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三九章 黑化吧单身狗

文 / 尤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这一切发生得太快,前后不过半刻钟时间。等反应过来时,天空只剩下那栩栩下落的金色莹光。

    “消失了……”在场的众派各人都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切,实在是刚才那一幕太过震撼,就连他们也无法推断出,到底是怎么回事?

    “是灵天,灵天果然是魔女。那黑洞是跟她一块消失的。”

    “对,没错。肯定是这样,她消失上界仙人才平息了怒火。”

    “刚那光,一定是大能的术法。”

    “我就说只有樊真人才是真正的灵天殿主,承天命之人。灵天那个魔女真是死有余辜。”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越说越觉得自己的猜测正确,居然把刚刚那一场异象说成是灵天罪有应得的报应,更不伐有人劝樊芷珊尽早继任掌门之位天歌,九醉帝姬全文阅读。

    “老天有眼,灵天魔女死不足惜!”

    “闭嘴!”祝遥越听就越窝火,带着神力的一声传音就冲出了口,顿时天上一众修士都抵挡不住这股威压,修行高的张口吐血,修为低的已经直接从天下掉下来了。

    祝遥一步步从院内走向大殿前的广场中心,身上金仙仙气围绕,看着天上刚刚还正义禀然,此时却脸色苍白的众人,忍不住就想冷笑,替灵天不值,她付出生命救下的就是这么一群人,“我见过蠢的,但从来没有见过像你们一样,蠢得无可救药的。”

    “你……你是谁?”还在空中的修士们全是一脸的惊恐,这么恐怖的威压,谁都没有见过,就算是化神修士都抵挡不了,什么时候修界出了这么厉害的修士。

    “我是谁?”祝遥冷笑了一声。心底的火气却压都压不下去,转头扫了一遍天上道貌岸然的一群人,“你们刚刚不都说那是上界仙人的怒火吗?那我就让你们看看,什么才叫上界仙人的怒火。”

    她语音刚落,心念一动,顿时涛天的劫雷就降了下来,一道接一道。像是蜘蛛网一样。覆盖了整个大地,到处是一片雷光,每一道都似含着破天的威能。山摇地动,日月无光。

    那雷光实在是太过骇人,就连化神期的劫雷都不及那雷电威力的十分之一,即使那劫雷没有一道劈在他们身上。也能让他们由心的颤抖了起来,就连化神的僻世都不由得手间轻颤。一道。这里的雷只需要一道,绝对可以让这里任何一个人灰飞烟灭。这点没有人会怀疑。这样的威力,根本不是凡间修士可以做到的。

    一时间所有人都有了同样的答案,那人是仙。没有人该开口。更没有人敢反驳,只能僵立在原地,就连呼吸都不敢太过用力。就怕仙人一怒之下把雷劈歪了。

    祝遥整整劈了一刻钟。才压下心底那想冲上去灭他丫的冲动,险险收住了这如天罗地网般的劫雷。而琼宇派四周早已经是面目全非了。

    全场顿时一阵诡异的安静。

    意外的首先行动的,却是一直站在樊芷珊身边的百里,他似是有些迷茫,愣愣的看着地上的祝遥,喃声念了一句,“主……主上……”,一时间他只觉全身的血液都在叫嚣着,有些不受控制的想要过去。

    樊芷珊反弹性的想拉住他,“百里!”

    他却闻所未闻,完全没有理会,直接飞了下来,脸上带着些忐忑与慌乱,更多似是一种奇特且不能抗拒的信服,不由得朝着祝遥跪了下去,“主上。”

    祝遥只是冷冷的看了他一眼,对这只兽她并没有多少好感,如今他跪在她的面前,也只是因为她原身是护心龙鳞,加上世界好感度的影响,血脉压制之下,让他认为自己是龙族而已。

    “百里,你叛族之事,自会有人跟你算。”

    百里没有反抗,只是越加恭敬的趴伏在了地上,身形却因为她这句话微微颤抖。

    “百里……”樊芷珊担心的喊了一声,只是对方却没有反应,她的脸色瞬间惨白。看了看一脸冷漠的祝遥,顿时有种不详预感。

    而刚刚被震住的众人,终于有人回过神来,有些唯唯诺诺的开口,“上……上仙,您误会了!我等并不是来找琼宇派麻烦。”此人见她出现在琼宇派,自然以为她是为琼宇派撑腰,修界谁得罪得起一个仙人?他不得不硬着头皮解释,“今日之事,只是之前有人冒认灵天殿掌门,我等才来捉那祸首。”

    “冒认?”祝遥冷笑了一声,看向樊芷珊道,“你是说真正的灵天掌门是她?”

