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五四章 去找虐吧少年!

文 / 尤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两人一路又回到了边界之上,那边风刃还是刮得呼啦啦的响。之前来还不觉得这风有什么特别,这回她下意识的放开了神识,却发现只要神识一接触到那风刃,居然自动就散了。不愧是万能del清除键啊。

    “走吧。”祝遥朝着芝麻走近一步,示意他打开手里那个奇奇怪怪的机关器。

    等了一会却发现没有反应,祝遥回头一看,他居然在发呆,这个闲不住的逗比居然也会发呆!

    她忍不住扬手往它脑袋上一敲,“干嘛呢?打开呀!”她可是记得这附近有一红一黄两个守卫的,再拖下去被发现了怎么办?

    芝麻被她拍得一个啷呛,好似这才回过神来,“啊!?哦!”它应了一声,抓着手里的黑色圆柱一转,唰啦啦几声,两人周身顿时出现了一个黑色金属状的圆球,把两人笼罩了起来。

    祝遥以为里面会很黑,意外的是,从里面看居然是透明的,四周一切清晰可见。她忍不住戳了戳,一片片如同鳞片一样,还挺坚硬的。而芝麻手里只剩小小一节积木一样的黑色方块。

    “这个是阵眼,按一下就还原了。”芝麻解释道。

    “哦。”祝遥点了点头,没说什么,直接往前走去。芝麻立马跟上,随着他一移动,整个防护罩,也跟着往前移动,还挺智能的。祝遥有点激动,这可是高科技啊,有点类似于现代的技术了。原来上古机关术,不止九宫格五字棋啊!

    他们直接走进那界潮之中,才发现,这个防护罩还是很实用的。风刃打上面立马就散了,连回声都没有一个。只是偶尔遇到疾风的时候,会发出很小的闷响。

    祝遥原本提起的心,立马就放下了,这界潮也不知道有多远,原本想尽快回去,却发现旁边拿着开关的某兽越走越慢。越走越缓。时不时还侧侧头。却又立马回过来,想看又不想看的样子。好好一段赶路,变成散步。最后简直就是龟爬了。

    祝遥干脆停了下来,深深的叹了口气,“芝麻!”

    “啊?”

    “你给我过来。”祝遥拎起旁边的人,转身朝回走去。直到走出了界潮,回到出发点。一把夺过他手里的开关还原成圆柱体状。指了指妖仙宫的方向道,“你回去吧,我自个回雷神殿。”

    “主人……”芝麻愣了一下,立马一脸委屈状。“你又要抛弃兽兽了吗?”

    “滚!”祝遥白了它一眼,“不舍得就自己回去找她,磕头认错也好。死皮赖脸也好,反正这些你都擅长。喜欢就tm追回来。在这拖拖妈妈,犹犹豫豫的,你还是不是个男人。”

    “不是啊!”芝麻一脸认真的道,“我只是只雄兽兽而已。”

    “……”我擦!“现在是在意这些细节的时候吗?老子是让你下决定,别在这叽叽歪歪的,看得我脑仁疼。就说你到底喜不喜欢宫兰吧。”

    芝麻整张脸顿时垮了下来,一脸委屈纠结的道,“我……我也不知道。我……很讨厌她。”

    “就因为她比你强,小时候欺负过你?”祝遥白了他一眼。

    “嗯。”芝麻脑袋越埋越低,半会才沉沉的回了一句,“长大也没少欺负……”

    祝遥长长的叹了口声,这个情商下线的傻冒,“芝麻,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这么介意她揍你的事?”

    他愣了一下,抬起了头。

    祝遥沉声道,“你是只妖兽,修行成仙,必定经历了很多厮杀。揍你的人,难道只有她一个吗?你为什么单单讨厌她。”

    “那不一样。”芝麻争辩。

    “哪里不一样?”

    “其它的兽兽我又不熟,才没心情讨厌它们呢。再说最后我也揍回来了。”

    “那我呢?”祝遥看向它,“我也比你强,也经常揍你,你讨厌我吗?”

    “你不算,你是主人啊!我们有契约的。”

    “行!”祝遥点了点头,“那我换一个,我师父呢?他可是一见面就把你虐得不要不要的,你讨厌他吗?”

