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三五章 少年还有两副面孔

文 / 尤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入目的是一片姹紫嫣红,四个人周身都有那种特殊的光芒,只是颜色有些微的差异。妖兽百里身上的带着些淡绿,蓸齐的是浅黄色,而呈御风身上的则是淡蓝色。

    最精彩的要属女主,她身上五颜六色都有。像是穿了一件满是补丁的花棉袄一样,不同于她在长老身上看到的完整圆形,她周身都是各种不协调的光参差不齐。祝遥细数了一下,发现那光芒太过杂陈,根本数不过来。

    其它三人加起来,都没有她的光大。而且其余三人的光,显得有些残缺,像被什么挡住了一样,缺了口子。特别是呈御风的,已经只剩下小小的一角了,仿佛随时可以熄灭一样。

    祝遥皱了皱眉,如果之前对自己的猜想有什么怀疑的话,女主现在的情况已经完全证实了自己的猜测。

    “那是什么?”法禹从入定中醒来,盯着她手里的望远镜道,“这不会就是你练制的法器吧?”

    “对呀!”祝遥晃了晃手里的望远镜。

    法禹的脸顿时就黑了,“你大老远拉我到这来找材料,就是为了练这么一个一阶法器都算不上的破玩艺?”

    眼看着他就要炸毛,祝遥叹了口气道,“青年人,不要这么急躁嘛。‘器’不可貌相,你管她七阶八阶九阶呢,管用不就行了。”

    “这连一阶都不是。”法禹鄙视脸。

    祝遥直接把法器凑到他眼前,他怀疑的看了一眼,顿时一惊,“这……就是气运?”

    她点了点头。

    法禹脸色越来越沉,“原来她真的可以抢夺别人的气运。”

    敢情这丫之前一直不相信啊?说好的同一条船上的人呢?祝遥有点小小的失望。法禹却没有再开口,但神情比之前更加的冷了,仿佛在思考着对策。

    祝遥继续透过望远镜观察樊芷珊,只要能看到气运,相信一定也有阻止气运被抢的方法,这样……

    咦,那是什么?

    女主周身围绕着三条颜色不同的细线。不细看还真不容易发现。而那三条细线的源头,居然就是三个男主的身上。就像在四人之间连接上了几条传输管一样。

    女主这是在抢夺气运吗?细一看,虽然不明显。但三个人身上光芒确实都小了一圈。而且那几条细线也越来越大,刚刚还细得看不见,现在已经有手指粗了。相对应的,三个男人身上的光芒正在极速流失。不到半刻,光芒直接缺失了五分之一。特别是呈御风。他淡蓝色的光一瞬间熄灭了。

    女主突然发出一声特殊的**声,带着些尖锐的语调,在几人的喘息之中特别的明显。只是几个沉浸在**之中的人,都没有注意到。反而配合的低喘了几声,结束了这场长达一天一夜的重口味运动。

    就在同时,那三根似是传输管一样的线也消失在了空气中。女主身上淡绿淡蓝浅黄的光,却增大了不少。特别是淡蓝色,几乎占据了女主各种光芒的一半。

    祝遥只觉得脑海里叮的一声,突然了解,这为什么是个肉文了。女主居然是通过阴阳互换的方式夺取别人的气运,难怪她身边会围绕那么多的男主。

    等等!

    应该不止这一种方法,当初她不还拿出了一把bug武器,砍中她了吗?难道这抢气运,还有男女差别?还是说女主还有别的考虑。

    祝遥有些想不通,而那边几个激情男女已经开始穿戴衣物,准备离开了。祝遥忍不住看向那个呈御风,不知道是不是气运全失的原故,她居然在他眉宇之间,发现了一丝死气。

    正打算看清楚时,法禹却突然伸手,一巴掌又把她摁进了泥里。

    卧槽!说好的团队爱呢?

    “他们要走了。”法禹沉声传音,直到那方的脚步声渐行渐行,他才松了手。

    再次一脸泥的祝遥:“……”。

    这丫绝逼是故意的!

    法禹撤了四周的阵法走了出去。祝遥站起跟上,身上的高级隐息符也瞬间失去了效果,化成了飞灰。时间刚刚好!

    “回去吧。”出来一趟啃了两嘴泥,祝遥表示很心累。

    “等等。”法禹冷冷的瞄了她一眼,“你确定不多带几块纹凌石回去,以防万一?”

    “你不是说万年才出一块吗?”祝遥斜了他一眼,难道还有第二块。

    “万年出一块,我也没说只有一块!此处存在也不知几百万年。”法禹给了她个白痴眼神。

    “……”想灭了队友肿么办?

    他指了指她身后一处高地,“你头上就有一块?”

