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四一章 FFF团的诅咒

文 / 尤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祝遥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的是熟悉的屋顶,特别像师父用法术批量生产的茅屋,简洁的就只剩屋顶了相思入骨,总裁的心尖前妻。身下是硬邦邦的床板,就是被子盖得有点多,目测超过十位数。

    她严重怀疑自己是被热醒的,推了好几下没推动,她只好翻身爬了出来。

    门却嘭的一声被撞开了,白光一闪,一个白色的身影就站立在了床前。

    祝遥顿时满心的委屈都溢了出来,鼻子一酸,伸出了双手,“师父……”求抱抱,求安慰。

    玉言皱着眉,上下打量了她一圈,见她没有别的问题,才长叹了一声,上前一步搂住了自家蠢徒弟,“可有哪里不适?”

    祝遥转头埋进他的怀里,他不问还好,一问就有点收不住情绪,特别想骄情一下,“我哪都不适。”

    闻言,玉言愣了一下,习惯性的探向她的手腕,认真的把起脉来,直接来回仔细确认了好几遍,才放了心。

    师父在这,那这里应该就是仙界了。界灵总算做事靠谱了一回。

    “你昏睡了半年。”

    “啊,半年!”祝遥愣了一下,半年,那不就是她做上个任务的总时长吗?难道上回她的蒲公英马甲飞升成功了?只不过飞升的是裸机,没有装软件而已?心下一动,想催动灵力,看看自己的样子。却发现丹田中空空如也,“怎么会?”

    玉言似是知道她想什么,扬手一挥,顿时化出一面水镜。

    她朝里一看,却顿时黑了脸,“这不是我本来的样子吗?难道……”连发型都是现代的。这不会是她本来的身体吧?战斗力零的那个?那她在仙界玩个屁啊!

    玉言点了点头,一点都不在意的顺了顺徒弟过短的头发,嘴角微微上扬,“你这样……挺好。”

    挺好?默默低头,哪里挺了?

    呃不对……对于师父来说,是挺好认的意思吧?你个脸盲。

    “师父,到底怎么回事?我为什么会回到原来的身体里。”按理说她从现代回来后。她的身体应该是寄存在界灵那里才对。

    “为师亦不知。”玉言皱了皱眉。“当日我在天门之处等了你一个月,都不见你飞升上界。后来突然感觉到你的气息,却发现你的身体回到了雷神殿。直到今日你才醒过来。”

    还真是裸机先上线啊!难怪师父这回没有下界找她,估计怕他下去了,自己又上来了,所以才等着她醒来的吧。想想她还真是悲催。好歹守身如玉这么多年,好不容易谈个恋爱吧。还tm生生折腾成了异地,心酸泪都快流满三界了好嘛!

    “你到底发生了何事?”玉言抱着她紧了紧。

    祝遥只能把灵天的事,仔细跟师父说了一遍,包括法禹成魔的事。“界灵说他本是三界之人,就算成魔也在三界之中,不会成为bug。我是不清楚他什么打算啦。但老觉得哪里怪怪的?”

    玉言脸色沉了沉,第n次后悔没有砸了徒弟那本天书(电脑)。徒弟之所以这么作死,全都是那家伙害的。

    “对了,师父,我有重要的事跟你说。”祝遥一脸严肃的道,“你有没有觉得界灵……”

    她语到一半又停住,脸上闪过一丝迷茫。

    “嗯?”玉言疑惑的出声,“他怎么?”

    “他……”祝遥脑海中突然一空,不知怎么突然忘了所想之事,“咦,我要跟你说什么来着?一下忘记了。”

    玉言摸了摸她的头,“想不起来就算了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最新章节。”

    “哦。”错觉吗?怎么感觉哪里怪怪的?

    ——————————————

    界灵说现在是假期,自然没有什么闹心的bug要修。一时间闲了下来,加上她原身马甲上线,怎么着也得做点有意义的事情。

    例如……

    “师父,还记得那些年准备的聘礼吗?”娶我娶我娶我!

    正在炒菜的某师父手间顿了一下,脸上飞快闪过一丝什么,默默的应了一声,“嗯。”

    “准备好了吗?”你到是娶我啊!

