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日葵班欢迎队

文 / 尤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那阳光菇治好了她的伤?为什么?祝遥有点懵。条件反射的感知了一下体内,却发现并没有什么异常。按理说那阳光菇是怨气所化,就算是她身上有着世界好感度,但怨气是没有理智的东西,不可能对她有好感。还有刚刚那些飞入她体内的光,又是什么?想必不可能是怨气,不然她就不是治好了伤,而会变成一个坑了。

    “东方妹子,你没事吧?”南宫澄担心的看了她一眼。

    祝遥摇了摇头。

    月影和玉言也走了过来。本来想给她继续把一下脉,却发现她全身上下半点伤都没有,就连血迹都不见了。

    现在草地上已经没有半株植物了,就算之前才露出黄色尖尖的玉米加农炮,也回到了地上。

    “可有何异状?”玉言看了眼自己的蠢徒弟,终不是不放心,把了把脉。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祝遥一摊手,把刚刚的情况说了一遍。

    玉言皱了皱眉,紧了紧握在手心里的手,“你有何打算?”

    “我想这里的植物肯定是分地域性的,越往后面难度估计就越大。”祝遥沉声道,“我们现在不能使用法术,小黄和小青又受了伤,估计很难坚持到接引之光那里。”

    “都怪我们。”南宫澄一脸的自责,“是我们拖了你们的后腿,要不你们继续向前吧,我和中古仙友在原地养伤。等好了再追上你们。”

    “小黄说得对。”中古绿也点头道,“只有你们三人,才有成神的希望。我们现在这情况……”

    “胡说什么呢?”这话祝遥不爱听了,“谁说要扔下你们了。我们第一层就一块,真要散伙也不是现在。”

    “可是……”南宫澄皱了皱眉。转头看向前方,“前方也不知道会出现什么?我们受伤太重,只是累赘而已。”

    “就算是累赘,也是我们自愿背上的。”祝遥蹲下身,沉声道,“放心吧,不会扔下你们的。就算是背。我也会把你们背到那边去。”

    南宫澄愣住。与中古绿相互交换了一个眼神,突然就失笑道,“东方妹子。你还真是……真是个不一样的仙修。”莫说是向来无情的仙修,就算是他们妖仙,见到这样的情况,都会扔下他们的吧。更别说是在这危机四伏的顶层。都说大道无情。从他们踩上这条路开始,就已经习惯了厮杀与背叛。越是活得久,对所谓的情谊看得就越淡。没想到在这种时候,还有人跟着他说,就算是背也会把他背到那边。

    “先原地休养。等你们伤好点,我们再出发。”祝遥拍了拍南宫黄的肩道,“如果我猜得没错。这附近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了,但是……”她抬头看向两百米开外。“只要过了刚刚向日葵的地界,怕又会出现一波新的植物。”

    玉言却皱了皱眉,一把拉住了她的手,“你已经有了决定。”

    他说的是肯定句,而不是疑问。

    祝遥嘿嘿一笑,“师父,我有个想法。我想一个人出去那向日葵的地界看看。”

    “胡闹!”玉言神情一冷,“那方肯定会更凶险,你一个人怎么应付。”

    “师父……我觉得那些植物,并不想伤害我。”她摸了摸治愈的胸口。

    他眉头皱得更深,“若是如此,你之前为何会受伤?”虽然知道自己徒弟体质异常,但刚刚的情况,那些玉米和豌豆可半点没有避她攻击的意思。

    “呃……”说得好有道理,“其实我说的是那些向日葵和蘑菇。师父你也看出来了吧,那两种植物是收集阳……呃,我是说阵眼,是所有植物出现的关键,所以它们才特意种在那么远的位置。但是我觉得只有那两种植物,是我是友好的。他们一定跟其它植物有所不同,就算同是怨气所化,也一定比其它的多了些什么。或许……我可以跟它们谈谈。”

    玉言仍是皱着眉,显然不同意这么冒险。

    “我们现在也没有其它办法了,总不能坐以待毙。”更重要的是,那一声“叽”,她总觉得有些古怪,以往只有木灵会这么叫。但木灵远在蛮荒之地,而且早已经化形,又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

    南宫黄中古绿整整调息了两天,身上的伤才好得七七八八。师父虽然已经同意祝遥这回打头阵,一个人进入下一地界。但却还是守在了边界的地方,以防出现什么问题及时救援。

    祝遥深吸了一口气,这才走出了之前向日葵出现在的地方,只向前走了几步,地面就有了动静。后面的几人瞬间提起了心,下意识的抓紧了手里的剑。

    半会,只见噗扑一声,果然出现了一株向日葵,只是它却不是在百米以外,而是直接就从祝遥旁边冒了出来。那巨大的花盘一打开,两只眼睛眨巴眨巴的看着祝遥。

    似是愣了愣,突然就发出了一声似是欢喜的声音,“叽!”

