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三七章 突然开始神展开

文 / 尤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祝遥召出剑意才知道,芝麻身上的内丹根本就没有修复。法禹只是在芝麻的内丹上布下了个碍眼法而已,实际并没有多大的效用,再加上那阵法可以屏蔽芝麻的五感,才造成已经大好的迹象。她神识一探进去,那个阵法就自己破除了。

    看到它那颗七零八落的内丹时,祝遥一瞬间爆躁得想杀人。法禹这盘棋下得大,她居然一点都没有察觉。要不是她现在马甲上线了,修行又突破了化神,怕是这个世上,根本没人治得好芝麻。

    祝遥整整花了三个月的时间,缝缝补补的才把芝麻的内丹修复好。勉强把它的修为稳定在了十阶,才走出了借住的洞府,还好没有再掉一阶。

    本来想去谢谢房东兽兽,却见它正一面慌乱的跑了过来。

    “主人主人……”它跑得急,一时都忘记要变回兽形,手脚着地的就奔了过来,“主人,大事不好了。”

    “怎么了?”祝遥问。

    房东兽兽指了指远处的方向,“东边那个洞,突然变得好大,把镇子都给吞没了。”

    “东边?”她愣了一下,“无悔渡?”

    兽兽点了点头。

    祝遥顿时有种不好的预感,御剑就往那边而去,飞了不到半会,就感觉到一股巨大吸力传来,拉着她整个人直往前方而去。抬头一看,只见空中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黑洞,比起她当初看到的无悔渡要大了十倍不止。

    那洞横跨在天地之间,而且还在不断的扩大,而周边的树木纷纷拔地而起,没入那方黑暗之中。连着地上的土地也开始寸寸消失。

    “这个?”芝麻也惊呆了,看着那方无尽的黑暗,“这不是……”

    “绝断之地。”祝遥接口道,当初芝麻所在的那方秘境“识云启”就有这样的地方,是那个秘境的边境,里面只有一片漆黑的虚无,就连她在里面也只有重生的份。

    可是天际森林。却并不是这个世界的尽头。理论上来说这里不应该出现绝断之地。就好比一张完整的纸一样,它可以有边缘,但这个边缘不可能出现在纸的中间。现在断绝之地出现在这里。而且还开始向着四周吞噬扩大,那只能证明,这个世间出现了裂痕,而且正在崩溃。

    祝遥第一反应。就是灵天出了事。向着众兽兽交代了一句,让它们不要靠近这个地方。就转身朝着灵天殿飞去。

    当初她来这里的时候整整飞了一天,现在出去也只花了一刻钟的时间就到了灵天殿。她原本还想着,要怎么痛扁一顿法禹那个两面派,出出心里的一口恶气。

    但看到灵天殿上空出现同样的黑色大洞时。整个人都惊呆了,这里怎么也有?

    整个灵天殿已经被黑洞吞噬得差不多了,只余半座浮峰飘在空中。而且正在不断没入黑洞之中。灵天殿已经没有一个弟子了。

    她隐藏修为到附近的修士集镇打听了一下,才知道那个黑色大洞是四个月前出现的。谁都不知道那是什么?突然就出现在了空中。原本还只有井口大小,却越长越大,七天之后,就长得比浮峰还大了。

    灵天殿损失了不少的弟子,后来实在没有办法,才举派迁移去了琼宇派。

    “我看定是这灵天殿触怒了上界,所以才会突然出现这么个奇怪的东西。没准是上界仙人所为。”那修士神秘兮兮的道,“那洞里无灵力波动,只有一片死气。这世间哪有修士可以召出这种东西。而且它早不出现,晚不出现,偏偏在灵天殿出现,必定是与灵天殿有关。”

    祝遥皱了皱眉,四个月前,不就是她被法禹驱出灵天身体的时候?看来还得去一趟琼宇派。

    她一路又赶到了琼宇派,却发现到这里的不止她一人,琼宇派周围居然汇聚了各门各派的弟子,而且个个一脸怒气,手持兵器,一副要找人打群架的样子。

    而琼宇派护山大阵大开,把各派挡在了山外。

    祝遥细一看,领头的就是第一仙门流褚门,女主樊芷珊和僻世尊者站在最前,周围还有七八个样貌不凡的男子。这是女主后宫展示会吗?看来那个叫呈御风的死,对女主完全没有一点影响嘛!

