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三八章 是时候下线了

文 / 尤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那个是我……”灵天妹子指了指着前面的女孩,笑得很是怀念。``し

    “你跟法禹?”祝遥接口道。

    她点了点头,看着眼前的景象,眼里浮现几丝痴迷之色,“我们从小一起长大,那是我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光。”她想了想,紧接着又摇了摇头,“不对……应该说是我累世以来最快乐的日子。”

    “累世?!”祝遥一惊,猛睁大了眼睛,她有累世的记忆。可凡是轮回,必须过忘川河,她怎么可能会记得。

    她笑了笑,眼里却是一片淡然,“我自己都不记不清我转了多少世了,只是自我有灵智开始,就知道我是为这世间稳定而存在的。这是我的任务与使命,我永远不可能离开飞升。所以一直以来我特意不想与别人太过亲近,但……我终究是人,又怎么做得到完全绝情。”

    她神色沉了沉,似是要掀起嘴角,脸上却半分笑意都没有,回头看向祝遥,继续轻声道,“法禹就是那个意外。我认识他的时候,他还是个孩子……”

    语落,眼前的追逐的画面一闪,变成了电闪雷鸣的暴雨天。一个瘦弱的小孩,正手持一把匕首与一群狼对峙。他一身是血,到处都是深可见骨的伤痕,身子摇摇欲坠,却仍是死死抓着匕首,怒视着狼群。可是一个小孩又怎么对付得了一群饿狼。很快小孩身上的伤痕越来越多,血流不止,又被雨水渲染了一地。终于他被一只狼扑倒在地,而且小胳膊也再无力举起手里的匕首。眼看着就要命丧于狼口的时候。

    一把灵剑突然从天而降,直接了结那只扑向他的饿狼,灵剑发出骇人的剑气,狼群呜咽一声逃窜而去。几乎一瞬间暴雨停歇,连着乌云也迅速散去,一名白衣女子出现在上空,她面貌绝色。却是一脸清冷,仿佛靠近一些都会受伤。虽然样子很陌生,但祝遥却感觉她就是灵天。

    果然旁边的灵天道,“虽然明知此举无义。我终是不忍心……”

    后面的事情就很容易猜了,灵天妹子把小孩带回了灵天殿,并收为门下弟子,取名法禹亲自教导。可能是因为幼时的遭遇,小孩生性孤僻。只对救他的师父全心的依赖。可是这种依赖却在年龄越来越大之后。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开始变成了男女之情。

    可是灵天这一世的寿数将尽,而法禹却资质了得,日后必能修成正果。灵天察觉之后,自然是不愿他就此耽搁。各种拒绝他的表白,甚至特意打压,却没能扑灭法禹心里的小火苗。甚至为了灵天能突破化神,他不惜三番两次深入险地,为她寻找机缘。几乎把小命给折腾完了。

    “可他哪里又知道,我的寿数从不是修为可以左右的。”灵天脸上浮现出一丝苦笑,“我必须存在于世。再多的机缘,都于我无用。修仙……我本就永不可能成仙,可他却……”

    她深吸了一口气,似是要压住心底泛滥的情绪,半会才道,“我怕他如此下去,终会出事。所以只能将我转生之事,告诉了他。我以为换了相貌之后,只要我不认,他自然就能明白我不再是我。时间久了自然就淡了。”

    祝遥皱了皱眉。“他没信吗?”

    “这孩子太聪明。”灵天苦笑了一声,不知是欣慰还是自嘲,“他从第一眼起就认出了我,甚至自我转生起。从未提过一句之前的事,他就已经认定了。而且为了陪我,也不知道是寻了什么法子,自损了元婴的修为,陪我重修。更是为了我不经常的一句话,一手建立了琼宇派。如此深情厚义。我又如何能不动容。”

    祝遥沉默了半会,“竟然如此,那你为什么不肯清醒?”她现在不在她身体里了,她们两情相悦的话,不应该happyend吗?

    她突然笑得分外的灿烂,祝遥却没由来得心尖一酸,“圣人……因为我时间到了啊。”

    “什么?”啥意思?

