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1江山,你要皇位

文 / 阿彩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前一秒,景炎还在那自哀自怜,可下一秒,景炎却突然变脸……

    “嗖……”一枚银色的袖箭,毫无预兆地朝秦寂的面门射去。

    “皇太孙殿下,对不起了。”景炎声音清朗,哪里还有一丝一毫的哀伤。

    刚刚的一切,不过是在做戏,好让秦寂言放下戒备。

    “景炎,你很好!”秦寂言的反应可谓是极快,景炎的自哀自怜并没有让秦寂言心软,当景炎一动,秦寂言就发现了。

    秦寂言一掌拍在桌子上,只听见“嘭”的一声巨响,两人中间的实木桌子瞬间翻转,桌面朝景炎飞去,正好挡住了飞射而来的袖箭。

    “啪……”短箭射在桌面上,直接厚达数厚米的桌面射穿。

    可以想像,这一箭要是射在秦寂言的脑门,会是多么的可怕?

    一击不中,景炎也不恋战,身行一动,人已经后退数十米,手上不知何时,还拿着一把长剑。

    冰冷的长剑在月光的照射下,反射中熠熠光辉,衬得景炎那张脸也多了三分杀气。

    景炎收起温润,杀气腾腾的道:“秦寂言,是你上,还是你们一群一起上?”

    “本宫就知,你这样的人怎么会被儿女私情所困。”秦长-风-文学寂言站在原地,没有动。

    景炎冷笑,带着说不出来的傲气,“我这样的人怎么了?”

    秦寂言审势的打量了景炎一眼,毫不客气的道:“自私,自我。自以为全天下都对不起你,早已被仇恨蒙蔽了双眼。”

    “被仇恨蒙蔽了双眼,在说你自己吗?恨害死你父母的亲爷爷!”景炎刻意挑起秦寂言对老皇帝的恨意,可惜秦寂言不上当:“我不是你,我不会为了报仇,去做违背我本心的事。”

    “冠冕堂皇,你做的那些与我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景炎也不受秦寂言挑拨,他和秦寂言都是坚定的人,而坚定的人在某些方面就表现为固执,或者说偏执,他们认定的事,就一定会走到尾。

    “看样子,我们谁也说服不了谁。”还彼此讨厌。

    “你想说服我什么?放下仇恨吗?我们一家从来没有报仇、夺皇位的打算,是你的皇爷爷不肯放过我们。末村三百六十六口人,包括刚出生未满一个月的孩子,他们一个个惨死在我面前,秦寂言,你说……换了是你,你会如何做?”没有人天生喜欢仇恨的生活,没有人愿意背负仇恨的枷锁。

    是,他的父亲,他的祖父,他的母亲还有哥哥、姐姐们死前都告诉他,要好好活着,不要去报仇,可是……

    “不管是白天还是黑夜,只要闭上眼,便是我的亲人被屠杀的画面。他们在地狱里对我说:景炎,救我。秦寂言,你说你要怎么办?”

    景炎手中的剑指向秦寂言,可他却没有动,只是冷漠的说着自己从来不在人前说的话。

    声音机械、呆板,没有一丝情绪起伏,就好像在说别人的事。

    这才是景炎真实的情感。

    “秦寂言,你不是我,别把你高尚的品德加在我身上。”景炎毫不掩饰自己对秦寂言的轻蔑与不屑,见秦寂言不为所动,景炎又说道:“秦寂言,我不是你,我做不到对我的杀父、杀母仇人叫爷爷,更做不到对他们笑脸相迎。如果我是你,我会杀了他,杀了那个害得我家破人亡的人。”

    景炎的声音充满诱惑,就像引诱人走向地狱的恶魔,换作心志不够坚定的人,十有**会受他影响,可是秦寂言没有。

    “这些……对我没有用。”秦寂言不疾不徐的抽出腰间的剑,唰的一声,展开,剑尖指向景炎,“剩下的黄金在哪?你手中还有多少人?交出来,本宫放你一条生路。”

    “哈哈哈……秦寂言,我不是笨蛋,把自己的底牌交给你,我还能有活路吗?”很明显,景炎是不相信秦寂言的,他忍到现在,就是不想让秦寂言知道他的底牌,又怎么可能因秦寂言两句话暴露出来。

    “我说到便能做到。我不要你的命,我会恢复你原有的身份。”秦寂言不在乎景炎相不相信,他郑重的许出自己的承诺。

    昭仁太子的后人,本就该尊享人间富贵。

    “恢复我原有的身份?怎么?你要把皇位给我?”景炎嘲讽的反问。

    别人不知,他可是知道,为了皇位秦寂言做了多少。

    他不相信,秦寂言牺牲那么多才换来的皇位,会说给他就给他。

    秦寂言当他是什么?

    三岁小孩吗?那么好骗。

    再说了,秦寂言给他就要吗?当他景炎是什么人了,专捡别人不要的!

    “你想要的是皇位?”秦寂言皱眉,显然不相信景炎的话。

    从景炎入京后的表现来看,秦寂言不认为景炎志在皇位。

    景炎毫不犹豫地摇头:“不……我要是大秦崩塌。”

    “所以,你把国库的银子搬走,引北齐、西胡同时对大秦出手,让大秦腹背受敌?”秦寂言了然地点头,可是,“这对你有什么好处?大秦毁了,你又能得到什么好处?”

    “本公子高兴!江山如何,我要毁了它,易如反掌。我要你们这一脉成为大秦的罪人,你们的名字,永远刻在历史的耻辱柱上,日后有人提起你们,你们只有骂名”景炎笑得狂妄,周身散发的自信与冷傲,就是秦寂言也不得不说,非凡人也。

    可是……

    “皇位可以,大秦的社稷绝不能毁在我手上。”他对皇位从来都没有野心。

    “不要皇位?你这是为了美人不要江山?你以为,没有皇位,你能护得住千城?你以为,你不是皇帝,千城还是你的?”景炎一脸嘲讽的看着秦寂言,根本不相信秦寂言的话,“秦寂言,你真得很可笑。”

    “不,可笑的是你。”秦寂言依旧冷着张脸,情绪没有一丝起伏,“你以为坐上皇位,就能为所欲为吗?景炎,皇上没你想的那么自由,至于我和千城的事不劳你操心。”

    皇帝又如何,他秦寂言就是坐不上皇帝,凭他现在握有的权势,哪怕是帝王也不能动他分毫。

    “所以呢,你在用皇位诱惑我投降,放弃报仇?”景炎仍旧不为所动,不过冷傲的面容又恢复原有的温和与从容。

    要不是横在两人中间的长剑,还以为这两人在闲聊,而且气氛还该死的不错……

    给读者的话:

    满脑子都是景炎,躺下在床上慢慢写的……这两天打针外加一直躺着,眼睛都肿得睁不开,全身无力。(..) ( 权妃之帝医风华 /8/881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必赢亚洲766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