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九三章 真是缘份啊

文 / 尤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月影心结解开的原因,最近南宫黄同学,特别喜欢粘着月影,虽然每次都会被他在语言上完虐,在行动上羞辱,甚至还会在她看不到的时候,默默的被揍。

    南宫黄却还是一无反顾的凑上前去找虐,要不是知道神族血脉压制有多变态,祝遥快要以为他要拐月影搅基了。月影虽然看起来越来越暴躁,但表情反而越来越生动,多了些人气。看两人顶多也只是口头上撕撕逼,祝遥也不好管,因为每次她插嘴,南宫黄反而会被修理得更严重的样子。久而久之就懒得管了,反而是南宫同学的正宫好基友不满了,时不时向她投来怨念加控诉的眼神。

    呃……小青同学你看我干嘛?关她什么事啊,掀桌!别说插足的是月影,就算没有他,你们一只花妖一只妖兽,种族不同也是没有前途的好吗?

    咦,哪里怪怪的?

    “你当真决定原谅他了?”手上一暖,一只修长的手慢慢与她十指相扣。

    祝遥转头看向旁边的师父,点了点头,“嗯,其实细细想来,月影变成这样,我也有责任。当初我将他捡回来,并不知道他就是韶白,他又是那样一个身份,难免不会被梧仙派找麻烦。我以为将他留在丘古派,给他一个家。并且有小萝卜真心照顾,便是对他最好的安排,没想到反而令他成魔。”

    “世事难料。”玉言沉声道,“你身上迷团太多,所行之事又极度危险,当初若执意将他带在身边,或许他早已经死了。又岂有成魔的机会。”

    “可……”

    “玉遥。”他伸手揽过她的身子。摸了摸她的头,长叹了一声道,“你不可能事事都做得完美,关于你做的那些事,想必纵使为师……你也是不愿意我跟着的吧?”

    祝遥僵了一下。

    “你害怕是吗?”玉言继续道,“你不怕一次次死亡,一次次重生。却怕我们有任何损伤?你担心如果我们万一……遭遇不测。却不能如你一样重生是吗?”

    “师父……”

    “为师不是怪你。”玉言叹了口气。将她抱得紧了些,“你已经做得很好了,拯救苍生这样的担子压在头上。谁又能有自信做得更好呢?所以虽然我总是恼你自作主张,但……却也从未怪过你。”

    祝遥默了默,紧了紧手臂死死的抱住了身前的人,呼吸着他身上带着微凉的气息。半会才抬起头,带着些颤音的道。“所以师父,你绝对不能有事,一丁点都不能有,不然……我自己都不知道我会做出什么?”

    玉言低下头。抵上她的额头轻声道,“嗯,为师会永远陪着你。”

    “喂!你们够了。”中古绿万分鄙视的白了一眼。两个走着走着突然抱起了的人。这里还有围观汪好不好?

    “他们俩又要打起来了,你确定不管管?”他指了指前面的两人。

    祝遥转头一看。只见月影一张脸已经黑成了锅底,正一脸怒气的往前迈步。而南宫同学正死死的抱在他的腿上,一边在地上拖行,一边哀嚎着,“不要啊!月仙友,你为何这么暴躁,要对我温柔一点嘛,啊……疼!”

    众人:“……”

    丫的这么黄/暴的台词,到底怎么说出来的?不要以为你叫南宫黄,就整荤/段/子啊喂!人家月影还是个孩子!

    “月影,回来。”祝遥赶紧朝他招了招手,以免带坏了。

    月影身上的暴戾之气顿时消散了不少,听话的往回走,临了还不忘踹了地上的南宫黄一脚,外加一记寒冰似的瞪眼。

    南宫澄不痛不痒,显然已经习惯了,拍了拍身上的泥土,开始捡起满地的节操。

    “你们又怎么了?”祝遥把月影拉到身后,认真的问。

    月影脸色仍是黑的,拼命瞪着那边的南宫澄,一脸都是:杀死你,杀死你,杀死你的目光。

    “东方妹子,这回可不关我的事。”南宫澄一脸的苦爪相,“是月仙友非要拿着元解珠,一个人出去探路。这里太危险了,所以我才拦着他的。”

    “什么!”中古绿一听顿时也急了,一脸气愤的道,“简直太荒唐了,本来元解珠就不够,这才走了两天,哪有多余的用来浪费,不行!”

    玉言也微微皱起了眉头,的确!他们现在又没有迷失方向,没有必要浪费元解珠出去探查。就算月影烦了南宫澄的纠缠,提出这种要求来是有些过了。

    一时间大家的眼神隐隐都带着指责之意。

    月影没有反驳,低下头,神色不明,只是身侧的手一下握紧了,这几天来开始有了些波动的气息,又有开始恢复死静的趋势。

    祝遥心底沉了沉,直接拉起月影的手,“月影,你说说,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他还未回话,中古绿气愤的道,“刚南宫不是说了吗?他想抢……”

    “闭嘴!”祝遥瞪了他一眼,“我问月影又不是问你,单身狗插什么嘴?”

