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二六章 女主夜袭

文 / 尤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一晃眼间法禹身上的愤怒,暴戾,阴狠等等情绪全都收了起来,就连那双猩红的眼睛,都开始清澈透亮起来。着急的奔了过去,扶起地上的灵天妹子,眼里满满都是紧张。

    “天天,是你吗?你还在?”他小心翼翼的扶着灵天妹子,似是太紧张了,连手都在轻颤着,“你没有被那人夺舍!”。

    “小禹……”灵天有些迷茫的抬头看他,反手抓住他的手道,“我没有害那个姓樊的姑娘,她不是……”

    “我知道。”意外的法禹居然没有反驳,反而用力的点了点头,眉头紧皱似是想起什么,脸色又开始扭曲阴森起来,“就凭她那张脸,也配跟你相提并论,丑得我都想吐了,还惘言跟你是一母同胎,还真当天下人都眼瞎了?一个水性杨花不知检点的女人,居然还敢觊觎灵天殿的掌门之位。”

    啊咧?

    说好的女主脑残粉呢?这开机模式不对呀!

    “天天,你放心,不会有事,我会助你夺回掌门之位的。”法禹转头立马又变成了刚刚那个目光清澈的青年,一脸认真的保证。

    “那你刚刚……”灵天妹子都愣了一下。

    “樊芷珊本人虽然不足为倶,但她背后的势力错综复杂,不宜正面对抗。之前我那番……只是为了取信于她而已,你……不要生气。”法禹解释道。想起殿内的一切,脸上升起一种像是吃了苍蝇的恶心表情。

    这剧情发展得太快,就像龙卷风。敢情这法禹还是双面间谍?

    “对了,你怎么样?刚刚没有受伤吧?”法禹有些紧张的拉着灵天妹子检查起来,这里拉拉。那里瞅瞅的,发现她完好无损,这才松了口气。紧接着又似想起此举不妥,慌张的退后了一步,“天天……对……对不起,我不是有意……”他耳根开始泛起红色,一脸不知所措的样子。

    灵天妹子笑了笑。心底的疑惑这才放了下来。泪眼蒙蒙的看着眼前的人,带些哽咽和委屈的道,“小禹……你果然还是我的小禹。”

    法禹抬起头。直直的看向她的眼底,视线交汇一眼万年,“一直都是。”

    还蹲在丹田中的祝遥表示,被秀了一脸的恩爱……师父你在哪?

    此时。已经蹲守天门附近许久的某师父:徒弟怎么还没上来?

    ——————————

    灵天妹子把发生的一切都告诉了法禹,并重点强调了祝遥并不是来害她的。也不是为了夺舍,属于已方队员这一点。法禹皱了皱眉,最终还是接受了妹子这个说法。

    祝遥一开始对法禹是有所怀疑的,这个人变脸变得太快了。刚刚还是樊芷珊的脑残粉,瞬间又成了灵天妹子的忠犬。

    但却在她俩的谈话中,慢慢打消了这个怀疑。他看妹子的眼神跟之前看樊芷珊的完全不同,虽然都是痴迷的神色。但看灵天妹子时,更纯粹,仿佛世间所有的一切都被屏蔽了,眼里只有妹子一个人。

    更别提他那小心翼翼的态度,怕她磕着,碰着,想靠近,又怕引起她的反感,揣揣不安的像个刚刚恋爱的毛头小子。就连下意识的一些小动作,都藏着满满的在乎与不安。如果这些都可以装出来,那演技也太高明了,估计连他自己都骗了。

    正是因为看到了这些,她才没有阻止灵天妹子,告诉他一切。

    妹子向法禹解释了一番,这才回到了丹田中,把身体交给了祝遥。

    祝遥眼前一晃,刚刚还在屏幕中的法禹,顿时到了眼前。正小心翼翼的扶着她一只手,俊俏的脸上笑得一脸腼腆,眼神专注似是看着世间最美的风景。

    她顿时抖了一地的鸡皮疙瘩,这恩爱秀得,也不知道会不会过敏?

    “hi,小禹同学!”祝遥尴尬一笑,“你好,我是马良。”

    法禹脸上所有的柔情蜜意,刷的一下,瞬间收了起来。又变成了那个冷漠面瘫,几乎是立即的,扬手就把她甩了出去。

    祝遥一个没坐稳,直接从椅子上摔到了地上,啃了一脸的灰。

    卧槽,这待遇差别也太大了点吧!

