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四七章 请让我安静的挨会劈

文 / 尤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来人一身白墨相间的长袍,是个剑眉星目的中年人,身材修长,眉宇之间满满都是愤怒之色。他狠狠的瞪了血夷一眼,身上威压顿时加重了,“今日本座就除了你这祸害。”

    话音一座,满天的剑雨就向着血夷落了下来,眼看着就要被戳成血刺猬,血夷一咬牙,身形一闪,退出几十米远。唤出一把武器,飞身朝着对方冲了过去。

    那人是重仙后期的修为,而血夷却只是金仙大满圆,等级压制下,他能这么快摆脱威压的控制也算是个人才了。只是重仙的修为不会这么简单,血夷根本无法逼近,就被对方的阵法给挡了下来。紧接着漫天的冰凌迎面飞来,血夷却并没有躲闪,而是挥剑直接一砍,顿时五六支人粗的冰凌就被他砍断,再侧身一拳打碎了另一块,凭着一身蛮力已经冲到了那人的面前。

    哇……(⊙o⊙)

    这么直接的进击方法到是少见,祝遥有点小吃惊。按理说由于灵气修练的原故,人修都是远程攻击的好手,单纯的血薄蓝多的职业,很少有打近战的。虽然成仙后,全民血条提升,血厚蓝更厚。但终还是改不了远程作战的习惯。

    血夷却直接就冲上去了,而且明显那拳头打得比剑更溜,也算是仙人中的异类了。

    那重仙直接化出了两条冰龙,朝着血夷攻了过来,那冰龙所到之地,顿时地上结了一层层的寒冰。血夷身形灵活,直接跳上了龙背,再次一拳挥向那龙身。没想到他非但没有击碎冰龙,反而被层层的冰覆盖到手上。而且朝着他身上蔓延。

    他脸色一变,就要缩回手,却已经来不及了,覆冰的地方早已经跟龙身连在了一起,拔不下来。而另一条冰龙也已经调转头朝着他张嘴咬过来。

    连祝遥都能感受到那龙身上刺骨的寒意,冷到她脆弱的二品剑身都有种快裂开的感觉。

    血夷没有迟疑右手剑光一闪,直接把自己的胳膊给砍了下来。瞬间退开十几米。快速封住了周围的穴位。止住手臂的血。

    (⊙o⊙)这年头,怎么谁都喜欢砍砍胳膊什么的?

    那重仙冷哼了一声,“血夷。这次你别想活着离开,受死吧!”

    他周身的气息顿时一变,一朝冰封千里就使了出来,顿时空气冷如寒冰。大片大片的雪花飘落。整个城内开始寸寸结冰,一层层的冰川覆盖住整个城。血夷转身退开。却赶不上结冰的速度,很快就已经没了立足之地,他只能御剑飞起,冲出了仙城。可那冰川仍没有停止。而且越来越快,而天上的雪花,一落地就会化出一片寒冰。

    血夷勉强支撑着防御结界。但被那雪花一落,结界之上已经生出了一层层寒冰了。这样下去。他就算不被冰封,也会被雪花拖死。

    “雪姨,把我放出来,输入仙力到剑里。”祝遥不得不开口,这样下去,不单是他,自己都快要被冻住了。

    “不行!”血夷很有原则的用力摇头,“怎么可能让雌性出手呢!放心吧,我会保护你的。”嘿嘿嘿,没准看到我英勇的身姿,她就会立马崇拜我,爱上我,对我欲罢不能。

    “……”哪里英勇,都什么时候了,你tm能不能不要再把心理话念出来了?

    血夷结界上的冰越来越厚,顿时支持不住,咚的一下从天上掉了下来。祝遥只感觉到他周身的气息,一瞬间消失了,连着身体的温度都开始消散,心跳呼吸也没有了。

    卧槽,不是吧?就这么挂了?祝遥心底一沉。

    天上的雪花这才停止了下降,而那个重仙也已经御剑飞了过来,上前了两步,看了被封在冰里的血夷一眼,重重的冷哼一声,“自不量力!”一挥衣袖刚要转身。

    刚刚已经没了生息的血夷却突然出手,一拳击穿了冰层,直接打中了重仙的胸口。顿时鲜血四溢,皮开肉绽。要不是对方退得快,估计已经被穿胸而过。

    “你……耍诈!”重仙闪身后退,快速封住自己身上的经脉,神情暴怒似是狠不得扑上来咬血夷几口。

    “只是换个作战方式而已,谁知道你那么蠢?”血夷从那冰层里飞出,笑得特别欠揍。

    “无耻小人!”对方破口大骂。

    “随便你怎么说。”他摊了摊手,“看来你今天是抓不到我了,可惜那座被你冰封的城……唉,有几个房子我还挺喜欢的呢?”