    “讨厌啊!”

    祝遥扬手一个锅贴盖了过去,“老子跟你说正经的。”

    芝麻委屈的摸了摸头,它也没不正经啊?

    “那我换一个说法。”祝遥沉声道,“人家宫兰妹子是比你强,但你又不是赶不上她的修为,如果有一天,你修为超过她了,你想怎么做?”

    “当然是打败她。”芝麻眼里一亮。

    “然后呢?”

    “然后……”芝麻皱了皱眉,想了半会才道,“然后……然后把她曾经对我做的事,都做一遍。”

    “例如?”

    “例如抢走她的敌人,把她所有的对手都打跑之类的,让她永远都没有出手的机会。再把所有靠近她的雄兽兽都打跑,谁叫他们经常在我面前耀武扬威。每天都盯着她,等她一有麻烦,立马冲出来,不给她出风头的机会。然后把她……”他话到一半又停住,似是也感觉到了话里的不对,一脸的木然。

    祝遥笑了笑,直接点破它的心思,“你想保护她。”

    “……”他眼睛猛的睁大,一脸不可置信,怎么可能,他并没有……

    “你到底为什么单单对宫兰特殊,你有没有认真想过?”祝遥继续道,“你说讨厌她凡事冲在你前面,讨厌她抢你的风头,讨厌她修为比你高。而这些,都是建立在你修为比她低的基础上。若是你修为高了,你也会为她做同样的。你只是不满,那个冲在前面的人不是你。你反感的不是她,是只能躲在她身后的这种感觉。芝麻,你其实讨厌的不是她,而是无能为力的自己吧。”

    “……”他沉默了,一脸的晃忽。似是陷入了某种迷茫之中。

    对于这种不开窍的人,祝遥不得不再加一把火,“不过你现在不用担心了。她已经决定跟你划清界限了。以后再没人冲在你前面,再没人抢你风头,再没人揍你……哦,当然。”她笑了笑,继续道。“她以后可能也会这么做。只是……她身后的那只兽,不再是你了。”

    “不行!”芝麻一脸的慌乱。

    “为什么不行?妖仙中的雌兽可不多,少了你。她有更多的选择。兴许她能找个比自己更强的,以后自有别人护着她。”

    “我也可以!”芝麻一脸着急的争辩道,“我的修为早已经跟她差不多了,只是因为下界。等我恢复……”

    “恢复又怎么样?她已经不稀罕了。”

    “……”他脸色瞬间惨白。

    “芝麻……”祝遥拍了拍它的肩,到底是自家兽兽。还是不忍心它注孤身的,“承认吧!你讨厌的不是她,而是你们之间的差距,你怕她离你太远了。你会追不上。你厌恶的是只能躲在背后的自己,你怕配上不她。可是你有没有想过,她或许一直都在路上等着你。你一回头就能看到的距离。别让自卑变成你伤害彼此的利器。被割得深了,她也是会痛的。”

    “主人……”芝麻越加茫然的抬起头。泪眼汪汪的看向她,“你说的……我一句都没听懂!”

    “我擦!”祝遥想捏死他,敢情她煲了这么久的鸡烫,全倒沟里了。

    “主人,怎么办?”芝麻一副快哭出来的样子,“要是她真的去欺负别人怎么办?一想到……我心理就怪怪的……她那么暴力,别的兽会受不了她的。只有我可以……我不想她去欺负别的兽。”

    还好,还有得救!

    “那就去抢回来。”祝遥道,“回去抱着她的大腿,把你当初掉节操做的事,通通对宫兰再做一遍就行了。”

    “这样她就不欺负别的兽吗?”

    祝遥点头,想了想又摇了摇头,这个不会拐弯的蠢兽,还得推一把,“这样还不够,你得有个光明正大的身份,才能永除后患。”

    “什么身份?”

    “娶了她!”

    “……”

    芝麻沉默了半晌,眼神却越来越清明,突然像是明白了什么,直接就化回了原形,“主人,我不能陪你回雷神殿了。”

    “嗯。”祝遥点头,挥了挥手,求虐去吧,少年!