    “我不知道你是从哪冒出来的孤魂野鬼。”法禹冷冷瞪了他一眼,掏出帕子拼命擦了擦刚刚抓着她的那只手,仿佛碰到了什么脏东西一样,“但是我警告你,你要是敢对她不利,或是妄想夺舍的话,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祝遥揉了揉摔痛的手坐了起来,这人变脸还真快,“放心,我对你小青梅的身体,没兴趣!”说着她忍不住低头看看那36e的胸……好吧,她还是点兴趣的。

    “最好如此!”法禹冷哼一声,眼神冷得像冰,哪还有刚刚面对灵天妹子时的小心慌乱,满脸都是狂霸酷炫拽,“这几天,你就好好呆在这里,我打发了姓樊的那个垃圾,自然会放你出来。”

    “……”垃圾?之前不是还一口一个樊妹妹。

    法禹显然也想起了之前的事,一脸吃了翔的表情,拿着帕子的手擦得更用力了,继续冷声道,“姓樊的那女人,很是古怪。区区五十年,居然就可以结婴,必定有不寻常的手段。她千方百计想带天天回灵天殿,绝对不是为了掌门之位这么简单。”

    说得有道理,她之后也想到了这一点。

    “她身上有种特殊的法力加持。”他皱了皱眉,脸色越加沉了,“我看那法力居然可以影响到周围的灵力运行,修为越高,怕是越容易中招。”

    “你是说她身边的男子都是因为这个,被操控了?”祝遥一惊,有种开启隐藏剧情的即视感。

    法禹给了她一个,你还不是太蠢,比垃圾好一点的眼神,“此术近似于邪修的魅惑之术,可迷惑人的心智,但却不带邪气,令人不能轻易察觉。而且那似乎是她天生自带的术法……并没有灵力的痕迹。”

    祝遥突然想起了以前的益灵,好像也是能让见到她的男人,都对她产生好感,就连芝麻化作人形的时候,也不能抵抗。一开始她以为对方自带主角光环,现在仔细一想,若是主角光环也是如法宝灵力这些,可以修练的呢?

    樊芷珊身上也有这个吗?但她看到的剧情里,她后宫的男人并不是第一眼就爱上了她,而是在慢慢相处之中,产生了好感,然后情根深重要死要活的。但以法禹的说法,这些人是受了她身上那特殊法力的影响,时间越久影响越深,到是有可能的。

    毕竟凡是修士,多少都带着几分别于凡人的高傲,又怎么可能甘心与他人共妻?而且相互之间还能和平共处,这太不正常了。而且这些人之中,还有一只十阶的妖兽,妖兽对伴侣的独占欲有多强就不用说了,当初益灵成为bug的最主要原因,不就是因为她招惹了妖兽吗?

    法禹冷笑了一声,身侧的手一下握紧,阴冷的道,“蓸齐居然敢以下犯上,动我的人。也是时候让他们付出点代价,不然还真当我琼宇怕了他们!”

    怎么感觉有种天凉王破的气息。

    “那个恶心的女人,我早晚会解决。”法禹霸气的道,顿时声音一冷,回头看向她,“在此期间,你最好给我安份点,不要起什么坏心思,不然我也不会放过你。”

    “呃……”答应好灵天,要做朋友的呢?

    “听懂了吗?”

    “好的,总裁!没问题,总裁!”

    法禹冷哼一声,给了她一个算你识相的表情,一挥衣袖大步就走了去,浑身都写着,狂霸酷炫*炸天。

    祝遥,“……”

    “圣人……”灵天的声音再次响起,“我就说嘛,小禹是不是很可爱啊?”

    可爱个毛线啊,掀桌!明明是可怕好不好?

    灵天妹子,你有这么一个霸气的忠犬竹马,还叫我来干嘛?看你们秀恩爱吗?

    ——————————

    当天晚上祝遥总算知道自己来的目的了,竟然为了防止女主夜袭!

    她打坐到一半,突然感觉一道劲风而至,由阵法光柱形成的牢门,突然一下消失了。她看着前面空空如此也的牢口几分钟,默默的坐在地上没有动。

    半个时辰之后,似是再也忍不住了,一个人影出现在了门口。

    “是你啊。”祝遥挥了挥手。

    樊芷珊一脸冷漠的看着她,半点没有之前的柔弱样,“你为什么不出去?”

    祝遥白了她一眼,“这种突然就打开的牢门,明显就是有人想引我出去。我傻啊,明知道还送上门去。”这种明显就是在说,快来出来,我这里有个狼窝。这种脑残剧情电影里都演烂了好吗,出去绝对没什么好结果。

    “到是有几分聪明。”樊芷珊冷笑一声,“难怪身上会背负这么大的气运。”

    “气运?什么意思?”

    “哼……”樊芷珊没有解释的意思,直直的盯着她,眼神似是渴了很久的人,看到了清泉般,越来越火热,满满都是贪婪。似是压抑不住的笑出来,“可惜这一切马上就是我的了。”只要有了这个,还有何人是她的对手,“也罢,既然你不肯出来,在哪里动手都是一样的。”(未完待续)(我家徒弟又挂了../21/21166/)-- ( 我家徒弟又挂了 /38/3837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必赢亚洲766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