    “法掌门,请你交出那个祸害。”一名元婴尊者大声朝着护山大阵里喊道,“只要你交出祸首,我们便会放过琼宇派一干人等。不然……为了世间,我等也不得不大动干戈了。”

    这是怎么回事?敢情各门各派这是来讨伐琼宇派的?而且看起来是由流褚门牵头!之前各派还对他们避之不及,这才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局势怎么又变了?

    “只要你交出灵天那个魔女,平息了上界仙人的怒气。我保证,各派一定对今日之事既往不究。”那元婴修士继续大声传音道,“正是因为她冒认灵天殿掌门,才会引来如此祸端。使得苍生受难,我等修仙之人,自当替天行道!”

    灵天什么时候变魔女了,祝遥越听就越糊涂了。别她一天没上线,剧情就神展开了呀。

    看来还是得见到灵天和法禹,才能弄清楚情况。细一想,她特意绕路到了琼宇派的后面,她虽然隐藏了身形,别说是化神,就算是地仙也看不出来。但顶不住女主可以看到气运啊,所以还是保险点好。

    琼宇派的护山大阵虽然挡不住她,她也没有直接就破了,而是找到了一个阵眼,稍做了一下调整就轻松的进去了。

    神识一扫,整个琼宇的一切就出现在了脑海里,灵天在主峰后院的一间房里。

    她身影一闪,片刻之间人已经到了房内,只是床上的灵天却是双眼紧闭的躺在床上。她并没有特意隐藏身形,坐在床边的法禹一惊,立即就唤出了仙剑。一脸警惕的看着她,“你是何人?”

    祝遥扫了他一眼,只见他早没了初见时那意气风发,鄙视全天下人的神色。似是好久没有打理过自己,发丝凌乱一脸疲惫,连着身上的灵气都隐隐有溃散的趋势,虚弱得不可意思。甚至连着境界都跌落到了金丹期。

    知道他过得不好。她就放心了。

    祝遥觉得憋了几个月的气。微微松了一些。转头看向床上灵天,“她怎么了?”

    法禹一愣,猛的睁大了眼睛。认出了她,“是你!”

    她直接白了他一眼,“不然呢?”

    “你……你怎么会?”他一脸不敢置信的样子,“那你现在的身体是?”

    “当然是我自己的!”

    “可你为何……”他一脸的莫名。突然又想到了什么,举着剑怒气冲冲的道。“你到底对灵天做了什么?为什么她到现在还没有醒?”

    “我干了什么?”祝遥冷笑了一声,“我能干什么?当初不是你动手把我的魂魄逼出来的吗?现在出问题了,怪我咯?”

    他脸上闪过巨大的慌乱,“我只是不想她被你控制。你出来了她才是灵天。怎么反而会昏睡不醒,是你!一定是你做了什么。”

    对于这样的脑残,祝遥不想留情。一身的威示直接就朝着他放了过去,法禹顿时被压制在地。张口吐出一大口血。

    “你搞清楚!”祝遥上前一步,一把拎起他的领子,提了起来,“我一开始就跟你说过,我是来帮她的。而灵天也跟你说过,我是在帮她。是你自作主张,赶我出来。她现在变成这样,全是拜你所赐。”

    “不……不是的。”他拼命的摇了摇头,“我只是想救她,我只是不想她有事,我没有……”

    祝遥冷笑一声,“救?你充其量只是打着好人晃子的凶手罢了。”

    她直接把他扔开,朝着床上的灵天而去。近了一看,她都不禁倒吸了一口气,虽然灵天妹子还有着微不可闻的呼吸,但整个人却飘浮着浓烈的死气,像是下一刻就会断气。

    祝遥紧了紧身侧的手,又把法禹给提了回来,“发生了什么事?”按理说不应该会这样子,她虽然附在灵天身上,但她身体是十分健康的。根本不可能平白浮现这种将死之象。

    法禹整个人都有些晃忽了,似是陷入了什么可怕的事情里,脸色惨白的没有一丝血气。听到她的问话,只是摇头,“我不知道……从天际森林回来后,她一直没醒……无论我用尽了什么方法,一直都没有。”他整个人都颤抖了起来,脸上是深深的绝望。

