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四六章

文 / 尤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徒弟?什么徒弟?

    苗博眉头一皱,对这个突然出现,不知死活的家伙十分怒火。頂點小說,他一心想着报仇,眼看着仇人就在眼前了,却被不相干的人挡住了,自然怒火中烧。

    “你徒弟关我什么事,滚开!”他冲口而出,“阻我者,死!”想也没想一个术法就甩了过去。他堂堂重仙,居然还有不长眼的敢拦他,定要让他知道知道厉害。

    下一刻,他就真的知道厉害了。

    苗博甚至都没反应过来,就被满天的劫雷劈成了傻x,像条咸鱼的一样,被劈了正面劈反面,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劈,全身那叫一个酸爽,等回过神来时,他已经从堂堂重仙一路被劈回了原型——地仙,像块黑炭似的躺在地上,动弹的力气都没了。

    但最伤心的并不是他。

    “上仙……”禇拓山掌门酆靳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抱住了玉言的大腿,“说好的给我留半座山呢?”

    玉言这才停下了那铺天盖地的劫雷,仍是冷冰冰的问道,“我徒弟呢?”

    ————————————

    被扔出去的那一刻,祝遥才知道什么叫过河拆桥。想当初苗博还是个傻x的时候,带人家看星星看月亮,还叫人家小恬恬。现在一朝发达了,居然毫不犹豫就把她扔了。祝遥表示剑心受到了一万点的伤害。

    眼看着自己直线滑落,离下方的海面也越来越近。祝遥已经做好了入水的打算,却听得传来咚的一声闷响。没错不是入水的哗啦,而是咚的一声。

    “哎哟!”紧接着一声痛呼响起,“哪个混蛋扔我?”

    “咦?是把仙剑。”下一刻就被人抓了起来,眼前出现了一个蓝衣玉冠的男子,正一脸怒容,抬头往上方看了看,立马就骂开了,“你大爷的,到底是哪个混蛋暗算我。有种放暗剑。有种出来跟爷打一场。躲躲藏藏算什么好汉?出来!给爷滚出来,别躲着不出声,我知道你在,出来出来出来呀!”

    “卧槽。你是雪姨吗?”这台词都一样一样的。

    男子突然愣了一下。盯向手里的剑。“你会说话?居然有会说话的仙剑?不会是什么精怪的原身吧?对了,你怎么知道我叫血夷?”

    “我擦,你还真叫雪姨啊喂!”祝遥和她的马甲都惊呆了。“等等,你听得见我说话?”

    “老子又没聋,为什么听不见?”血夷瞪了她一眼,拿着剑柄晃了晃,“快说,你主人是谁?为什么拿你扔我?叫他给我出来,有种堂堂正正的打一场。”

    “呃……”敢情这还是个暴力狂,“不是有人扔你,是我被人扔了,掉下来就砸到你了。”

    “胡说!”血夷顿时火了,“老子在这水底闭关了几百年了,从来没被人发现过。哪有这么巧,一扔东西就掉这里了?当我这是什么地方?”他冷哼一声,一脸狂霸酷炫的样子,“哼,凭你一把二品仙剑,还想骗我?再说了,我这水底可是有结界的。一定是你那主人使了什么损招才把你扔下来。”

    说着他直接朝着结界走去,指了指隔绝海水的透明结界,一脸骄傲的道,“这结界可是我亲手布下的,就算是重仙后期的仙修也不一定可以破开,就你一把破仙剑。”他作势拿它向着结界挥去,似是想证明自己阵法的质量。

    祝遥整个剑身往前划去,只听到刺啦一声响,什么被划开的声音。

    下一刻,哗啦啦大片的海水涌了进来,结界应声而碎,迅速浸没了整块隔绝的地方。

    半会……

    在苍茫的大海上,狂风卷席着乌云,在乌云与大海之间,海燕……啊呸!是噗哧冒出了一个人头,一手抓着一根浮木,一手握着把二品仙剑,一脸的卧槽!

    抓过剑,一人一剑默默对视了十秒。

    空气中飘着一股名叫怨念的东西。

    “呃……”祝遥为他默哀了两秒,“都跟你说了,我是被扔下来的了。”不听仙剑言,吃亏在眼前哦,少年!

