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一六章 来来来大家开个会

文 / 尤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祝遥不由得就想抬起夜擎苍的脸看个清楚仔细。手还没伸过去,突然觉得身侧传来一股寒意,耳边卡嚓一声响。她布下的抵御天雷的阵法,瞬间崩塌。

    明晃晃的天雷轰隆一声,把三人劈了个正着。

    伸着手的祝遥:“……”

    还没反应过来,腰侧一紧,就被搂进了一个同样有些焦糊味的怀里。玉言一脸严肃的给自己和蠢徒弟施了个去尘诀,然后淡定自如的布下了新阵法。脸上神色未变,镇静的好像刚刚那个破除阵法的人不是他。

    看着还一脸呆滞伸着半只爪,瞅着夜擎苍的某徒弟,皱了皱眉,伸手捏住她的下巴,硬生生把她的脸转了过来,直到对方的眼眸里只有自己的影子,嗯,满足了。

    然后转头瞄了一眼,旁边那个不明物体,冷气四溢。

    不明物体小苍同学,只觉得全身一抖,冷汗直冒。虽然不知道他又做错了什么?但隐隐觉得自己好像应该闪远点?

    只是下一秒他已经来不及想个中原因了,因为下一道天雷已经劈下来了,而新布下的阵法范围里,没有他!

    ————————————

    一天之内正派仙门一下损失了两个门派,关元派的弟子几乎被屠尽,待各派支援的人马赶到时,整个关元派已经是一片血海了。活下来的弟子,也大多神智不清,似是受了什么重大打击,左右也问不出个所以然来。更别说是找出所谓化神邪修的线索了。而这一切还不算完,待众人赶回旭尧派时,眼前那一幕惊呆了众人,传承了千百年的旭尧派。一夕尽毁,被移为了平地,所幸门派弟子损伤并不严重。可笑的是救众人于危难的,居然是当年被旭尧派逐出门去的两人,一时间旭尧派众人心里都分外的不是滋味。

    祝遥赶去与众派汇合时,惊讶的发现出来迎她的,除了曲江以外。居然还有曲迎。只是他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的分外精彩。好似他自己都不知道怎么面对这个昔日的小师叔,脸色是变了又变。祝遥都忍不住看了他好几眼。

    “多谢小师叔相助之恩。”曲江朝着祝遥行了一个礼。

    “你还是叫我祝遥吧。”她不在意的道,“我已经不是你们师叔了。听得怪别扭的。”

    曲江一愣,连着旁边的曲迎都是一僵,半会他才改口道,“尊者……多谢尊者相助。若不是尊者庇护。不仅是旭尧派,只怕整个仙门都难逃大劫。”

    “举手之劳。不必客气。”祝遥回了一笑。

    曲江也没有再继续客套,引着祝遥进了内殿。他特意迎出来,其实也是打着冰释前嫌的主意,想要让她与白致远回到旭尧派。在被人端了老窝的情况下。旭尧派的确急需一位这样的庇护者。可是刚刚那一番话,对方明显没有再回来的意思,他自然也只得歇了这个心思。

    祝遥进去内殿的时候。各门各派已经吵得热火朝天了,见她出现安静了一会。纷纷朝她行礼。祝遥点头示意了一下,就按曲江的指引走向了最上一排的座位,只是这回她不用再站着了。

    化霖热情的朝她招了招手,“老……道友,这边这边。”他一边叫一边看了看自己周围,发现左右已经没了空位,老不客气的推了推右手边的一个化神初期尊者,“喂,坐过去点。”

    那化神修士一愣,似是没想到他堂堂一个化神修士,会这么光明正大被人嫌弃,气得脸都绿了。转头看了看其它的化神修士,都假装没看见的转过头。他也只好冷哼一声,心不甘情不愿的挪窝到了最边上的一个空位上。

    “这里有位子没人,快来。”化霖特不要脸的指着刚空出来的位子,朝祝遥喊。那刚离开的修士,脚下一拐,差点摔了。做散修也不能这么无耻啊喂!