    芝麻在空中飞了一圈,突然想到了什么,又拐了回来,一颗巨大的蛋就出现在了她的面前,“主人这个蛋送给你了。”

    说完翅膀一挥,急匆匆的就赶回去了,不一会就没影了。

    祝遥:“……”她长得像仓库吗?

    ——————————————————

    祝遥转头看了看旁边那颗蛋,突然想通了什么,眼神唰的一下沉了下来,眉头深深皱起。低头看了看手中的机关器,直接拧了一下打开,也没看后面的蛋,直接就走进了界潮之中。

    直到祝遥的身影已经快消失在风刃之中,白色的蛋突然动了动,咕噜一下直接追了过去,在离她三四步远的地方,亦步亦趋的跟在了后面。

    祝遥自然听到了后面的声音,却没有管,连回头都没有,加快脚步走出界潮,只是眉头却皱得更加深了。

    果然是……

    这界潮很宽,加上不能施术,不能御剑,祝遥足足走了三个时辰,才隐隐看到了前面出现了片片绿意。总算走到头了,她松了口气。加快了脚步走了出去。前面是一片熟悉又陌生的森林。

    她前行了一段距离,离那界潮远了点,才解除了身上的防护罩,还原成一个圆柱体。而那只白色的蛋也一路滚出了界潮,仍是停在离她三四步远的地方。

    祝遥只觉得心底一阵烦躁,不能御剑只能捏了个诀,缩地成寸往林中而去。可是无论她走得快还是慢,后面那只蛋仍是不远不近的跟着她,半步都没有落下。

    终于,祝遥忍不下去了,停在了森林的出口处,长叹了一声,“你到底要跟我到什么时候……”她转过身,看向那颗蛋,“月影。”

    那颗蛋僵了一下,停在了原地。

    半会,祝遥手里黑光一闪,那个圆柱形的机关器化成一道光没入蛋里,只见原本白色的蛋,慢慢化成了黑色,刚刚只有气息的蛋,突然开始有了生机。而且咔嚓咔嚓几声寸寸裂开,里面出现了一只通体漆黑的凤凰。

    下一刻,那只黑色的凤凰又化成了一个熟悉的半大小孩,一身黑衣,极瘦,像是第一次从冰里出来的月影,又像那漫天魔气中走来的韶白。他张了张口,似是想说什么。

    祝遥却不想听,懒得管他,转身继续赶自己的路。

    月影有些失望的敛下眼,一声不吭,却一步都不敢落,远远跟着。她快他就快,她慢他就慢,像是不存在一样。

    祝遥有意挑些难走的路,翻过这块巨石,踏过那片沼泽之类的。结果自己累个半死,某人还是亦步亦趋的跟着。她心里憋着火,偏偏发泄不出来,只能选择无视。

    她走了一天一夜,才隐隐看到前面有了个小市集,顿时松了口气,决定找个交通工具,不能自己飞回去,好歹打个电话……啊呸,找个传音符通知师父来接。

    市集小得可怜,就三四个地摊。卖传音符的没有,卖仙器的到是有一个,她选了把最低阶的一品仙剑,一摸口袋才发现,自己是个穷鬼。

    “这位前辈。”摊主是个地仙,到是挺客气的,“没有仙石没关系,有同等价值的东西交换,也是可以的。”

    “交换?”还能以物易物。

    “嘿嘿,小本生意嘛。”摊主想得挺美妙的,毕竟对方是个玄仙,比自己高一阶,肯定有不少好东西,没准他还能赚一笔,“今儿个刚开张,只要前辈拿出来,什么都可以换的。”

    真.穷鬼——祝遥!摸了摸周身,毛都拿不出一根来。难道真的要走回雷神殿?会断腿的吧?回头瞅了瞅身后的“尾巴”,皱了皱眉再次确认道,“真的什么都可以换?”

    “当然!”摊主拍胸保证。

    “那好吧!”祝遥转身走向后面的尾巴,在对方惊喜的眼光中,一把抱了起来,放在了地摊上,“我把孩子换给你吧,反正不是亲生的。”(未完待续)(我家徒弟又挂了../21/21166/)-- ( 我家徒弟又挂了 /38/3837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必赢亚洲766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