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四三章 无障碍双向切换

文 / 尤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傻x到是没有多停留,目标明确的走过来,拿了祝遥就走。一路小心的避开了各种弟子,也不知道是不是他运气太好,居然一路顺利的离开了禇拓山。直到出了仙门,他这才敢御剑快速逃离,整整飞了半个时辰来到一处荒野之上。

    男子这才气喘吁吁的停了下来。

    看了看手里的剑,露出了一个欣慰的笑容,显得更加傻x了。

    祝遥有些不知道这人的想法了,要说他是舍不得仙器,所以想趁着夜色偷回来。但刚刚那个兵器室那么多的仙器,比她高阶的更是一抓一大把,他却只是拿了她就走,也太不正常了。

    男子仔细看了遍手里的仙剑,又回头看了看来时的方向,眉心紧了紧,轻声自语道,“有了这个,一定可以……”他话到一半又停住了,深吸了一口气,似是下定了什么决心。

    祝遥还不明白情况,他却已经破不及待的念了一个咒语,捏出一个法诀,还直接用仙气划破了自己的手指,凝出一滴血珠向祝遥滴了上去。

    这是仙器认主的法印,还tm的是以血为引的唯一法咒。那血一滴在她身上,她顿时有种被人塞了一满嘴东西的感觉。还带着血腥,特别恶心。想也不想就给吐了出去。

    男子手上的法印也应声而解。

    “咦?”男子一惊,看着那滴被反弹出来的血,一脸的疑惑,“之前明明可以屏蔽我的气息,应该是无主之物才是,为什么法印会被拒绝呢?”

    他研究来研究去。也没看出什么古怪之处,眉头皱得极紧,眼里闪过一丝什么,只得暂时放弃。侧身掏出一个储物袋,拉开了袋口。

    卧槽,这丫不会想把放进储袋吧?

    果然下一刻,男子直接就把它塞进了那方黑漆漆的袋子里。

    雅灭蝶。还我新鲜空气!

    她只觉得眼前一黑。瞬间全身的感观尽失,意识一瞬间的游离,突然头痛得厉害。下意识的抬手敲了两下。那痛感才消失。

    真奇怪,她是一把剑为什么会头痛呢?

    等等!

    她刚刚抬了手!

    祝遥猛的睁开眼睛,入目的却不是黑暗,而是熟悉的茅屋。她正躺在床上。被子盖得很整齐,而枕头边上正放着一颗圆形的珠子。正发着柔和的银光,令人十分的舒服。

    她这是……回来了?

    祝遥连忙坐了起来,四下一看,果然是师父的茅屋命中有朵白莲花最新章节。师父人呢?

    突然一声声的雷鸣响彻云霄。吓了她一跳。哪来雷响?按说雷神殿周围虽然有雷阵,但里面有隔绝的阵法,声音传不进来才是。

    麻利的爬下床。她直接拉开门一看,只见满天都是劫雷。红的白的闪成了一片,而除了茅屋周围十几米的距离以外,到处都是电闪雷鸣,花草树木毁了一片,空气中满是焦糊的味道。

    天上一白一红两道身影快得看不清身形,打得还挺专注。

    祝遥嘴角抽了抽,这两人怎么又打上了?以往殿外打打,骚扰一下下方原著居民就算了,在自己家里打起来是怎么回事?

    “师父……”她忍不住叫了一声。

    天上劫雷猛的一停,所有的雷光一瞬间熄灭。下一刻一身红衣的玉锦先一步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哟,小小徒孙,你总算醒了。”再不醒,他就要被冤枉死了,“来,让太太师祖看看。”

    他正要上前,一道白影顿时从天而降,一脚就踹了过去。身形极快的抱住了祝遥,连退了好几米步。

    玉言一手搂着祝遥,一手拿着把雷光四溢的剑,身上像是附上了千年寒冰,感染得方圆几里的空气都是冰的。

    “小言言,你这可是欺师灭祖,好歹我也是你师父的师父的师父。”玉锦险险的避开了他那一脚,仍是一脸吊儿郎当的表情,“我们的修为虽然一样,但你用本命神器对付我,这就不应该了。”

    玉言直接无视他的控诉,低头反复检查了一遍自己怀里的徒弟,“可有不适?”