    玉言一脸淡定,把菜饭端了出来,放在了自家蠢徒弟面前,把筷子递了过去,“嗯,备好了,两份。”

    “什么,两份!”祝遥蹭的一下跳了起来,朝着自家师父扑了过去,丫的老子证还没跟你领呢!你就想梅开二度,一娶娶两,“说,那小三是谁?”我弄死她!

    玉言扬手挪开了桌上的饭菜,身形往后靠了靠,让徒弟从桌面扑得顺畅了一些,顺势搂住她的腰,把她从石桌上抱了下来。眉头皱了皱,“好好吃饭。”吃个饭都不安稳,她现在只是个凡人。

    “吃个屁啊!”男人都要跑了,她哪还有心情吃饭,“你说清楚,两份是怎么回事?”

    他莫名的看了她一眼,“一份聘礼,一份嫁妆。自然是两份。”

    原来是这样,好吧,原谅你了。就说嘛,像师父这样的脸盲癌晚期患者,捡到她就已经算是不容易了,哪还有别的女人份。自己必须是唯一啊,嗯,想想还有点小激动。

    一激动嘛,她就想干点坏事。

    “师父,听说28岁左右,是女性最黄金的时期也。好巧哦,我的原身就是28岁。”

    “嗯。”

    “师父,听说现代社会压力是越来越大了,限制也越来越多了。”

    “嗯。”

    “师父,听说现在计生办颁布了新的政策,比以前更加严格,马上就要实施了。”

    “嗯?”

    “师父,听说仙界的出生率为零,年年创三界历史新低。我觉得仙界荣誉,人人有责。我们应该改变一下。”

    “嗯……”

    “师父,听说成仙后,某方面……咳!的能力就会受到限制。好巧哦,我现是凡人了,一点都没限制也。”

    “……好好吃饭!”

    “师父,吃饭多浪费这良辰美景,不如我做点有意思的运动。”来嘛,小红帽,让外婆咬一口。

    “……”

    “师父。听说你喜欢猴子……”

    祝遥觉得。既然都要结婚了,那婚后生活也应该提上日程了,例如趁着假期生个猴子什么的?为此她决定用她全身的魅力征服他同意。就算他不同意,制造条件也要让他同意。

    可是没想到,某师父对徒弟的提议没有半点反对的意思,只是极其严肃认真的向她说明了一件事我与白莲花的二三事全文阅读。

    “玉……遥。你现在是原身。”

    “啊!”祝遥愣了一下,“我知道啊。”

    “既是原身。那你就是人,只有猴精才能生猴子。”

    “……”她竟无言以对。

    玉言看向徒弟殷切的眼神,“你若真喜欢,要不。为师给你抓一只?”

    “卧槽。”谁让你抓啊,老子只想给你生。果然跟自家师父说话,半个弯都不能拐。她直接就扑了上去。压上他那义正严词的双唇,手间一转。直接拉开了他身侧的腰带,语言不能勾通,那就行动表示好了。

    神奇的是,他这回却意外的配合,只是一开始被她扑的时候,呆了几秒。接下来居然半点反抗都没有,而且还很有学习精神的摸索上了她身侧的腰带,差不多跟她同样的频率拉了开来。另一只手也抱得更加紧了。或许是男人在这方面有着天生的才能,即使某师父经验不足,但谁让他是天才,不到一会就占据了主导地步。

    轻轻一侧身,就把祝遥压到了身下。

    她只觉得眼前一晃,一道白光闪过……

    ————————————

    深夜。

    祝遥坐在床头,欲哭无泪。

    玉言给床上的人拉了拉被子,看着床头的徒弟,默默无语。

    床上躺着的人是她!准备的说,是她的身体。而床头的是她的魂魄。

    想起之前发生的事,祝遥现在都还有些反应不过来。

    就在刚刚,气氛正好,花前月下,良辰美景,秀色可餐。想想两人也算是老夫老妻了,她一个没忍住,啊呜一下就咬了一口。画面直接从一垒到二垒,再到二点五垒,结果……嗑到牙了。

    临门一脚的时候,她居然身形一轻,灵魂直接出窍了……出窍了……窍了……了!

    反应过来时,她已经飘在了空中。

    这是来自fff团的诅咒吗?

    尼妈,别人单身,怪我咯?

