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三二章 容我研究一下

文 / 尤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气运这种东西应该也跟灵根一样,是身体的一部分,且相互有感应。。しw0。这估计也是为什么,女主的身边会围绕着那么多的男子,想必也是因为身上的气运被人所夺,所以才会对她产生了感觉吧?

    “你当初看到的情景,应该正是樊芷珊在抢夺别人的气运。”

    “那个不要脸的垃圾。”法禹一脸恨不得冲出去咬她几口的表情,“照你这么说,她如此对天天,也是为了抢夺她身上的气运?”

    祝遥点头,“而且,灵天妹子身上的气运,想必十分让她中意,不然她也不会在我换了样貌之后,还是粘了过来。想必她并不是认出了我的身份,而是看中了身上的气运。”灵天妹子做为这个世间的补丁,运气之大就不用说了。

    “……”法禹沉默了,原以为樊芷珊不足为倶,真正要提防的是她身边的男人们,现在情况却突然反过来了,最厉害最难对付的,居然就是她本人。如果这样下去,就算把那些背后的男人全除了,她照样分分钟可以再造一批出来。

    “难道就没有破解她这种特殊能力的办法了吗?只能任由她夺走气运。”法禹握了握拳。

    “我也不知道,或许是有的吧?”

    “她这种邪法防不胜防,谁知道那垃圾会使什么阴招,我们又看不到气运。”

    祝遥叹了口气,“是啊,我们又看不……等等!”她突然想起白天在大殿外,僻世尊者出现时,她看到的那阵奇怪的光,而且好似还缺了一半,难道那个就是……

    她猛地一下站起来,“我想,我有办法可以看到气运!”

    “什么?”法禹一愣,“如何看到?”

    祝遥没有立即解释,回头看了他一眼道。“方法我还没确定,在此之前,我需要你帮我一个忙。”

    法禹皱了皱眉,“什么忙?”

    祝遥把一直趴在桌上当摆设的某只兽拎了起来。“无论你用什么方法,请不惜一切代价,帮我治好它!”

    “它受伤了?”法禹瞄了芝麻一眼,眼神冷了冷,他一直认为芝麻就是灵天殿的守护圣兽。对它认祝遥为主的事,有些不满,虽然她跟灵天用的是一个马甲,“它不是十阶的妖兽?我只是个元婴,怎么能治得好它的伤,灵气一传过去,就会被反噬回来。”

    “你不是剑修吗?现在还没领悟出剑意?”祝遥丢回了一个鄙视眼。

    “怎么可能!”法禹冷哼一声,“老子刚结丹那会,就已经领悟了剑意好吗?”

    “那你干嘛不直接用剑意疗伤?”

    “剑意可以疗伤?!”他怎么没听说过?那不是攻击用的吗?

    “你不会啊?”祝遥上下瞅了他一眼,“没关系。我教你啊!”

    法禹:“……”这种不爽的感觉是肿么回事?

    祝遥大致把运行的要诀和方式说了一遍,确定他理解透彻了,才把手里的兽兽往他怀里一塞,并留下一句,能不能看见气运,就看能不能治好芝麻,就转身出去研究看见气运的方法去了。

    法禹低下头,看向那只据说是关键人物的兽,四目相对。

    大眼对小眼。

    半会,异口同声。

    “切!”

    “切!”

    双双不屑的转开了头。

    法禹:为毛我要不计代价的救一只臭烘烘的兽。ps:别人的!

    芝麻:为毛我要不计前嫌的被一个死鱼眼治伤,ps:弱鸡的!

    ————————————

    祝遥回到了大殿门口,当初僻世出现的位置。可是她站在原地半天,身上也没有发生什么异状。她以为是角度问题。临时抓了几名路过的弟子,站在同样的地方试验,她也退回了当初所站的方位。可是无论她怎么看,当天那种奇怪的光,再也没有出现过了。

    按理说不应该啊,难道那不是气运。只是她的错觉?

    她又反复叫了几名弟子试,更是不惜叫来了一名元婴长老。当日那一场荒唐的继任大典后,她现在是公认的灵天殿掌门,再也没有人怀疑。也不知道法禹使了什么手段,罪魁祸首的蓸齐也被赶出了灵天殿。其它的堂主也自知错待了灵天,对她到是格外的好。虽然不知道是否有几分真心,但自然也没有人会公然反对她的命令。

    那长老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却也配合的站在了指定地点。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她再没看到那天同样的光。

    祝遥有些纠结了,若那光真的是气运的话,一般能修成元婴大能的,不说身负大气运。但比起普通弟子来说,气运肯定也是不错的,连元婴长老都没有。那只能证明,她的方法哪里出了错。

    她回想那天的情况,那天是中午,而且日正当中。难道是因为时间或是天气的原因?她只得等到同样的时间,同样大太阳的时候,又拉了一名弟子到了那个位置。

    无意外,还是没有。

    还有什么她没考虑到的?她仔细的想了想,那天是继任大典,各门各派都在,虽然大部分都进了大殿,门口的人也是不少。难道是人数和角度的原因?

