尧派防不胜防。

    这样一来还不如没得到天齐峰的时候。

    ——————

    当然这些已经下山的祝遥是完全不知道的,她正麻利的踩在飞剑上。左手一只豆,右边一只鸟,背后还跟着一只胖娃……啊呸,少年!

    原本是想回静幽谷的,但看看重伤的小霸王,她只好找个集镇安顿下来,就当出来旅游观光了。

    还没等到最近的修仙市集。她新鲜上线的跟班小霸王同学。就华丽的吐血了。她不得不停下来,打算给他疗伤。

    他的伤虽然好治,但体内封住的灵根。却是个难题。那似乎是个特殊的阵法,让人无法察觉,如果解除不及时,轻则被反噬。重则直接毁了他的灵根。祝遥虽然对自己的阵法之术很自信,但现在不免也有犹豫起来。所以她决定求助场外观众。呃……豆里的师父。

    玉言出是出来了,没说帮忙也没说不帮忙,只是冷冰冰的看着坐在地上哇哇吐血的小霸王,身上的寒气都快结冰了。脸上大刺刺的写着两个字。不爽!

    每次给半死不活的徒弟疗伤就算了,这小子谁啊?凭什么要他动手?果然徒弟的徒弟什么的,也很讨厌啊!

    小霸王被他看得一抖。瞬间就觉得四周的温度都低了不少,凉嗖嗖的冷风吹得他都结冰了。这个人是谁,好可怕!

    “姥姥……”他忍不住叫了祝遥一声,吓得连吐血都忘了,“这……这位前辈是……”

    祝遥这才想起他没见过自家师父,想想以后都带他混了,也就没有隐瞒,“这是我师父。”

    “师……难怪是妄上……”他自然就想到了天齐峰。

    “当然不是!”祝遥摇头,“这是我没去旭尧派之前就有的师父,唯一的师父。”

    小霸王还是一脸的莫名,姥姥不是蒲公英精吗?她有师父,难道是——更老的蒲公英?

    “好了,小霸王。”祝遥拍了拍他的肩,“以后我们就是一条船上的人了,顺便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弟弟。”她把还趴上自己头上装头饰的笨鸟拔了下来。

    小白:“……”师父就算了?弟弟又是怎么回来?这明明是只鸟啊!蒲公英跟鸟有血源关系吗?精怪的世界好难懂。

    “它叫凤八,你叫它小八就行了。”祝遥继续介绍道,“至于我师父,你可以叫他……姥爷!”。

    “啊啊?!”不应该叫师祖吗?姥爷是什么鬼?精怪的辈份都这么混乱吗?

    小霸王还一脸莫名,玉言却瞬间被那句姥爷治愈了,姥姥姥爷,一听就是一对“师徒”,嗯,他喜欢!

    顿时对于解封也不是那么排斥了,脸色也好了些,单手结印念了一句术法,扬手一挥,只见一道白光就没入了小霸王的额心。

    “好了。”

    “啊?!”小白赶紧感觉了一下,发现体内受阻的灵力,果然顺通了,也多了三处陌生的灵气源,而且里面空荡荡的。果然解开了,这也太快了吧?连元婴修士都不敢轻易解开的,他这么一挥手就……老蒲公英都这么厉害吗?

    小白正想表示一下自己的崇拜之情,那位新上任的姥爷,却抬头看了看天色,“晚了,睡觉!”

    的确,此时天空已经暗下来了,一片月朗星稀,只是此处离市集还有一段距离,看来今天得露宿……

    咦咦咦!

    只见玉言一挥手,前面的空地上一阵响动,不到一会就开始自动的盖起了一栋茅屋。小白猛的睁大了眼睛,居然顷刻之刻就可以用土系和木系法术盖出一栋屋子,这姥爷的实力深不可测啊。看来今天不用睡在野外了。

    小白一阵激动,却看到那个强大的姥爷,转身拉着姥姥进屋,然后……嘭的一声关上了门。

    伤员小白,“……”这和想象中不一样啊!

    突然门吱呀一声打开,一团火红的东西迎面扔了出来,他双手一接,手里多了一只火红的小鸟,正是小八。

    一人一鸟,大眼瞪小眼!

    小白:说好的师徒呢?

    小八:说好的姐弟呢?

    祝遥瞅了瞅进屋就把她摁在床上,却完全没有乱来,就连回到了豆里之前,还不忘给她盖上被子的师父。

    祝遥:说好的一对呢?

    ————————————————

    月凉如水。

    白致远调整了一下内息,从来没有一刻体内的灵气会匮乏至此,心底顿时划过一丝刺痛。他从小就在旭尧派长大,一直努力想做个可以让师父骄傲的好弟子。小时候他不懂什么叫闭生死关,以为师父是不喜欢他,所以才不出来见他。所以他就比其它的师兄弟更加努力的想要提升修为,比谁都想尽快筑基。

    谁知道短短几天,他没了师父,没了修为,还被逐出了门派。还连累了姥姥……

    “喂,我警告你,别碰我的羽毛。”身侧突然传来一声幼嫩的声音,“你敢拔一根试试,我烤了你哦!”

    小白一愣,吃惊的看着旁边火红的小鸟,“你……你会说话?”

    “会说话怎么呢?”小八翻了个白眼,“我还精通妖兽,精怪,神族各种语言呢?”

    小白上下打量了它一眼,原本以为它只是一只颜色鲜艳点的鸟,虽然长得肥一点,但身上灵气不浓,顶多算是一级的灵兽。没想到它居然会说话,而且好像还开了灵智。

    他好奇的想摸摸它,却被小八一爪子拍开,“你想干嘛?别碰我高贵的羽毛,要是碰得跟我七姐一样丑怎么办?”凤族的羽毛,神圣不可侵犯,“要不是我七姐求我看着你,我才不跟你这凡人废话呢!”

    “……”明明自己也是被扔出来的。

    “你伤好了没有?好了我要睡觉了。”小凤凰是需要睡眠的。

    原来它一直待在这里,是姥姥不放心他的伤。他点了点头,“我已经没事了,只是修为……”

    “修为没有了?”小八接口,一脸不在意的道,“放心吧,我姐虽然丑,但她懂的还是挺多的,就你们人修这点修为,有她在,你分分钟就练回来了。”

    小白苦涩的笑了笑,有那么简单就好了,“我现在……是五灵根。”

    “那不是很好吗?”小八点头道,“我姐也是啊。”

    “那不一样。”

    “那里不一样?”

    小白愣住,一时也不知道怎么回答。的确,姥姥也是五灵根,甚至夜擎苍也是。(未完待续)

    ...  (..) ( 我家徒弟又挂了 /38/3837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必赢亚洲766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