    “我为这个世间而来,也必消散于世。”

    “……”祝遥整个人都惊呆,“可是……我就是来救你的,我……”

    “你已经救我了。”灵天妹子仍是笑,“当然若不是你附在我身上,也不可能留住我最后一丝生气。”

    “……”

    “圣人……你来的时候,我就已经死了。”

    祝遥愣住,那她这么些天来,到底忙活的是什么?

    “在你来之前,为了这个世间,我冻住了最后一丝生气。可是……我终还是不甘心,想要见见他。”灵天上前一步,抱了抱她,又立马松开,“谢谢你,若不是你,我根本无法再见到他最后一面。希望你不要怪我自做主张,强行让你附身在我身上。可是……偷来的始终是偷来的,这样……也好……”

    “你是说,你现在的状况是因为我离开了你的身体?”祝遥有些混乱,细一看妹子的身形,比起初见来确定淡了不少,“那……我再回来,回来你就没事了吧?”

    “没用的。”她摇了摇头,抬头看了看这片幻镜的天空,沉声道,“这个世间已经开始崩溃了,我的时间已经到了……”

    祝遥突然想起了那无悔渡,还有灵天殿上的那个黑洞,“我不明白,世间不是只要你在,就不会崩溃吗?”

    “圣人……我本来就是来补全这个世间的。”妹子沉声道,“用你的话说,我本来就是补丁,只是到了安装的时候。”

    “……”

    —————————————————

    祝遥收回神识从入定中回过神来的时候,灵天妹子已经醒了,法禹正抱着她,哭得像个孩子,双手抱得紧紧的,仿佛下一秒她就会消失一样。一遍遍的喊着她名字。

    “天天……你醒了,你终于醒了。天天……天天……”

    灵天仍是笑得一脸的温柔,轻声安慰着他。旁若无人的说着各种肉麻的话。

    “小禹别担心,我这不是没事吗?”

    “嗯。没事,我以后都不会让你有事!”

    祝遥默默的转身就出了屋。这才放任心底一**的酸涩翻涌上来。闷闷的有些难受,眼里隐隐泛上了些水气。她认识灵天妹子的时间并不长,前后不到一个月,说的话加起来不上三位数。

    可是真正看到她醒来后。脸上浮现了bug三个字的时候。她还是忍不住有些难受。此时她才明白,界灵说这个世间已经在崩溃边缘是什么意思。

    原来早在她醒来的时候,灵天就已经死了,世间早已经开始崩溃。灵天说她冻结了最后一丝生气,只等到合适的时机醒来。唤醒这丝生气完成她的使命。

    而界灵一开始的打算,也是让她重生在圣龙鳞上,以她金仙之力,护她的身体到时机成熟也是轻而易举之事。可惜她偏偏放不下法禹。所以才会在她来到这个世间时,让她重生在她的身体内。

    谁知道阴错阳差,她偏偏被法禹驱出了体外,回到了圣龙鳞里。

    不知道法禹知道真相会怎么样?只是事情已经无法挽回了。

    祝遥叹了一口气,突然听见一声巨响,整个琼宇派一阵地动山摇,空中像突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磁场一样。所有的东西都开始腾空而起,朝着天空飞去。山石、瓦片各种零星的东西纷纷飞起。

    刚刚还一片晴朗的天空,像是突然被戳了一个洞一样,出现了一个圆形的洞口。而刚刚飞天空的东西,都没入了那一片黑暗之中,巨大的吸力传来,连着整座浮峰都在向着那洞口靠近。

    “是跟灵天殿一样的异象!”天上突然传来一声惊呼,只见各门各派的人马已经围了过来。因为那黑洞的关系,琼宇派的护山阵法已经不见了,法禹也已经感应到。御剑飞了出来,一脸阴沉的看着各派众人。

    突然出现的黑洞让各派都有些慌乱,却越加坚定了要抓住灵天的心。

    “灵天果然是魔女,必须抓住她。”

    “没错。她到哪,这奇怪的异象就出现在哪里。一定是她干的。”

    “杀了她!平息上界仙人的愤怒。”

    “杀了她……杀了她!”