    祝遥皱了皱眉,伸手把住灵天妹子的脉门,还特意探了一丝神识进去,结果却让她都很意外。灵天妹子的身体……居然没有任何问题!她身上无论是丹田也好,经脉也好没有一丝的破损,灵气也运行正常。好像身上的死气是凭空出现的一样。

    “你可以救她是不是?”法禹突然抬起头来,似是大海中好不容易抓住了浮木一样,死死的盯着她道,“你现在的修为这般厉害,一直可以救她的?求你救救她好不好?之前……都是我的错,跟灵天无关。你怎么对付我都行,就算是魂飞魄散我也愿意,你救救她……求求你救救她好不好?”

    “……”祝遥皱了皱眉,早知如此又何当初。

    “你不信?”法禹愣了愣,脸上的慌乱更盛,“那你给我下生死咒,或是问心咒都可以!这样我就逃不掉了。只要你救活她,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我现在就可以施法。”说着他手心一转,一个生死咒的法印就出现在了他的手心里,他连看都不看,就往着自己的额心按去。

    祝遥看不下去,扬手一挥就打断了他术法,顺势也把他推倒在地,“不必了。”她转头看向他,沉声道,“因为我从来没有想过要原谅你。”

    “……”他整个人顿时一片死灰。

    “法禹,你只知道灵天对你重要。但你利用我,算计我的时候,有没有想过,别人也会有重要的人。”祝遥沉声道,“我可以理解你把我驱出灵天的身体,毕竟那本来就不属于我。我早晚会离开,就算被提前驱离,也只能算我自己蠢,居然没有看穿你。”

    她自嘲的笑了一声,话风一转,冷声道,“但是……我无法原谅你对芝麻动手。你要是不想修复它的内丹,直说就是。可你偏偏落井下石,还在它内丹上设下重重阵法,让我们都以为它全愈。要不是我多心,查看了一下它的伤势,它可能就会因为这阵法之故,内丹再没可以修复的希望,甚至可能命陨。你只知道灵天对你重要,你有没想过芝麻对我也一样重要。”

    他脸上一片绝望。

    祝遥深吸了一口气,压下心底的怒气才继续道,“至于灵天……我会尽力而为。”他猛的抬起头,祝遥道,“但这并不是因为你的哀求,灵天是灵天,你是你。我救她,是因为她与你不同,她并没有背叛过我。我也不会把你的错误牵连到她身上。同样我也不会因为她的原因而原谅你。”

    说完,也不管他是什么表情,扶起了床上的灵天妹子,盘腿坐在了她的身后。交待芝麻在旁边护法,就深吸了一口气,放出了全部的神识,传入灵天的体内。

    灵天妹子一直不醒,又死气漫延,既然她的身体没问题,那问题只有可能出在灵魂。其实在她附身帮她夺回掌门之位之后,灵天妹子已经很少开口跟她说话了。以前不觉得,现在细想起来,估计那时就已经出问题了吧。所以在她被赶出她的身体时,灵天妹子才会完全没有反应。

    祝遥神识一入她体内,根本没有遇到任何的抵抗,连身体本能的阻挡都没有。她越发觉得情况不妙,于是直接一路寻到了她的丹田之中。

    在进入的那一刻,顿时只觉得眼前画面一转,出现了一方仙山福地。高高飘浮的浮峰,还有精致威严的楼阁。居然是灵天殿!

    突然左右两个小小的身影御剑飞过来。是一男一女,都只有十二三岁的样子,女子笑得一脸开心的飞在前面,银铃般的笑声响了一路。男子忧心忡忡的跟在后面,一边追一边担心的喊着。

    “天天,你刚学会御剑,别飞那么快。”

    祝遥愣了一下,这是小时候的灵天与法禹?

    “你来了?”突然身后响起一声轻唤,回头一看,正是笑得一脸温柔的灵天妹子。

    她忍不住来回看了看那边嘻闹的小女孩,与眼前灵天。

    这个是……幻境?(未完待续)(我家徒弟又挂了../21/21166/)-- ( 我家徒弟又挂了 /38/3837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必赢亚洲766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