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三一章 金手指掉线

文 / 尤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br>

    像樊芷珊这样冒充别派掌门,差点毁人根基之事,就算灵天殿将她杀了也不为过。》し而僻世偏偏不管不顾的护了下来。自然会引发众人的不满,而能被各派派来观礼的人,大多都是门派有实权的人,这些人又哪个不是人精,遇事总是愿意多想那么几分。

    虽然此事发生在灵天殿,但其它门派,不得不深思后面的含义。怀疑这一切是不是流褚门一手策划的,单只派一个元婴出来,区区一个谎言就差点坐上了掌门之位。那会不会以后,也会派别人谋别派的掌门之位,流褚门这野心不可谓不大,这是想统一众派的节奏啊。

    一时间各门各派都开始明里暗里的防范起流褚门来,明面上各派还是一团和气,背地里的小动作却不间断起来。更有其它二三流仙门,开始向着其它一流门派靠近,隐隐有联合起来抗争流褚门的趋势。

    流褚门虽然是第一仙门,资源丰富。但对其它门派的联合抵制,也颇于应付。一开始可能不明显,可是时日久了,这影响就会越来越大。若是不解决,怕是离摔下第一的位置也不远了。

    ——————————————

    灵天殿,玉华阁。

    “主人……”芝麻把头伸了过来,朝她拼命的眨巴眨巴着眼睛,一脸可怜兮兮的样。

    祝遥扬手一拍,直接叭叽一下把他的脑袋拍在了桌上。

    看向对面的人,“你一开始就知道会这样?”

    冷禹鄙视的瞄了她一眼,“我只是算到僻世一定会为那垃圾出头,没想到他会这么蠢,当着众派的面就把人带走了。”

    “难怪你这么放心让灵天回来。”想必近段时间流褚门会很热闹。女主也没时间管灵天殿的事了。

    “不过那垃圾不会轻易放过天天的。”法禹皱了皱眉,“你之前隐藏了身份,她虽然认不出,却还是一眼看到你了。而且言语中多番试探,我估计天天身上一定有她需要的东西。”

    祝遥也想起来,樊芷珊在殿前一定要拉着她拜师的情形,的确很古怪。

    “反正这几天你最好别轻举妄动。”法禹沉声道。“至于灵天殿的人……我自然会想办法。”

    说着他也不管祝遥答不答应。转身就出门去了。

    “主人……”芝麻又弱弱的唤了一声,一脸委屈的刷着存在感。

    祝遥低头看了它一眼,收回了摁着它的手。“说吧,你怎么受的伤?”

    芝麻愣了一下,“主人……看出来了?”

    她直接回了它个白眼,“就你那咋呼的性格。什么时候学会过正经走路了?都是直接用蹦的,这次居然乖乖一步步从洞里走出来。绝逼不正常好吗?”更别说见到她后各种抽风撕娇打滚,化成人形也要抱着她的腿,不会是因为被她揍的,怕是受伤太重。根本站不稳吧!

    “主人……”芝麻眼眶一红,一脸的感动,就着桌子就爬过来。想往她怀里钻,“呜呜。兽兽好可怜,我又掉了一阶。”

    祝遥再次摁住他的脸,把他推回了原地,“那你还浪费灵气,维持人物?”嫌命太长吗?

    芝麻身形一闪,立马变成了小奶狗般的大小趴在了桌上。

    “说吧,到底怎么回事?”

    “我本来在灵界拼命修练,想上界找你的。可是月……”

    “行了!”祝遥打断它的话,直接站起来道,“说重点,你怎么跟樊芷珊搅一块去的?”

    “我跨界的时候内丹受损,掉了一阶,好不容易到了之前那个灵洞,想借那浓郁的灵气疗伤。结果就遇到了那只十阶妖兽,就是之前那个百里。”芝麻一脸告状的语气道,“我知道他不是好兽,但她说愿意听我驱使,几次三番来找我。后来又说让我帮他伴侣一个小忙。我当时伤势未愈,又不想让他们看出来,所以就答应了。没想到主人你竟然在这里!”