    血夷脸色一黑,咬了咬牙,死要面子的回了句,“爷信你了!”

    他捏了个轻身诀,就着手上的木板一跃而起,在水面上快速的移动起来,一路朝着北边的方向而去。

    哇啊,轻功水上飘也,顿时感觉得这个倒霉青年****的。

    血夷像只水蝇一样在海上跳了半天,才到了陆地,停在了一座岛上。

    “你为什么不御剑呢?”祝遥问。

    他回头狠狠的瞪了它一眼,“你以为老子不想,老子的家当全都在水里好吗?”他不是想不御剑,是无剑可御啊!

    “……”叫你嘴贱。

    血夷休息了半会,才看向祝遥道,“喂。你到底是什么?明明是把二品的仙剑,却能破我的结界。”

    “呃……这是个问题。”让她想想怎么忽悠过去,“其实……我不是剑。”

    “嗯?”血夷上下打量了它一眼,“你不会说自己是刀吧?”

    你才是刀,你全家都是刀。

    “我是说,我本来不是把武器的。”

    “那你是什么?”

    祝遥长长的叹了一声,用上了她平生所有的演技,“其实……我是一个公主……”然后改良改良了一下青蛙王子的故事,向他深情并茂,慷慨激昂的讲叙了一段,仙剑公主的故事,ps:二品的。“所以说……只要找到真爱之吻,我就能再变回来。”

    血夷的脸色是这样的:(¬_¬)

    “真的哦,少年,你要相信仙法!”祝遥继续洗脑。

    血夷嘴角抽了抽,认真的问道。“我脸上是不是写傻缺两个字?”

    “呃……”聪明的人最讨厌了,明明她在现代的时候,小区里的小屁孩没一个不相信的。

    “我看你是中了摄魂的法术吧?”血夷分析道,“被封在了这剑里?”

    “啊咧。”猜得挺准的嘛。

    “你想回到自己的本体去?”

    “对呀对呀对呀。”

    “你想让我送你去?”

    “是呀是呀是呀。”

    “不去!”

    “操。”那你前面叽歪个毛线啊!

    “我干嘛要送你回去啊,对我又没什么好处。”他伸了伸懒腰,一脸吊儿郎当的道,“再说,刚刚还是你害我结界毁了,连住的地方都没了。”

    “……”明明是你自己手贱砍的。

    “那里面可是放着好些个宝贝呢?都是为了我将来准备的。你就算回去了仙体,也赔……等等!”他话到一半又停住。突然似是想到了什么。猛的回头看向地上的祝遥,有些手抖抖的指着她道,“你……你你你是把雌剑?”

    雌剑是什么鬼?祝遥翻了个白眼,反问道。“你是个雄人?”

    血夷没有回答。整个人都呆住了。全身崩得紧紧的,那张古铜色的脸上,突然开始染上诡异的红色。一路蔓延到了耳根。

    “你脸咋了?”祝遥问。

    他却突然似是被吓到了,猛的一下弹跳起来,退开了好几步,眼神开始四下游移起来,左瞅瞅右看看就是不敢看地上的剑,“没……没……没没没……没什么。”

    “怎么又结巴了?”

    他越加的慌乱,干脆直接背过身去,两手交叉,两只大母指来回交换划着圈圈:雌性,居然是母亲说的雌性,肿么办?好紧张啊?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跟她们接触,她会不会一见钟情喜欢上我?她一定会喜欢我的强壮吧,一定会的吧。

    “喂!”你tm说悄悄话能不能别让我听见啊喂,雌性是什么鬼?谁要喜欢你的强壮了。

    “我……我……我……”他终于转回了身,开口却还是嗑嗑巴巴的,“我……送送……送你回……回回……回去。”

    “不了,谢谢!”她有种不详的预感。

    “不……不……不不用客气。”

    “……”谁跟你客气了?

    嘿嘿,没准一路上日久生情,她就看上我了。

    “谁要看上你,我有男人的好不好?还有,你他丫的心里想的话,就不要说出来了行不行?”

    “你……你要去哪……哪里?”

    “不要假装没听见啊喂!我哪都不想去啊!”