    “正是我和袁天罡是师兄弟最新章节。”那人赶紧点头。

    “睁大你们的狗眼给我看清楚!”祝遥直接朝着天空扔出一块灵石,细一看那只是一场普通的留音石,手掌的大小。她捏了个诀,顿时留音石便发出光芒,在天空折射出一个巨大投影画面。

    而那里面播放的却是一幕幕令人不堪入目,脸红心跳的画面。里面三男一女正极尽交缠着,虽然没有声音,但那淫秽画面却仍让所有人都下意识的别过了头。更何况里面的主角,除了一位已经身死的人外,还有三位都在场。更是让大家羞愧难当。

    修仙界自有双修之法,所以并不禁身体之欲,但向来推崇一男一女,像这种“聚众”修练的,却也是世间少有。而且里面的人,还个个都是赫赫有名的修士,就不得不让人惊叹了。众人不由得转头看向主角樊芷珊与她身后的男修团们,眼神渐渐就带上了几分鄙夷之意,突然有些明白法禹骂的那些话了。

    “上仙,您……这……这是何意?”蓸齐终于忍不住开口,他一脸的怒气,却也不敢说得太过,明着得罪她。

    众人也是疑惑,若是她看不惯樊芷珊私下的品性问题,想揭发一下没什么。但之前明明说的是灵天殿掌门之事。修界虽然很少有私生活混乱的人,特别是女修。但私下也并不是没有,毕竟修途寂寞,总会有人会想找些乐子。若是单凭这一点,实不能证明对方不是灵天殿掌门。

    “闭嘴。”祝遥瞪了他一眼,威压再次放了出去,定住了众人,“看下去!”

    或许是她的声音太冷。众人不得不重新把视线定焦在那投影之上。一开始大家还躲躲闪闪的,毕竟不是什么美好的画面,渐看下去就发现了不对之处。

    “咦。他们背后那是什么光?”

    “为何会有那种奇特的光芒?几人都有!”

    “其它三人都只有一种色,为何樊真人的那般奇怪?”

    “中间连接的线是什么?”

    “那线是从樊真人身上发出来,她在吸取其它人的光!”

    “……这到底是什么术法?”

    祝遥扫了视了一圈惊讶的修士,冷笑了一声。“为了一个吸取别人气运修行的邪修,你们气势汹汹来讨回公道。而牺牲了自己生命。拯救了这个崩溃边缘世界的救世主,却成了你口中的魔女。如此是非不分,颠倒黑白,就凭你们也配成仙!”

    所有的人都瞪大了眼睛。吸取气运!之前那些光居然是气运!这世间竟有吸取别人气运的邪修,一时间所有人都脸色惨白,全都想到了这意味着什么?就连那女主的几位后宫也都是一脸不敢置信。

    樊芷珊更是脸如死灰。心中最大的秘密被人当众说了出来,而且空中还放着证据。一时间她只觉得浑身冰冷。真正感觉到自己已经输了,就算侥幸逃了出去,逃不过众派的追捕。

    她一咬牙瞬间清醒过来,在众人还没反应过来时,突然摆脱了祝遥威压,飞身朝着她飞了过来。手间一转,出现了一柄巨大镰刀貌样的武器,朝着她挥了过来,上面bug三个字母特别明显。她已经没有退路了,还不如拼死一搏,从这个仙人出来的那一刻起,她就看到了。附着在她身上那特别的气运,她从来没有见过那样特别形状的气运,光看着她就忍不住颤抖起来,不知道为什么,她顿时有种,只要夺下那个气运,她什么都可以办得到的感觉。

    祝遥根本没有躲,反而手间一转,一把跟她一模一样的武器出现在了她的手上,只是上面没有bug字样。扬手一挥,瞬间就打散了她手里的三个字。

    樊芷珊立即被她弹出去十几丈远,张口不停的吐血,却仍睁大了眼睛,一脸的不敢置信看着祝遥,“这……这不可能逍遥小邪仙全文阅读!”