    那重仙更加的愤怒,脸都气红了,头上的青筋条条绽出,牙齿咬得咯咯直响。深吸了几口气,好似这才压住了那濒临暴发的怒气,冷笑一声道,“哼,你以为这么容易就跑得掉吗?”

    他转头看向血夷仅剩的那只手,“你刚击碎了我的冰,你以为会平安无事?”

    血夷愣了一下,转头一看,自己的右手上,还残留着几块碎冰。

    “冰封,启!”重仙再次捏了一个诀。

    顿时大量的冰块开始爬上他的手臂,并且往着他身躯蔓延,就要汇聚到他胸口的位置。血夷这回是真慌了,他不可能再弃掉自己一只手臂,而且现在也已经来不及了。

    眼看着他将要被寒冰淹没,血夷拧起了眉,一咬牙直接落地打坐,顿时地上的冰就爬到了他的腿上。

    “找死吗?”重仙冷哼了一声。

    祝遥也是这个想法,这样下去,地上的冰不是更多,蔓延得更快了。

    下一刻,血夷却放开了神识,一时间空气中的仙气,开始疯狂的向着他汇聚过来,风起云涌。

    “禁术!”那重仙一惊,猛的睁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看向他,“你想强行提升修为,冲上重仙?!”

    果然四周的仙气。像是受到了什么吸引一样,疯狂的向着血夷体内涌去。他本来就残破的身躯顿时被划出一道道的血痕,狂风大作,血上的冰层也咔咔咔的碎了一地。

    连那个重仙都连退了好几步,“疯子,你这个疯子!”修行一事讲究的是循序渐进,并不是单纯的吸收仙气而已。仙界的仙气浓郁。但引导入体归入丹田却很困难,极容易被仙气反噬,经脉碎裂。伤及元神。元神是相当于灵魂的存在,元神被伤,就算是仙也无法修复,运气好修为不得寸进。运气不好的,可能就此陨灭。而血夷居然直接用禁法。引入大量仙气强行提升修为!这跟自杀有什么区别?

    血夷却完全没有停下的意思,反而吸收得越来越快,强行把仙气纳入经脉之中。周身几米之内,仙气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阻挡住了外面的一切。天色也暗了下来,乌云滚滚,遮天蔽日的。他自己身上也已经皮开肉绽。几乎成了一个血人。

    祝遥都看得有些着急了,可又不便出声阻止。他现在是关键时间,这一打断估计就走火入魔了。

    这场仙气的暴乱,整整持续了一整天,连那些离城的人,都回来围观这场奇观。祝遥默默看着仙气外,那一片“全民围观坏蛋怎么死”的热闹场景。默默为血夷点了根烛,看看,叫你不做好人吧!一到危机关头,总有人盼着你挂。

    所有仙都以为血夷必死无疑,所有仙都认为这么大的仙气暴动没人可以压下,所有仙都觉得,坏蛋必须死!可是让大家震惊的是,血夷居然从那暴乱中完好无损的走出来了。不单断掉的手臂长出来了,连着修为也一跃成了重仙。

    他成功了!

    重仙和围观群众都惊呆了。

    血夷嘿嘿一笑,重仙的威仙释放了出去,除了那个重仙后期的仙修以外,所有的围观群众都趴下了。

    他并没有释放多久,反而拉起自己被血染红了的衣摆,扬手一甩,顿时数百道血色的风刃就朝着众人飞了过去,一时间现场一片混乱,大家撑结界的撑结界,后退的后退,躲避的躲避。

    完全就是场,秋后算账,霸气侧漏的逆袭大戏啊!

    看着现场的鸡飞狗跳,血夷笑得及为欠扁,却抓紧了祝遥,召出飞剑,大喊一声,“跑呀!”拔脚就朝着后方飞驰而去,祝遥只觉得眼前几道流光闪过,就再也看不到众仙的身影。

    “……”说好的霸气侧漏呢?

    —————————————

    血夷飞出了几千里,直到飞得自己都累了。才一屁股坐在了地上,长长的喘着粗气,“还好跑得快!”