    她连忙多抓了几个壮丁,按照模糊的记忆,大致给众弟子都安排了一个误差不是很大的位置。然后让修为最高的一个金丹弟子站在僻世的方位。她则退回了原位。

    还是没有?

    她不死心的指挥弟子们,调整了好几次,前前后后折腾了大半个月,然并卵。那天看到的光再没出现了。就连被她抓壮丁的弟子,都生了不满的情绪,现在门中弟子人人看到她都绕道走。

    就连当初那个长老,也有些看不下去,“掌门啊……”他远远的就打了声招呼御剑飞了过来,似是要劝阻她对弟子们长达半个月的变相体罚。

    “别动!”祝遥突然大吼一声。

    长老吓了一跳,咯吱一下停在了半空中。

    祝遥眼睛越睁越大,死死的盯着空中的那个长老。心中疯狂刷着四个字,卧了个槽。什么叫柳暗花明,什么叫水落石出,什么叫落井下石,啊呸!

    光!她又看到了那种特殊的光,就在长老飞下来离地几尺的位置,她又看到了那种特殊的光环。比起上次僻世身上看到的,那光明显小了很多。只不过他的却是完整的,就像是整个人在周身加了一层光影特效一样,周身结成一个椭圆形的光环。

    终于找到了,祝遥顿时有种想哭的感觉,激动的握住长老的手,“长老,你贵姓啊?”

    “啊?!”长老愣了一下,“我是戒律阁长老齐吴,掌门你……”

    “谢谢!谢谢,我代表这个世界感谢你啊,同志!”祝遥用力的握了几下手,“人民不会忘记你的伟大付出,你永远是我们心中最伟大的人,我会一辈子都记得你的。”

    “……”长老一脸的莫名,怎么有种自己即将寿终归天的感觉?

    “好了,大家都散了吧。今天辛苦你们了!”祝遥仔细记下了每个弟子的位置,朝他们挥了挥手,等大家都告退了,再次看向长老,一脸诚恳的道,“真的谢谢你啊,吴齐长老,放心吧,我以后不会再叫他们来了。”

    “……”他叫齐吴。

    “我还有事先走了,吴齐长老!”

    “……”都说是齐吴。

    “再见,吴齐长老!”

    “……”齐吴……

    祝遥最后想不通的那一点,终于在长老的乱入之下接通了。回想起僻世当日也是从远处飞过来,而且一晃眼那光就不见了,所以真正看到那光的位置是空中,而不是他之后站的那个地方。

    感谢那位长老,他简直就是救了这个世界的英雄啊,咦,他叫啥来着?

    唉,算了,现在重要的是,找出能看得到气运之光的原因,并想着怎么把这个只能这个地方,看到的气运之光,运用到实际,并且制造出一件移动便携式的器材。其实从她研究的这半个月来看,她之所以能看到这个光,跟角度环境等等都有着密切关系。这可能涉及到了一些物理与数学方面的问题。

    她计算出了所有的角度,距离,还有时间等等。可是只要她一换地方,那光就看不到了。好像只有大殿门口才可以看到一样。

    祝遥不相信,肯定还有她没有考虑到的地方。于是再次回到大殿门口,仔细望观四周的一切。来回走了好几趟,观察她布置的新地方与这里的不同之处。

    若真要说不一样,那就只有……地面?

    她蹲下摸了摸这些白色的石板,光滑透亮,而且还有些刺眼。

    等等!刺眼?

    祝遥抬头看了看天上的太阳,再盯向地上的石板,这是……反光?

    难道是光线的原因,祝遥立马站了起来,四下打量了起来,发现整个大殿外的广场之上,铺就的都是四四方方这种会反光的白色石板。

    她再细想了一下众人的位置,发现刚刚好形成了一个圆形,再加上阳光的照射角度和她站的位置……

    祝遥立马催动灵气,在虚空中画出一个阵法,把所有人的位置都演算了一遍,再加上光线的原因。一个她从来没有见过的阵法,就出现在了眼前。

    这个难道就是可以看气运的法阵?

    她心中一喜,立马调动灵气,在掌心凝聚成一个一模一样的阵法,透过阵法看向来往的人。没有!还是看不到。是了,一定不止是天然形成的法阵,跟地面还有角度都有关系。就像三棱镜可以看到彩虹一样,或许这么多光线的反射,可以形成特殊的阵法。祝遥晃然大悟,她想大概知道那个法器要怎么做了。(未完待续。)

    ...  (..)(我家徒弟又挂了../21/21166/)-- ( 我家徒弟又挂了 /38/3837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必赢亚洲766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