    “很奇怪我也会是吧?”祝遥一步步走了过去,她从看到樊芷珊那特别的bug武器时,就知道那是她身体的某一部分聚成的。气运跟灵魂一样存在每个人身上,却最是虚无飘渺。如果想要抢压下来,那也只有同样或是相近的东西,才可以切割下气运。她一直想不明白那是什么,直到她被法禹驱出灵天体外,她才想起那是神识!她以前无限重生的时候,只有神识里的东西,可以跟她一块转生。这足以证明神识应该是等同于气运的所在。

    “记住一句话。”祝遥举起了手里的武器,“出来混,早晚都是要还的。”

    她扬手一挥,直接依着记忆中她灵气的位置挥了下去,那武器并没有碰到她身上半分。樊芷珊却发出了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

    “不!”她一脸的惨白,慌乱的回身,似是想要从地上捡起什么,一连抓了好几遍,仿佛那捡拾之物会流逝一样,她一直在不断的抓紧着。眼里已经是一片全然的疯狂,“不不不不……我的气运,这都是我的。我的!”

    祝遥放了手里凝聚成形的神识,放回了体内。单手结印一掌打入女主的体内,瞬间碎了她的丹田,废了她全部的修为,并顺手并在她体内留下了一个封印,让她再不能抢压别人的气运。

    樊芷珊身上的灵气顿时一瞬间尽散,她却仿佛感觉不到自己身上的伤一样,已经陷入魔障般的,趴在地上拼命想去捡拾地上的气运。

    祝遥眼线沉了沉,心底的那股气才慢慢消散,抬头看了一眼空中,没有一个敢过来为樊芷珊说一句话,包括她那些后宫的男人们,他们要么眼神闪躲回避,要么露出些茫然,好似不知道之前为何会对她那么情根深种一样。

    女主的气运一断,他们被抢夺的牵绊感自然就消失了。

    “我不杀你。”祝遥低头看向地上的樊芷珊,刚刚还一脸疯相的女主,手间顿了一下,又继续之前捡拾的动作,她冷笑了一声,“我不杀是因为我跟你不一样,更是因为,你现在受到的一切,还不足以弥补之前犯下的错。”她扬手一挥,就把樊芷珊扫飞了出去。

    突然一道黑影却从身后闪出,接住了飞出去的女主,单手拎着她的头发。

    “法禹!”他什么时候出来的,她居然半分都没感觉到。

    “她当然不能杀!”他突然笑得一脸的诡异,把女主慢慢的提了起来,正到对上他的眼睛,语声阴冷刺骨,“你要是死了,我又该找谁算账呢?”

    他越笑越大声,眼睛却开始一点点的染红,脸上居然开始爬上一道道黑色的印记。

    魔印!

    “法禹!”祝遥心底一沉,他要入魔,“你别乱来。灵天不想让你随她而去,就是想让你好好活着。”

    “我当然会好好活着。”他脸上的黑印越来越盛,连着周身也开始冒出了魔气,声音似是夹着最阴冷的风,“我会活着为她报仇,向那些伤害过她的人,还有夺走她生命的天地,报仇血恨!”

    祝遥没办法,只好双手结印,想要阻止他成魔,却还是慢了一步,他身上的魔气,瞬间暴涨开来,向着四周扩散而去。天地突然一阵动荡,四周草木皆尽枯萎,连着整个琼宇派的灵气也消散了,原本的一处仙山福地,一时间狂风肆虐魔气满天。

    她皱了皱眉,手间一转就换了一个封印的咒语,催动体内的神力。一个巨大的金色法阵就出现在了上空,她正要降下封住已经成魔的法禹时。

    黑光一闪,所有的魔气却突然消失。连着刚刚法禹和樊芷珊的身影一起不见了踪影。

    只留下一脸惊恐的众派,还有满目苍荑的琼宇派。(未完待续)(我家徒弟又挂了../21/21166/)-- ( 我家徒弟又挂了 /38/3837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必赢亚洲766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