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2伏杀,发配到封地

文 / 阿彩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顾千城已经出发去江南了,秦寂言还会在京城久呆吗?

    如老皇帝所预料的那般,秦寂言在处理完手边的事,两天后提出要去江南的事,老皇帝没有立刻应下,而是问道:“去江南,会与顾千城同路?”

    虽说反问,可却是肯定的意思,而秦寂言也不像之前那般打太极,肯定的道:“是的。”

    “不肯娶妻与她有关?”老皇帝又问。

    秦寂言依旧很干脆的答道:“父王告诉我,出身与父母不能选择,但妻子可以。”当然,太子的原话不是这样的,可秦寂言没有必要实话实说,不是吗?

    “怎么?你父王对出身不满?”老皇帝对太子的愧疚之情,因景炎的身份拆穿而变淡。

    在老皇帝看来,要不是太子无能,又怎么会留下昭仁太子的后人。

    “皇爷爷,父王和我说这话时,我还不到五岁。”换句话说,他能记住话就不错了,至于他父王的心思?

    也许当初不觉得自己的出身有多不好,但在前线被亲人拖后腿时,在末村被人杀害时,肯定后悔自己出身在皇家。

    “哼……”老皇帝冷哼一声,到底没有继继续问下去。只是,老皇帝却没有就此放过秦寂言,沉默片刻又道:“你此次去江南,仍旧要用顾千城?”

    老皇帝承认顾千城有些本事,可也不是无可取代,他不明白寂言为何非顾千城不可。

    “皇爷爷,真假银票是顾千城发现的,摘星楼的异常也是她查到的,我此次去江南虽是为了抓拿景炎,可银票模板也很重要,要不找出来,日后会是大麻烦。”换句话说,要找假银票模板还得顾千城帮忙。

    “而且,皇爷爷不是说顾千城身上,有《夷国志》吗?我要不接近她,如何打探望的到《夷国志》的下落?”

    《夷国志》是老皇帝的软肋,听到秦寂言提起此事,老皇帝到嘴的话咽了回去,默了默才道:“去吧,早去早回。从江南回来后朕便替你主婚,朕打算年后禅位于你。”

    这次是真的,可是……秦寂言不信!

    “皇爷爷,太医说你再活几十不成问题,禅位的事还请皇爷爷不要再提,孙儿不会接受禅位。”秦寂言双手作揖,低头拒绝。

    不是窃喜的欲迎还拒,而是真正的拒绝。

    “太医胡扯的话你也信,皇爷爷年纪大了,许多事都力不从心,皇爷爷现在就希望你早日完婚,然后继位。”老皇帝这次也十分坚决,不给秦寂言再说的机会,“这些事不急,等你从江南回来再说。”

    他要禅位,寂言还能阻止不成?

    寂言想要继位,就必须完婚!

    秦寂言果然没有再说,陪着老皇帝吃了一顿饭,又特意见了皇后一面,这才离宫。

    第二天一早,秦寂言便带着亲兵低调离京,可不想在城外林子遭到大批刺客伏杀!

    刺客早有准备而且人数众多,秦寂言在亲卫的保护下仍旧受了伤,要不是援兵来得及时,秦寂言怕是要交待在城外了。

    消息传回京城,全城哗嘫……

    这不是第一次了,上次秦寂言出使北齐,也是一出城就被人伏杀,最后下落不明,险些死在外面,现在又来一次,幕后之人是多恨秦寂言?

    皇帝知晓此事,大怒,下令彻查。

    正好,援兵抓住了好几个活口,可不想审了两天三夜也没有审出一句话来,那些伏杀的刺客嘴巴很严,一个字也不肯透露。

    老皇帝怒极,让锦衣卫接手此案,一定要查出幕后主使者,严惩不贷!

    很明显,老皇帝这一次是真得生气了,幕后之人接二连三的在城外伏杀秦寂言,这不就是打他这个皇帝的脸吗?

    一次他可以原谅,两次他也无法为幕后之人寻理由!

    锦衣卫的效率完全不需要多说,秦寂言的伤还没有好,结果就呈到老皇帝的面前。

    没有实证,但所有的线索都指向周王!

    这就是锦衣卫查出来的结果,一个在所有人都预料内的结果,就连老皇帝也是这么认为的,因为他看到锦衣卫首领呈上来的结果,一点也不意外。

    要不是周王,他才觉得意外。

    “来人,去把周王带来。”这一次,老皇帝没有放过周王的打算!

    而此时,完全不知大祸临头的周王,得知秦寂言遇伏,险些死掉的消息,还在那里骂骂咧咧,说秦寂言怎么就那么命大,一次两次都化险为夷,怎么就不死在城外呢?

    可不想他骂得正爽时,锦衣卫突然破门而入,举着刀“请”周王入宫。

    周王一愣,立刻明白老皇帝这是怀疑他了,当即脸色大变,不过他还算冷静,至少他知道和锦衣卫说没有用。

    周王十分配合的进宫,一进宫就跪在老皇帝面前,“嘭嘭嘭”的磕头,直呼自己是冤枉的。

    周王也是当祖父的人,可此刻在老皇帝面前,他却哭的像个孩子,眼泪、血水糊了一脸,“父皇,儿臣冤枉呀,儿臣最近一直在府内,半步不曾外出,也不曾见外人,寂言遇刺的事与儿臣无关。”

    老皇帝看了一眼周王,眼中没有一丝慈爱,威胁的道:“朕有说,寂言遇刺的事与你有关吗?你急着解释什么?”

    “啊?”周王愣了一下,随即憨厚一笑,抬手抹掉脸上的血,“我就知道父皇英明,不会听信小人言。”

    这个“小人”是谁不言而喻。

    “朕当然英明。”老皇帝轻扯嘴角,看似在笑,可那笑怎么看怎么诡异,周王脸色一僵,可不等他开口,老皇帝又道:“朕给你挑了一处封地,三日后带你母妃去封地,无诏不得入京!”

    “父,父皇?你,你说什么?”周王傻了,愣在当场,半天缓不过来。

    是他听错了吗?还是他父皇说错了?

    封地?

    他们大秦的亲王有几个去封地?去封地不就等于变相发配吗?

    “你没有听错,滇西,朕给你挑的封地,除了三百亲兵外,不得再带任何私兵。”老皇帝不仅仅要把周王发配到封地,还要削了他的兵权。

    “父皇……为什么?为什么?”周王当瘫坐在地上,整个人都傻了,抬头看到一脸阴沉的老皇帝,周王知道老皇帝还是不相信他,可是……

    给读者的话:

    好想去北方过冬……开空调取暖器干,不开冷!(..)(权妃之帝医风华../2/2138/)-- ( 权妃之帝医风华 /8/881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必赢亚洲766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