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四四章 放肆一个看看

文 / 尤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傻x苗博整整昏迷了半个时辰,而祝遥也浴血了半个时辰,正到那鲜红的血都凝结成了一块,他才慢慢转醒。挣扎着爬起,咬牙封住了身上几处经脉,盘脚打坐了起来。

    卧槽,你到把我拿起来啊!糊她一脸血是怎么回事?

    苗博入定了好半天才睁开眼,恢复了一些仙力,四下找了一下,就起身朝着前方走去。

    不是吧?这是嫌弃她脏,要扔了她吗?

    苗博走了两步,似是想到了什么,又回过头来,捡起了祝遥。

    呼,算你小子有良心。

    他快行几步,脚还有些颤微微的,在自己的断臂处停下,把祝遥放在一边,又坐了下来。他这回到是没有打坐太久,稍微恢复了点仙气,就捏了一个诀,把自己断了的手臂又接了上去。

    祝遥这是第一次看到断臂再生的法术,虽然这个术法她也会,但却从来没有使用过。她可没有随便扯下胳膊玩的爱好。

    只见那法印自断口上亮起,苗博把手里的断臂往上一按,那接口就开始自动愈合,不到一会两节就接上了,中间连个疤痕都没有留下。祝遥不得不给仙界的医疗技术点个赞,比任何手术都高端,而且还是全民科技。

    苗博试着动了动刚接上的手,完全原装无瑕疵。转头又看向地上的祝遥,捏了一个去尘诀消去了她身上的血迹,上下打量了剑身一眼,掀起一个笑容,“多亏有你。”

    嗯,她也这么觉得!

    “必须赶紧了。”他神情沉了沉。深吸了一口气,不顾受伤的身体,强撑着站了起来,召出了飞剑。

    这是要远行的节奏吗?祝遥瞅了瞅他身侧的储物袋,记得刚刚就是因为被放进里面,她才回到雷神殿的,或许再放一次也可以回去。她顿时一阵激动。快放进去。快放进去。

    然而……并没有。

    苗博这回不知道怎么想的,直接提着祝遥就御剑离开了,并没有把她收起来的打算。

    卧槽!

    他的伤虽然好了。但仙力却没有完全恢复,这回他飞得极慢,却丝豪没有停下来的打算,像是要赶去极为重要的地方。祝遥闲得无聊四下瞅了瞅。却发现下面出了一片熟悉的森林。

    这不是之前的分绝林吗?怎么又回来了?

    苗博一路飞入分绝林深处,两个时辰后。他才在一处岩洞上方停了下来。他往自己身上贴了一道隐身符,落了下去。

    祝遥这才看清,这是一个巨大的洞口,有着十几丈高。极为宽大,里面却是漆黑一片,隐隐有阵法流动的痕迹。而洞口一整排尖锐的石柱倒挂着。

    说是洞。还不如说是一张巨大的口。

    “什么人?”突然一声巨吼传来,那个洞口慢慢合了起来盛世谋妆全文阅读。而洞的上方出现了两只井口大的眼睛。

    卧槽,还真的是张嘴啊!

    洞上的两只眼睛,发出两道红光。像是x光一样扫向洞前。

    祝遥感觉到苗博抓着她手,瞬间紧了一下,隐隐还渗出了冷汗,站地原地不再动弹。

    那红光直接从她们身上扫了过去,然后又收回,像是没有发现任何异常,紧接着那双眼睛合上了,嘴又开始张大,恢复成之前岩洞的样子。这扫描技术不行啊,明显不如红外线。

    苗博全身气息一轻,这才小心翼翼的向着洞内移动,手里紧紧的抓着祝遥。他走得极轻,完全没有动用一点仙法。慢慢的移进了那个洞中。

    里面到是没有祝遥想象中那么黑,反而到处都是阵法的光芒,有红有白。各式各样的阵法遍布洞内。祝遥细看了一下,发现其中不少都是攻击法阵,各系的都有,牵一发而动全身。

    苗博极其谨慎的看了一圈四周,并没有触动任何一个阵法,他好似极有目的性的找了一圈,突然脸色一喜,朝着右下角一个不起眼的小阵法走了过去。

    这似是一个传送阵,但又隐含了什么特殊的空间法术在里面。苗博直接走入那个阵法之内,却没有轻易启动,反而四下观察了一下,才深吸了一口气,猛的出手引动全身仅存的仙力,瞬间发动了那个阵法。

    一时间红光大亮。而洞内的一切也突然发生了变化,刚刚还是是坚硬的岩石,变成了似肌肉一样的肉色,整个洞内都亮了起来,四周的石壁全成了肉壁,隐隐还滴着粘液,而地上却变成了一块巨大的软肉,开始移起来。

    这里居然真的是兽嘴!