    “没……没事。”祝遥摇了摇头,来回打量了一下两人,这两人是怎么了?

    “唉,都说我是冤枉的了,小小徒孙魂魄消失,真与我无关。你还不信。”玉锦摇了摇头,一脸痛心的看了看四周,顿时端起了楼主的架子,一脸控诉道,“你看看你看看……雷神殿千万年的基业,都被你毁成什么样子了?”

    说得好像他自己没动手一样。

    “楼主……”祝遥嘴角一抽,“说话之前,请把你那乐在其中的表情收一收好吗?”你也不能欺负我家师父不喜欢说话吧!

    玉锦脸色一僵,有这么拆长辈台的吗?“小小徒孙,我们聊聊!”

    “可以,但聊之前……请把你缺失的下半身换上好吗?”她早就想说了,穿着一件被烧了下半截的长袍是肿么回事?想看自己腿毛在风中的飒爽英姿吗?

    玉言这才发现对方之人下身的长袍被烧掉了一截,正露出两条雪白的毛大腿。默默的转过了徒弟的头,嗯,徒弟是自己的,坚决不借给别的师父看腿毛。

    “……”玉锦心顿时被塞住了,一种名为“楼主尊严”的buff被瞬间驱散,受到反弹伤害+1000。

    玉言却已经收起了武器,拉住自家徒弟手反复查看起来,一边看一边问道,“怎么回事?上哪去了?”

    祝遥只得把之前她变成剑的事,详细说了一遍。越说他的眉头就皱得越深,连旁边刚刚还吊儿郎当的楼主玉锦,也是一脸沉重的样子。

    “这情况……”玉锦想了想,沉声道,“到是有些像魂魄不稳。”

    玉言一脸凝重,抱起自家徒弟就往身后的茅屋走,“先回屋!”

    他仔细把祝遥里里外外的检查了一遍古穿今之巫神全文阅读。却仍是没有查出任何异常,玉言的眉头越皱越深。

    “兴许是她没有修为的原因。”玉锦猜测,“她无半点修为,魂魄若是不稳,没有法力压制,就很容易灵魂出窍。不过……”他看了看祝遥,沉声道。“魂魄出窍附身于他人的事很多。像小小徒孙说的,附身到一把剑上,到是从未听闻。”

    “那怎么办?”她不会经常来回两地任性切换吧?

    “稳定魂魄。”玉言拿起了床头的引魂珠。放进她的手里,“此物记得切不可离身。”

    祝遥接过点了点头,她可不想再变成那把傻x的剑了。

    “单是引魂珠,估计还不够!”玉锦一脸和气的朝她招了招手。“小小徒孙,过来过来。”

    “干嘛?”

    “这是什么表情?难道楼主还会害你吗?”

    “会啊!”

    “……”心塞。

    玉锦手间一转。哗啦啦的从储物戒指里掏出了一堆的东西,“镇魂的仙宝我可是有很多哦,来来来,快来选一件。”

    “什么条件?”

    “哎呀呀。我怎么会是这种人呢,只要你……”

    “我不会接楼主之位的!”祝遥直接打断。

    “……”

    “我师父也不接。”

    “……”玉锦连中两枪,果然这对师徒太讨厌了。“行了行了,这次白送你。没有条件可以了吧!快来选一件。”总觉得好吃亏啊。

    祝遥这才放下手里的引魂珠,半信半疑走了过去。

    “小小徒孙,你看我对你多好。”玉锦还不忘坚持不懈的给她洗脑,“像我这么好的仙哪里找去,怎么可能会害……”

    他话还没说完,祝遥刚想伸手去拿桌上的法器,却突然眼前一黑,一种熟悉的头痛感袭来,直直倒了下去。

    接个正着的玉锦:“……”

    默默抬头看向旁边已经开始雷光四溢某人,“我说不关我的事,你信吗?”

    一时间,涛天的劫雷声再次响起。

    噢,他另一截下半身……

    —————————————————

    只是一晃眼的功夫,白光一闪,身边的景致瞬间就换了,身体再次不能动弹。

    我擦!她怎么又变成剑了!

    祝遥看着近在咫尺的傻x男子,想骂娘的心都有了。此时他正一手紧握着她,横于身前,做了一个预备攻击的姿态。

    这是咋了?