    “如果只是不想让她们看出来,那你为什么不换个地方?”它只是疗伤,别的地方也可以的。

    芝麻嘿嘿一笑,带些不好意思挠了挠头,“我当然有不能离开的理由。”

    说着,他突然抖了抖站了起来,啊的一声张开嘴,只见一道光闪出,桌边突然出现了一只人高的蛋。

    芝麻宝贝似的摸了摸蛋壳,一脸的荡漾,“主人,是不是很漂亮?”

    祝遥吓了一跳,愣了半晌,“你居然会下蛋!”它不是公的吗?

    “……”芝麻立马跳了起来,“不是我的蛋的!不对,是我的蛋。但不是我下的,是我找到的蛋。”

    “你偷了别人的蛋?”(¬_¬)你个兽贩子。

    “不是偷的,是我捡的捡的!”芝麻立马举爪子以示清白,“我就是在那个洞里看到它的,孤零零在那。我发现蛋里有同族的气息,才捡回来的。”

    “同族?”难道是法禹所说的,那只还未破壳的灵引兽?芝麻的品种,她也不知道,原以为是因为它来自上界原因,现在看来它也是只灵引兽。又恰巧到了那洞里,所以樊芷珊才会以为自己唤醒了它,认为芝麻是灵天殿的守护圣兽。

    芝麻小心翼翼的摸了摸蛋壳,“这里面应该是一只跟我一模一样的兽兽,而且……”他眼睛一亮,一闪一闪的发着光,漆黑的兽身上突然泛起一丝诡异红色,“我可以感觉到,里面是只母兽兽哦。”

    “……”祝遥嘴角一抽,所以他才不要命的守在那洞里。芝麻这是到了发情期了吗?

    “主人,我能不能……”你懂的。

    “你对我眨眼干嘛?你家岳父刚走!”

    “啊?!”

    想娶灵天的灵兽,你向法禹提亲去啊。

    ————————————————

    祝遥替芝麻查看了一下,才发现它不止掉了一阶这么简单,就连它的内丹都碎得七七八八了,表面上身体看起来没什么。内里的灵气却十分的混乱,而且还在持续流失着。若是不及时调息,它的境界会一直掉下去。恐怕过不了多久,它就会掉回九阶。

    她那天借由揍它做掩饰,封住它周身好几处混乱的经脉,也只是暂时阻止他的灵力掉得不那么快,可是她毕竟只是个筑基。又怎么治得了相当于化神后期的十阶妖兽。那层压制。马上就会被冲破。

    祝遥有些着急,真的有些郁闷现在这个状态,身体是灵天的。就算她再怎么努力提升修为也没用。如果有自己的身体多好,这样至少只要她结丹,就可以唤出剑意帮它修补经脉,现在却一点办法也没有。

    “主人可以把我收入神识。我们有契约,我的伤马上就可以自己补好的。”

    祝遥摇了摇头。“我的身体是灵天的,我与她交换使用权的时候,都只能躲丹田之中。又如何能把你送入神识。”她连身体都没有,更别说是神识了。

    芝麻沉默半会。一脸不在意的笑道,“没关系,就是掉几阶而已。芝麻还可以再修回来。”

    “别装了!”明明就是很在意,“放心。我是你主人,会想到办法的。”哪只妖兽进阶不是艰难万分,说是九死一生都不为过。修回来,他说的到容易。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界灵居然让她重生到灵天的身体里,而不给她一具新的马甲,即使像以前一样,树,蒲公英之类的也行啊。

    等等!

    她不是还有神笔嘛,以那只笔的神奇,她可以自己做一具出来啊。

    祝遥一脸兴奋直接往怀里掏去,却掏出了两截短棍。顿时就懵了!

    “卧槽!”她忍不住骂出声,什么时候断了?她怎么不知道?

    “这是什么?”芝麻立起两只爪子趴在她手上瞅了瞅。

    这笔怎么说折就折了?质量也太差了吧。

    祝遥回想,她也没做什么剧烈运动啊?除了昨天……

    她愣了愣,突然想起昨天地牢,樊芷珊挥着那把bug武器砍的那一刀,好像真的听到,什么被砍的声音。难道当时砍的是这只笔?可是那武器她明明躲过了,而笔是在自己怀里的,那砍的是什么?