    他却已经朝她走了过来,想伸手把她拿起来,想想又不够慎重,哗啦一下,拉下了半截的长袍,把它放在了布上,小心翼翼的捧了起来。

    “是……是……是东……方吗?”他一脸含羞带怯的捧着祝遥,再次运起轻身诀,朝着东边的方向一路而去。

    祝遥:“……”

    她好像被只单身汪绑架了。

    ——————————————

    “仙剑妹子,前面有座仙城,我们去抢个房子住住吧?”血夷一脸讨好的看着手里的剑。

    “抢?”你丫是强盗吗?

    “你放心,这里我来过的。”血夷一本正经的解释道,“这的房子,可好抢了。”

    “……”你以前都干了些什么?

    血夷说着,捧着她身形一闪,已经到了仙城门前,为了证明自己话,还特别热情洋溢的朝着守门的仙修打了声招呼,“哟,好久不见!”

    那仙修的脸刷的一下就白了,整个人像是见鬼了一样,拔脚就往城内跑。边跑还边大声喊道,“快跑啊!那个姓血的家伙又回来了!”

    顿时刚刚还热闹非凡的城内,一瞬间安静了两秒,下一刻每个人的都做出了同一个动作,召出飞剑,御剑而起,朝着四面八方狂飞而去,连一个回头看一眼的都没有。

    仅仅不到半分钟,这个半大的小城,已经看不到半个人影了。

    这撤离速度,比撤侨还快。

    祝遥瞅向旁边的人,“请摸着胸口告诉我,你到底对这些人干了什么啊喂?”

    “没什么啊。”血夷一脸无辜的道,“我只来过这里三次,第一次我想住城主的房子,他不让,我就把他打了。第二次,我想去喂点酒来着,那人说要付仙石,所以我又把他打了。第三次他们不让我进城,所以……我把全城的人都打了。就这样,我其实也没干什么啦。”

    “……”别把打人说得跟吃饭一样啊喂!如果这还算没干什么,要是想干点什么,还得了?

    “仙剑妹子,你想住哪个房子,随便挑!”血夷一挥手,顿时霸道总裁上身,一脸整座仙城都被他承包的即视感。

    这丫是混黑社会的吗?她想退会行不行,“雪姨,我是把仙剑,不需要休息。”

    “哦!”他一脸失望的低下头:好可惜,母亲说过送雌性东西,她就会喜欢我,爱上我,对我欲罢不能呢!

    “……叫你母亲出来,我想跟她聊聊人生。”说过多少次了,不要把想的话说出来啊喂,别以为没有引号,她就听不见好吗?

    “那仙剑妹子,我们补充点需要用的东西,就继续上路吧。”

    “……”你是开启了针对“不想听的话”就自动屏蔽的功能吗?

    血夷走进一个仙器的店子,四处瞅了瞅,从店内最里端的一个密封柜里,拿走了一把五品飞剑。然后不慌不忙的回到大堂,再顺手拿走了所有四品、三品、二品……和一品的仙器。

    临走还顺走了柜台抽屉里的储物戒指。

    默默的为店主点了根蜡烛。

    祝遥以为他要御剑上路,他却又转到了左边的丹药店,右边的仙符店,还有对面的阵符店,最后还拐进了一家材料店。像是秋风扫落叶一样,把东西都扫进了手里的储物戒指里,直到里面已经装不下了,他才一脸遗憾的停了下来。

    摸了摸手上的戒指,“唉,少了点。”

    “……”祝遥十分想替仙城的广大原驻民说一句,你妹啊!

    “仙剑妹子,我们可以出发了。”血夷找了一块白色的仙纱,把她整个裹着挂在了身上,不是背背上,而是大刺刺的横在了胸前,显得特别的傻x,“对了,你要回哪里去?”

    “东方!”祝遥已经放弃反抗了,反而只要不是他爱听的,他都会自动屏蔽,她不如顺着他来。只要回到了雷神殿就行了。

    “好咧!”血夷召出刚打劫来的五品飞剑,正要御剑而起。突然一股重仙的威压,朝着他们直袭而来,血夷一个没站稳,扑通一下跪了下去。

    “无耻邪仙,居然还敢来这里放肆。”一道威严十足的声音从头顶响起。(未完待续。。)。.。

    ...  (..) ( 我家徒弟又挂了 /38/3837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必赢亚洲766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