    祝遥一僵,朝它挥了挥手,“hi~”

    “叽?”向日葵疑惑的发出一声,似是听不懂她的话。

    祝遥只得临时切换叽星语,学着它发出一声,“叽叽?”

    那向日葵顿时似是无比欣喜的回应,“叽叽叽。”

    呃……

    “叽叽叽叽?”这样回没错吧?

    于是一人一葵的之间的对话,开始朝着诡异方向发展。

    “叽叽叽叽叽。”

    “叽叽叽叽叽叽。”

    “叽叽叽叽叽叽叽。”

    “叽叽叽叽叽叽叽叽。”

    等等!她到底在干嘛?

    为啥她们要在这里比谁的“叽”更多啊喂?

    “好厉害!”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南宫澄一脸的崇拜,“东方妹子,居然听得懂向日葵的话也!”

    众人:“……”好想跟他绝交啊!

    “唉!那啥……”祝遥临时找回了自己的母语,虽然说好要来跟向日葵聊聊人生,但实际到底要从哪里聊起啊喂?“我说葵葵啊!”

    “叽!”到是向日葵挺了挺粗壮的杆子,一副认真听话的样子。

    “那个……你到底是什么?还有,你认识我吗?”

    “叽……”它歪了歪头,发生了长长的一声,突然就伸出一片巨大的叶子,卷了卷她身侧的手腕,轻脆的叫了一声,“主上!”

    又是主上?

    “主上是什么?什么这么叫我?”

    向日葵却开始一左一右的扭动起来,似是喝口号一样的嚷道,“主上,主上……阳光,阳光……主上,主上……”每扭动一下,就喊一声。

    地面也如同雨后春笋一样,开始噗噗噗的冒出更多的向日葵,在她身边一左一右排成了两边,似是排队欢迎一样,跟着扭动起来。

    一时间整片草地,都回荡着,“主上,阳光……”这样的声音,动作那个整齐,口号那个统一,搞得跟阅兵式一样的。

    祝遥有点懵,她好像受到了不得了的欢迎。

    那向日葵越来越多,而且一朝着前方蔓延而去,开出了一条路,直接通向了接引之光的地界。她瞬间有种进入葵国友好访问的即视感。这才是真正的绿色vip通道啊!她到底是走呢?还是走呢?还是走呢?

    后面的四人围观行动小组,也愣住了,这和谐的画面是怎么一回事?

    “东方妹子……”南宫澄喊了一声,“这……这到底是?”

    “我也不知道。”祝遥摇了摇头,“这些向日葵的灵智不高,大部分估计只能靠本能行事,我也不知道能不能说通它们。师父……”祝遥看向旁边的玉言,“你没有吃过丹药,它们对你的仇恨应该是最小的。要不你先过来看看?”

    玉言点头,四下望了一眼,这才向前跨出了一步。几乎是一瞬间,刚刚还在欢呼雀悦的向日葵,一瞬间安静一下,齐唰唰的回头看向玉言。

    祝遥心底不由得一紧,可是下一刻,那些向日葵又回过了头,继续开始“主上……阳光”的扭动起来。玉言安全的走到了祝遥的靠边。

    果然,这些植物只对嗑药过多的人起反应。

    接下来是月影,与玉言的无视不同,月影走过来的时候。所有的向日葵都嫌弃似的往后仰了仰。祝遥猜想可能是因为他身上魔气的原因,所以它们才会下意识的躲避。

    就只剩南宫黄和小青了,祝遥不得不打起了十二万分的精神,跟玉言和月影不同,这些植物都是草木怨气所化,向日葵无视他们是因为他们从来没有吃过丹药,本来就没有仇恨。但他们……

    “南宫黄,你先走过来。”祝遥沉声道,“小心些……”

    南宫澄自然也看出了情况,这些植物可能就是冲着他俩来的,一时间心底的愧疚更深,如果没有他俩的话,或许他们三人早到了。一想到这点,他抬起的腿就怎么都跨不出去了。

    “东方妹子,要不……你们先走。”能过去一个是一个。

    “卧槽!”祝遥想骂娘了,“现在还说什么废话?婆婆妈妈的,你是不是男人?”

    “……我是雄兽!”他本来就不是人啊。(未完待续)(我家徒弟又挂了../21/21166/)-- ( 我家徒弟又挂了 /38/3837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必赢亚洲766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