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二五章 倾城倾国的逗比

文 / 尤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祝遥来之前做好了一切准备,甚至为了做个合格的马良,还去附近的修仙集镇测试了一下神笔的效果,确定了元婴修士也看不出来后,才前去琼宇派,没想到再完善的计划也抵不上一个猪一样的队友。

    她被抓了,像只大粽子一样严严实实的捆了起来。而女主樊芷珊和琼宇派掌门法禹正冷冷的看着她。

    “没想到你居然会蠢到送上门来。”法禹冷哼一声。

    “我也没想到啊!”祝遥欲哭无泪,“要不,你现在放我了,以后再抓一次,这样可能比较有成就感。”

    “放了你?”法禹脸色一僵,顿时火冒三丈,“你陷害樊妹妹之事,还未付出代价。现在放了你,你当我傻啊?”

    “……”好吧,现在她知道你一点都不傻。

    “如今放你回去,它日你修为大涨后,岂不是找我报仇?”

    说得好有道理,她竟无言以对。

    “法禹哥哥……”樊芷珊柔柔的开口,话调中说不尽的缠绵悱恻,“你不要动气!如今灵天妹妹竟然主动回来,只要她向我道歉,以往的事我可既往不咎。”

    “樊妹妹。”法禹脸色一柔,一脸疼惜的道,“你可不要这么善良,你已经受了这么多年的苦,皆是因她而起。若就此放过她,岂不是助长了她的气焰,如今好不容易抓到了罪魁祸首,此事绝不能就这么算了。”

    樊芷珊一脸的为难,“我知道法禹哥哥是对我好,但是她毕竟与我一母同胞……我又怎么忍心。”

    “唉,你怎么能这么想呢?你念及姐妹之情,她之前可曾念及半分。今日无论如何都需给你一个交代!”

    “法禹哥哥……我相信她不是故意的。”樊芷珊突然就哭得梨花带泪起来,转身朝着祝遥走近两步,一脸无怨无悔的道,“姐姐……妹妹别无所求,只要你道歉,我就原谅你。”

    “呃……”祝遥一愣,看着眼前哭得肝肠寸断的女主。“大婶。你哪位啊?”

    女主的脸顿时僵了一下,却立马恢复了过来,转头扑进了后面法禹真人怀里。哭得那叫一个伤心欲绝。

    护花使者男n号顿时火了,指着祝遥的鼻子就骂开了,“你果然心思歹毒,樊妹妹不计前嫌。你竟如此不识好歹。”

    拜托,她就问了一句她是谁而已。怎么就心思歹毒,不识好歹了?

    “你们想给我按罪名泼脏水,好歹也让我知道是咋回事吧?”请不要任性的唱双簧了行不行?“我从来没见过你家樊妹妹好不好?”

    两人都愣了一下,半会才反应过来。法禹的怒气更盛,“到现在,你还敢狡辩!”法禹瞪了她一眼道。“当年,你与樊妹妹一母双生。本来樊妹妹才是灵天殿指定的掌门人选,你却冒充她进入灵天殿,鸠占鹊巢还不够,更是多番打压于她。令她童年凄惨,六岁之前都被人视作痴儿对待。如此歹毒心肠,根本不配身为一派掌门。”

    祝遥呆了一下,转头仔细的打量着这回的女主樊芷珊。

    “法禹哥哥,别说了……”樊芷珊却转过头,脸上的泪水更加泛滥了,一副已经不忍再提,多少委屈都往心里吞的样子。

    她不得不赞一句,这演戏高明啊!算是她遇到的最高段的bug了。她为了当上灵天殿的掌门也算是下血本了,连这么荒谬的故事都编得出来。还不惜自降身份,变身成为灵天妹子的双胞胎姐妹。上演一出,抱错娃的戏码,想明正言顺的坐上灵天殿的掌门之位。这姑娘不当编剧真是可惜了呀。

    只是……

    “那啥……法掌门。”祝遥叹了口气,“你是说,我当初故意冒充她,当上了灵天殿的掌门,还处处迫害她?”

    法禹皱了皱眉,没有回答只是不屑的冷哼了一声。

    祝遥嘴角一抽,“那么,能请问一下,你知道我是多大到的灵天殿吗?”

    法禹不耐的道,“灵天殿掌门继任向来迅速,自然是降生日起。”

    “也就是说,我一出生就到了灵天殿?”祝遥沉声道,“你的意思是说,我还是个奶娃的时候,就故意替换了她?你还真看得起我的智商啊!”