    莫非……

    祝遥只觉得心里叮的一下,冒出了一个很荒唐的想法。

    猛的一下站了起来,拎起还在好奇的芝麻就冲了出去,直接一脚就踹开了法禹的房门。

    法禹一惊,抬头嫌弃的看了她一眼,“你来干什么?”

    祝遥直接伸手拽住他的衣领,“法禹!”

    “你想干嘛?”他反弹性的往后挪了挪,双手抱胸。

    “卧槽,我又不是你家天天妹子,能对你干嘛?”祝遥白了他一眼,“起来,我有急事跟你说!”

    法禹这才起身,瞪了她一眼道,“三更半夜跑来有什么事?你不睡觉,我家天天还要休息呢?”

    祝遥懒得理他的毒舌,“我问你,你说过樊芷珊身上有一种特别的法力是吧?”

    “嗯。”虽然不明白她为什么问这个,法禹还是点了头。

    “那你是怎么发现那股法力的?”

    法禹莫名的看了她一眼,“你问这个干嘛?”

    “你先别问原因。”祝遥一脸严肃的道,“我只想证明我的猜测。”

    他皱了皱眉,才一脸不耐的道,“我第一次见那垃圾的时候,她正与蓸齐那个白痴在吵架,那垃圾好像吵着吵着还动了杀机。”他似是想到了什么,眉头一下拧成了川字,“我当时分明看到她将什么刺入了蓸白痴的体内,但事后,我非但没有发现她使用的是何法器,连那姓蓸的也什么事都没有,还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立即就合好了。”

    他转头看向祝遥道,“所以我才猜测她身上应该有一种,可以蛊惑人心的法力。”

    祝遥脸色一白,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

    “喂,怎么了?”法禹问。

    她一脸无力的呵呵一笑,“她对蓸齐用的那一招,也对我用过。”

    “啊?!”法禹吓了一跳,“你……你不会也喜欢上她了吧?”他突然似是想起什么,风一样的刮了过来,死死的抓住了她的手,“那天天呢?天天有没有被盅惑?她的心可是我的!”

    “我擦!”要不是看在你修为比我高的份上,我踹你信不信?“老子是女的!”

    “谁知道那垃圾是不是男女不忌?我家天天那么好。”他仍是一脸怀疑。

    “她那一招,并没有打中我。”祝遥甩开他的手,“不过……也确实砍到了某些东西。”

    他眉头一皱,“什么意思?”

    “法禹。”祝遥一字一句的道,“那天她砍我之前,曾对我说过一句,我是身负大气运的人。”

    “气运……”

    “如果我猜得没错,樊芷珊可以看到每个人的气运。”祝遥认真的道,“你感觉到的那个特殊的法力,就是她可以抢夺别人气运的招术!”

    “……”

    ————————————

    气运一词虚无飘渺,是一种类似于运气,幸运值,机缘之类的东西。每个人身上的气运都是不同的,就像是有人生在富贵之家,有些人却朝不保夕。修仙之人也需要一定的气运,不然就算你有再高的天赋,再出众的资质,没人引入修仙一途也是白搭。

    而且修仙界凶险万分,虽然灵宝遍布,除了看你有没有那个能力去拿之外,还要看你有没有找到这些东西的气运。

    所以气运越强的人,做事往往事半功倍,而大多飞升成仙的,也都是身背大气运之人。气运自然是最多越好。

    祝遥一开始没有想到气运这上面,对于樊芷珊的好运,也只是认为对方是主角光环的而已。可是主角光环又何偿不是一种气运。若是气运能化为实体,很明显主角身上数值是达到了正常分值以上,更有可以超过了警戒线。

    樊芷珊可以看到气运一说,虽然很难让人相信,但仔细一想,连天道这种更虚无的东西,她都接触过。而且界灵还说过天道也是可以修改的,那为什么气运这种东西就不能抢夺呢?

    当初在牢里见到女主时,她就一副想来抢东西的样子。后来更是唤出了那个bug组成的武器,只是挥了一下,她身上的神笔就断了。现在回想起来,当时应该就是她身上的一部分气运被她斩断了,所以她的金手指就掉线了。(未完待续)

    ps:今天一更,头痛撑不住,吊了一下午的水

    ...  (..)(我家徒弟又挂了../21/21166/)-- ( 我家徒弟又挂了 /38/3837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必赢亚洲766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