    “呃……”怎么感觉膝盖中了一箭。

    “月影,告诉我,刚刚怎么回事?你怎么想的?”祝遥继续问道。

    月影僵了一下,抓在她手里的手,微微的颤了一颤,半会才慢慢的抬起了头。却不是刚刚还带着愤怒表情,反而眼神轻敛,嘴角下搭,连着语调都变了,“姐……”

    轻轻一声,仿佛受了天大的委屈,从来没见过他这样,没由来的心叭叽一下软了一地。

    “慢慢说。”

    他这个表情只维持了一秒,立马又回复成了以前那木木的样子,连音调都恢复到了那没有起伏的声音,“我发现我可以感觉到周围这些黑影,对我也没有什么影响。而且这一路行来。其实这些黑影一直在减少。我觉得最多两日,就会完全消失。我想求证到底前面还有多远才能摆脱这些黑影,才想先出去探查的。”

    “你是说这些恐怖的黑影并不是哪里都有的?”中古绿一惊,“太好了!这样的话,我们就可以在元解珠耗完之前,到达安全的地方。”

    “月仙友,你怎么不早说啊!”南宫澄屁颠屁颠的就挤了过来。“你居然可以感应到这些黑影。这下我们有希望了。”

    祝遥把月影把身后一拉,开始秋后算账模式,“刚刚是谁说他胡闹。荒唐来着?”

    黄绿两人组一僵,顿时一脸的尬尴,“唉,是我的错。对不住了月仙友。”南宫澄到也坦荡,抓了抓头一脸的歉意。

    “对不起。”中古绿也紧跟着道。“刚是我太急了,以为……唉,都是小黄的错!胡乱说话。”

    “啊咧?”南宫澄连中两枪,怎么全变他的责任了?好基友也不能这么开枪啊!还有。谁是小黄来着?

    祝遥回头看了月影一眼,见他神色如常,又恢复到了之前那冷冷的神情。一脸不屑与逗比说话的表情。祝遥松了口气,现在的月影就像是个小孩。太过敏感。她还真怕因为这件事,让他失去与其它人交流的勇气。

    不过这恐怖黑影行动范围有限的事,到是让团队燃起了信心,南宫澄正打算再重新讨论一下接下来的行动,却突然被一声尖锐的惨叫声打断。

    那声音就在前方不远处,而且还是个女声,在这寂静昏暗的空间显得特别的渗人。祝遥隐隐升起一种不好的预感,这声音叫得这么突然,肯定不是什么好事,正打算绕行。

    前面却传来一连串急促的奔跑声,下一刻几个狼狈的身影就从前方跑了过来,一共四人,个个步伐凌乱,连滚带爬的。看身形似乎是三男一女。

    原本几人还是一副慌乱疲惫的模样,看到她们,一瞬间打了兴奋剂一样的冲了过来,停在了他们的结界之外,拼命的敲打着结界,“救命救命!求求你们,救救我!”

    祝遥这才看清几人的样子,这一看还真是巧了,居然就是在二层坑了南宫澄他们的玛丽苏梅雪,真是缘份啊!

    “是你!”南宫澄自然也认出她了,气乎乎的冲了上去。

    “你……”梅雪呆了一下,这才认出了南宫澄,顿时一脸的惊喜,“南宫仙友,是你!太好了,那些黑影追过来了,还请南宫仙友打开结界,救救我们。”

    南宫澄冷笑一声,“之前你算计我们的事还没跟你算,你居然还敢找上门来!”

    梅雪一愣,眼里闪过一丝什么,立马又恢复过来,眼泪哗啦一下就流了出来,这技术都不带缓冲的,“南宫仙友,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误会。我可以解释的!是当初我们分开后,发生了什么事吗?当初和你们分开后,我们也很担心你们,还回去找过你们,只不过……只不过没有发现你们而已。梅雪自知有愧于你们,这些日子以来,也是寝食难安的。现在我们落难,您若是不放我们进去,我们马上会死在这里的。”

    这瞎话说的,估计她还不知道他们已经知道了灭绝阵的秘密吧,南宫澄气得脸都绿了,回头看了其余人一眼。

    祝遥摊了摊手,“与我无关,你的事,自己决定。”

    说着,拉着自家师父和月影,都退了几步,转过身去。

    一副完全不想插手的样,却忍不住压低声音道,“月影,有个问题我想问你。”(未完待续)

    ps:新建了一个v群,大家粉丝值到3000的欢迎进来玩。以后会不定时在群里更些免费番外之类的。

    群号:143723946

    入群后截图验证哦。(我家徒弟又挂了../21/21166/)-- ( 我家徒弟又挂了 /38/3837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必赢亚洲766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