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2消耗,厚颜无耻秦寂言

文 / 阿彩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892消耗,厚颜无耻秦寂言

    秦寂言和景炎打斗的声音并不小,退出去的暗卫们和弓箭手,听到动静立刻涌了进来。不过秦寂言和景炎的速度实在太快,等到暗卫与弓箭手赶过来,两人已交了一次手。

    暗卫与弓箭手看到对立的二人,不需要秦寂言命令,就将箭头对准了景炎,只要景炎一动就能让他万箭穿心。

    景炎扫了一眼,极尽嘲讽的道:“皇太孙殿下,这就是你说的不杀我?”

    “景炎,别对我用这招,没用,我不会因此放过你。”秦寂言没有叫暗卫与弓箭手退下,景炎的武功不在他之下,如果景炎存心要逃走,他不一定能拿得下对方。

    “殿下,是你说不杀我的,怎么?这才多久你就改变了主意,要让千城知道你把承诺当儿戏,你说她该多伤心?”两军交战,攻心为上。景炎今晚的一举一动,都很好的诠释了这话话,听了半天攻心的话,秦寂言真得有些厌烦了。

    秦寂言收起剑,说道:“景炎,本宫没闲情与你闲扯。你好好呆在六扇门,我必不取你性命。如若你执意外出,我便不会管你的死活。”

    刀剑无眼,难不成他要因一句“我不杀你”就要去救景炎,甚至在景炎自己找死的时候,跑上前去救他?

    开什么玩笑!

    景炎的死活他并不在意,要不是看在昭仁太子一脉的份上,他管景炎去死。

    “我就知殿下你的便宜不好占。”景炎手中的剑仍旧指着秦寂言,握剑的手分毫不动,“把我困在六扇门一辈子,这样的我和死人有什么两样?”

    如果他愿意被大秦皇上圈养起来,就不会去建立属于自己的势力。

    “清了你的人,本宫自会放你自由。”这个时候把景炎放走,岂不是放虎归山?

    这么傻的事,他秦寂言怎么可能做。

    “殿下,你知道那是不可能的事。”剑尖微动,景炎一脸平静的道:“殿下,你还是让人杀了我吧。”

    “你以为本宫不会吗?”秦寂言轻蔑地看着景炎,“本宫从来都不是什么正人君子,杀你……毫无负担。”

    秦寂言后退两步:“右手一扬,上,生死不忌!”

    “是……”弓箭手拉弓射箭,暗卫一涌而上,景炎面对这么多人的联手攻击,也不敢大意,飞速退入屋内,好躲避弓箭手的射杀。

    “啪啪……”利箭射在大门声,弓箭手停了下来,暗卫破门而来,很快就听到刀剑声响起。

    “痛痛快快打一场也好,能不能走出去是我的本事。”屋内,景炎一挑十,还有余力说话。

    屋外,秦寂言淡漠地转身,复手而立,好像不将屋内的打斗放在眼里。

    景炎的实力毋庸置疑,与秦寂言不分伯仲,数十个暗卫对他造成不了一点伤害,面对暗卫的围攻,景炎游刃有余,可是……

    秦寂言却没有出手的打算。

    他和景炎实力相当,如果他这个时候出手,不一定有拿下景炎,可是半个时辰后呢?

    打了半个时辰后的景炎,还有与他一战的实力吗?

    他不打算杀景炎,可也不会在一切没有平定前让景炎跑掉,景炎是一个麻烦的,真要让他跑了,必会成为巨大的威胁。

    “嘭……”数个暗卫被景炎踢了出来,没有死,但明显伤得不轻,短时间内无法再战斗。

    秦寂言让人把受伤的暗卫抬了下去,然后再调其他的人进去。总之,完全不给景炎休息的时间。

    “秦寂言,你无耻!”景炎哪里不知秦寂言的用意,可偏偏他现在还真是奈何不了秦寂言。“你最好祈祷,你没有落到我手中的一天,不然……我玩死你!”

    “请便。”秦寂言很好心的回了景炎一句,随之又以闲聊的口吻道:“除了摘星楼,你在京城还有什么据点?你的住处很干净,干净到不像人住的地方。”

    “只有摘星楼。”景炎的声音很平稳,丝毫不像累到了的样子。

    “是吗?东林书院呢?没有你的人吗?要没有你的人,当初你刺杀皇上后,是怎么避开搜查的?”确定了景炎的身份,许多不能理解的事,现在秦寂言都一一想通了。

    当初满京城的找刺客,却不想那刺客就藏在京城,藏在他们所有人的眼皮底下。

    “想必你就是因为这件事,才让五皇子信任你。逍遥,好一个逍遥,也就是五皇子才会被你骗得团团转。”不得不说景炎的眼光很毒,他一来京城就盯上了五皇子。要是他找周王、荣王或者赵王合作,景炎绝对占不到这么大的便宜。

    “别看不起五皇子,你也好不到哪里去。在你说五皇子蠢笨时,你怎么不想想,当初不远万里跑去西胡的人是谁?”初来京城时,景炎可谓是一帆风顺,隐在暗处将所有人都耍得团团转,就是秦寂言也任由他摆布。

    “景大人在说什么?本宫听不明白,本宫从来没有到过西胡。”秦寂言脸不红气不喘的否认。

    他去西胡的事是秘密,虽然该知情的人都知道的,可该否认的还是要否认。

    “哼…秦寂言,自欺欺人有意思吗?”许是气极,秦寂言明显感觉景炎挥剑的速度加快,“就算你不肯面对,也改变不了你父王死在你皇祖父手中的事实。”

    “这话,本宫记住了,多谢景大人告知。”秦寂言早就伤心过了,现在面对老皇帝都能无动于衷,景炎区区几句话算什么?

    “哼……”景炎气极,当第二批人被景炎打出来后,景炎在屋内放话:“秦寂言,让你的人滚出去,真要打,我们两个打一场。你赢了,我任你摆布;你输了,放我走。”

    “你在说笑话吗?今晚……你输定了。”秦寂言不可能会上当,再次下令吩咐第三批人进去。

    他今晚不把景炎耗死,就绝对不会和景炎交手。

    “你个卑鄙无耻的小人!”面对一波接一波,怎么也打不完的侍卫,景炎气得破口大骂。

    再这么下去,他真得会累死,到时候还真得要让秦寂言捡便宜了。

    “本宫当那是夸奖了。”秦寂言厚颜收下,完全没有一丝不自在。

    景炎真得被秦寂言的厚脸皮气笑了,不过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不想死在秦寂言的车轮战下,他就必须想别的办法,不然……

    他今天怕是真得要交待在这里了!(..) ( 权妃之帝医风华 /8/881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必赢亚洲766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