    傻x这是来投食的吗?

    “是谁?!”一声怒吼在四面八方响起。

    苗博直接传入了最后一丝仙力,阵法也及时发动。眼前景致一换,他们就到了一处灯火通明的房间内。苗博脚下一软,直接瘫坐在地,一头的冷汗,脸色惨白,全是后怕之色。

    他喘了好久,才回过神来。四下一望,突然又笑了起来,越笑就越大声,脸上慢慢被兴奋和狂喜取代。

    “终于……我终于进来了!”他四肢张开,躺在金色的地板上,好半会才压下那张狂的神色,起身朝着前方走去。

    祝遥这才慢慢回过味来,终于明白这人为什么执着的要拿着它了。想必他一开始就知道这里有他想要的东西,但是由于入口刚好在那似石似怪的怪物嘴里。又恰巧她好像有什么隐藏气息的作用,所以他才想到用她隐藏气息潜伏进来。

    原来傻x一点都不傻,瞧这计划做得一套套的。

    苗博休息了一会,才起身开始探索起这个地方来。他好似知道这里没什么危险,完全没有防范,直接往着前方走去。这里面奇大,四周虽然很华丽,却很空旷。他直接转向了右侧。走到了最里面,推开了里面华丽古朴的大门。

    只见里面的摆设却极为简单,只有一张方形长桌,而上面也只放了一只碧色的玉珠。

    苗博却眼中一亮,脸上全是狂喜之色,快步走了过去,一把抓住了那个瓶子。

    “凝神露!”他惊喜的说了一句。紧了紧手中的瓶子。

    凝神露是什么鬼?没听过啊!

    苗博却已经迫不及待的拔下了瓶口。一口灌了下去,直接盘脚坐在了地上,入定调歇了起来。只见他周身的仙气开始越来越凝实穿越之谷香田园全文阅读。与此同时一些杂质也正在被排挤。

    原来是清体疑神的药水。祝遥明白过来,其实她之前就有些疑惑,苗博虽然是个地仙,但身上的仙气涣散。并不像是经历过飞升劫雷淬炼过的,弱得不可思异。

    这种情况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他是偷渡的!并没有经过飞升劫雷的洗炼,这也能解释他为什么混得这么差了,而且这种对普通仙人来说,完全没有作用的“凝神露”。他却这么渴望。估计只是想用这个清除体内的杂质,成为真正的仙人吧!

    等等!

    清除杂质……

    她记得当初学的清体之术,也是这个作用。而清体的方式一般都是……蹲坑!苗博一会不会也要蹲吧!这里可没有茅厕啊喂!难道他要就地解决?

    no,她顿时整把剑都不好了。

    她可没有围观别人“滑翔”的兴趣啊!她只是一把无辜的剑而已。求放过。

    咕噜噜……

    一阵**的配乐响起。

    来了……

    苗博脸色一变,好似这才想起了这个严重的生理问题,站了起来,双手捂着肚子四下看了看,脸上全是焦急之色。发现四周干干净净,连张手纸都找不出来后,肚子里的配乐响得更加欢快了。顿时啥都顾不上,直接冲出了房间。

    还好他没有顺手拿上自己,祝遥长长的呼了口气。突然门又嘭的一声被撞开了。

    卧槽,壮士你又回来干嘛?

    苗博脸色已经憋得铁青了,径直走了进来,每踩一步,身后还发出一声,人体泄漏某种刺激性气味时发出的声响,噗噗噗响得特别欢快。

    祝遥整时想shi的心都有了。这丫想干嘛?不会“滑翔”的时候都要带着她吧?要不要这么重口!

    苗博神色纠结,四下看了看,眼里顿时浮上羞恼之色,随着那越来越紧密的特殊配乐。他最终一咬牙,转身朝着房间角落而去,然后哗啦一下,他脱下了裤子!

