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5大方,我就是王

文 / 阿彩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顾千城不用回头,就知景炎离她很近,很近,因为……

    景炎一靠近她就感受到了景炎身上传来的热情,轻轻地吸口气,就闻到景炎身上淡淡的香气。

    景炎离她,太近太近,这距离让她不安。

    为了不让两人尴尬,顾千城没有回头,只当自己什么也不知,淡定往左移了一步,拉开两人的距离,然后转身,笑道:“这么漂亮的园子没有人不喜欢。”

    “既然喜欢,送给你可好?”景炎没有追上前,而是转身倚在梁柱上,倾身而立,眉眼带笑,往那里一站便是一幅画。

    “送给我?”顾千城愣了一下,不是因为景炎的大手笔,而是因为景炎狂妄的话。

    “景园不是被朝廷查封了吗?”顾千城不明白,景炎哪来的自信。

    “查封了又如何?只要我要,它便是我的。只要你要,它就是你的。”景炎说的无比笃定,顾千城笑了一声,竖起拇指道:“你可真嚣张!”

    景炎淡然一笑,“这算什么嚣张,江南是我的地盘,在江南没有我办不到的事!”

    在江南,他就是王!

    景炎这话并非说说而已,而是现实确实如此……

    朝廷早就下达了通缉令,以谋逆叛国的罪名缉拿景炎,而查封景园和景炎名下产业的旨意,也在第一时间传到江南。

    按说江南的官员收到圣旨后,该全力缉拿景炎,查封他名下的产业,可是——没有!

    江南的官员什么都没有做,景园依旧美如画,景炎依旧悠闲肆意的出现在景园,甚至嚣张的在光天化日之下,把顾千城绑来。

    “天下之大,总有皇帝管不到的地步,我这景园就是。皇上想要查封景园,只能等下辈子。”景炎一脸轻松,就好像在说今天太阳很大,可偏偏就是这种举重若轻的感觉,让人毛骨悚然。

    这样的景炎陌生又熟悉,让她害怕。

    顾千城看着景炎,眉头微皱眉,“景炎,你到底想做什么?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我当然知道我在做什么,除了复仇,我这一辈子还能做什么?”从十六年前开始,他就不是为自己而活。

    “呃……”顾千城真得被景炎咽住了,完全不知如何回答景炎这个高难度的问题。

    “好了,不说这些不愉快的事,我带你逛逛景园,景园的景色十分不错。”景炎不给顾千城拒绝的机会,直接命人安排游园一事,顾千城无奈,只得跟上……

    此时正值中午,日头最强,顾千城本以为自己会被晒得脱一层皮,可不想真正走到景园里面,却发现园内温度宜人,太阳根本直射不进来。

    “景园春夏秋冬都有可以赏景的地方。”景炎似知顾千城所想,解释道。

    顾千城点了点头,没有多说,看到不远处挂满紫红葡萄的葡萄架,顾千城默默地加快脚步。

    她有点想吃葡萄了……

    这时,一下人匆匆跑到景炎身边,在景炎耳边说了一句话,景炎脸上的笑容一僵,随即又无事一般的挥退下人,转而对顾千城道:“焦大人带着衙役在景园外找你,你要见他吗?”

    “焦大人?焦向笛?”顾千城脚步一顿,扭头问道。

    “在江南还有第二个焦大人?还有第二个敢带人堵在我家外的官员?”景炎这话无不嘲讽,让顾千城有一种焦向笛随时会倒霉的感觉。

    想到焦向笛二傻的样子,顾千城替他解释了一句:“焦大人一向耿直,行事无所顾忌,景庄主千城不要和他一般见识。”要是焦向笛因此出事了,焦大人绝对不会放过她。

    遇到儿控伤不起。

    “看在秦寂言的份上,我自是不会与他计较。”真要与焦向笛计较,焦向笛还能活到现在?

    这可是江南,不是焦向笛熟悉的京城,在这里可没有一个焦次辅保他,也没有一个皇太孙给他当靠山。

    “你要见他吗?”景炎又一次问道,顾千城犹豫地看着他,“我能见他吗?”作为肉票,她有这么高的自由吗?

    “当然,我说了你是我请来的客人,来去自如,想见谁都可以。”景炎再一次重申,顾千城终于知道景炎不是说笑,暗自松了口气。

    来去自如?

    这四个字顾千城是不信的,不过有自由就好了,作为一个不合格的肉票,她的要求已经够多了。

    “我去见见焦大人,你让人摘两串葡萄冰好,等我回来吃。”顾千城不着痕迹的表明,她不会就这么走了,所以……

    景大庄主,求不要紧迫盯人,求不要再用这种“请”人的方法。

    “我亲自给你摘如何?”顾千城的回答让景炎心情大好,只是他心情好,顾千城的心情就不美妙了。

    “景庄主太客气了,要是园子里下人不够,那就劳烦景庄主了。”顾千城一口一个景庄主,就是提醒景炎不要与她走得太近,他们现在这个情况,真得不适合当朋友。

    “你以前都叫我景炎的,现在一口一个景庄主,真得很让人伤心。”有时候太聪明也不是什么好事,总是看得比旁人透彻。

    顾千城并没有因景炎装可怜就退让,而是反击道:“你以前只是来自江南的景庄主,大秦新科探花郎,可你现在……是昭仁太子的后人,是皇家嫡系血脉。”

    身份不同,称呼自然也不同了。

    “所以……我们回不去了吗?”景炎神色黯然,一副受伤的样子。

    顾千城只当自己什么也没有看到,郑重的点头:“回不去的。”

    “因为秦寂言?”景炎不知,自己用什么心态问出这句话。

    顾千城毫不犹豫,斩钉截铁的道:“对,因为秦寂言。”

    “他就那么好?值得你为他与我无为敌?”早就做了选择,早就放了手,为何还是会心痛?

    “他有种种不好,也不最好的那个,但是……他是我的选择!”

    选择了,便是一辈子,除非秦寂言先不放手,不然她一定会陪秦寂言走到底。

    这就是她——顾千城,一个撞了南墙也不知回头的女人;一个就是跪着也要走完自己选择的路的女人……

    给读者的话:阿彩有种种不好,也不是最好的那个,但是……我是你们的选择,对吗?对吗?(..)(权妃之帝医风华../2/2138/)-- ( 权妃之帝医风华 /8/881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必赢亚洲766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