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九五章 最后一层的真相

文 / 尤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祝遥感觉大波冷嗖嗖的寒风朝她冲过来,又快又急。她连忙挥剑抵挡,斩开那些密集的黑影,但也不能全部闪避,挥开了前面,后面又冲了上来,一开始几招还好,慢慢的她就力不从心了。刚打散几个黑影,一阵阴风直向着她后背而来,她条件反射的一侧身,却还是晚了一步。手臂顿时一痛,有什么刺了进去,似是要生生从上面撕下一块肉来。

    她转头看去,却见一个黑影正死死的咬在她的手臂上,手上已经鲜血淋淋,那影子只露出了半张脸,但依稀可以看到原有的容貌,祝遥愣住。

    “姐!”月影一惊,快步走了过来。

    祝遥一咬牙,直接换手一剑打散了那个黑影,但手上已经被咬得深可见骨。这一口可不比任何一次,以往就算是受再严重的伤,她好歹有着修为,咬牙还是可以撑下去。现在她仙气被压制,这痛就显得更痛了。她都有些感觉不到自己的手了。

    “姐!”月影有些慌了,快速的帮她止了血,眼里隐隐有什么在燃烧。

    “玉遥。”玉言脸上也有些着急之色,却被围在重重黑影中过不来。

    “没事。”祝遥沉声道,“不要分心。”现在哪是担心这个的时候。

    祝遥伤的是右手,这时连剑都有些握不住了,却还是不得不再次站了起来,k,欺负她不是左撇子是吧?

    但真的好痛!她这完全是用血肉之躯在挡着呀。

    似是因为有了血的刺激,那些黑影越加的疯狂了,那恐怖的声音更加尖锐,一声声叫得人头皮发麻。也不知道是在观望什么,在她们周围转了两圈。再次朝着她身后的方向攻击了过来。

    祝遥只能侧身再次握起剑,这一动手上的血流得更加汹涌了。眼看着铺天盖地的黑影就要将她淹没,旁边的月影却突然抓住了她的手,眼里顿时一片赤红。

    “滚开!”

    一瞬间比那黑影更加浓厚的黑气从他身上迸发出来,直接把那些黑影给吞了进去。那些黑影顿时呈现出惊慌之色,情势瞬间反转,刚刚还急迫盯人的黑影开始尖叫着朝着四面八方逃窜而去。

    只是几息之间。现场却突然安静了下来。

    空气中没了黑影。却多了一片比黑影更加阴冷可怕的魔气,月影整个人都笼罩在了魔气之中,只余一双盛满怒气的血色赤瞳。眼光让人不寒而粟。

    祝遥顿时心沉了一下,另一只手也抓了过去,尽量忽略那些让她忍不住颤抖的魔气,沉声道。“月影,没事了!大家都没事了。”

    他眼里的愤怒这才一点点的熄了下去。慢慢回复到了之前的清明。而四周的魔气也一点点的回到了他的身体里,直到全部消失。他低下头又看向她流血的手,“姐……”

    “我没事。”祝遥朝他笑了笑,“谢谢。”没想到这些黑影虽然凶猛却还是拼不过魔气。难怪刚刚月影站着没动,看来并不是他在发呆,而是那些黑影察觉到他身上的气息。不敢靠近他吧。

    “魔气!”中古绿一脸惊讶的看了过来,“难道……难道你是……”

    就连南宫澄也是脸色一变。

    祝遥叹了一口气。看来是瞒不下去了,“没错,月影是魔族,刚的黑影也是他驱走的。你们打算如何?”

    中古绿和南宫澄愣了一下。

    “难怪……难怪只有他可以使用术法。”中古绿喃喃道,这里不能使用仙气,但魔气却没有限制。

    南宫澄看了看祝遥,终还是叹一声道,“原来如此,月仙……道友,多谢了,那么多黑影还以为死定了呢!”

    “还不是因为你蠢,不然哪来这么多的事?”中古绿吐槽。

    “卧槽,这能怪我吗?都是那个梅雪太阴险好不好?”

    中古绿直接白了他一眼。

    看他们的样子,是故意忽略月影魔族的事,毕竟大家一路也走了这么远,能不起冲突更好。

    祝遥松了口气,右手一凉被人托住,她不禁吸了口凉气,“咝……”

    “别动。”某师父不满的瞪了她一眼,开始一圈圈把白布绕上她受伤的手臂。

    “没事的师父,血已经止住了,不用半个时辰就好了。”好歹是仙体,这种伤好得快。

    他眼神一横,“嗯?”