    “……”

    他突然又想到了什么,举起祝遥盯着她银白的剑身,双眼放光的道,“剑仙妹子,你看到了刚刚的战斗吗?我突破重仙了,有没有很厉害,很霸气,很潇洒!”很值得托付终身啊?

    “……我只看到你刚逃跑的时候,很厉害,很霸气,很潇洒!还有……”托付你妹啊!“我是有伴侣的。”

    血夷脸色一红,立即开始自动屏蔽模式,“哎呀呀,你这样夸我,我会不好意思的!”

    谁夸你了喂!你分明就是刚刚升上重仙,怕打不过人家,所以才跑的吧。

    “现在像我这样毫不恋战的人,已经不多了呀!”

    “……”要点脸不?

    血夷一脸满足的站了起来,四处探查了一番,然后在一处相对隐蔽的地方,布下一个结界,把祝遥放在里面。

    “仙剑妹子,你在这里等我一下啊。”

    “你要干嘛?”祝遥问。

    血夷抬头看了看天空,皱了皱眉道,“我是强行升上重仙的,历劫必定比其它都要重一些,你现在只是二品仙剑,在我旁边受不住的,我先把你放在这里,等我渡完劫再来接你哦。”

    “哦。”

    他这才起身走开,选了一处坐下,却还不忘担心的回头交待,“你要乖乖的哦,不要乱跑哦。”

    “……”祝遥翻了一个白眼,她要能乱跑才行啊!

    咦,等等!

    历劫?劫雷?!

    抬头一看,突然已经乌云密布,雷云滚滚……

    卧槽,少年,九袋麻袋!

    轰隆一声!

    一道明晃晃的劫雷破云而出,直劈而下,然后……拐了个弯!

    你妹!老子都变成剑了,还不放过我。

    “仙剑妹子……”血夷也惊呆了,为啥雷会劈向它啊?快步的奔了过来,一脸自责的道,“抱歉抱歉,都是我的错,不该把你放在这里。我帮你换个地啊。”

    于是,他把它移到了后方十几米处。

    轰隆又一道雷……

    再次劈在了祝遥身上。

    “对不起,对不起!我再换个地。”

    第三道……

    “别急,我再换一个。”

    第四道。

    “这里有个洞,放这里肯定没问题了。”

    第五道。

    “……我再换!”

    “少年!”祝遥嘴角一抽,“不要换了,请让我一把剑,静静的挨劈好吗?”

    “……”

    祝遥曾经很认真严肃的思考过,为什么她经常会遭雷劈这个问题。可是一直都没有得到答案,不过现在她懂了,因为……劈着劈着她就习惯了。

    整整九九八十一道天雷,一道不差的全落在了她的剑身上。值得庆幸的是,血夷把她放在了地上,所以大部分雷电都传进了地下,她做了一回合格的避雷针,并没有出现剑身开裂的问题,唯一的变化就是,她剑身上的那些字母,又开始活跃的互换起来。从单排的bbbb到单排的ssss,再到混和双打的sbsb,每个英文字母都轮转组合了一遍,最后实在是换不出组合顺序了,于是……就出了乱码……

    看着剑身上那一排乱七八糟的:*—……%#¥#!.

    祝遥整把剑都不好了,她这算是被劈死机了吗?

    “仙剑妹子……”雷一劈完,血夷立马就凑了过来,一脸关心的道,“你怎么样?痛吗?要不……”他犹豫道,“多喝点水吧!”

    “……”喝你妹的水啊?喝水能治百病吗?还有,它一把剑喝个毛线的水啊!

    “你放心,我现在已经是重仙了,一定会保护你的。”他拍了拍胸口,一脸牛气的保证道,“谁敢欺负你,我就咬他!”

    你是狗吗?

    “谢谢啊……”祝遥嘴角一抽,表示一百二十分的怀疑,“带我去东边的方向,谢谢!”她只想立刻马上,回到自家师父身边,外面的世界好可怕。

    “好咧!”他点了点头,拿起它刚想御剑。

    一声愤怒的声音突然响起。

    “血夷!总算找到你了,拿命来!”

    卧了个槽,还来!(未完待续)

    ps:今天太晚才回来,加了一天班。加更只能等到明天了。

    ...  (..) ( 我家徒弟又挂了 /38/3837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必赢亚洲766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