    祝遥换面朝男子的对面看去,没错,做为一把正反都一样的剑,唯一的好处是,她可以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切换视野,看完正面看反面,看完反面切正面。

    只见前方站着两男一女,细一看还是熟人,就是当初在森林里追赶傻x的三人。

    “我当是什么呢?”三人中的女子冷笑了一声,眼里闪过一丝嘲讽穿成苏培盛了。“原来只是一把二品的仙器,也只有像你这种勉强算得上地仙修为的,才会当成宝贝了吧。”

    傻x没有回答,只是越加握紧了手里的剑。

    “师妹,别跟他废话了。”左边的男子看了女仙一眼,上前一步,一脸愤怒的道,“苗博,识相的把上次抢我们的噬食草交出来,我们到是可以考虑留你一命。”

    傻x苗博看三人一眼,眼神一沉,“噬食草我早已经用了,上哪还你去!”

    “你!”女仙顿时火了,咬得牙齿咯咯响,“找死!”

    说着化出万千剑雨,就朝着苗博攻了过来。其它两个男仙,也分别使出了火系和冰系的术法。

    苗博一开始极力闪躲,并放出结界抵御,但哪是三人的对手?瞬间就被几人伤到,身上到处都是一道道的伤痕。女仙趁机召出了仙剑,一剑砍下去。苗博根本反应不过来。

    祝遥只看到眼前喷出一道血柱,苗博一只胳膊就离开了身体,半个身子都被染红了,这简直就是秒k。

    苗博拖着残破的身体,立即飞身退开了十几丈,脸上已经惨白如雪。

    “哼,自不量力!”女仙神色一寒,直朝着他走了过来,“今天就叫你看看,什么人是你不该惹的。”

    苗博神情痛苦,正想逃,两条滕蔓突然破土而出,直接捆住了他的双腿,脚上顿时血流如注,再不能动弹。苗博几乎要跪了下去,却强撑着站立。

    他用力的握紧了手里的剑,一咬牙,催动了全身的仙气,全数注入了手里的仙剑之中,想要尽全力发出最后一击。

    祝遥只觉得大量的仙气涌入了身体,带着暴躁狂乱的气息,她心念一动,下意识就想要把那多余出来的仙气排出去,条件反射的一口气发出了十道九转劫雷。

    整个剑身瞬间出现了道道雷光,轰隆隆的几声雷响,十道九转劫雷就从剑上朝着面前的金仙女仙直劈而去,对方还没反应过来,顿时胸口就破了一个大洞,直接倒了下去血流不止。

    “师妹!”其余两名男仙,吓了一跳。立马扶住倒下的女仙,快速封住了她身上几处经脉,护住了她的元神。这才看向苗博,相比于之前的气熄嚣张,此时已经全被惊骇所取代了。

    “雷系仙法!”两名男仙对视了一眼,满眼都是忌惮,“没想到你居然与雷神殿有所关联,今日算你运气好。”说着两人带着受伤昏迷的女仙快速御剑离开了,再不敢停留一步。雷神殿哪是他们惹得起的。

    三人一离开,苗博就再支撑不住,直接眼前一黑倒了下去。

    “喂,傻x,你没事吧?”要昏也别把她压在那一地的血水里啊,很恶心好不好?别人会误会她来了一次史上最凶猛的大姨妈的。祝遥叫了两声,他却没有反应。这才想起自己的话别人是听不见的,真是有够卧槽!

    祝遥到是不担心傻x的伤,并不是因为两人不熟,而是他再怎么说也是个地仙。仙身的质量才不会因为少了只手臂,就挂了。他现在之所以倒下,也只是因为刚刚把全身的仙力都注到她身上,力竭昏过去了而已。用不了几个时辰,他保证又能活崩乱跳的。

    想起刚刚的情况,祝遥也有些想不通了。按说她只是把仙器,严格意义上来说,只是个道具而已。就算傻x把全身仙力都注入到她身上,正常情况下,也应该是由他引导仙力发动攻击才是。武器再怎么也需要人拿着砍才行。但刚刚那个九转劫雷,明显就是她发出的。傻x全程没有参与。这就等于,人家还没动呢,武器自个冲上去砍人了。

    这完全不仙法。(未完待续)(我家徒弟又挂了../21/21166/)-- ( 我家徒弟又挂了 /38/3837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必赢亚洲766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