    法禹脸色一僵,似是也想到了一点,“那她以往受的苦,又是为何?”

    “我怎么知道为何?”祝遥白了他一眼,“她六岁以前受迫害不能反抗,难道我六岁的时候就知道派人害她了?就算我智商破表,比你们都聪明好了。如果我一开始就预谋冒充她,我跟她同一天出生,我tm是从胚胎起就打好主意了吗?”

    你们的逻辑呢?都被啪啪啪掉了吗?

    两个人被她这么一问,都愣了!特别是樊芷珊脸色一瞬间的惨白,眼里闪过一丝慌乱。立马又恢复到了那个柔弱的小白花样,哭得越加的伤心了,一脸委屈不已的样子,却还是努力的说着好话,“姐姐……没关系的,你不承认也没关系。是我的错……都是我。我不应该去灵天殿,也不应该唤醒灵引兽,我……”。

    法禹脸上的怀疑之色顿时一扫而空,扶住樊芷珊,更加生气的道,“灵天你不用狡辩了,樊妹妹对你这么好,你居然还想反过来枉冤她!先不说以前的事到底如何,就凭樊妹妹可以唤醒灵天殿的守护圣兽,灵引兽,就足以证明她才是正统的灵天殿掌门。”

    卧槽,祝遥懒得理这两只逻辑死了,看他们的样子,今天是绝对不会放过她了。祝遥开始盘算着,那个五分竞速不知道还有没有效。

    “法禹哥哥……”樊芷珊看了旁边的祝遥一眼,扬着通红的眼睛道,“算了……无论姐姐怎么对我?我都不会怪她。她所犯下的罪孽……就由灵天殿的例律堂发落吧!我这就带她回去。”

    说着,她就朝被捆成了麻花的祝遥走了过来。

    法禹却突然拦住了她的脚步,叹声道。“樊妹妹,我知你素来心软,到这种时候还要护着她。可是你对人家好,未必就有回报。竟然你不忍心下手,这恶人就由我来当。她交给我处置吧!”

    “不行!”樊芷珊脱口而出,眼底闪过一丝慌乱,立马又恢复。仍是柔柔弱弱的道。“她是我灵天殿的人,按规矩自然是要由灵天殿处置才是。我已经欠法禹哥哥你很多了,怎么好再麻烦你。”

    “樊妹妹!”法禹却突然生气了。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看着她,“你又心软想偷偷放过她是不是?”

    “啊?”樊芷珊一呆。

    法禹却深深的皱起了眉,“樊妹妹,你不能太善良了。当断则断!”

    “我不是……”

    “你不要再说了,此人我绝对不会让你带回去。放掉的。”

    “我……”

    “就这么决定了,你不忍心发落她,就由我来动手,我绝对会为你讨回公道的。”

    不等樊芷珊反应。法禹已经义愤填膺的唤来了两名弟子,指着地上的“粽子遥”道,“将此人压入最底层的地牢。严加看管,知道了吗?”

    “是!”两名弟子齐齐点头。在樊芷珊还没反应过来时。抬着祝遥就吭哧吭哧出去了。

    祝遥默默回头看了一脸惨白却有口难言的樊芷珊一眼。叫你装逼,玩脱了吧!人家还真就把她当成了,看到仇人都不敢动手的柔弱小白花了。

    ————————————

    祝遥被关进了琼宇派的地牢,她整整花了一个时辰,才把封住行动的法术解开。不知道是不是对地牢的阵法太自信,这牢里到是只有一道禁制。她试着凝聚一下体内的灵气,按住牢门想要破除这个阵法,却发现根本不能调用,看来这个阵法里有抑制灵力的东西,不能直接打破。

    回想起之前樊芷珊的态度,估计不会放她在这里自生自灭。而且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她的目的,不止是为了跟灵天妹子抢掌门之位而已,应该还有什么别的打算。不然她早已经得到了灵天殿,为什么还这么着急想抓到她?还想把她带回去?

    不管怎么样,她得先逃出去才行。

    祝遥掏出了一直藏在怀里的笔,打算再次客串一次马良。眼泪却又开始不受控制的直掉。

    “别哭了……”祝遥只觉得升起一股深深的无力感,不就失个恋吗?妹子还哭到一发不可收拾了。她眼睛都肿了好吗?

