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四八章 更年期我想静静心

文 / 尤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br>

    祝遥深深的觉得,上辈子一定是毁灭了银河系,才会遇到血夷这么个不靠谱的人。`乐`文`小说``520`自从她被他捡到的那一刻起,就是风波不断,不断有人找上门来算账。这些人有些是曾经被他抢了仙宝,有些是被他占了修练洞府,更有曾被他打成重伤的。个个都是一逼恨他入骨,想把她生吞活剥的样子。

    只要是路上遇到的修士,没有一个不认识他的。祝遥第一次见到仇恨拉得如此之广的人,几乎没隔一段距离就会有人冲出来跟他干一架,有的单枪匹马,有的三五成群。她从一开始的惊讶,到后面已经完全淡定了。

    反而时不时有人跳出来喊一声:

    “邪仙,还我的宝贝!”

    “邪仙,还我的洞府!”

    “邪仙,还我的……”

    如此之类,直到那个样貌清秀的,看起来像个柔弱书的玄仙蹦了出来,“邪仙,你还我的妻子!”

    祝遥默默的看了血夷,“哟,没想到你私心活挺丰富嘛。”

    血夷愣了一下,似是也没想到他会这么说,“胡说!谁抢了你妻子了?”慌乱的看向身前的剑,“剑仙妹子,你不要听他乱说,人家心里纯洁着呢!”

    “关我啥事?”为什么要向我解释?

    “实不相瞒,人家……”他脸色一红,含羞带怯的转开头,对了对手指道,“人家……人家……还是个雏呢!”

    “……”

    半晌。

    “哦。”关我屁事啊!掀桌!

    “你还敢狡猾!”那个玄仙立马就炸毛了,指着血夷一脸痛心的指控道,“要不是你强行闯入我妻在溢云海闭关之所,她又怎么会自爆而亡。”

    “溢云海?”血夷呆了呆。

    “没错!”男子咬牙切齿的道,“就是那处海底的修练洞府。”

    海底?那不是当初她被血夷捡到的地方吗?

    “我与妻子曾花千年时间。才在那里建了一处洞府。没想到……”男子一脸痛心的控诉,“你这个禽兽,居然趁我不在,对我妻子……害她自爆而死,今天我就取你狗命,为她报仇。”

    “胡说。”血夷用力的摇了摇头,一本正经的道。“那地方我是从一个男修手里抢的。我是有原则的仙,怎么可能对柔弱的雌性动手。你可以冤枉我,但你不可以侮辱我的品味。”

    祝遥:“……”这关品性毛线关系啊!

    男子冷哼一声。一挥衣袖在空中化出一道虚影,只见一个身材愧悟,虎背熊腰,连黑色的长衫都掩不住他壮实的肌肉。仿佛下一刻就会爆裂出来,像是健美先生一样的人影。“邪仙,你可认识此人?”

    “咦!?”血夷仔细一看,脱口而出道,“这不是海底那死都不肯搬家的人吗?”

    男子怒气更盛。一字一句的道,“这就是我妻子!”

    祝遥:“……”世上居然有这么清新脱俗的女子。

    血夷:“……”原来雌性都是长这样的,难怪他找不到伴侣。

    “想我跟夫人。情深似海,自下界起就一直相依相伴。不离不弃。”他一脸痛心的道,“如今却只留我一人,独活于这世上。”他眼眶一红,似是陷入什么回忆之中,一眼绝望与怀念,“就是因为你!自此……再也没有人会在午夜给我留灯,再也没有人与我同枕而眠,再也没有把我勒紧,再也没有人挥鞭抽在我身上,再也没有人将蜡烛……反正,我要你血债血偿!”

    两人:“……”好像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这人是个抖m吧,绝对是的吧!