    祝遥嘴角一抽,顶着那修士怨念的眼神,坐在了化霖旁边。怎么感觉无意中又拉了一圈仇恨。

    “邪修实在是猖狂,今日他们敢明目张胆的进击关元与旭尧,它日必也会攻上其它仙门。此患不除,我等仙门只怕日夜不安。”一名元婴修士气愤难平的道。

    “话虽如此……”却有人持反对意见,“但邪修素来散居各地,混杂于散修之中。想要找出他们,极是不易。而且经此一事,各派都有损伤,如今之计应是养精蓄锐,恢复元气为上。”

    那修士一听,顿时火了,“等等等!到底要等到什么时候?我关元派满门弟子死于邪修之手,这个仇何时才能报。况且此一事,邪修也必定有所损伤,正应该乘胜追击才是。”

    “现在敌方情况不明,貌然出手乃大忌!”又有人站出来反对,“看关元派的情况就知道,他们居然能赶在我等到来之前,全身而退,可见邪修的实力不容小觑。”

    “有道理。”又一人道,“之前那报信弟子也说,邪修中有化神修士,而且我等赶来之前,却没追踪到半个邪修,谁知道那化神邪修到底有几个?”

    “可是,若是现在不理,以后恐怕更成大患。”

    现场又是一番的争论,祝遥皱了皱眉,总算是理清了这些人聚在这里几天的原因。无非是一方主和,一方主战。主战的这方认为应该趁此机会赶紧解决了邪修,才能安心的修仙。而另一方则觉得,这次的损失太大了,再打下去也不会有什么好结果,等损失补回来了再打不迟。

    总的来说主战的一般是牺牲得多的,例如像关元和旭尧;主和一般是没什么损失的其它门派。

    祝遥越听就越觉得纠结,这么吵下去,什么时候是个头。

    “那个……”她忍不住出声,现场瞬间安静下来,众人齐唰唰的看向她。对于这个救了各门派弟子的新尊者,众人还是有几分信服的,“那啥,我只是想问一下……到底那个袭击关元派的邪修是谁?”

    众人一愣,开始面面相觑起来。

    “没人知道吗?”那你们争个屁啊!

    众人脸色白了白,好似还真没人想到这个问题。

    现场静默了两秒,这才有个元婴修士站出来道。“是谁做的且不说。总之天下的邪修都不是什么好人。本就该尽早铲除才是。”

    祝遥嘴角抽了抽,这逻辑也太牛逼了,“那你打算怎么去找这些邪修呢?”

    他顿时哑了。

    邪修其实广义上来讲。只是一个代名词,指那些投机取巧,不按大众方式来修练的修士,比散修更加无组织无纪律。如果没有准确的目标。单靠这一个名词怎么找?人家邪修又不会在脸上写上,我是邪修几个字。

    “祝师妹此言有理……”一直坐在上方的吾浮尊者突然开口。含笑的看了她一眼,“的确应该找清楚对象再行动。只是……如今我旭尧派天齐峰已经落入了对方之手,里面珍宝无数,就怕邪修利用里面东西。发展壮大。如今他们就敢公然对付仙门,要是成了气候……”

    他话没有说尽,但是下面的人都纷纷变了脸色。对呀!敌人现在已经有了这么大的资源,要是壮大起来。那还得了。一时那些主和的修士,纷纷动摇起来。

    “哦,你说天齐峰啊?”祝遥不在意道,“放心,它不在邪修的手里。”

    “没在?”众人一愣,显然不相信。

    祝遥朝着曲江呵呵一笑,“不好意思啊,曲掌门,那座峰被我一不小心全烧了。”

    “什么?”吾浮猛的站了起来,连着众人纷纷投过来看白痴的眼神,“你……你你……把天齐峰烧了?”

    “呃……操作失误!”说起这个,她还真有点烧了人家房子的心虚感,“那啥……我看那几个邪修把天齐峰移走了,我一着急就追了上去,可是我一个人也搬不回去啊。你们要理解我一个弱女子……所以就……呵呵,你们懂的!”

    众人:……

    他们一点都不想懂好吗?那可是天齐峰,飞升老祖留下的天齐峰,里面无数的珍宝啊,怎么说烧就烧了!

    在场的人半晌没从这个打击中回过神来,个个都想挠墙好吗?

