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八八章 一定没那么简单

文 / 尤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玉……遥。”玉言扫开一片的魔兽,直接飞了下来。看了一眼已经没有大碍的黄队长,“出去。”

    祝遥点了点头,一把拎起地上的南宫黄,“走!”

    “等等!”南宫澄伸手从地上抓起了一个什么,这才被祝遥拎着,跟玉言一道往那已经被雷劈出一道口子的地方飞去。

    飞上来后才知道四周的魔兽有多少,黑压压的连成一片,起码有上千只。难怪她们在林里转了半天没看到一只魔兽,敢情都跑到这里来了。

    玉言唤出了一条雷龙,祝遥也没有闲着,直接召出自己的本命“补丁”剑,轻一挥,直接就放出了剑意,一只红色雷电组成的凤凰与师父的雷龙一块,瞬间在面前扫出了一条小路。

    眼看着四周已经被打散的魔兽,又开始聚合成形。

    “冲出去!”玉言一把拎过徒弟手里的人,朝着扫开的路上飞去,顺便扫开残留的魔兽。祝遥正欲跟上,突然又停下了一下,低头看向下方,站立在阵法中心的那个身影,忍不住顺口叫了一声,“赶紧。”

    下方的身影一愣,瞬间拉开嘴角,露出一个如春风拂面,破冰重生般的笑容,仿佛一瞬间找到生的希望一般。

    祝遥心底沉了沉,没由来的有些烦闷,直接跟了上去。地上的身影这才一闪,跟在了她的身后。仍是不近不远的距离,但是比起之前毫无存在感,一片死气而言,此时似乎多了一丝的生气。

    他们一路飞回了之前迷路的那片森林,直到再听不到任何魔兽的声息这才停了下来。

    玉言寻了一处隐蔽的山谷。供南宫澄休养。他的伤虽然很重,但由于祝遥及时帮他封住了经脉,护住了丹田,到底没有伤到根本。再加上他本来就是妖仙,体格强壮,恢复能力比仙修要快很多。调息了几个时辰,身上的伤口已经开始愈合了。只是断臂需要再花些时间再生。

    他头顶的等级也掉了一级。原本是3级。现在成2级了,跟他的好基友中古绿一样。

    “东方妹子,真是太感谢你了。我……我……”

    “不用谢。叫我雷锋!对了,小青呢?”祝遥这才想起来,“你们分开了吗?怎么只见你一个人。”

    “没有,在这呢!”南宫澄伸手把一直放在旁边血淋淋的一根东西拿了起来。

    祝遥认真看了看他手里。那沾满了血泛着枯黄,一缕缕如草根一样的东西。“这个是……稻草吗?”还是收割过的。

    “老子是花仙啦!”他手里的那根枯草突然跳了起来,四根枯枝左右摇摆,“居然把我跟那些丑暴了的稻草混一谈,它们哪有我的风华绝代。潇洒倜傥。”

    这个声音是……

    “小青!?”祝遥吓了一跳,顺手给它施个去尘诀,这才露出一株焉焉的。似是几百年没浇过水的黄枝来。中间果然顶着一朵花,只是四片花瓣都扭在一块。似是下一刻就要枯掉的样子,“你居然是花仙?精怪修成上仙的可不多。你挺厉害的嘛。”精怪修为一向都不高,能修到上仙进雷神塔的,她还是第一次见。

    “算……算你还有点……眼光。”它挥了挥梅菜干一样的叶子,顺势扭了扭,“不过就算你这么夸我,人家……人家也不是很开心的啦。”

    (¬_¬)

    明明就很开心!

    “你怎么变回原形了?”祝遥来回看了看两人,“你们不是跟着梅雪一起组队吗?怎么就剩你们两个?她们呢?”

    中古绿刚刚挥起的叶子,叭叽一下又焉了下去,南宫澄也是一脸的气愤,咬得牙齿咯吱咯吱的响。

    “别提了,也是我眼瞎,错信了那几个无耻小人。”南宫澄气呼呼的把与她们分开的事都说了一遍,“原本我们说好,一起来北部这边寻找有元解珠的魔兽。但那个什么梅雪,偏偏要来这密林深处,说是新得了一个上古密阵。只需把魔兽全引入阵内,根本不用动手,就可以得到元解珠。可谁知道,她所说的阵法,居然是灭绝阵法。”

    “老子长这么大,从来没见过这么蠢的人。”中古绿插嘴道,“那灭绝阵法,灭绝一切生灵。但魔兽这东西本就算不得生灵,不死不灭应运而生,没有灵魂之物。她灭绝阵一发,别的生灵全死了,就只剩魔兽了。这哪是找元解珠,分明就是找虐嘛!”