    “拿命来!”男从举剑就朝血夷砍了过来。

    意外的血夷却没有像之前一样,简单粗暴的攻了上去,反而身形一闪,躲开了他的攻击。

    “你真的杀了她?”祝遥忍不住问。

    血夷脚步停了一下,半会才点头,“嗯,我需要那个处洞府。”想了想他又加道,“我真的不知道那里住的是位雌性。”

    “……”祝遥没有回话,心里说不清是什么感觉,只是隐隐觉得,关键并不是男女的问题。

    男子毕竟只是个玄仙,根本伤不到血夷分毫,他只是轻一挥袖就挡开了对方的攻击,眉头皱了皱,大声道,“喂,看在你失去伴侣的份上,我可以让你十招,十招过后,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不要狂妄!”男子气得发抖,一咬牙使出了全身的仙力,不要命的攻了过来,符宝仙器更是直接扔了过来,“以往是你改了海底的阵法,我才拿你没办法,今日你既然出来,就别想再躲起来。”

    轰隆隆的几声巨响,到处是仙符仙宝发动的声响,气势震天。

    血夷果然没有反抗,只是一味的逃避着,一边细数着对方的招式,“一,二,三,四……”

    等级的绝对优势,男子根本伤不到血夷半点,不到一会,他已经气喘吁吁,而对方却半点伤痕都没有。男子神色一凛,挥手一下划破了手臂,用鲜血凝结出一个阵法。

    “血凝阵。”血夷一惊,退开几步,直接召出了防御结界。一时间铺天盖地的血色仙剑就朝着他攻击了过来,就连着他撑起的结界,也开始出现了道道裂痕,终于应声而碎,刚刚还碰不到他半点,这边血色的仙剑却在血夷身上划出了一道道的伤痕。却有几次都险些命中的要害。可是血凝阵毕竟是消耗自身精气而发出的特殊阵法,基本伤敌一千,自损八百。

    不到一会,男子就已经支撑不下去,身体一晃,单脚就跪了下去,脸色一瞬间苍白如纸,本来就是他柔弱书生的样子。这些更似风一吹就会散架了。

    而血夷却喊出了最后一个数,“十”。

    他扬手一挥,唤出一把仙剑。一步步的朝那人走了过去,神色一冷,再不复之前逗比的样子,那双凌厉的眼里,是真的有杀气在延续。祝遥只觉得心底一抖,不自觉就喊了一声,“血夷!”

    他脚下停顿了一下。似是询问。

    明知道自己没有立场。却还是开了口,“能不能……不杀他?”

    血夷眉头皱了皱,坚定的摇头。“不能!”他一边向那边靠近,一边道,“今日我不杀他,来日许就是我的死期。我不能留下隐患。”

    “……”

    他停在留男子三步远的地方。举起了手中的剑,正要出手。突然那男子抬起头。掀起了一个笑容。血夷心下一惊,突然四周亮起了白色的光芒,他侧身一躲,只见一道白色的光冲天而起。顿时划破了天空。

    “你以为没有万全的准备,我会孤身前来吗?”男子突然哈哈大笑,“我自知不是你的对手。但你修为高又怎么样,自有可以对付你。”

    血夷看向那道光柱。突然有种不详的预感,下意识伯握紧了身上的祝遥,“你这是什么法术?”

    “你居然不认识惩戒令?!”男子冷笑了一声,眼里都是他解脱之色,长叹一声道,“也罢!邪仙,你做恶多端,如今该是偿还的时候。”

    那白光越来越亮,四周法符闪耀,中心慢慢出现了一个人影,越来越清楚,无边的威压也向着血夷压了过来,他一时支撑不住身形一晃,跪了下去张口就吐出一口血来。

    白光散去,只见阵中,慢慢的出现了一个一身红衣玉冠,剑眉剑目手里还拿着把玉骨红扇,满身风流潇洒的男子。来人先是愣了一下,一眼看到了血夷胸前的祝遥。

    祝遥一惊,忍不住失声开口,“太太……”眼见他连忙举起扇子横在嘴角,做了个嘘的动作,她到口的师祖,不得不改了口,“……口服液。”

    “什么?”血夷莫名的低下头。

    “呵呵呵……我更年期到了,想静静心。”

    “……”

    ————————————

    祝遥有些混乱了。

    楼主什么时候变成别人的召唤兽了?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呀?说好的帮师父守着她的身体呢?出现在这里真的好吗?

    玉锦心底也早已经悲伤逆流成河了,他也不想来啊,可为什么还有人会找到惩戒令啊?为什么惩戒令要与楼主仙印相连啊?他上一秒还守着小小徒孙的身体,一转眼就到了这个鬼地方。好不容易拍着胸保证,会看好小小徒孙,才逃出小言言的魔爪。这会擅离职守,会被劈死的吧?绝对会的吧!