    “师父……”好想哭。

    玉言叹了一声,看了半透明的徒弟一眼,想起刚刚的情景,脸上闪过一丝红昏,轻咳了一声道,“为师也不知你为何突然灵魂出窍?”他眼神四处游移了半会,才继续开口,“你不要随意乱动,我去请楼主来看看。”

    说完身形一闪就出了门,怎么都透着一股落荒而逃的味道。

    不到一刻钟,他就带着名绵衣男子回来了。

    “哟,小小徒孙,好久不见,恭喜你最近……”玉锦扬手朝着躺着的人打了声招呼,话还没说完,又看到了床头的另一个祝遥,身形顿了一下,那双桃花眼一眯,“灵魂出窍了啊!”

    “楼主……”祝遥嘴角一抽,有你这么恭喜人的吗?

    “怎么回事?”还以为两人请他来喝喜酒呢?

    “她的魂魄突然出了身体,我使用镇魂之术,都没法让她再回去。”玉言解释。

    玉锦皱了皱眉,上前把了把床上躯体的脉门,又伸出两指点了一下游魂状祝遥的额心,玉锦那玩世不恭的笑意一收,脸上出现了一丝凝重,转头看向祝遥,“生气不绝,生魂不散,两方都没问题,不应该如此才是……你之前做什么了?”

    “呃……”两师徒双双一僵钻石豪门:蜜宠小天后。对视了一眼,默默的转开了头。她能说做了点不河蟹的事情,未遂!然后她就被和谐了,“那个……”

    “吃饭!”玉言直接打断了徒弟的话,神情严肃一本正经的回答,如果忽略红得滴血的耳朵的话。

    单身汪玉锦自然没有注意到两人的小动作,本着国民好楼主的伟大节操,仔细的问了一遍食谱,还亲自检测了一番,前前后后折腾到了天亮,也没查出祝遥灵魂出窍的真正原因。

    “此事颇为奇特。”玉锦皱了皱眉,“也许只是她之前魂魄离体太久,如今刚刚醒来不适应所至,静观其变就好。”

    总的意思就是说:我也没办法,你们看着办。或许再等等,看她会不会自己回去。

    说好的国民好楼主呢?摔!

    “对了!”他突然想起了什么,“我记得殿里珍宝阁,有个引魂珠,对魂魄……”

    他话还没说完,白影一闪,玉言人已经不见了。

    玉锦嘴角一抽,他还没说借呢喂!对楼主最基本的尊重呢?

    转头看向祝遥语重心长的道,“我说翠花啊!你可千万别学你师父。”

    “翠花你妹!”

    “唉……”得,来不及了,已经被带坏了!他一脸的痛心,突然想到了什么,眼中一闪,“对了,翠……呃小小徒孙,你俩真打算成亲?”

    “对呀。”你有意见。

    “呵呵。”他瞬间笑成了一朵菊花,“既然你们是夫妻了,你自然就不再是他的徒弟。到时你这亲传印记就没了……有没有兴趣来当楼主啊?”

    他还不死心呢!

    “没兴趣。”

    “别决定这么快嘛!”他继续劝道,“你看你现在只是凡人之躯,想要修练到上仙,时日擅久。这修行之路极是枯燥泛味,你确定不当个楼主玩玩?”

    “不用了。”祝遥用力的摇了摇头,认真的道,“我有师父!”怎么会无聊呢?

    “……”单身汪受到了一万点伤害。

    玉锦嘴角抽了抽,身上怨念数值极速上冲,直线破表,“小小徒孙!”

    “嗯?”

    “秀恩爱,分得快!”

    “呵,有得秀,总比秀右手好。”

    “……”算你狠!

    “我们还是来聊聊你灵魂出窍的事情。”玉锦咬咬牙,深吸了一口气,上前一步打算再次帮她看看魂魄的情况,刚一伸出手。

    突然祝遥魂魄被是水波一样动荡了一下,身形一闪,睁眼之间就消失在了原地。像是从来没有存在过一样,半分气息都探查不到了。

    玉锦:“……”

    突然有种会被某人欺师灭祖的预感。不知道现在跑的话,还来得及吗?(未完待续)(我家徒弟又挂了../21/21166/)-- ( 我家徒弟又挂了 /38/3837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必赢亚洲766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