    呃……她还真不知道玛丽苏的脑回路如此清奇。

    “唉……本来我们有机会逃出来的。”南宫澄接口道,“当时灭绝阵一发动,我就察觉到不对劲。让大家赶紧撤退。可那叫梅雪的妹子,非说这个阵有效,死活不肯走。而她那些队员们,也个个都是瞎的。她这么一说,他们居然还真就信了。非拖到魔兽们追过来,才肯相信那个是灭绝阵。”

    “那你们怎么会在那里?”她刚刚发现他们的时候,四周并没有其它阵法的气息,而且四周也不像是发动过灭绝生灵的阵法的样子,证明他们已经逃出来了才是。

    “唉……”南宫澄的脸色越加的难看,“我们拼死打算杀出一条血路出来,本来集我们八人之力,也不是不可能。谁知道那梅女仙是个中看不中用的。全程哭哭啼啼就算了,其它人还得分神去保佑她。几次差点被魔兽吞了,偏那五个人也跟吃错药了似的,全护她一个人去了,结果只剩我和中古兄在那里杀敌。”他越说就越气愤,隐隐还有些咬牙切齿的趋势,“我就随口说了她一句,结果她还喘上了。非闹着要自杀,说不要连累我们。他大爷的,那都是什么情况了。她居然还在闹自杀,闹就闹呗,自个冲兽口一钻不就行了,还发疯一样非得抢我的武器自杀。”

    “呃……”这是奥斯卡啊少年,“后来呢?”

    “后来……”他脸色一黑,牙齿咬得咯吱响,“后来其它五个仙友也发疯了,居然为了她要找我拼命,说什么决斗!我擦,都什么时候,他们居然找我决斗!要不是看在她是一只雌的,我真想咬死她。”

    看来内部矛盾很深啊,“那……你们怎么出来的?”

    南宫澄深呼吸了好几次,这才缓声道,“是中古兄他用尽了全身的仙气,使用碎裂之术引爆,好不容易炸出了一个缺口,我们才出了那灭绝阵,到了那处密林,我的手也是这么断的。出来我们就散伙了,后来我伤势太重,不能再御风飞行,才掉在那片密林中,被魔兽追上的。”

    难怪小青会变回原型。

    “要不是东方妹子你及时出现,我就算不被那些魔兽吃掉,估计也会丹田碎裂,修为尽毁了。”他一脸感激的道,“多谢了,东方妹子。”

    “顺路而已。”祝遥一把拍上他的肩,一脸豪气的道,“你就不要跟我客气了,南宫黄队长。”

    “……”他叫南宫澄!

    “你的丹田已经没事了,但是经脉还是得慢慢来。到是小青……”她低头看向旁边的枯草,用神识一探,发现他体内真的完全没有半丝的仙气。植物的伤要怎么治?难道……

    “喂,你那一脸想给我施肥的表情是怎么回事?”中古绿噌的一下立了起来,两根叶子往前一斜,摆了一个大大的叉。

    “小青,别这么敏感嘛!我没想给施肥啊。”

    “那还差不……”

    “我只想给你浇水而已。”

    “……”

    ——————————————

    中古绿同学坚决抵制所有不合理的养殖行为,言词坚定的拒绝了祝遥善意的浇水施肥行为,祝遥表示很伤心。养花什么的,她最擅长了,在现代养的那些花草可是一株赛一株的美呆,技术绝对是专业六级的,没想到虽然被嫌弃了。

    没办法只好给它刨个坑种了。而且为了方便行动,她还特别用土系术法,给她做了个花盆,方便随时拎走。嗯,有点期待小青到底是株什么品种了呢!

    小青同学一入花盆就陷入了沉睡,南宫队长的伤也还需要调息。祝遥的升层计划只好暂缓,在这谷里过一夜,等明天再去仙城之中升级。

    回头瞅了瞅一入定一昏睡的两只,祝遥忍不住叹了一声,“也算是倒霉了。”玛丽苏还真可怕,啥都没做,就把别人整成这样了。一把拉过旁边的师父,再次提醒道,“珍爱生命,远离玛丽苏。”

    “玉……遥。”玉言看了两人一眼,皱了皱眉,“此事怕是没这么简单。”

    “啊?”祝遥愣了一下。

    “据我所知,绝灭之阵虽然厉害,却没有吸引魔兽之能。”

    “啥意思?”

    “你可曾想过,他们已经出阵,为何那些魔兽还对二人穷追不舍?”他一脸平静的道,“或是说,单对他们?”

    “……”祝遥心底一沉,猛的睁大了眼睛,“师父你是说……”

    他点了点头,“想必此时的灭绝阵内,元解珠会捡拾得很干净。”

    “……”(未完待续)(我家徒弟又挂了../21/21166/)-- ( 我家徒弟又挂了 /38/3837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必赢亚洲766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