    “唉,也罢!”到是曲江首先回过神来,深深的叹了口气,虽然心在滴血,却仍是自我安慰的道,“总比落入邪修之手强。”

    众人也都是欲哭无泪的表情,原本他们去大比就打着分一杯羹的心思,谁知道羹哗的一下被人偷了,再哗的一下又被烧糊了,谁都没喝到。这波动的心情也太酸爽了。

    “师妹确定天齐峰是被烧了?而不是其它原因消失?”吾浮突然意有所指的问。

    祝遥皱了皱眉,“其它原因?”啥意思?

    吾浮呵呵一笑,“在下只是觉得,那么大一座山峰,居然能将其化为灰烬表示好奇。”

    “你什么意思?”小霸王顿时火了,“你是说姥姥私吞了天齐峰不成?”

    “我可没这么说。”吾浮继续笑道,“我只是提出疑问而已,当日追击邪修的只有师妹与两名弟子,而且此两人……”他看了小霸王和夜擎苍一眼,“他们与师妹关系匪浅,当日到底发生了何事,其它人并不清楚。”

    他这么一说,众人也纷纷露出了怀疑的神情,的确。天齐峰珍宝无数,普通人哪舍得就这么烧掉了。

    “尊者这话太过诛心。”夜擎苍也忍不住开口,语气中满是怒意,“婆婆若是觊觎天齐峰中之物,当年只有她一人进入天齐峰时,她便可以予取予求,何必等到现在。再说婆婆早已经是化神,天齐峰的东西于她有何用处。”

    “对她没用,对别人可不一定。”吾浮的眼神特意在小霸王和夜擎苍身上瞄了一眼,继续道,“再说天齐峰除丹药,法符这些东西以外,里面更是法器无数,甚至还有十阶的法器,何人能不动心?”

    “我们才不稀罕里面的东西!”夜擎苍立马反驳。

    吾浮却只是冷哼一声,没有回话。众人被他这么一说,不由得看祝遥的眼神都带着几丝怀疑。

    小霸王与夜擎苍,正要开口,祝遥直接拉了两人一把。

    转头看向吾浮,好心情的一笑道,“吾浮尊者的意思是,我藏着天齐峰,却特意跟你们说烧了,好一个人独占?”

    “师妹,我自然是相信你的,这番话也只是想让你解释清楚一些,让众人明白而已。”吾浮笑得更是和蔼,一脸我都是为你好的样子。

    “我没什么好解释的!”祝遥看了一圈派内的众人,瞬间有些心累。原来什么讨公道,伐邪修都是虚的,到头来还不如一个利字,“天齐峰烧了就是烧了。”

    众人眼里的怀疑更重。

    祝遥继续道,“但是,我的确没有拿里面的东西,更没有藏起来。如果你们真要解释……”她打量了一圈众人,“那我就给你们分析一下吧!”

    “天齐峰的东西,无非是几样,丹药,法符,功法和法器。我现在已经化神,除非有直接让我飞升的丹药,不然呵……我没事留着那些丸子,当糖嗑吗?”

    “至于法符,我五灵根你们都知道吧,引爆法符还没我自己施术快。除非我闲命长,对战的时候舍快求慢,才会用法符来御敌找死。”

    “当然还有功法!我是要有多脑残,才会废了我现在的修为,重新挑一部新的功法,没事蛋疼练着玩啊?”

    “那法器呢?”吾浮沉声问,笑得更深了,“我想师妹很清楚,天齐峰的法器中,可是连十阶的法器都有。如今修界十阶的法器可不多。”

    “我真就不稀罕。”祝遥白了他一眼,继续把天齐峰嫌弃到底,“我自己就是十阶练器师,妄上练的那些次品,要长相没长相,要功能没功能的,你以为老娘看得上?”

    “……”现场一片安静。

    “你……你是十阶练器……”吾浮也愣住了,“这……这不可能。”她连用的飞剑都是二阶的,有哪个练器师,像她这么省钱的?

    “玉道友说得没错。”化霖站了起来掏出手里的灵舟,“我手里这灵舟就是她所练,赠于我的,十阶极品法器。”

    这话一出,顿时现场的人齐齐抽了口气。

    祝遥:“……”呃……这个还真不是她练的!

    化霖同学撒谎是不对的呀,人家原创作者都听着呢!(未完待续)

    ps:我尽力两更,不保证能不能哈,今天不知道为啥,眼睛好疼,速度直线下降。(我家徒弟又挂了../21/21166/)-- ( 我家徒弟又挂了 /38/3837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必赢亚洲766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