    “呃……您包,您包!”嘤嘤嘤,师父又凶我。

    ————————————————

    她们没有在原地停留,趁着黑影走了,大家赶紧朝着目的地前进。本来还以为至少还会遇到个两三波,但是很奇怪她们一连赶了两天的路,再没看到半个黑影攻向他们。

    就算是偶尔有雾散的黑影飘过,也是直接无视了他们,晃晃悠悠就飘开了。祝遥以为是月影魔气的威慑,或是那四周的黑影太少。可明明月影的魔气已经收起了,根本没露丝毫,而四周空气之中那一声声尖锐恐怖的声音,也并没有少多少。

    祝遥心越来越沉,一直的猜测也越来越明朗。直到第三天他们总算走出了那一片阴森恐怖的地界,眼前顿时豁然开朗,像是突然从黑暗走到光明一样,那阴霾之气一扫而空,大片大片绿色植被出现在了眼前。

    “太好了,总算走出来了。”南宫澄一脸惊喜的道,“再也不用被那些黑暗纠缠了,我们安全了。”

    “未必!”祝遥紧了紧身侧的手,担心却更重了。

    南宫澄一愣,回头看了她一眼,“东方妹子,你就放心吧,你看这里一片清明的,那些黑影定是过不来的。只要穿过这片森林,我们就可以达到升神的接引之光那里,不会再有什么危险了。”

    祝遥回头看了看后面的一片昏暗,再看向眼前的一片绿色,皱了皱眉。“你们知道……那些黑影是什么吗?”

    南宫澄一愣,“那些能是什么?”

    “阴冷煞气,聚而不散,无限重生,而且还带着那么大恶意的黑影,我只想到了一种东西。”

    玉言皱了皱眉,冷声道。“怨气!”

    众人一惊。中古绿上前一步,“这怎么可能?怨气不是只存在于冥界地府,为什么会出现在雷神塔内?而且还是在升神的最后一层!”

    “我曾去过冥界忘川。”准备的说她见到了忘川本人。“忘川之河是唯一连通三界之物,它流经三界每一处地方,把那些失落的灵魂指引回到冥界,转世往生。所以三千世界都有忘川河。仙界自然也会有。”

    南宫澄越加的糊涂了,“这些黑影跟忘川河有什么关系?”

    “冥界的怨气。皆数隐于忘川河底。”玉言沉声接口道。

    “你们的意思是说,是忘川河把怨气带到了雷神塔内?”中古绿皱了皱眉,“可是就算那些黑影就是怨气,但我们已经过来了。它们总不会还追过来吧?而且刚刚那些怨气被月道友震走后,再没出现过。这跟你说的危险又有什么关系?”

    “你们没人觉得那黑影有异常的地方吗?”

    众人面面相觑,就连玉言也是一脸的莫明。

    “师父。我想问一个问题,在下界的时候。你有没有见过一个跟紫暮掌门,长得一模一样的人?”

    玉言愣了愣,做为一个脸盲来说,紫暮是他为数不多记得的面孔。细细思索了半会,似是想到了什么,才沉声道,“有一邪修极为擅长变化之术,而且就连气息也能模仿。曾化为紫暮模样混入我丘古派,后被我识破。”

    “后来呢?”

    “自然是杀之。”

    “师父亲自动手的?”

    “嗯。”

    “果然!”祝遥叹了口气,顿时升起了一股无力感。

    “东方妹子,你这些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南宫澄着急的问道。

    祝遥转头看了一圈在场的四个人,“你们有注意过,那些怨气所化的黑影,长什么样吗?”

    众人:“……”

    “我看到了……”祝遥沉声道,“我看到了一个跟紫暮长得一模一样的黑影,那影子在攻击师父。我还看到了……”她转头看向月影,“许诺言!而他正攻击着月影。”

    师父和月影顿时睁大了眼睛,似是想通了什么,脸色一时也不好看起来。

    “到底什么意思?”南宫澄急了,“这许诺言又是什么人?”

    “是什么人不重要。”祝遥摇了摇头,“重要的是他们生前被谁所杀!”

    中古绿神情一变,“你……你的意思是说,那些怨气都是我们曾经杀过的人所化,所以才会那么拼命的攻击我们?”

    “我一开始也不敢肯定。但是你们想过,刚刚那些怨气被魔气逼跑后,为什么再没有别的黑影攻击我们吗?”祝遥分析道,“因为其它的怨气,找的不是我们!它们只找债主。”

    这也就是为什么,一开始那些怨气冲过来的时候,只围着他们几个人攻击,却完美闪避过她的原因。因为她手上从来没有过人命。自然也不存在所谓的怨气寻仇,后来是她主动攻击,才引过去的。

    “忘川河为什么单单把这些怨气送入雷神塔。而且雷神塔被怨气充斥这么多年,为什么从来没有出现崩溃之象?”祝遥脸色更加的沉重,“如果我没有猜错,这雷神塔的最后一关,其实是一个劫,因果劫!当日种下了多少因,就会收获什么果。想必每个人修仙以来干的事,在这一层都会一一还回去。”

    “如果是这样……你们还觉得前面很安全吗?”

    “……”所有人顿时脸色发白。(未完待续)(我家徒弟又挂了../21/21166/)-- ( 我家徒弟又挂了 /38/3837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必赢亚洲766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