    祝遥抬头一看,果然在不远处就有一块比之前大四五倍不止的纹凌石。想想有备无患,她可不敢保证下回,法禹还会好脾气的再陪她来一趟。

    于是没有犹豫,转身朝石山走去,刚行了两步,却突然脚步一重,一股巨大的吸力从下方传了过来,她一个没站稳,趴在了地上,动弹不得,四周阵法的光芒大盛。她心底一紧,突然想起了刚离开樊芷珊,难怪被发现了?回身就大声警告。

    “有阵法,快……”走字还没出口,却看到了法禹神色淡漠的样子。脸上少了那种全天下都是渣的表情,整个人越加的阴沉了起来,祝遥愣了一下,“这阵法是你布的?”

    法禹没有回答,只是一脸阴沉的往她走了过来。

    “吼……”芝麻也察觉到危险,大吼一声,就要化成原本的大小。法禹却只是冷脸一声,扬手捏了个诀,芝麻额心有什么光芒一闪,顿时趴在了地上,无论它怎么挣扎,都不能再动弹一步,浑身突然燃起了大火,遍布了全身。

    “芝麻!”祝遥吓了一跳,看向突然变了个人的法禹,“你对它做了什么?”

    “它太过难缠,我只是在它内丹上加了几个小法阵而已。”他一脸不在意的回,声音冷得让人发寒。

    内丹?难怪是疗伤的时候?祝遥心下一沉,“你到底想干什么?”

    法禹却没有回答,径直朝她走了过来,双手结印,一道道法印就从他手间飞了出来,缠绕上她的周围。

    这个法印是……

    驱魂诀!

    “你想将我驱出灵天的体外?!”祝遥瞪大了眼睛。

    “这么多天,你也待够了。”法禹沉声道,“我又怎么能容你一直呆在她的身体里。”

    “法禹,我不是……”

    “住口!”法禹寒冰似的眼神直瞪了过来,似是狠不得将她生吞了。“知道气运一说,而且还能造出观气运这种逆天法器,想必你之前也是一方大能。你这般本事,上她身真的只是为了救她?这世上哪有不想占人躯体的恶鬼?你那套说词也就只能骗骗天天。时机一到,你会放过夺舍的机会?”

    他越说脸色就越阴沉,眼里满满全都是狠戾,像是突然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不对,这才是他的本性,这些天的他,只是他装出来的。

    “你从一开始就没有相信过我?”果然是影帝,她居然都没有看出丝毫异状,一心一意帮着灵天妹子解决女主。没想到他一面假意配合,一边却一直盘算着,怎么驱散她。

    灵天妹子的解释工作明显不到位啊喂!

    “这个世上,我只信自己!”法禹手间一转,她周身的法咒流转的越加快了。她感觉有股力量正拼命的把她往体外拉。

    “法禹。”她突然觉得心底有些哽着慌,她招谁惹谁啊,“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我离开了。灵天会怎么样?”

    他神情更冷,“她自然由我来护!”

    “你确定你能护住她?”祝遥冷笑了一声,要是他真的能阻止女主,那她也用不着来这个世界了,当初她来的时候,灵天妹子可是被困死在了灵天殿中。

    “……”法禹脸上闪过一丝犹豫。

    祝遥正想多解释几句,突然远处传来一阵阵兽吼,此起彼伏的,紧接着大地一阵晃动,轰隆隆的声音朝着这个方向而来。连着法禹都有些站立不稳。

    樊芷珊,蓸齐还有妖兽百里三人,去而复返,从森林里飞了出来。看到面前的祝遥和法禹,明显一愣。

    “是你们!”她神情一色,眼里顿时闪过一丝杀气。

    下一刻,只见一道道身影闪过,现场顿时出了一大批密密麻麻的妖兽群,把樊芷珊与祝遥几个围了起来。那兽群中,有衣着各异的人形,也有各式各样的兽形,无一例外全是九阶或十阶的妖兽。

    而且全都是一脸怒气冲冲的样子,一双双腥红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前方几人,带着巨大愤怒的低吼声不绝于耳。

    兽群中走出一个黑衣男子,他扬手一甩。

    啪的一声,一个血淋淋的物体就摔在了面前,看清那是什么的时候,祝遥都倒吸了口气。

    那居然是个人,一个被咬得七零八落的人,正是刚刚还跟着女主大玩限制级的男主之一,呈御风。

    他死了!

    祝遥顿时觉得胃内一阵翻搅。

    樊芷珊瞬间脸色苍白如雪,慌乱的往后退开了一步,连忙转开了眼,似是不敢看地上之物。蓸齐与百里的脸色也带了几分慌乱。

    那黑衣男子,先是凶神恶煞的瞪了百里一眼,转头就朝着地上吐了口唾沫,“呸,叛徒!把圣龙鳞交出来。”(未完待续)

    ps:今天没有和氏壁,我还是两更了。你们有没有很感动?就当庆祝九一快乐吧!(等等,不要跑去翻日历,不是什么节。)(我家徒弟又挂了../21/21166/)-- ( 我家徒弟又挂了 /38/3837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必赢亚洲766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