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3利用,卑鄙无耻的小人

文 / 阿彩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893利用,卑鄙无耻的小人

    秦寂言回城后,景炎就知道事情会很麻烦,他这一票干得太大了,就算平安脱险,不让人查出他与这件事的关系,可在京中的势力必然要有所损失。

    为了不让自己的人平白牺牲,景炎在秦寂言回来前,就陆续安排人带着黄金离开京城。此时,他留在城中的人真的不多,而且这为数不多的人,还被秦寂言带人抄了一批。

    现在,能过来救他,并带他脱险的,恐怕就是他安排在宫中和各府的那一批人,可要将那批人暴露了,他日后就会断了与宫中和京城的联系。

    损失不是一般的大!

    “怎么办?”面对一波接一波,怎么也打不完的侍卫,景炎心中闪过一抹挣扎。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他要把命交待在这里,他手底下那些人就是再能干,也是一盘沙盘。可是……

    动用了埋在京中最后的棋子,以后要再做什么可就不方便了。

    “秦寂言,你个卑鄙小人。”景炎忍不住咒骂一声,“到底是哪个混蛋,把我的身份告诉你的?”

    景炎怎么也没有想到,秦寂言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知道他的身份,把他逼到两难的处境。

    “难道真得要如他的愿,把我安在城中的人,全部暴露出来吗?”景炎很清楚,秦寂言对他围而不杀,就是想要逼他,把埋在暗处的势力暴露出来,不然就是杀了他,秦寂言也讨不到好。

    不把他的人清干净,他的人定会报仇,到时候秦寂言会永无宁日。

    像是嫌给景炎的刺激还不够,秦寂言又开口道:“景炎,你和摘星楼的摘星姑娘有什么关系?那位摘星姑娘为何对千城挥鞭相向?你知不知道,要不是千城命大,此刻怕是面容尽毁。”

    “你说什么?”景炎暴怒的声音,从屋内传来。

    和景炎了解秦寂言一样,秦寂言也了解景炎。即使秦寂言还不了解景炎对顾千城,到底是什么心思,可却明白景炎很在乎顾千城。

    秦寂言重复一遍:“你没有听错,那个摘星的女人险些毁了千城的脸,你说……要是千城知道,摘星是你的女人,千城会如何?”

    好吧,秦殿下承认,他对景炎那句了“千城是我义父为我定下的女人”十分膈应。

    景炎真要拿千城当未婚妻看,之前千城被秦云楚当众退婚,怎么不见景炎上门求婚?

    依顾千城那时在顾家的地位,景炎这个景庄庄主上门,必然能让顾家人同意。

    景炎他早就失了资格,这个时候提起实在让人不喜……

    “秦寂言,摘星的事不许说给千城听,摘星那个女人,任由你处置。”景炎承认,他不想让千城知道摘星和他的关系。

    “你命令本宫?就凭你景庄庄主的身份?”秦寂言嘲讽的道。

    “不管凭什么,算我欠你一次。”景炎倒没有当着侍卫的面,暴露自己的身份。

    “哼……”秦寂言冷哼一声:“本宫稀罕你欠的情吗?”

    “这么说,你是不肯应了?”景炎怒极,下手比之前更狠三分,只见窗户与侧墙,全部被飞起的人撞破了。

    “啊……”惨叫声响起,秦寂言眉头微皱,让人把伤者抬下去。

    “不应没有关系,本公子会亲自杀了她。”景炎说起摘星时,没有一丝温情。

    一个属下,就算是女人,敢伤他明令禁止要保护的人,就没有活着的必要。

    “果然无情,摘星姑娘想必很失望。”秦寂言拍手,只见两个捕快,将手脚被束,嘴巴被塞住的摘星押了上来。

    “唔唔……”摘星拼命挣扎,双眼通红,脸上全是泪,眼中的绝望与悲伤似要溢出来。

    显然,她听到了景炎绝情的话。

    “景炎,你的摘星姑娘就在这里。”秦寂言示意捕快将摘星嘴里的布取下来,摘星一能说话,就嘶喊道:“公子,为什么?为什么?我从七岁跟着你到现在,你从来不肯正眼看我一眼,我到底哪里比不上她。”

    “你是什么东西,也敢和她比。”说话的不是景炎而是秦寂言,百忙之中的景炎听到这话,亦是有附和一句:“秦寂言,你今晚总算说了一句人话。摘星,你是什么东西,也敢和千城比?”

    “公子……”秦寂言的话伤不了摘星,能伤害摘星的只有景炎,摘星一脸绝望,要不是被捕快架住,这个时候怕是要瘫倒在地。

    “公子,那个女人配不上你,她还未出阁,可却早已失了……”

    “啪……”一块泥团飞了出来,正好都住了摘星的嘴,将她未说出来的话全部堵了回去。

    “景炎,这就是你的手下?本宫可真是开眼见了。”秦寂言冷冷地扫了摘星一眼,没有意外,这个女人必死。

    摘星未说完的话秦寂言明白,同样景炎也明白。

    想到摘星说得那个可能,景炎忍不住暴躁了,“秦寂言,你这么做,对得起千城吗?”

    “这是本宫的事,你无权干涉。”秦寂言强硬的说道。

    “呵……千城是我的未婚妻,你说我有没有权利。”景炎不再躲在屋内,而是杀了出来。

    “唔唔……公子,公子救我。”被泥块打落牙齿的摘星,吐掉嘴里的泥与血水,含糊不清的喊着,可景炎却连一个眼神也没有给她。

    不懂事的手下,不管男女下场都只有一个字,那就是——死!

    “秦寂言,利用一个女人,你简直无耻。”景炎已经不记得,今天第几次骂秦寂言无耻,秦寂言今晚做得无耻事,实在太多了。

    “不是本宫的女人,本宫就是利用又如何?”秦寂言扬手,示意弓箭手不要动。

    景炎四周有太多护卫,真要放箭,射杀的十有**是自己人。

    “把她交给我。”景炎的剑身沾满了血,血珠顺着剑身滑到剑尖,像断了线的珠子不断的往下落。

    “想要她的命?凭本事来抢。”秦寂言上前一步,挡在景炎和摘星的中间,“她对千城出手,她的命我会取。”

    “她是我的人,不劳殿下你动手。”景炎说话间,右手突然挽了个剑花,秦寂言举剑迎上去,可就在两个刀剑相交的那一瞬间,景炎的左袖突然飞出一枚暗器,和刚刚射向秦寂言面门的暗器一模一样……

    银色的短箭,直逼秦寂言心口!(..) ( 权妃之帝医风华 /8/881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必赢亚洲766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