    关键是还被小小徒孙抓个正着,好心塞,好忧伤,好想欺负人啊!

    玉锦冷眼一扫,说不出的霸气威武,以往那吊儿朗当的随意都寻不到了踪迹,“是何人发动了惩戒令?”出来让我揍一下。

    “雷神殿上仙!”玄仙男子摇摇晃晃的朝着玉锦拱手行了个礼,“此人便是为祸仙界的邪修……”于是他开始一条条说出了血夷的罪状,说到自己的妻子更是义愤填膺,最后才道,“在下不惜一切才寻得这惩戒令,求上仙为在下与仙界众人主持公道,严惩血夷!”说着他已经跪了下去。

    玉锦皱了皱眉,转头看向别一边的血夷。雷神殿虽然是主管仙界惩处的地方,但主持公道什么的,他好多年没干过了呀!业务不熟的说。再说这惩戒令,只是他几万前闲得蛋疼,做出来玩的。并放出找到惩戒令,就可以让雷神殿主持公道,惩戒不义之徒的话。

    说到底其实只是他心血来潮干的事,他当了这么多年的楼主,早就不想干了,偏偏没找到传位之人。所以才还特意将楼主仙印,与这个连起来。目的只是想暗挫挫的整下一届楼主的,结果别人没整到,整到自己了。

    总的来说:不作不会死!

    唉!这惩戒令,他明明藏得那么深,这人到底怎么找出来,还能不能愉快的做楼主了?

    他心里早已经刷了几百遍脏话了,却不得不端起高贵冷艳范,一脸严肃的问道,“他说的可属实?”自己挖的坑,含着泪也要埋完。

    “是我干的。”血夷到是承认的很干脆,“我自认不是什么好人。但是世间本就是如此,我所干过的事,我相信每一个在仙界的人,都做过。扩充地盘当然要抢,有人相争自然要斗。打不过的人,要么逃,要么死。这本来就是这世间的规则。”

    扩充地盘?相斗?祝遥愣了一下,这语气怎么这么像……

    “既然如此,今天这惩戒令,我便收下了。”玉锦一伸手,只见地上刚刚发出白光的仙印,开始慢慢上升缩小,最后消失在他的手心里。上仙的威压全开,天空顿时乌云密布,雷声阵阵。

    白光一闪,一道天雷直劈而下。

    卧槽,楼主你玩真的!

    血夷一咬牙,拼尽了全身的仙力抵挡住了上仙的威压,身形一闪离开了原地。可那雷电却哗啦一下,分出一半转向朝着血夷追了过来。他只能拿起仙剑抵挡,一把五品的仙剑,却在巨大的雷压之下,化成了飞灰。

    他只是再次拿出一把新的,边战边退。拔腿飞出了几十里,却仍逃不过那铺天盖地的雷光,好在他刚刚在那个仙城里搜瓜了不少的仙器,才顶得住这么大的消耗。可是仙器毕竟有限,他一开始还能拿出五品的,接紧着四品,最后不得不拿出了三品。五品仙器都挡不住一击,更别说是更低阶的。眼看着又一道雷劈了过来,直接毁了他手里的三品仙器,但却也只化了五分之一的雷压,眼看着雷光直击向他的胸口,却突然一拐,只重重的打在他的身上。

    血夷脸上闪过一丝疑惑,下一刻却觉得气血翻涌,全身经脉破裂,丹田似要被撕裂开来。

    “仙剑妹子……”他突然把她拿了出来。

    “怎么了?”

    “不知道为什么,我发现……那人似乎有意避开你,定是对你有所忌惮。”

    “呃……你是想用我御敌?”

    “不是!”他摇了摇头,“我想……”

    他话还没说完,玉锦身形一闪,已经出现在了前方,看向他手中的剑道,“血夷,放下你的武器给我认输。本尊可以考虑饶你一命。”(未完待续)

    ps:一点以后,再来改错别字。

    ...  (..) ( 我家徒弟又挂了 /38/3837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必赢亚洲766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