    “他……小禹以前不是这样的。”灵天一边抽泣一边道,“他以前那么乖……那么可爱,不管什么事……都会听我的。”

    乖?可爱?想起刚刚法禹那副女主脑残粉的样子,她嘴角抽了一抽,只能说……灵天妹子你以前眼瞎了。

    “他还说绝不让人欺负我,可现在……他就凭别人的一面之词,都不听我解释就……为什么?”

    “这种事没有为什么!”祝遥沉声道,“只是不喜欢了而已!”

    “……”灵天妹子沉默了,只是她脸上的眼泪却越流越凶。

    祝遥没了办法,只能让她哭,顺便沾点自己的眼泪,打算开始马良模式。

    突然门口的禁制晃了一下,传来靠近的脚步声。

    靠!这么快就来人了。祝遥立马把毛笔藏了起来。

    不一会门口就走进来一个人,好死不死居然就是法禹,他一脸阴沉,径直走到牢前的光柱之前站定!神情阴狠的盯着她。他没有动,就这么一直站着,脸色却越来越狠戾阴冷,就连眼底都开始浮现出嗜血的红色。

    祝遥心底一咯噔,没由来的就升起一股寒意,这孙子的表情不对啊,跟之前在殿内看到的那个脑残粉,简直辩若两人。他不会真想现在就杀了她替樊芷珊出气吧。

    心底顿时一阵慌乱,思索着逃出这里的方法,却见他扬手一挥,突然打开了牢门。还未等她反应过来,眼前黑影一闪,下一刻一只手就掐上了她的脖子。

    祝遥条件反射的后退,他却直接掐着她一路拖到了墙上,眼里闪着愤怒和疯狂的光,似是狠不得将她碎尸万段。

    k,这疯狂的脑残粉!居然真的是来杀她的。

    她一瞬间被阻隔了呼吸,还以为马上就要启动被动重生技能时,他的手却突然又松了一分,让她缓回了一口气。对方的眼神却越加阴冷和暴戾起来,就连声音都透着寒气。

    “说!你到底是谁?”

    啊咧?!

    祝遥来不及喘气,却被他这么一句给惊到,愣在当场。

    “你不是灵天,你到底是谁?”他眼里的红色更重,似是陷入了某种疯狂之中,“天天人呢?你把她怎么样了?为什么你会附在她身上!”

    卧槽!他到底怎么看出来的?难道他从一开始就知道自己不是灵天妹子?

    “灵天在哪?”他一字一句的开口,周身隐隐浮现出几丝黑气,“你最好说实话,不然……我叫你魂飞魄散。”

    说着他掐着她的手又紧了几分。

    祝遥用力的拍打他掐着自己的手,靠,你这到底是让她说,还是不让她说啊?她都快断气了好吗?

    法禹脸色沉得快要滴出墨汁了,深吸了一口气,似是极力压下心底的狂乱似的,一甩手就把她扔在了地上。

    她重重咳了好几声,才喘了过来,看着这个突然像是换了一个人的法禹,思索着方案。看他这样子,好似对灵天的下落十分关心,那刚刚在殿里的脑残粉又是怎么回事?

    “圣人……”灵天突然开口,“让我跟他说好吗?”

    “你确定?”灵天可是个软妹子,对上开了暴虐模式的法禹,怎么看都很担心啊。

    灵天妹子的声音沉了沉,“我有话想亲自问问他。”

    祝遥最终还是同意了,心神一松,顿时觉得整个人都抽离开来,一晃眼到了一片雪白的空间里,之前妹子呆的地方。她心念一动,眼前出现了一个大屏幕,正是外面的情况。

    倒在地上的灵天几乎在一瞬间,整个人的气势都不一样了,不得不说,比起祝遥来,灵天妹子本尊更显得典雅端庄,真正倾国倾城的美人,而她顶多是个倾国倾城的逗比。

    o(╯□╰)o

    “小禹……”

    妹子轻唤了一声,话落旁边那个双眼腥红,满身杀气,似是开启了残暴模式的法禹真人,仿佛被人当头淋了一桶水一样。

    她隐约听到了空气之中,嗞的一下,有什么熄灭的声音。

    “天天……”(未完待续)(我家徒弟又挂了../21/21166/)-- ( 我家徒弟又挂了 /38/3837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必赢亚洲766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