    他居然脱了裤子,他居然挣扎都不挣扎一下就脱了裤子!

    咦!屁股还挺白……啊呸!重点是,他居然真的就在这房里,就地解决了!

    警察叔叔!这里有个流/氓。

    一股巨毒化学气体,顿时充斥整个房间。祝遥死死的屏住了呼吸,她错了,她一开始就不应该离开那个武器室,也不应该帮他打败了那三个金仙,不然也不用接触到这种危险化学品。

    祝遥拼了老命的憋气,心口却越来越闷,终于眼前一黑,她憋过头了……

    ————————————

    再次睁开眼睛,祝遥看到了玉锦那张欠揍的脸,她下意识的脱口喊了一声,“屁股!”

    刚刚还一脸笑意的玉锦,刷的一下黑了。

    “你说什么?”他顿时炸毛了,“我这么国色天香的倾世容颜,你居然说像屁股,哪里像屁股了?”

    呃……她也没说像啊?

    祝遥一把把他的脸推开,坐了起来,四下一看,发现自己又回到了雷神殿的茅屋中,“我师父呢?”

    玉锦化出了一面水镜,认真仔细的检查了一遍自己的脸,嗯,还是美美哒呆萌药师!这才放了心,回答道,“小言言去找你了。”

    “找我?”祝遥一愣。

    “嗯。你之前不是说自己变成了一把剑吗?他去找你附身之物了。”玉锦点头,上下打量了她一眼,脸上浮现了一丝疑虑,“我说小小徒孙啊!你的魂魄是不是有什么特别之处?为什么雷神殿所有的镇魂之物,还有镇魂之术,对你都完全没有作用?”

    “特别?”祝遥白了他一眼,“特别衰算不算?”掉线掉得跟后台似的。

    “……”

    “师父什么时候回来?”

    “等找到你附身的那把剑,自然就回来了。”玉锦伸手想摸摸她的头,却被祝遥嫌弃的拍开,他叹了口气道,“对了,你这次又是怎么回来的?”

    祝遥嘴角一抽,她不想说!

    “往事不要再提。”

    “呃……”啥意思?“对了,小言言走时,留下了传音符,你若是有事,可以以此符传讯于他。”他递了一张紫金色的符纸给她。

    祝遥惊喜的接过,正要注入灵气,却突然想起她这个身体是零级,直接又伸了回去,“打开。”

    “……”怎么感觉自己成了她们师徒的小跟班,明明他才是长辈!

    “快快快!”祝遥嫌弃的推了推。

    玉锦这才伸手一点,传音符发出白色的光。

    “师父。”立马叫了一声。

    玉言的声音立即响起,“玉……遥。你回去了?”

    “嗯。”她点了点头,突然想起现在是电话状态,对方看不清,才继续道,“我刚醒,师父你在哪?”

    “禇拓山。”

    ——————————

    褚拓山掌门酆靳深深觉得,今天一定是他几万年的修行生涯中,最精彩的一天。百年前他就感应到自己修为屏障,有突破的驱势,好不容易选了今天冲击墨仙,生生抗住了九九,八十一道劫雷。正式升级成了一名墨仙,一时间他觉得自己背后的仙气都金光闪闪起来。

    当即就决定,举办个欢庆大会什么的?把四方大陆的那些老痞子都请来,得瑟得瑟一番。结果他刚从雷劫里爬了出来,还没来得及高兴呢!一个一身白衣,周围三百六十度无死角放着寒气的人就出现在了他旁边。

    “禇拓山掌门?”

    那人开口,声音都似会结冰,冷得酆靳不自觉的抖了一下。

    这人谁啊?敢这么跟他说话?他顿时有些火,他堂堂一派掌门,南方大陆的一把手,被人这么轻视,必须不能忍啊。

    “大胆,你是何人?”

    可那白衣人,却看都不看他一眼,只是自顾自的道,“我要查看褚拓山所有的仙器室。”

    仙器室?敢情这人是来褚拓山抢夺仙器的吗?而且一开口就是所有的仙器室。

    酆靳直接就反驳,“放肆!”

    然后……对方就真的放肆给他看了。(未完待续)

    ...  (..) ( 我家徒弟又挂了 /38/3837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必赢亚洲766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