    “闭嘴!”法禹瞪了众人一眼,双眼赤红,“谁也别想动她一分。”

    众派压根没把法禹看在眼里,纷纷唤出了武器。

    “法掌门!”领头的樊芷珊上前一步,一脸正义禀然的道。“不是众派要与你琼宇为难,只是你也看到了,这黑洞莫名出现。先是灵天殿,再是琼宇派。足以证明必是有人犯了天怒。而灵天殿传承自上古时期,历代掌门都是承天运之人。灵天一词近于临天,仍临听天意之意。所以掌门之人不可变更,我早说过,你们认错了人本想拨乱反正,偏偏法掌门阻止。如今犯了天怒,若是再不修正,怕是到时的后果,不是法掌门可以承担的。”

    “放屁。”法禹冷冷的看了一眼众人,最后死死盯向樊芷珊,“什么天怒?谁又可以证明?分明就是想趁火打劫,亏你们还找了这么一个烂理由。灵天不是掌门,难道你这么一个水性扬花不知羞耻的淫妇会是?别开玩笑了,像你这种吸取别人气运,来修行的贱人,也配说是承天运之人。呸!别脏了我的眼睛!”

    樊芷珊神情一变,明显被他那句,吸取别人气运的话吓住了,瞬间脸色白了,一脸都是慌乱,哪还想到反驳。

    到是她身后的僻世尊者皱了皱眉,上前一步唤出了自己的武器,“废话少说,今天必须除了那祸害,挡者死!”

    法禹也没有跟他们继续废话的打算,带着琼宇派众弟子就冲了过去。空中一时间到处是术法的闪光。

    祝遥却没心情理他们这些的争斗,反而抬头看着那越来越大的黑洞,这个比起之前在灵天殿看到的,明显扩张速度更快了。她特意放开神识,却发现不止是这里,几百米以外,也有同样的黑洞。仿佛每隔一断时间,这黑洞就会增加一个。

    这个世间是真的开始崩溃了。

    “灵天……”祝遥忍不住看向从屋内走出来的灵天,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

    她却笑得一脸的轻松,抬头看着天上的黑洞,半会才转头看向她道,“我已无遗憾。”

    祝遥紧了紧身侧的手,“或许……还有别的办法呢?”

    她摇了摇头,“已经足够了。接下来……就拜托你。”

    祝遥顿时觉得心里堵得慌,却在她期盼的目光中点了点头。

    她一步步的走向正殿前的广场,整个人开始发出金色的光芒,越来越亮,她闭上了眼睛。突然一道巨大的虚影出现在天地之间,正是灵天的样子。而她周身的光也越来越亮,整个人开始腾空而起,一股和缓的灵压,瞬间笼罩住了整个大地。刚刚还不断被吸入黑洞的东西,却突然一下停了下来,像是被按了暂停的画面一样,浮在了空中。

    就连打着热火朝天的众人,也都停了下来,纷纷转头看着这诡异的一幕。

    只有法禹脸上血色尽失,像是猜到了什么,朝着金光的中心就飞了过去,“天天,你想干什么?快停下。”

    可是灵天却没有反应,仍是朝着黑洞的方向升去。

    “天天!”法禹疯狂的想要阻止她,各种术法用尽,可是完全没用。无论做什么,都会被那金光挡开。他一开始用剑,再用法术,直到最后用力捶打,直到手上鲜血淋淋,却怎么都没法破除那光。他脸色从一开始的慌乱,到愤怒,最后如死灰的绝望,“天天……天天快停下。你刚不是答应我了,再也不分开了吗?你不是答应过吗?”

    灵天却仍是没有回应。

    “你怎么可以这么狠心,你不是说这一世,一定不会扔下我的吗?你说过的……为什么,为什么?师父!”他双眼赤红,满满都是绝望和疯狂的神色。

    灵天的身形却完全没有半点停顿,正到一点点没入那黑暗之中。法禹也毫不犹豫的就飞了进去。

    祝遥一咬牙,扬手化出一条雷光的锁链,在他进入黑洞的前一刻,把他给拉了回来。

    “你干什么?放开我!”法禹开始拼命的挣扎,想要跟进去,“天天!师父!”

    下一瞬间,黑色的洞里,突然金光一闪,连着其它的黑洞一起,都开始发出了同样刺目的光,而洞口却在光亮起的同一刻,开始一点点的缩小,最后消失在空中,像是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未完待续。)xh211

    ...  (..) ( 我家徒弟又挂了 /38/3837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必赢亚洲766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